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8 September 2017

伊斯兰政治的民间基础

伊斯兰政治的民间基础

作者: 丘伟荣 /《当今大马》“兼容并蓄”专栏

发表于 2017年9月6日 中午11点56分     更新于 同日 下午12点59分


谈论马来西亚政治时,很多人往往都会把焦点放在马来人与非马来人、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间的竞争和协商;因而忽略各个不同马来民族主义和伊斯兰政党、团体和个人之间的角力、互动和磨合。

同样的,谈论穆斯林政治,很多人都认为那是伊党和巫统竞相伊斯兰化,让马来社会趋向保守。然而,我倾向于认为伊斯兰化进程是由下至上的,伊斯兰复兴运动的推动者源自马来穆斯林民间社会,特别是新兴穆斯林中产阶级。

这些伊斯兰主义者加入巫统、伊党,乃至公正党以实践他们的议程。当然在加入这些政党后,他们或多或少调整伊斯兰化宗旨和策略。这点跟华教人士在1982年“打入国阵,纠正国阵”和在1990年加入行动党推动两线制的策略,以及他们在各个政党活跃后的不同机遇,有相似之处。

伊党面临其他组织挑战

伊党之所以会在2013年大选后走向偏锋,除了党内的分歧、巫统的诱骗和行动党的强大,也是因为该党面对党外不同伊斯兰势力,如穆斯林连线(ISMA)、伊斯兰解放党(Hizbut Tahrir)、新萨拉菲 (Neo-Salafi)和新苏菲(Neo-Sufi)穆斯林等的强力挑战。

马来西亚的两大穆斯林组织大马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和伊斯兰友好协会(IKRAM),整体而言,倾向于支持在野党,包括民联期间的伊党和公正党。然而,穆联会却倾向于支持巫统,在上届大选则以BERJASA的名义上阵。

伊友会和穆联会其实在意识形态上接近,深受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影响,主要拥护者是虔诚的新兴都市穆斯林中产阶级。然而,穆联会受到马来民族主义的影响,比较排他。本来,穆联会只是小规模的组织,然而由于受到联邦政府间接的支援,这几年来的影响力日益扩张,足以抗衡相对支持在野党的伊友会。

一些比较激进的伊党党员也不满该党为了在上两届大选开拓政治版图而淡化伊斯兰化议程,选择离开伊党,加入其他更为激进的伊斯兰组织,如提倡跨国界伊斯兰政体的伊斯兰解放党(Hizbut Tahrir)。

另一方面,巫统也间接资助或拉拢日益活跃的新苏菲和新萨拉菲伊斯兰活动。这两股势力虽然互相较劲,但他们大体上也有一些共同点,以个人虔诚为主轴、少谈政党政治或偏于维稳,倾向于通过现有政府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因此,伊党不是伊斯兰运动的唯一推动者;无论伊党壮大或微弱,伊斯兰化的势力不会减退,只是其程度和内容有别。

城市的穆斯林严重分化

2013年大选时,虽然伊党获得很多非穆斯林选票,一些领袖却认为流失了部分忠诚支持者的选票。他们也认为伊党作为主要伊斯兰运动推手的地位受到动摇,因而重提伊斯兰刑事法等议题,企图通过保守的言论和动作来夺回伊斯兰政治论述的话语权,并回归其基本盘。

伊斯兰党的支持者,简略而言有三类,包括主要住在乡镇的传统虔诚穆斯林,多数住在城市的现代虔诚穆斯林,和不满巫统的马来人。当然,必须强调的是,传统与现代、乡区与城市、保守与开明之间的关系是错综复杂的。伊党的影响力也因地域而有差别,该党在吉打、吉兰丹、登嘉楼和雪兰莪相对强大,在柔佛和东马则微弱。

伊党通过其清真寺、宗教学校和宗教师团体等牢牢掌控其在乡区的传统虔诚穆斯林。多数住在城市的虔诚穆斯林者则出现严重的分裂,很多所谓的开明派(其实应该说是温和与兼容的保守派)加入了诚信党,而比较排他的则是哈迪的拥护者。

不过,目前还有一些不满哈迪的温和保守派基于情意结留在该党。希望联盟能否拉拢更多伊党温和保守派的支持,又或者能比伊党获得更多的城市虔诚穆斯林选票目前仍是未知数。雪州万宜是虔诚穆斯林中产阶级的重镇,据说穆联会如今在该区的影响力比伊友会还强,这是希望联盟,特别是诚信党的一项警钟。

除了非穆斯林,伊党在来届大选会大量流失的潜在支持者是许多非伊党意识形态拥护者,但却不满巫统的马来人。由于伊党一些领袖与巫统眉来眼去,他们预料会支持希望联盟的成员党。新成立的土著团结党也可能会吸纳一些不满纳吉的巫统党员和马来民族主义者的支持,然而未必能说服伊党忠实支持者的转向。

难完全排除保守穆斯林

现在伊党固然不如以前强大,然而维系它的除了该党基层,还有国内不少的保守穆斯林。这些保守的穆斯林不一定是激进或排他的,不过伊斯兰因素会或多或少左右他们的投票倾向。在政治改革的路上,我们可以摈弃伊党,但却不能完全排除保守的穆斯林。过于激烈地攻击伊党或反伊斯兰化政策恐怕只会加强穆斯林的围墙心态,把他们更推向伊党。

以目前的条件来看,就算打倒国阵和击垮伊党,我们还是不能完全去掉种族政治,和抵挡伊斯兰化进程的。或许,比较可行的妥协方案是后种族政治和后伊斯兰政治。

后种族政治不是非种族政治,因为族群因素不可能在短期内完全被剔除,然而至少我们可以在处理族群之间和内部的差异有更多不同的可能性。换言之,我们可以在短期内铲除明显排他的种族主义,却无法在各个政治布局上完全排除族群因素。

后伊斯兰政治不是去伊斯兰化,而是在伊斯兰议程和多元民主社会的要求之间寻找平衡点,让伊斯兰价值与其他普世价值接轨。换言之,我们或许可以阻止在国会通过更严苛的伊斯兰刑法,却无法完全地将伊斯兰因素排除在主流政治之外。

丘伟荣曾任媒体与民调工作,目前是研究员。

《当今大马》申明: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