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3 September 2017

李显龙“突然访华”为啥? 新加坡“恍然大悟”了吗?

李显龙“突然访华”为啥?
新加坡“恍然大悟”了吗?

作者 / 来源:后沙月光 / 察网(中国)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从19日起对中国进行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舆论一般认为,中新两国关系经历低迷徘徊之后,将重新回到正轨。

此次来华,李显龙尽显友好态度,你要是不了解过往几年新加坡的对华作派,光看这一次访问,会觉得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李显龙临行前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对中国各方面都做出了积极评价:
  • 一,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高度赞赏“一带一路”构想。
  • 二,认为中国崛起是一件好事,因为一个成功的中国,一个繁荣自信的中国,一个与邻国和其他国家和平互利的中国,不仅是中国的福祉,也是全世界的一件大好事情。
  • 三,希望中国能参于新马高铁项目国际招标,并暗示以中国实力赢得项目并不困难。
  • 四,从亲身体会来赞美中国高铁。
来华后,又称赞了中国的“无现金”生活方式。


从前几年新加坡一直死抱美国大腿,硬怼中国的态度来看,李显龙这次弯转得有点令人吃惊,那么是什么促使了这种转变?

啥因素促使李显龙突然转弯?

李显龙当然不是来负荆请罪的,新加坡向中国展示热情和善意,并非李显龙主观选择,这一点需要有清醒的认识。

李显龙靠近中国的动力主要还是因为客观因素:
  • 一,家族内斗导致政治紧张
  • 二,新加坡国内经济发展有紧张趋势
  • 三,特朗普上台后,美新关系不稳定。
关于家族内斗,我以前写过,不再重复,“祖屋事件”不管结果如何,都不利于李显龙政治地位。

新加坡人民公开要求启动对李显龙的司法调查。甚至出现了“新加坡属于新加坡人民,不是属于李氏家族”的口号。

经济上,李显龙上台后,依靠兴办“赌业”,一度扭转了下滑颓势,但这毕竟非长久之计,随着中国经济影响力愈加强大,新加坡国际作用被明显削弱。

而对新加坡最大的打击来自美国,特朗普上台,迅速废除了酝酿多年的TPP计划,对于美国来说,它无所谓,不划算就撕毁。但跟着美国苦心经营八年多的新加坡,则陷入恐慌之中,非但围堵不了中国,损失还要自己买单。

加上可能面临中国的报复手段。机警的李显龙以最快速度猛打方向盘,油门一踩,满脸堆笑向北京驶来。


特朗普这把神经刀掌权后,没能吓住敌人,却吓跑了好多小弟。在东盟之中,菲律宾老杜一改阿基诺三世跪美姿态,跟美国对呛起来,大马总理纳吉布,人在华盛顿访问还同意中国潜艇靠岸,柬埔寨洪森在收拾带路党,泰国巴育对华关系保持平稳,缅甸昂山素姬正在从女神变成美国舆论口中的女魔……

李显龙刚接过阿基诺三世的枪,不久,就觉得这枪沉重得无法负担。再不“改邪归正”,抢在特朗普访华前来趟北京,恐怕就来不及了。

访华前先交出一份“投名状”

既要展示出疏离美国的动作,又要表现出对中国的诚意,必须找一个人开刀,交出一份拿捏到位的“投名状”。

一位名叫黄靖的教授成了最佳人选,上个月,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以及太太杨秀萍被取消绿卡(PR),并被禁止入境新加坡。

上图: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网站黄靖简介截图
下图:新加坡内政部撤销黄靖及其太太杨秀萍的文告标题截图
根据新加坡内政部公布的信息,有证据表明黄靖是一名试图影响新加坡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并长期与外国情报机构和人员合作。

利用自己职务之便影响新加坡政府外交政策和本地舆论,有意识地在暗地里推进另一个国家的议程,甚至还参与了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这等同于颠覆,因此遭到了严厉的处分。

黄靖是一名披着教授外衣的灯塔国线人,为何能长期呆在新加坡?大家心知肚明,只是新加坡一直没有动他。


黄靖是灯塔国对华舆论战新加坡站的站长(这样比较好理解),像这种角色在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中国大陆的学界同样存在。

黄靖在2008年来到新加坡,成为一名反华舆论策划师,这九年时间内,新加坡政府睁一眼闭一眼,上个月才将其驱离,显然另有深意。

黄靖毕业于四川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后来考取了复旦大学历史学硕士,然后来到美国,攻读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之后入籍美国。

