Wednesday, 27 December 2017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宽中活动海报有国阵标志遭受非议!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宽中活动海报有国阵标志遭受非议!

原标题:宽中义走海报上有国阵标志,校友强烈反对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406647

发表于 2017年12月26日 下午5点24分     更新于同日 下午5点39分

新山宽柔中学最近宣布举办一场义走活动,以为至达城分校筹募建校基金,但由于活动海报上出现国阵标志,引起部分校友强烈反弹。

这项活动名为“2018年我爱宽柔慈善义走”。活动海报上列出4个联办单位的标志,即:宽柔中学、国阵、新山市政局与新山中华公会。

不过,根据《中国报》,活动筹委会在12月9日记者会上表示,这是由新山国会选区、新山市政局与宽柔中学董事会联办的活动。现任新山国会议员是巫统的沙里尔。

无论如何,随着海报在网上热传,不少校友纷纷在社交媒体上表达反对,并附上“#宽中生齐向国阵说不”的标签。

《当今大马》已致电寻求宽柔中学校方的置评,但暂未获回应。

4名宽柔校友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不满校方允准海报上出现国阵标志。

上图:黄色圈内即为国阵标志

应远离政党政治

2012年毕业的校友钟振国强调,校园应远离政党政治。

“我不明白政党在此扮演什么角色?若是市政厅与学校合作,那很合情合理,但让政党踏入校园就是逾越底线。”

钟振国也质疑,校方会否以相同标准,让在野党进入校园。

“如果学校允许国阵入内,会否使用同等标准对待在野党?”

2008年毕业的温宏量直言,校方不应该允许义走活动海报,出现政党标志。

“任何政党,不管谁也好,都不应该将标志放在义跑海报上。不管希盟也好,国阵也罢,政党政治应远离校园。”

“但我可以接受州或地方政府,因为它是一个公家机关,为民服务的一个单位。”

不许百姓点灯?

2004年毕业的陈姓匿名校友也表达震惊。

“以往我求学时,校方都不允许任何比赛活动涉及宗教政治,现在校方却如此做,等同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宽中是我们一步一脚印筹款而建……政治上,马华并没帮助独中承认统考,现在要大选了才博取宣传,大派糖果。”

另外,在2001年初中毕业后,即转校离开宽中的萧宇轩则不满,宽中校方双重标准。

萧宇轩也是行动党党员,曾协助行动党在当地举办活动。他揭露,过去宽中曾拒绝行动党租借礼堂,如今却准许国阵联办义走活动。

“当我在行动党活跃时,我们要租借场地,宽中以拒绝宗教政治色彩为由,拒绝我们。”

“但义走布条上却出现国阵标志,大家都很生气。我们认为,新山华社团体在大选前配合马华国阵,真的越来越不像样。”

筹分校建设基金

根据《星洲日报》报道,活动筹委会在12月9日召开记者会,发布活动详情。这项竞走将在2018年1月13日(周六)早上7点开始,以新山宽柔中学为起点,沿着士都兰一带,终点回到新山宽中,全长5公里。

当天记者会出席者包括宽中董事长童星存、新山中华公会会长郑金财、宽中校长郑美珍、新山市议员官宝发、黄培华与洪文兴等。

报道引述官宝发表示,义走活动除了提倡健康,也是为了即将动工的宽中至达城分校筹募建设基金,预料需逾8000万令吉。

另外,竞走运动也设立赞助商项目,从3000令吉至5万令吉不等。

童星存则表示,巴西古当市议会已批准宽中至达城分校的图测,预计明年初即可动工。他预料,第一期和第二期工程将耗资5000万令吉,而目前建设基金已有1500万令吉。

2013年大选竞选期间,国阵主席纳吉到柔州新山为国阵候选人沙里尔站台,并以看守政府首相的身份宣布,批准宽柔中学在柔州东北区至达城兴建第二分校。

由于土地是私人界所献,意味着政府只是批准建校,不需拨款或拨地。

不过,过了3年半后,教育部才在2016年10月把宽中第二分校的批文交给校方。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