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8 October 2017

77民间组织联合声明:马哈迪当权时曾祸国殃民, 必须公开道歉并真诚忏悔 【10月28日更新:联署单位名单】

 马哈迪当权时曾祸国殃民,
必须公开道歉并真诚忏悔

   ——77马来西亚民间组织纪念“茅草行动”30周年
2017年10月28日联合声明(全文)

【10月28日更新:联署单位名单】

Mahathir brought calamity to the nation while being in power
and should publicly apologise and earnestly repent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曾任马来西亚首相22年的马哈迪,从来就是一个代表国内马来统治阶级、官僚资产阶级对国内各民族被压迫人民(当然包括马来劳动人民)实施马来种族霸权主义统治,并且已经留下不可磨灭的祸国殃民记录的罪魁祸首。马哈迪与纳吉,原本就是“一丘之貉”,马哈迪下台后依然觊觎权位以维护其既得利益,他被纳吉挤出巫统之后,却有号称“希望联盟”的领袖们把他迎接过来并捧为“打到纳吉、拯救马来西亚”的“最高统帅“来糊弄人民。

1987年10月27日展开的“茅草行动”,就是马哈迪担任首相兼内政部长时,为了解除他当时在巫统党内面对激烈挑战,以及巩固他掌握国家政权的地位,利用华族争取民族教育基本权利事件,蓄意制造华巫两大族群的紧张关系,借口“政府必须维护国家的稳定与安宁”,而对所有可能对他的权位会有威胁的势力的一次大规模镇压。

本周六(即10月28日)槟城有一个由“希望联盟”举办的论坛,而在周日(10月29日),吉隆坡也有一个由4个民间组织联合举办的论坛。两个论坛都是为了“茅草行动”30周年纪念而举办,都是为了让主办者和主讲者表达他们各自对“茅草行动”这个历史事件的看法。根据媒体报道,两个论坛都有邀请马哈迪发表演讲,让人意外的是马哈迪竟然谢绝了槟城论坛主办者的邀请。从一些迹象来推测,马哈迪更加没有勇气去到设在隆雪华堂的论坛场所自曝其丑的。

与人民同在的民间组织,面对上述政治局势,有责任提醒各族人民:必须坚持反对巫统霸权统治!与此同时,必须防止马哈迪帮派"复辟"!

以下是我国77个民间组织针对“茅草行动”这个标志着“马哈迪做坏事”的历史事件在2017年10月28日联署的声明全文。

..........................................................

马哈迪政府在1987 年10 月27 日展开“茅草行动” (Operation Lalang) 迄今30年了。在这项“茅草行动”下,超过100名无辜的国人在<内安法令>下遭受逮捕和无审讯扣留(60天),其中超过30人被继续关押在甘文丁扣留营超过一年。3家报章即英文<星报>、中文<星洲日报>及马来文<祖国日报>被令停刊逾三个月。

“茅草行动”是马哈迪破坏司法独立的前奏

上述1987 年对持不同政见者的镇压行动,是马哈迪政府在1988 年恣意破坏我国司法体系、革除大法官及最高法院法官的前奏。此后,公民的自由权利因新法律的出台而进一步被侵蚀。因此,这项所谓的“茅草行动”,非常明显就是马哈迪政府为了转移国人对当权者的无法消除的愤懑以及进行对国人的威逼恐吓而预先计划的镇压行动的信号或标志。马哈迪政府采取上述的镇压行动之后,马来西亚司法机关的独立性遭到重创,至今尚未复原。

马哈迪政府侵犯国人的民主权利所提出的理由都是站不住脚的。事实上,马哈迪政府在1987年面对的危机是那个时期的巫统党内权力斗争而产生激烈冲突,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严重局面。正如我国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当年所说的——
“当时巫统正在面临分裂。身为首相,马哈迪在党选中仅以微差险胜东姑拉沙里后,出现权力危机。巫统党员入禀法庭,要求宣判党选违法的官司悬而未决。如果判决对他不利,马哈迪无可选择只有下台。他必须设法摆脱如此窘境,因而制造一场国家的危机,以便他促使巫统全党力量联合起来,向着一个共同的敌人斗争,而这个想象中的敌人就是华人社会……如果国家真正遭遇安全威胁,为何不更早地采取行动呢?”(引自The Why? <为什么>,马来西亚人民之声、K.Das 合著,1989 年)

