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4 November 2017

民主行动党人 对待马哈迪分4派: 舔马派、聨马派、骑马派与反马派

 民主行动党人 对待马哈迪分4派: 
舔马派、聨马派、骑马派、反马派

作者 / 来源:萧宇轩 / 脸书 @ Marcus Sew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本文是1名活跃于柔佛新山的民主行动党基层领袖今日在其个人脸书上发表的一篇贴文。有的放矢,言简意赅,值得我国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密切关注和深入研讨。

作者为Marcus Sew(萧宇轩,右图),根据萧氏在其脸书上的自我介绍,他曾担任振林山国会议员办公室助理,在不同时期担任民主行动党Taman Molek支部的秘书和主席职位。

以下是11月2日萧氏脸书的贴文内容——

都说了“党内无党,千奇百怪”,公正党内有联伊派和反伊派,眾所周知,行动党裡有不同的思想派系,也是自然不过的事。

像面对中共的一带一路和九段线的政策与声明,行动党内出现赞同和反对的声音,虽然感觉上反对的声音较大,但為了避免进一步流失“大中华胶”社群(行动党基本盘)的选票,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淡化处理,避谈这一块。而针对和马哈迪及他的土团党结盟一事,党内也大致上分成舔马派、聨马派、骑马派和反马派四种声音。

4派的差异在哪?

你问我这四派的差异在哪?

简单地形容,舔马派将土团视為新巫统,视自身為新马华,认為权力至上,若马哈迪能以“国阵2.0”的方式带领大家打下江山,哪怕是牺牲原则和党魂,有官做,何乐而不為?

聨马派其实和舔马派相仿,不过认為自己是有原则有良心的条件下接受马哈迪的领导,情形有点像过去民政党“打入国阵,纠正国阵”的心境。

骑马派主张“马哈迪是工具”论,认為接受政治现实,利用马哈迪的声望、利用巫统的分裂、利用土团党可能带来的马来海啸,达致改朝换代的目标,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反马派裡,若细分,有完全反对马哈迪与只能接受和马哈迪“分开走,一起打”两种思维,后者乐见马哈迪成為在野势力,但没办法称呼马哈迪為“同志”。同时,反马派憎恨种族主义,认為党和种族性的土团党结盟,是一种灾难性的结合。

虽然反马派人少势薄,也不是主流思想路线,但其实反马派的存在,在党内扮演著“冷却系统”的泼冷水角色,将力阻(或延迟)舔马派和聨马派将党带往成為“马华2.0”的道路上。

政治没有对错,功过也只有歷史能够评断,就算行动党内的反马派和党外的反马份子(如公民组织、茅草行动受害者及家属等),现在被舔马、聨马、骑马三派人敌视(尤其是从反马派改变立场成為骑马派者,他们心底有种羞愧情绪在作祟),扣上“不识时务”、“不识大体”的帽子,但,这又有什麼所谓呢?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