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August 2017

公正党如何对待伊斯兰党, 反伊派推动开特大来决定

公正党如何对待伊斯兰党,
反伊派推动开特大来决定

来源:《当今大马》华文版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人民公正党在伊斯兰党抛弃民联、拥抱巫统之后,出现了对待伊斯兰党的意见分歧,而在党内形成所谓“联伊派”和“反伊派”的矛盾、斗争,已经是无可否认的客观存在。

人民公正党的“联伊派”和“反伊派”的矛盾、斗争,也将随着第14届大选的到来而更加严重、更加激烈,也已经是无需争论的客观事实。全国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都在关注着人民公正党两派矛盾斗争的发展情况。

以下是《当今大马》关于人民公正党两派矛盾斗争情况的两篇重要报道的全文内容—


 联伊派掌公正党政治局,
反伊派只能循特大一途


发表于 2017年8月29日 上午10点13分     更新于 同日 上午10点16分

公正党反伊派基层发动特别代表大会,根据这派的说法,由于联伊派已掌控政治局,反伊派在别无他法下只好发动特大,以冀能讨论联伊路线是否可行。

反伊派一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向《当今大马》指出,大多数的政治局成员都支持联伊主张,因此反伊派只能发动特大。

旺阿兹莎无法平乱

消息形容,若指望政治局有所决定,则难如登天。

“事实上,党主席(旺阿兹莎)应该紧密观察领导层的变动,不过至今一部分成员认为,她的反应太慢。”

这名消息人士说,这也是为何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多番缺席政治局会议。

“他没有清楚说明,不过我们相信这是他向大部分政治局成员表达不满。”

“拉菲兹也曾说,只要其中一两名政治局成员还在,他就不会参与政治局会议。”

开特大须符合条件

公正党党章阐明,若要召开特大,必须是以下三原因中的之一:

  • 一、党主席要求;
  • 二、不少过三分二中委会的书面要求;
  • 三、至少三分一区部代表向总秘书提呈书面要求。

党章也阐明,若要召开特大,总秘书必须在特大日期前的至少21天发出书面通知。若总秘书在接获要求后,未在14天内发出特大通知,那么大会议长或副议长则需要召开特大。


公正党分歧浮出来

上周,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宣布辞去公正党政治局职位,以抗议党的联伊路线,使得这个“联伊派”与“反伊派”的分歧正式浮上台面。

属于反伊派的拉菲兹倡议,举办公正党全国特别大会以解决纠纷。他担心若任由分歧扩大,恐会影响公正党备战来届大选。

拉菲兹也供出党内联伊派与反伊派代表名单。其中,以署理主席阿兹敏为主的联伊派,多数是政治局成员。

昨日,一群公正党反伊派基层宣称已获得56个区部支持开特大。他们宣称,只要再取得17个区部支持,就能达到开特大的门槛。

不过,联伊派的公青团署理团长阿菲夫则批评,所谓的特大建议荒谬且毫无必要。

无论如何, 希盟主席理事会周一晚议决,来届大选不会与伊党合作,更准备迎接三角战。



拉菲兹爆安华入狱后,
公正党政治局失灵


发表于 2017年8月29日 下午2点47分     更新于 同日 下午2点51分


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 (下图) 抖出党内两派名单后,今日再发表一篇长文揭露,由于党内分歧严重,再加上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入狱,每每政治局开会都是议而不决,决而不行。

拉菲兹在最新文章中解释,为何他不再出席公正党政治局会议。

“我从2016年8月开始就已决定,不再出席政治局会议。显然的,政治局内的意见分歧拖延下去,无法帮助党迎战来届大选。”


议而不决,决而不行

拉菲兹指出,政治局会议每次议而不决,即使有所议决,也无法执行。

他举出一些例子。首先,他说,虽然公正党政治局决定遵循希盟主席理事会的砂州议席分配方案,且获得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的签名,但2016年5月砂州选举依然爆发三角战。

其次,他说,由于公正党政治局无法议决是否参与大港与江沙双补选,以致在最后一刻,他不待政治局决定,自以总秘书身份指示党机关投入助选。

“自从安华入狱后,如果政治局出现意见分歧,就很难达成议决。即使政治局有所决定,若这项决定不为一些人所喜,就不会获得尊重,甚至在下一次的政治局会议中重新拿出来谈,乃至推翻。”

拉菲兹说,吉兰丹州辞官事件的U转即是另一例子。

倒不如耕耘边缘议席

他指出,若政治局讨论课题涉及跟伊党的合作,则更加敏感,因为这件事也涉及雪州政权。

“由于署理主席(阿兹敏)认为应继续跟伊党协商至最后一刻,以确保雪州胜选,任何被视为不被伊党所喜的措施,都会遭到拒绝。”

基于上述种种问题,拉菲兹表示,在砂州选举与双补选结束后,他决定与其出席政治局会议,倒不如专注时间与精力,通过INVOKE组织耕耘边缘议席。

与此同时,在这段时间内,他因为官方机密法令案罪成,被判入狱,于是他决定辞去总秘书职位,转而推荐赛夫丁纳苏丁(Saifuddin Nasution Ismail)接任。

他形容如此安排是一种妥协,一边厢给予阿兹敏机会跟伊党寻找一对一共识,另一方面则允许他通过INVOKE组织耕耘边缘议席。

“肯定的,这一切决定,都曾与安华及旺阿兹莎讨论。虽然他们心情沉重,但明白到当时的情况,也唯有如此安排。”

主张最好开特大决定

根据拉菲兹,虽然他已不再出席政治局会议,但依然每周跟旺阿兹莎与赛夫丁纳苏丁开会,而他也代表公正党跟希盟谈判议席分配。

“所以,虽然我可能没出席政治局会议,但不代表我不知道党务进展,因为我依然与党主席、总秘书(与选举主任努鲁依莎)每周开会。”

“不过,在第14届大选即将到来之际,我看不出政治局或最高理事会能就联伊事宜,达成一项大家都满意的方案。”

“所以,我主张最好就是召开特大,让基层来决定。”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