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4 August 2017

为何美军舰总会与船相撞? 原来是玩"海上超车"所致!

为何美军舰总会与船相撞?
原来是玩"海上超车"所致!

作者 / 来源:希文 / 多维新闻网

8月21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麦凯恩”号与货轮相撞,受损严重(红色线框箭头所示之处)——图片来源:Reuters

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理查德森(John Richardson)于美东时间21日下午发表声明,五角大楼将暂停美国海军在全球范围内的行动,并展开全面审查。这道命令一出,美国海军近来的撞船事故暂时没有再发生的理由。 

今夏美海军发生了3起与船相撞事故

近两个月,美国海军已经有三起与商船货船相撞的事故。6月17日,美国海军“菲茨杰拉德”号(USS Fitzgerald)驱逐舰与一艘菲律宾货船相撞,7人失踪(丧生)、3人受伤。“撞船系列事件”自次开始引起公众的部分关注。8月21日,美国海军“麦凯恩”号(USS John McCain)导弹驱逐舰,与一艘商船发生碰撞,10人失踪、5人受伤。

要是再算上5月9日“尚普兰湖”号(USS Lake Champlain)导弹巡洋舰与韩国渔船发生剐蹭事故接二连三的事故,这已经是今夏第三次美军撞船事故。让人们不禁发问,为什么会这样?有分析认为这说明了美国海军涣散的军纪,也有澳洲新闻网于8月22日发表文章,援引专家观点表示,该系列事件或许和网络间谍活动相关。对此,美国理查德森将军也在Twitter发文,表示不排除有网络入侵或网络破坏的因素。

当然,诚如理查德森将军所说,不排除有上述分析的可能。但另一个剖根知底的方法,却是还原当时出事现场。

先以“菲茨杰拉德”号事故为例,当时是6月17日凌晨1点半,载有千余个集装箱的韩国货船ACX Crystal正在日本横须贺港以南56海里的距离按20节(约时速37公里)的速度,一条近乎笔直的航线由西向东航行,与由侧面窜出的“菲茨杰拉德”号相撞。ACX Crystal船头略微受损。“菲茨杰拉德”号船身侧面受到严重损伤。

再来是“麦凯恩”号。8月21日凌晨5点半,载着12,000吨石油、挂利比里亚旗的Alnic MC号油轮正由台湾驶往新加坡,以9节(约时速17公里)的速度,按一条近乎笔直的航线准备进港。此时与突然窜出的“麦凯恩”号相撞。Alnic MC船头受创,但在碰撞后继续顺利入港。“麦凯恩”号换身侧面受到严重损伤,最终得以驶进海港,但却多人失踪受伤。

美国军舰屡次发生撞船事故根本原因

 总结一下:撞船事件中的美国军舰都是侧面受创;货轮油轮都是缓慢笔直前行,都是船头受创。而据当事者形容,在这两次事故中,都是因为美国军舰试图加速赶超在货轮油轮前方,才导致碰撞事件。

 脑补一下,一艘数万吨位的货轮是无法做到急刹“船”的,即使是转向通常也需要耗费几分钟的时间。反观配备着先进推动系统的美军驱逐舰却有着很高的弯道和速度控制能力。因此这两次的撞船事件,其实颇像是日常公路上的一幕:一辆重吨位的大货车正匀速前进,突然一辆跑车,非要跟大货车抢道,急速插入到货车车前,却因操作失误而导致两车相撞——货车车头受伤,却没有大碍,跑车侧面严重受损,车内人员非死即伤。

军舰或许有着更好的动力配备,军方船员或许也受过更好的培训,有着更优秀的船只把控技术,然而在这种“我快,我能,所以我先上”的逻辑下,事故是迟早会发生的。可以说,今年夏天的这几次美国军舰撞船事件,就是几次弄巧成拙的“海上超车”。

美媒:第七舰队司令奥考因中将遭免职

 而三起事故都发生在负责西太平洋的美国第七舰队,或许也与该舰队长期在西太平洋海域无所顾忌相关。据华尔街日报于美东时间22日报道,第七舰队司令奥考因中将(Joseph Aucoin)也被免职。希望这类过于自信和鲁莽的航行方式,能为各国海军提供教训。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