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4 November 2017

中国的两面三刀指责 和新加坡的处境

中国的两面三刀指责
和新加坡的处境

作者 /来源: 商丘羊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本文插图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打从2016年李显龙力挺美国、日本、菲律宾在南海生事以来,中国的媒体至少三次指责新加坡向中国耍弄两面三刀手段。在华人的观念中,两面三刀是极其严重的指责,它比起阳奉阴违还要严重。阳奉阴违是人前奉承,背后违抗,而两面三刀是人前一套,背后又一套,对人使刀子,制造伤害。一个两面三刀的人,是难以改变内心对别人的伤害企图。 

李显龙在那段日子利令智昏,忘记了两面得利的风光日子。当2013年一带一路提出后,他出于对 TPP 和重返亚洲的焦急求成,以至于做出伤害中国核心利益的蠢事。新加坡原本奉行的是“军事美国,经济中国”政策,这个李光耀定下的政策,在中国还没有提出一带一路计划之前,给新加坡带来两面讨好的利益,但是在一带一路进入实践阶段,尤其是几个新港口的出现和建设,如瓜达尔港、马德港、皇京港、关丹港、汉班托塔港……,新加坡感觉在经济上的优势受到威胁,因此对一带一路极为反感,态度冷淡,这就是李显龙为何不出席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缘故。

李显龙原想完成其父心愿却判断错误陷入窘境

李显龙秉承李光耀遗志,想要在“军事美国,经济中国”的基础上促成美国的重返亚洲和 TPP,以抑制中国崛起,完成李光耀的心愿。然而他却因为判断错误而使自己陷入窘境,重返亚洲和 TPP 是李光耀向民主党政府的献议,从克灵顿执政时期已经进行,奥巴马上台,依旧是民主党执政,这让李显龙产生错误的幻觉,认为奥巴马必定坚决执行。在李光耀死后,恰好出现南海仲裁案,李显龙如获至宝,于是与美国、日本、菲律宾大演三簧,他汲汲于奔赴美国与日本,表示大力支持以强硬态度对付中国。在美期间,因受奥巴马邀请在白宫进餐,得意之余忘乎所以,两人互相吹捧,此时他彻底忘了还有一个“经济中国”。李显龙的另一个严重的幻觉是认定来届美国总统大选将又是民主党所得,所以他公然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为她站台。

特朗普突然间杀出,令李显龙十分震惊,这个尚未上台就声称取消 TPP 以及奥巴马的各种政策的总统,实属罕见。李显龙乱了阵脚,毫无把握抛出邀请,慌乱之中把他看成奥巴马。

特朗普终于否定了 TPP,对重返亚洲只字不提,叫李显龙不解的是美国军舰仍在南中国海出进,那么保护航行自由和飞行自由不是还在进行吗?李显龙不明白,美国舰队此刻仍在执行奥巴马时代拟定的海上计划,并非特朗普下达的命令。这几天,美国三艘航母已经散开,驶离西太平洋,东亚地区又显现出平静,特朗普的新亚洲政策仍然不见踪影。

看来特朗普似乎对亚洲不感兴趣,奥巴马拍胸捶膛要把60%军力投放到西太平洋的远景无法实现。然而特朗普是一个狡谲的家伙,一副商人本色,唯利是图,善于扮猪吃老虎。他在越南声称要当南海争端的调停人,企图以不费吹灰之力控制全局,暗地里却和越南勾三搭四。此前还鼓励印度介入阿富汗战争,想拖人下水。这样的总统,虽然嘴上挂着“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其本质还是脱离不了帝国主义。

新加坡地理优势不再,李显龙于是改变态度

瓜达尔港和马德港运作,使得向来停泊新加坡80%的中国货轮和油轮大为减少,新加坡港务局因此裁退数千名员工。正在兴建的马六甲皇京港一旦落成,将彻底抢走新加坡的中国货运生意,而关丹港竣工之后,连接巴生港的东西铁路完成,其效果犹如瓜达尔港建设直通铁路到达新疆喀什。

新加坡海港正在搬去大士,突遭此挫折,不得不叫李显龙害怕。地理位置的优势慢慢地被剥夺掉,岛国赖以生存的基础受到动摇,于是他改变态度,对中国的一带一路表示支持,尽管那是十分无奈的支持!

李显龙终于领会了一带一路的巨大威力,他硬着头皮去访问中国。中国人的和颜悦色松弛了他紧绷的心,于是好话连篇,不过没有丝毫忏悔的言语,说明他内心深处恨意未消。

由于新加坡作为扼制马六甲海峡的作用开始瓦解,中国轮船不久都不需要在新加坡停泊,皇京港将取代新加坡成为中国轮船的中途站。新加坡感到从来未有的威胁,刚启动的大士港可能成为废港,因此匆忙与中国商量,将中新重庆互联互通项目扩大,企望借南向通道物流运作,弥补各海港造成的损失。

跟中国签署了南向物流合作协议有得救吗?

