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7 November 2017

在李显龙的"家天下统治"下 谁都别指望出任新加坡总理

在李显龙的"家天下统治"下
谁都别指望出任新加坡总理

作者/来源:商丘羊/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插图与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新加坡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于10月30日在外国记者协会午餐会上谈论李显龙之后的总理人选,声称:“任何内阁成员如果被推举出任总理,都会挺身而出,不会逃避责任。”;又说:“如果任何人被要求出任总理,我们不会逃避责任。”如此信誓旦旦,似乎总理人选就在内阁之中。 

于是有人就他所言,认为人选就在他和王瑞杰、黄志明、黄循财、王乙康之间。然而我们配合先前李显龙所说:“问题是谁会是最适合的人选,而这就需要由内阁团队来决定。”可是所谓“内阁团队”,都是由李显龙个人决定,由部长组成的内阁团队,都得按他的指示办事。这样一来,总理人选也就是现任总理指定的人选,而新加坡现任女总统闪亮登场的过程,已经让人大开眼界。 

李显龙今年65岁,按照他自己所说,70岁将会退下,距今还有五年。下一届大选在2020年或2021年,倘若还是中选,他已是68-69岁,距离退休尚剩一两年。 

李光耀和李显龙的“家天下”思想

李显龙真的会退下而在内阁中挑选一个继承者吗?不会的,以他夫妻俩目前仍然汲汲于名利的攫取,不断在各种场合亮相的情况判断,他是不会轻易交出手中大权,而促使他迷恋权力的原因就是家天下的信念。李光耀尸骨未寒(正确的说是骨灰未冷),李氏王朝还未过三代,李光耀生前所说的名言,如果新加坡有事,他会从棺材里跳出来,彻底而又具体的把家天下思想表露出来。他生前明言最为欣赏李显龙儿子李鸿毅,第三代接班人早已安排妥当。当年李显龙继位并无经过什么“内阁团队”,而是由李光耀一人指定。历史跟李光耀父子开了一个玩笑,其中忽然杀出一个程咬金吴作栋,虽然场面尴尬,吴作栋却是内部之“众望所归”,李显龙因此屈居副总理14年之久。 

李显龙会同样安排儿子成为接班人

现如今没有吴作栋这样的绊脚石,李显龙把儿子推上台面的机会大增,但是他要面对的是公主李玮玲说他想要制造王朝的指责,以及他自己曾经对外国记者说李家没有总理继承的传统,更加叫他难以转圜的是自己针对李玮玲指责说那是荒谬之事。 

然而世界上的独裁者不会因为自己的独裁而有任何丝毫羞愧,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丝毫责任,明白地说,自己可以为所欲为,把天下之人都当作刍狗,甚至是视为无物。以此推之,李显龙可以按照李光耀的安排,同样安排儿子成为接班人。

那么,怎样让儿子现身?办法很简单,可以叫某个议员辞职,利用补选现身,这是速成法。可以在来临大选中出现,这是常规法。总之在自己70岁之前,儿子必须上马,在大权在握之时将他擢升为部长、副总理,以至于总理。天底下没有新鲜事,就照自己当年的情形办。 

新加坡人或许已经麻木不仁,对家天下的延续不置可否,对家天下的统治反应迟钝,以为有口饭吃就是幸福,这恰恰掉进了独裁者的圈套。李光耀说过,对待人民要像养狗一样,教会它们到外头屙屎撒尿,也就是俯首贴耳,逆来顺受。

陈振声等人,谁都别指望成为总理

陈振声所言倘若是真心话,说明这位吃马铃薯长大的部长不知世道诡计多端,如果不是为人作嫁衣裳,就是替人背黑锅。倘若他是在替人施放烟幕,那就是自甘堕落,为虎作伥。但愿他是前者,在缺乏判断力的情形下成为别人的枪杆子。一个陈振声开了口,其余四人是否明白其中的含义,或是看出了玄机,顺从与思变,决定于愚蠢和睿智之间。只有明白天下者众人之天下,不是一氏一姓之神器,那才可以称作栋梁之才。 

没有经国之雄才,没有独立之大略,只会唯命是从,观人脸色。在家天下统治下,任何谈论都是流露虚假,任何风声都是制造猜测。事实面前,谁都别指望出任新加坡总理!


[相关链接]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