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August 2017

澳大利亚媒体最近又传消息: 泰国欲求助中国建克拉运河

 澳大利亚媒体最近又传消息:
泰国欲求助中国建克拉运河

来源:澳大利亚洛伊解读者网站/参考军事  (编译:郑国仪)

——上图与下文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澳媒报道认为,运河建成后,中国的油轮就可以避开狭窄拥挤且易受攻击的马六甲海峡,甚至为中国海军提供一条进入印度洋的新航道,从而解决中国众所周知的“马六甲困局”。


中国核潜艇挂国旗高调通过马六甲海峡——资料图

8月26日报道 澳大利亚洛伊解读者网站8月14日报道称,最近有报道称泰国计划借助中国投资,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修建一条新的运河。假设(这是一个重大的假设)项目顺利进展,它必将制造一些重大的赢家和输家。

这个项目是在泰国湾和安达曼海之间开挖一条穿越泰国地峡、长达135公里的运河,从而缩短印度洋与太平洋之间大约1200公里(或是2至3天)的行程,耗资280亿美元。它相当于亚洲的苏伊士运河或巴拿马运河,但是修建难度会更大。

项目建议已提出很久。19世纪,英国人和法国人就考虑过。他们认为修建起来非常困难,但是英国人仍然获得了泰国国王的承诺:绝不允许其他任何人修建。20世纪30年代,曾有担心认为日本人计划修建此运河,以便日本舰队绕过英国在新加坡的基地。1940年英国拍摄了著名的新闻短片,详解了有关问题的方方面面。

本世纪初以来,一直在考虑修建运河的新计划,但是无人能够解决项目的资金支持。也许,这一次有了中国的资金支持,项目将得以实施。

运河建成,将解除中国的“马六甲困局”

一些安全问题分析家担心运河建成后,中国的油轮就可以避开狭窄拥挤且易受攻击的马六甲海峡,甚至为中国海军提供一条进入印度洋的新航道,从而解决中国众所周知的“马六甲困局”。中国海军将来在印度洋无疑会更加活跃,8月初中国启用它在吉布提的第一个海外海军基地也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克拉运河可能产生的影响与其说事关战舰,不如说事关海运集装箱。

修建运河如同修建一条新的高速公路穿过一座城镇——导致当地服务站和小餐厅荒废停业,同时为其他地方创造兴建新的服务中心的机会。克拉运河开凿之后,船只可以绕开新加坡,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穿行,有可能损害新加坡对航运业的控制,并有助于为中国及其朋友打开这个领域的大门。

自新加坡成为印度洋-太平洋地区鸦片贸易的中间站以来,它依靠地理位置繁荣发展,一跃而成为全球最大的航运中转枢纽以及海运及其所有相关服务的供应商,从银行到律师事务所,无所不包。现在,它的地位受到了中国出资兴建横跨南亚的港口项目的威胁。

斯里兰卡可能是这条运河的最大赢家

这条运河的最大赢家可能是斯里兰卡——横跨印度洋北部繁忙的海上航道,因而是新的海运枢纽的不二选择。过去几年来,中国对这个岛的大部分投资均以建设航运基础设施为目的,包括在汉班托塔修建一个新的港口——最近中国掌控了这个港口。

科伦坡已经是印度最大的航运中转枢纽,而印度经过新加坡的海运总量正在下降。如果中国籍船只能够从克拉运河抄近路,那么斯里兰卡的竞争优势只会提高不会下降。针对克拉运河,印度也提出了有待开发的港口项目规划,但是人们严重怀疑它没有能力整合各种所需资源。

斯里兰卡一直渴望成为新加坡那样的亚洲贸易中心,历届政府均认为新加坡发展模式具有特殊意义。斯里兰卡现在希望借助中国突破30年内战遗留下来的诸多问题。它也有可能拉入其他大投资者进行竞争,比如日本。

斯里兰卡在海运中转市场方面业绩喜人。大多数印度港口状态糟糕,没有能力处理大容量集装箱货船,这也帮了斯里兰卡的忙。但是,远比竞争强而利润低的船运中转贸易更有利可图的业务是“开箱”业务和提升价值链,就像新加坡那样。科伦坡有可能成为物流、维护保管、工程和金融及法律服务的地区中心,而且就在印度沿海的边上。这正是科伦坡港口城市项目的意义所在。

新加坡关注斯里兰卡可能成为对手问题

始终对自身弱势保持清醒头脑的新加坡已经在关注斯里兰卡可能成为竞争对手的问题了,尽管它明白斯里兰卡必须解决很多系统问题才能在提供先进的高价值服务领域具备竞争力。

眼下,克拉运河也许只是一个梦想。曾经,在美国(当时一个崛起的地区大国)认为有必要修建巴拿马运河以便进入第二个海洋之前,他们也是这样说的。

〔编译/郑国仪(参考消息网)〕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