南向物流通道是以新加坡在重庆投资的工业园为中心,将生产的物质向南进运入广西,由北部湾港出海,运往新加坡,再分散到东南亚、中东各地。货运相反亦是如此运作。新加坡担心单靠重庆物质难以维持货运势头,于是要求中国给予除了重庆,还包括广西、贵州、甘肃四个区域的物流合作,签署了框架协议。

如此一来,是否可以高枕无忧呢?错了,新加坡对于中国向来态度傲慢,自视甚高,就是李克强所说的居高临下。因此造成李显龙团队里的成员产生集体盲思,不把中国放在眼里,也就对中国无法正确判断。重庆和义乌一样,是中国中欧班列的起点,中国向欧洲发出的物质,已经不需要经过马六甲海峡,中国不会不利用可以节省十八日行程的中欧班列,而将物质往新加坡运载。而运往新加坡分散到东南亚和中东的物质又能够有多少?

更骇人听闻的是,马来西亚与中国在北部湾附近的钦州设有马中钦州产业园,在关丹设有中马关丹产业园,关丹港建设就快完竣,这个距离中国又近且又是深水港的码头,与北部湾早已达成对接协调,两港货运往来必定水到渠成。新加坡向来轻视马来西亚,它却没有看到马来西亚政府当中,有一批杰出的华族官员在默默奉献,这些人与同为马来西亚人的苏碧华、许文远之流不可同日而语。钦州产业园和关丹产业园对接下的两地港口配合运行,把新加坡远远地甩在后头。看来新加坡的南向物流计划也是行不通。

新加坡仍然为美日在南海遏制中国的意图而忧心

美国退出 TPP,剩下11个群龙无首的国家,明确的宣布 TPP 死亡。各国的经济利益不同,想法各异,因此迟迟不能达成协议,其中最为焦急的是日本和新加坡,这两个国家都带着反对中国崛起的私愿,而新加坡更是要达到李光耀以美制中的遗志。越南 APEC 会议期间,11国磋商后达成协议,如何落实还不见踪影。首先是自居领导的日本并非一个胸怀宽广的国家,自闭保护是它一路来的特点,过去与美国为了牛肉与农产品纠缠了数十年,它绝对不会让别国得到利益。新加坡处于李光耀的政治和战略考虑,与日本有着共同利益,想要借此联手对付中国的一带一路、亚投行等计划,所以与日本仍为 TPP 呐喊。

明年新加坡是亚细安轮值主席国,李显龙发出声音说要“公正”执行自己的工作,但是所谓“公正”指的是什么?当然不只是协调亚细安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预见,《南海各国行为准则》的具体磋商将是重点。在李显龙内心,一直有一个想法,就是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置于《南海各国行为准则》之上,以遂其与美、日两国共同操纵所谓航行自由和飞行自由的目的。这个企图在李显龙不断提及航行自由和飞行自由的演说中可以证明。

特朗普最近提出印度洋—太平洋概念,看准了印度一直在跳大国草裙舞的自恋状态,而此前特朗普已经要求印度介入阿富汗局势,虽然被印度拒绝,可是印度想要称霸的野心很可能掉入美国的陷阱。对于印度,新加坡也是想要与之促进来往,以制衡中国崛起,其外交部长维文数次访问印度,而对于印度的阅兵日、共和日邀请,新加坡不假思索,欣然同意参加。

明年美国、英国、澳洲、日本、印度等国将在西太平洋(主要在南海)举行海上演习,看似重温炮舰政策时代的美梦,届时新加坡也插上一杠,扮演重要角色,负起后勤与停泊中心的任务。李显龙急于赴美拜会特朗普,而特朗普答应明年访问新加坡,相信与此事有关。

在李显龙脑海中,也许他以为特朗普的印度洋—太平洋概念是“重返亚洲”的再版,让他又看到了制衡中国的希望,从他急于拥抱印度的举动,是否把阿公和舅公都邀请到家里来作客。

新加坡出路:撇清与美国关系,融入“一带一路”

毛泽东说过:“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新加坡是否掉进这个逻辑,这需要具有高度的政治智慧才能理解。衡量这种政治智慧,首先是撇清与美国的关系,重新调整“军事美国,经济中国”策略,利用创新型的思路塑造迎合新时代。近日李显龙声称要增加税务,形势如此严峻,不是“军事美国”可以帮助解决问题。中国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两面三刀,是对新加坡充满防范之心,说白了就是不再信任。一带一路对新加坡产生了冲击,怎样融入其中而获得好处,这是今后长久时间内的急切工作。#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