2008年受命来到新加坡,以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李氏基金会讲座教授,以及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等职务,当作保护色。

他在教学上并无可取之处,但长期言行极端反华,一个香蕉人比白人主子更痛恨中国,简单说,黄靖夫妇工作就是“黑中国”

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人,在归化美国之后,成了一名情报人员,对生他养他的祖国,极尽咒骂侮辱之能事,不断散播有关中国的谣言,成为对华舆论战中的主力部队。

黄靖案,新加坡还有许多信息并没有透露,但可以肯定的是,黄靖曾对新加坡政府高层人员进行过拉拢和收买。

上个月处理黄靖,李显龙以不激怒美国为限,不是判刑,而是驱逐。当然,中国也看到了这个动作,一个反华舆论专家被赶出新加坡,说明李显龙在改变。

新加坡搅局南海,损人不利己

中新关系低迷,主要原因就是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阴险操弄,如果不是中国气量大度(我们官媒从来没有点名批评过李显龙),给他留了三分余地,否则连北京之行都只能是泡影。

新加坡2018年将成为东盟主席国,同时也是“东盟对华关系协调国”最后一年任期。

新加坡在2015接过“东盟对华关系协调国”一职,主要作用就是代表东盟跟中国协调矛盾。“协调国”是东盟十国与中国的对话机制之一,很重要,但对外并不透明。

泰国在当“协调国”时,英拉在南海问题跟中国配合默契,“协调国”角色几乎被淡化遗忘,想在南海无事生非的灯塔国没有得到多少机会。

新加坡一接过职位后,表现可谓抢眼,2016年高调支持阿基诺三世捣鼓出来的“南海仲裁案”,跳到了挑衅中国的最前台。

新加坡的上窜下跳与泰国的低调平和形成了鲜明对比,2018年,新加坡还是“东盟轮值主席国”,这两种身份叠加在一个国家身上,是东盟历史以来第一次。

基于这种情况,新加坡在东盟对华关系影响力上远远超过了一般成员国。

众所周知,新加坡对南海海域和岛礁完全没有声索权,但在它眼里,继续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加深东盟与中国矛盾却有利可图。


自从2013年菲律宾单方面提出所谓的“国际仲裁案”后,美国和日本大力配合,上演了一出令人反胃的闹剧。

新加坡对“国际仲裁案”极力认同,一方面他可以通过迎合美国获取一些赏赐,另一方面,将南海问题与自身利益直接挂钩。

虽然跟南海海域争端无关,但新加坡要趁机扩大自己的空中领域。新加坡战斗机再先进,也没法训练,因为战机一升空,就很容易进到别国空域,弹丸之地根本无法施展。

新加坡只能在别的地方花钱训练,比如,坦克就在中国台湾借地训练,结果回来时在香港被扣押,这是中国对新加坡最有效的一次警告。

在空域方面,新加坡最大对手是印尼,两家吵了很久,如果能将南海问题搅浑,将美国等无关国家引进来,新加坡的空域就有机会在南海得以延展。

种种精心算计之下,李显龙在2016年新加坡国庆还力挺“南海仲裁案”,在美国人面前又称,这是比武力解决要好得多的方式,希望有关国家要遵守国际规则。

中国对“南海仲裁案”根本不屑一顾,不予任何模糊空间,但新加坡在菲律宾熄火之后,却将其大加吹捧,并在东盟内对其它国家施压。


新加坡感到“老大哥靠不住”

人算不如天算,特朗普上台后, 一系列神出鬼没的动作,令新加坡危机感陡然骤增,老大哥靠不住,甚至可能宰新加坡一刀。

这次访华,貌似突然,但两国外交部门应当早在六月份就在沟通。李显龙来访时间点相当精准。

如果过了九月,北京肯定没空搭理他,十一月重头戏是特朗普访华,新加坡就毫无存在感,这是棋子无可奈何的悲哀。

2018年,新加坡将同时戴着两顶帽子:协调国和主席国,在东盟这个平台上影响力大增,手里的筹码达到了最高值。

新加坡必定会在中美两国之间做一个选择,将筹码换成实实在在的利益。

我们不能因为李显龙的殷勤,而认为2018年南海问题会淡化。“南海仲裁案”在2018年是否会再度掀起风浪,新加坡选择是关键。

李显龙来访前后,虽然尽是甜言蜜语,但是仍然很难改变他亲美远华的本性,目前只是美国令他无所适从,心虚恐慌。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后沙月光,察网专栏作家)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