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8 December 2017

中共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展现软实力

中共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展现软实力

作者/来源:宋鲁郑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BBC


是中国共产党首次与全球各类政党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于11月30日至12月3日在北京举办“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120多个国家、近300个政党和政党组织的领导人参与了这次前所未有的交流会。

(图片来源:BBC,图片说明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BBC中文网注明:本文不代表BBC观点和立场)



首届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经过三天的讨论和充分交流之后闭幕。作为十九大之后举办的首场主场大型多边外交活动,中国极为重视,除了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外,还有常委王沪宁主持的欢迎晚宴、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致闭幕辞。其他参与的政治局委员还有丁薛祥、杨晓渡、陈希、黄坤明、蔡奇等。如此规格可谓十分罕见。

哪么,中国为何如此重视政党高层对话这一创新机制呢?

中国主导打造高端政治交流平台

首要的,这是中国主导打造的高端政治交流平台。中国做为东道主,有议题设置权,有大会主导权。能够有效的向世界传播自已的理念,建立国际性的统一战线。

众所周知,中国参加的国际机构和签署的国际条件不计其数。但基本可以划分为四类。一是中国只是普通的参与者,不是规则的制订者。比如WTO、世界银行等。二是中国和其他国家一道是发起者,享有平等的地位。比如G20和亚太经合组织。三是中国和其他非西方国家一起发起成立的国际组织。比如金砖国家峰会、上海合作组织。四是中国自己发起成立的国际组织和平台。比如"一带一路"高峰会谈、"亚投行"以及刚刚结束的"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

尽管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但这种实力并没有在西方主导的国际组织中得到反应。要想发达国家退出自己的利益难度太高。美国占全球GDP的比重从二战后的50%下降到24%,但它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份额仍然不变,继续维持一票否决、一言九鼎的地位。中国要想拥有和自己实力相称的国际地位,唯一的办法是效仿西方打造自己的平台。事实上,就在中国提出建立"亚投行"后,美国国会才批准已经拖延了五年的提高中国份额的法案,同时还附加了条件:美国国会对IMF拥有更大的监督权。

目前经济上中国已经有"亚投行",政治上则有了"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随着中国国力继续提升,还会有更多的类似机构创办。

中国开展政党外交以发挥特殊作用

其次,政党对话是中国独有的外交手段和方式。从政党的角度扩展中国的影响力与全球政党建立密切关系是中国的独特之处。西方一般只有政府和民间两轨外交渠道,但中国却有政党第三轨。政党外交作用之所以独特和不可替代,一是由于当今世界都是政党政治,政党对一个国家的发展和国际事务的处理具有主导性作用。政党交流和对话不仅有助于提升对本国的治理,也有助于改善全球治理。对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拓展和改善都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二是和代表国家利益的政府外交不同,政党外交相对超脱,各方更容易做到坦率以对,全方位、深入的交换意见和看法。三是当发生突发事件时,多一种沟通渠道显然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而且有的国家政治生态比较特殊,单纯的政府和民间外交手段无法满足需要,而政党外交则可发挥特殊的作用。比如正处于转型期的缅甸,虽然真正的最高领导人是资政昂山素季,但她却没有最高领导人的职务。如果以政府的名义外访显然不太合适。这个时候,以政党对话的形式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对话会展现中国在国际社会的重要性

第三,对话会邀请全球120多个国家、近300个政党,就代表性来讲接近联合国。虽然西方在实力、价值观上仍然在世界具有支配性作用,但在这种规模、国家不分大小都一律平等的论坛上,西方的这种作用就被高度稀释了。甚至以我个人参会的经验,完全被边缘化了。相反中国之重要和受欢迎的程度被凸显。我们会认知到世界多数国家是和中国站在一起的。应该说这才是今天中国在国际社会上真正的地位、作用和影响,但这种国际社会的人心向背只有借助政党对话会才能展现出来。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许多国家上去发言,先向中国表示感谢——不是感谢中国举办这样的对话会,而是感谢中国对他们的帮助。比如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党领导人、副议长凯特莫洛夫就感谢中国对他们反殖民独立解放运动的支持,中国也是最早承认他们临时政府的国家。

许多非洲国家代表都谈到:"是中国令非洲从一个失落之地变成希望之处"。习近平主席在开幕式上也指出:"中国累计派出3.6万余人次维和人员,成为联合国维和行动的主要出兵国和出资国。此时此刻,2500多名中国官兵正在8个维和任务区不畏艰苦和危险,维护着当地和平安宁。"

在几天的大会中,全球才意识到中国竟然在世界上做了这么多正义的事情,对世界的贡献竟然如此之大。我在法国已经生活十七年,早就习惯了西方对中国的挑剔和苛责,这一场大会发出的对中国的肯定之声超过西方十七年的总和!显然这种鲜明的对比,只能说明出问题的是西方。

中国借助对话会了解全球民心民意

第四则是有助于中国了解全球的民心民意。中国很强调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但全球这么多国家,逐一进行实地调查缺乏可行性。但通过举办论坛把大家邀请到一起却高效而且是低成本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根据我在大会的观察,与会者最关注的话题首要的是发展。其次是消除贫穷。第三位的则是贫富差距。再往下就是环境保护和气候变化。至于西方最关心的所谓民主化,根本无人提及。美国人最关心的朝鲜核问题竟无一个国家和代表关注,就是韩国代表发言,也只提了一句支持"半岛无核化"。

我身在欧洲,经常看到西方媒体对"一带一路"的质疑和担忧。但对发展中国家则是另一种景象。巴勒斯坦发言时指出他们的国家是"一带一路"上的重要国家,但它的国家长期陷入动荡之中。他希望"一带一路"能为自己的国家带来和平与繁荣。其发言时之激动,之热切颇具感染力。也说明了发展中国家期待"一带一路"造福于自己的国家。

显然,中国的"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主张是契合全球主流民意的,中国以促进各国发展为导向的经济合作政策也是符合实际的。而西方的主张一是显示了它的霸道,二是显示西方多么的主观和脱离实际。


以上四点是从中国的角度来看的,从其他国家与会者的角度看,这场大会同样非常重要。习主席在开幕上提出要对话会机制化,引发热烈掌声。闭幕式上中共常委、主管外交的杨洁篪作出同样宣示时,也是引发热烈掌声。在几天的会议上,许多代表也一再表示希望对话会机制化。由此可见这个对话会对参与者是多么的重要。

代表们希望对话会机制化有三原因

我想原因一是有太多成功的经验能够和他们分享。比如经济发展、党建、如何应对民粹主义和资本的渗透与控制。大会第一天参观中央党校,展现了中国共产党在人才培养方面的成功做法。包括美国在内的学者都认为这是提高政党执政能力的最佳方法。甚至一位和我交流的美国代表非常赞同如果美国也有这样的制度,就不会产生特朗普这样毫无政治经济的领导人。

二是这样强调平等、以对话和交流为目的平台还是太少。许多国家感觉总算有了发出自己声音的机会。在会议上,有个国家的代表发言时先强调他来自一个小国,并希望代表小国提出一个问题。这种表述方式就把他们的心理展现无遗。

三是每个国家都面临着不同的挑战,都希望通过大会建立的平台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和思路。同时大家也都意识到一国内部的问题大都有外部性,确实需要各国携手合作,共同应对。

此次对话会是十九大后、中国进入新时代以来举办的首场主场多边外交活动,是中国共产党首次与全球各类政党举行高层对话。它所引发的高度关注、产生的强大吸引力和取得的丰硕成果也是这个新时代的反映。这场对话会必以共赢的方式、展现出新时代中国强大软实力而载入史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