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7 November 2017

印度将充当美国新亚洲政策的“支柱”

印度将充当美国新亚洲政策的“支柱”

作者 / 来源:林民旺 /《世界知识》杂志

提升印度在美国外交战略中的地位,已经体现在特朗普的南亚新战略中了。
.............................................

[作者简介] 林民旺,中国青年学者。现任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青年研究员、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关系理论,南亚国际关系(含中印关系)。

.............................................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3日开启了对日本、韩国、中国、越南、菲律宾的访问,这是他就任总统以来的首次亚洲之行,备受外界关注。观察家们期待的是,他如何在首次亚洲之行中阐明本届白宫的亚洲战略。

特朗普的“印太战略”即将浮出水面

5月初,美国五角大楼就曾透露,美国政府将支持一项在5年内向亚太地区投入近80亿美元的“亚太稳定计划”(Asia-Pacific Stability Initiative)。显然,奥巴马总统的“重返亚太”和“亚太再平衡”战略肯定会被特朗普抛弃,但不论用什么语汇来表述未来的亚洲战略,其基本精神和内涵都将体现相当程度的连续性,仍旧要搞战略平衡,而且地缘视野更加宽广。“亚太”似乎已经无法包容下美国的大战略,正式的“印太战略”即将浮出水面,而印度将在美国的新战略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提升印度在美国外交战略中的地位,已经体现在特朗普的南亚新战略中了。8月21日,特朗普就阿富汗及南亚局势发表演讲,公布本届政府的“南亚新战略”。特朗普称,他宣誓就职不久,就责成国防部长马蒂斯对美国在阿富汗和南亚的战略选择进行了全面的回顾与展望,加上其本人的学习,提出新的战略。根据美国的“南亚新战略”,美军不会轻易从阿富汗撤离,不会设定明确的撤军时限,将继续加大对阿富汗的军事安全投入,但不会背上阿富汗重建的包袱。同时,在印巴关系中,美国要着力发展与印度的战略伙伴关系,推动印度在阿富汗问题上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特朗普还指责巴基斯坦庇护恐怖分子,要巴基斯坦与美国相向而行,否则美国将切断对巴基斯坦的援助。特朗普的讲话基调意味着美国的“南亚新战略”将更加重印轻巴。

“印太再平衡“战略要求进行3方面的努力

10月18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启程前往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巴基斯坦、印度等国前,在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题为《确定下一个世纪我们与印度的关系》的演讲。从这一演讲中可以部分窥见美国“印太再平衡战略” 的基本内容。这一战略要求进行三方面的努力。
  • 一是,发挥美印经济的比较优势,促进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尤其是南亚地区的互联互通和经济增长;
  •  二是,美印要联手推动实现印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尤其要加强区域国家的安全能力建设; 
  • 三是,构筑“印太再平衡”的同盟架构,将“志同道合”的国家都拉入这一体系,其中,除印度外,澳大利亚也是被多次明确点名的对象国。
从蒂勒森的演讲看,美国之所以要搞“印太再平衡”战略,主要原因还是认为中国正在“破坏”亚洲地区秩序,使所谓“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遭到侵蚀,由此带来未来亚洲秩序的不确定性。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左)10月24—26日访问印度,是其亚洲之行焦点。上图:蒂勒森在新德里与印度总理莫迪(右)会晤。
(图源:路透社)
拉拢印度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别有用心

蒂勒森的演讲让印度很受用,选择特朗普即将出访亚洲之际发表也是别有用心。蒂勒森还说印度将会超过中国,成为未来的“世界第一”,更是说到了印度的心坎上。印度外交部随后发表了一份热情洋溢的声明,赞赏他的演讲,并高度期待他的来访。随后,10月24日至26日,蒂勒森对印度进行了他担任国务卿以来的首次访问。双方尤其讨论了印太地区的安全挑战,以及互联互通问题。双方强调互联互通应遵守一些原则,如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这种话暗指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意味还是比较强的。

平衡中国的战略需求,构成了印美战略伙伴发展的基础,也是特朗普亚洲政策的战略出发点。对印度,美国一方面是靠渲染中国崛起给亚洲造成的不确定性,尤其是对印度构成的挑战,以促使印度在战略上进一步向美国靠拢。同时,在对外表态中极力拔高印度的国际地位,满足印度追求大国地位的虚荣心。

另一方面,在战略与防务政策方面加强协调合作,将印度逐步拉入美国的安全架构中。美印寻求对彼此的印太战略进行协调,印度“向东行动”政策(Act East policy)与美国、日本的印太战略深度对接,逐步形成美国主导的印度、日本、澳大利亚为主轴的亚洲安全架构。因此,除了要建立美印外长与防长的“2+2”对话机制,双方还将努力推动建立美、日、澳、印四国领导人对话机制。

最重要的是,美国决心帮助印度加强防务能力建设。除了扩大两国情报共享之外,美国正逐步消除向印度出售先进武器的法律障碍,以使向印度出售的武器性能达到美国主要盟友的程度,例如出售P-8海上侦察机、无人机、航母技术等,最终将使美印防务合作由买卖关系转为共同生产、共同研发。2017年6月印度总理莫迪首次会晤特朗普时,双方达成了共同生产F-16、F-18战斗机的合作协议。

(本文原发于《世界知识》杂志)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