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 November 2017

巫统最高理事挑起 "马新弯桥", 抨击马哈迪计划落空报复纳吉

 巫统最高理事挑起 "马新弯桥", 
抨击马哈迪计划落空报复纳吉


原标题:马新弯桥落空而仇恨纳吉,卜艾抨马哈迪挟怨报复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400312

发表于 2017年11月1日下午1点19分 更新于同日 下午1点22分

希盟总裁马哈迪对首相纳吉的“财案之母”发动攻击后,通讯部特别事务局总监卜艾(Puad Zakarshi)今天跳出来护主,挑起“马新美景弯桥”旧事来反击马哈迪。

通讯部旗下特别事务局总监卜艾今日在面子书专页撰文表示,就政府取消马新弯桥一事,马哈迪仍对纳吉心怀怨恨,因而不断攻击纳吉。

卜艾也是巫统最高理事。他接着声称,马哈迪当年曾派遣助理,要求他安排与时任柔佛大臣兼巫统州主席阿都干尼会面,试图拯救弯桥计划。

他表示,上述的马哈迪资深助理曾在纳吉任相不久后,联络他要求在吉隆坡东姑阿都拉曼路的一家扁担饭餐馆会面。

“这名助理向我传达马哈迪的问好,更说马哈迪有意会晤以阿都干尼为首的柔州巫统。当时我是阿都干尼前政治秘书和柔佛巫统宣传主任,而他要求我安排一场闭门会谈。”

安排马哈迪见柔巫统


卜艾(见图)进一步指出,在他的安排下,阿都干尼和近乎全体柔佛巫统区部主席后来都出席了会议。

他也透露,马哈迪当时向出席者声称,自己已会晤纳吉要求恢复美景弯桥计划,惟纳吉要求马哈迪事先征询柔佛人民意见,才能同意此事。

“而马哈迪告诉我们,纳吉对此没有问题,条件是获得柔佛人的同意。因此,马哈迪要求,柔佛巫统能同意此事,而这可诠释为柔佛人民全力支持弯桥计划。”

“阿都干尼向马哈迪承诺,将把这些建议提呈至州联委会讨论,以获得共识。”

柔巫统拒绝弯桥计划

不过,卜艾声称,柔佛巫统联委会从未讨论恢复美景弯桥计划,而这意味柔佛巫统间接拒绝这项计划。

“其中的原因是,一些党员认为,若政府重启美景弯桥计划,那么马哈迪朋党—南方门户公司(Gerbang Perdana)将重获这份合约。”

他认为,首相阿都拉当年取消这项计划时,已高额赔偿金南方门户,况且这项计划并非紧急工程,因此无需再度重启。

“所以,纳吉没有拒绝这项计划,而是柔佛巫统拥有其他优先考量,不支持美景弯桥计划。而柔佛人民拒绝马哈迪的朋党资本主义。”

卜艾强调,由于纳吉不奉行马哈迪的朋党资本主义,因而马哈迪与纳吉结下梁子。

《当今大马》已经联络马哈迪办公室,寻求置评。

前天,马哈迪批评,纳吉所呈的2018年财政预算案发放多项大选糖果,以让民众忘记一马公司丑闻。

两人因弯桥计划交恶?

马哈迪在2003年卸任前宣布,若新加坡无意配合拆除新柔长堤,那么政府将会拆除属于大马的长堤路段,以兴建美景弯桥,来衔接新的检疫大厦。

惟时隔3年,阿都拉宣布,政府决定不建造美景弯桥来取代新柔长堤,并停止所有关于新桥的谈判,而这项决定引发马哈迪与阿都拉交恶。

2015年伊始,马哈迪炮打司令台,不断攻击纳吉。而纳吉归咎,马哈迪不满政府未建马新弯桥,才饱受马哈迪的攻击。

马哈迪坦承此事,更声称纳吉曾经承诺将会兴建弯桥,但在接任相位后却没兑现诺言。不过,马哈迪强调,此事不是他攻击的纳吉原因。

如今,马哈迪退出巫统,另起炉灶成立土著团结党,并就任该党总裁。随后团结党加入希盟,而马哈迪受委为希盟总裁,以便在来届大选推翻巫统和国阵政府。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