还有一名对马来西亚法律事务观察敏锐的学者这么说:
“在我看来,马哈迪的所作所为,是为了让他及其支持者取得瞬息短暂的、虚无缥缈的政治优势,而牺牲具有无限价值的司法独立……作为国家最高法律的<宪法>授权下的法官,他们才是不让那些被选上台的执政者独裁行事的最佳保证。”
以上这项看法获得前大法官敦苏菲安(Tun Mohammad Suffian Hashim )和许多国内和国际著名人物的认同。

<内安法令>已除,“无审讯扣留”借尸还魂

自1987 年起,国阵这个执政联盟就不断利用“无审讯扣留”作为方便的手段来对付持不同政见者,例如对付90年代的沙巴团结党(PBS)、阿尔甘教派(Al Arqam)、烈火莫熄运动( Reformasi movement),以及对付最近的伊斯兰团体(Islamic groups)。虽然<内安法令>已于 2012 年废除,但无审讯扣留的条款,仍然通过<2012 年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防范罪犯法令>(POCA)和<防范恐怖主义法令>(POTA)借尸还魂。

在“茅草行动”之前和期间,已有许多宣誓口供述显示,在<内安法令>下的被扣留者遭受拷问折磨和不人道的虐待。过去30年来,违反人道的案件并未减少,其中以安华(Anwar Ibrahim)、慕纳华•阿尼斯(Munawar Anees)和马力•胡申(Malek Hussein)案件最受矚目。早已发生的事实跟政府所宣称的正好相反,<内安法令>下的扣留,是以惩罚为目的,不是以防范为目的。

多年来,政府没有为国家机关对被扣留者的暴虐行为负起任何责任,跟关塔那摩湾监狱相比并无差别。被扣留者的命运将继续由国家暴力机关人员的仁慈来决定,直至皇家委员会建议的“警察投诉及违例行为独立委员会”(IPCMC)得以成立之后,或许可以幸免。

我国民间组织联合发表3项心声

因此,我们在此“茅草行动”30周年纪念的时刻,联合发表以下心声——
一、 我们呼吁所有追求正义、人权和法治的国人,要求废除“无审讯扣留”,恢复马来西亚的法治。免于恣意逮捕拘留,以及依法寻求正义,是国人在独立50年来应享有的不可侵犯的公民自由。必须提醒的是,<内安法令>允许60天单独监禁,无疑是剥夺法官对<内安法令>案件给予客观评估的能力,比起上世纪70年代的北爱尔兰、种族隔离政策下的南非,甚至比今日的美国和英国等受恐怖主义威胁的国家,更为严峻。
二、 我们要求前首相马哈迪一个公开道歉和真诚忏悔。马哈迪理应为他在“茅草行动”期间剥夺许多无辜国人的自由、用拷问虐待对付被扣留者,以及为他在80年代破坏司法制度而至今未能复原,作出公开道歉和真诚忏悔。马哈迪不仅应该向在“茅草行动”下的所有受害者(被扣留者及其家属),也应该向那些在1988年被他罢黜的最高法院院长和法官,还应该向全体国人为他在80年代丧失数十亿令吉人民血汗钱的金融丑闻,表示公开道歉和真诚忏悔!反对党领袖当时曾经指责马哈迪将国家资产私有化,“私有化”意味数十亿令吉的国家资产被巫统朋党资本家挥霍了。
三、 我们也提醒民众,即使战争时期的被扣留者,在<日内瓦公约>下也能获得基本保护。这项公约禁止对被扣留者施展酷刑和不人道对待。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也曾经指出,“有足够证据证明某些被扣留者确实遭受残酷、不人道和卑鄙的对待”。为此,我们要求彻查所有在<内安法令>下遭受酷刑对待的指控,并要求相关人士对此负责。

