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7 November 2017

"陈振声 等人或将成为总理继承人", 新加坡政府指责路透社"捏造"头条

 "陈振声 等人或将成为总理继承人", 
新加坡政府指责路透社"捏造"头条

原标题: 为何新加坡人急于知道谁会取代李显龙?

来源: 新加坡第8波道(2017年11月5日 01:10)


——照片来源:(上)AFP/POOL/Matt Rourke(下)MediaCorp/Justin Ong;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多次公开表示,已做好未来几年交棒的准备。新加坡民众因此在猜测,究竟谁会是下一任总理。《南华早报》分析指出,呼声最高的人选包括陈振声、王瑞杰和王乙康。

新加坡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上周一(10月30日)在新加坡外籍记者协会(Foreign Correspondents Association of Singapore)的午餐会上表示,他有义务为接班做好准备。

陈振声的讲话引起的“路透社报道事件”


他的讲话被路透社报道为,他“如果被征召将准备成为下一任总理”。

新加坡政府立刻驳斥有关报道,并谴责路透社“捏造”头条。

路透社隔天把头条改成“新加坡部长说,如果被征召,他和他的同僚全都准备成为下一任总理”。

《南华早报》报道,此事引起的骚动已经平息。但是,它突出了新加坡人民和观察家对于谁会接棒成为下任总理,是多么地好奇;而新加坡政府对于在做出最后决定前,让继承问题保持开放又是多么地紧张。

新加坡管理大学的法学教授陈庆文指出,在新加坡的政治体系中,“赤裸裸的政治野心”是不被喜欢的,任何一名部长若给人他正在争夺这一职位的印象,将会被选民厌恶。

新加坡人认为总理继承人必须尽早宣布

新加坡人的传统观念认为,为了国家的稳定和保持外国投资者的信心,必须尽早宣布继任者,交接过程也必须是平稳的。

政治学研究员庄嘉穎表示,因此“缺少一名被指定的继承人似乎对许多新加坡人来说尤其陌生”。

现任总理李显龙是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长子,他在出任总理前,担任了14年的副总理。他的前任吴作栋,也是当了五年副总理,才在1990年从李光耀手中接过总理的棒子。李显龙和吴作栋都是很早就被指定的总理人选。

《南华早报》分析称,目前的情况却是一个鲜明的对比,所谓的第四代领导团队当中还没有人是副总理。现任两名副总理只比李显龙年轻两到五岁。

其中一位是60岁的尚达曼,他很受新加坡人欢迎,但是因为其年龄和种族,不太可能出任总理。

陈振声、王瑞杰与王乙康是“领跑者”?

立场与官方相当一致的《海峡时报》上星期指出,在总理人选的“领跑者”是陈振声、财政部长王瑞杰和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

看似“落选”的是48岁的陈川仁,他已经退出内阁成为国会议长。至于49岁的教育部长(学校)兼交通部第二部长黄志明,似乎攀不上最高峰。

陈振声在新加坡外籍记者协会的讲话,并非他受到瞩目的唯一原因。他曾任陆军总长,目前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党督,也是职总秘书长以及人民协会副主席。

在外务方面,他在李显龙总理9月访问北京前出访重庆、南京和贵阳,也显示了总理对这名年轻部长的信任。

56岁的王瑞杰除了是财政部长,也领导高层委员会,包括一个负责重组国家经济的未来经济委员会。他去年因中风而暂停了在仕途上的急速跃升,但如今已重返前线。他是一个安全的选择,因为他证明了自己在管理经济方面的能力。

47岁的王乙康与陈振声和王瑞杰一样,在2011年的大选中成为人民行动党候选人,但却在选举中失利。他后来在2015年胜选,就立即被委任为教育部长。

政治学研究员庄嘉穎认为,眼下有过多的关注在谁会最终出线,而不是未来的整个领导团队。

他说:“即使组成团队,个人也容易受到各种人类的弱点所影响,特别是持有权力所需面对的压力和诱惑。”

不过,新加坡管理大学的陈庆文表示,第四代领导团队正尝试打造一个“集体心态”,对于共同分担责任总是说法谨慎。

李显龙将在明年3月大规模重组内阁

与此同时,由于在继承问题上缺乏足够信息,新加坡的政治观察家别无选择,只能等待下一个里程碑——即看是哪名部长升任副总理。

李显龙曾说,他会在明年某个时候,可能是3月的预算案辩论之后,进行大规模的内阁重组。

他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电缆电视台CNBC的专访中则说,第四代领导团队很可能会“及时”对他们的新领导人选达成共识。

但他说:“这绝对不会是太久以后的事,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

- CH8/MK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