发起团体:
1、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Civil Rights Committee of KLSCAH)
2、隆雪华堂青年团(Youth Section of KLSCAH)
3、赵明福民主基金会(Teoh Beng Hock Trust for Democracy)
4、马来西亚人民之声(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联署单位:
1) Academy of Tamil Studies 淡米尔研究学院
2) Aliran Kesedaran Negara (Aliran) 国民醒觉运动
3) Amateurs 业余者
4) Angkatan Warga Aman Malaysia (WargaAMAN) 马来西亚和平份子阵线
5) Association of Women Laywers 女性律师协会
6) Ban Cyanide in Gold Mining 抗山埃保家园
7) Baramkini 当今峇南
8) Centre For Malaysian Chinese Studies 华社研究中心
9) Community Development Centre (CDC) 社区发展中心
10) Damn the Dams Action Group 反对水坝组织
11) Dewan Perhimpunan China Melaka 马六甲中华大会堂
12) Diversity 异样
13)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Indian Organisations (PRIMA) 马来西亚印裔组织联合总会
14) Group of Concerned Citizens 关心公民组织
15) Himpunan Hijau 绿色盛会
16) In between cultura 之间文化实验室
17) Institute for Development of Alternative Living (IDEAL) 另类生活发展研究所
18) Institute for Leadership and Development Studies (LEAD) -
19) Jaringan Rakyat Tertindas (JERIT) 被压迫人民大联盟
20) Johor Yellow Flame 柔南黄色行动小组
21) Kelas Pencerahan 启蒙课室
22) Kill The Bill 创意集会小组
23) Kita Forum -
24) KL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Civil Rights Committee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25) KL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Youth 隆雪华堂青年团
26) Kuliah Buku -
27) Let's Art At Sawit Center 沙威文创社
28)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林连玉基金
29) Malaysia Youth & Student Democratic Movement (DEMA) 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
30) Malaysian Indian Network Development Society (MINDS) -
31) Malaysian Indians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MIPAS) 马来西亚印裔进步协会
32) Malaysian Indians Transformation Action Team (MITRA) 马来西亚印裔转型行动团队
33) Malaysian Youth Care Association (PRIHATIN) 马来西亚青年关怀协会
34) Malaysians Against Death Penalty and Torture (MADPET) 马来西亚反死刑与酷刑组织
35) Mama Bersih 净选盟妈妈
36) Melaka Chinese Assembly Hall Youth Section 马六甲中华大会堂青年团
37) Monitoring Sustainability of Globalisation -
38) Movement for Change, Sarawak (MoCS) 改变砂拉越运动
39) North South Initiative -
40) Oriental Hearts and Mind Study Institute 东方思想研究机构
41) Partners of Community Organisation in Sabah (PACOS) 沙巴社区伙伴信托组织
42) People Ideas Culture 人思文
43) Perak Civic Forum 霹雳公民论坛
44) Perak Young Graduate 霹雳大专青年社
45) Persahabatan Semparuthi Johor 柔佛大红花之友
46) Persatuan Alumni Bahasa Tionghua USM Bahagian Utara 北马理华同学会
47) Persatuan Alumni PBTUSM Selangor & KL 雪隆理华同学会
48) Persatuan Hainan Selangor dan Wilayah Persekutuan Youth Section 雪隆海南会馆青年团
49) Persatuan Komuniti Prihatin Selangor, KL dan Perak
50) Persatuan Kwangsi Selangor dan KL 雪隆广西会馆
51) Persatuan Pendidikan Du Zhong Pulau Pinang 槟洲独中教育基金会
52) Persatuan Persahabatan Berpanjangan Kuala Lumpur 雪隆老友联谊会
53) Persatuan Rapat Malaysia (RAPAT) 马来西亚紧密协会
54) Persatuan Wui Leng Selangor dan Kuala Lumpur 雪隆会宁公会青年团
55) Research for Social Advancement (REFSA) 义腾研究中心
56) Sahabat Rakyat 人民之友
57) 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 马来西亚之子
58) Selangor and Federal Territory Kwong Siew Association 雪隆广肇会馆
59) Selangor and Kuala Lumpur Hokkien Association Youth Section 雪隆福建会馆青年团
60) Solidariti Anak Muda Malaysia (SAMM) 大马青年团结阵线
61) 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人民之声
62) Sunflower Electoral Education Movement (SEED) 向日葵选举教育运动
63) Tenaganita 妇女力量
64) Teoh Beng Hock Trust for Democracy 赵明福民主基金会
65) The Association of Graduates From Universities & Colleges of China, Malaysia 马来西亚留华同学会
66) The Center for Orang Asli Concerns (COAC) 原住民关怀中心
67) The Federation of Alumni Association of Taiwan Universities, Malaysia 马来西亚留台校友会联合总会
68) The Selangor and Kuala Lumpur Teo Chew Association 雪隆潮州会馆
69) The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Selangor and Wilayah Persekutuan Kuala Lumpur 雪隆华校董事会联合会
70) The United Chinese School Teacher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教总)
71) Thinking Society 思辨会社
72) University of Malaya Association of New Youth (UMANY) 马大新青年
73) Women’s Aid Organisation (WAO)  妇女权益维护协会
74) Writer Alliance for Media Independence (WAMI)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
75) Young Progressives of Malaysia -
76) Youth Era 势代青年
77) Youth for Change 动力青年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