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4 August 2017

印度孟买50万人大游行,打出的旗帜是马拉塔人民族起义英雄

印度孟买50万人大游行,
打出的旗帜是马拉塔人民族起义英雄

作者/来源:周远方/微信公号闻一哆、观察者网

8月10日,至少50万彪悍的马拉塔人(组织者称200万人,媒体估计为60万—100万人)从马哈拉施特拉邦各地涌到孟买街头,声势浩大地向印度总理莫迪及其领导的政府表达他们的诉求(主要是就业和教育的保障)——这样的大规模抗议,自去年8月9日以来,已经持续整整一年,这一场是第58场,也是规模最大的一场。
作者:周远方



8月10日,印度西海岸金融中心孟买成为一片橙色的海洋,至少50万人从马哈拉施特拉邦各地聚集到孟买街头,举行一场声势浩大的抗议。 

抗议游行队伍中,这面旗帜的曝光率非常高!




不查不知道,原来,他名叫贾特拉帕蒂•希瓦吉Chhatrapati Shivaji,1630~1680),是印度南部马拉塔(Maratha)人的民族英雄,也是印度人反抗外来压迫的“战神”。 


他的事迹,相当了不得: 

第一,他高举反抗当时莫卧儿伊斯兰异族统治的大旗,从1655年起进行武装斗争,打败了一批公开支持异族统治的一些有影响力的印度教徒。他的胆识和军事才能,以及对印度教徒压迫者的严惩,为他赢得了广泛的尊重,使他逐渐团结了96个松散的马拉塔人部落,割据了印度南部(1674年-1818年)。 

第二,在军事上,他建立了一支军纪严明的、以农民为主力的轻骑兵,并采用马拉塔式的山地游击战术,通过灵活袭击对方补给、骚扰对方后方的方式,沉重地打击了当时处于极盛期的莫卧儿皇帝奥朗则布的统治。 

第三、在三十五年的反抗莫卧儿王朝武装斗争中,他积攒了宝贵经验,在内政方面实行了一系列颇得民心的改革政策,废除了穆斯林田赋,将穆斯林贵族封建地主驱逐出去,农民减少了三分之二的赋税。伴随着取消农业苛税,财政的主要来源便成了军事保护税。 

第四、他吸取葡萄牙和英国在印度建立据点的教训,开始组建海军,成为第一位为保护贸易使用海军的印度统治者,如今被尊为“印度海军之父”。 

第五、他在1674年6月6日在拉加齐尔加冕,使用“贾特拉帕蒂”(意即独立君王)的称号。他建立的国家后来成为马拉塔联盟,与英国、葡萄牙等西方殖民者对抗近半个世纪。 

希瓦吉及其子孙建立的马拉塔国家最盛时示意图(粉红色区域,1664年-1760年):

(此印度制地图仅帮助阅读,不代表观察者网立场)
因此,希瓦吉是马哈拉施特拉邦马拉塔人的民族英雄,他也是印度人尚武、斗争精神的象征,他的所有画像或塑像几乎都刀不离身,经典形象横刀立马,十分勇猛。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也在其《故事诗》中歌颂其英勇反抗莫卧儿王朝的民族英雄希瓦吉。

大家可能不太熟悉的是,产生了希瓦吉这么一位“战神”的马拉塔族,性格也十分彪悍,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战斗民族”。

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描绘“马拉提”人时说:“其形伟大,其性傲逸,有恩必报,有怨必复,人或凌辱,殉命以仇,窘急投兮,忘身以济。”

描绘马拉塔人抵抗葡萄牙殖民者的绘画
据维基百科资料,马拉塔(Maratha,又译马拉特人、马拉他人、马拉地人)是印度主要民族之一,擅长完成技巧性强的动作,喜欢摔跤,善于打板球、曲棍球和羽毛球,在历史上以仪仗队卫士和印度教战士闻名。如今主要分布在印度西部的马哈拉施特拉(Maharashtra)邦,沿印度西海岸从孟买到卧亚并向内陆延伸至那格浦尔(Nagpur)的大片说马拉塔语的地区,人数占印度总人口的5%-7%,超过6500万,主要从事农业。 

现代印度地区各民族分布示意图(草绿色为马拉塔人聚居区): 


他们也有自己的语言,马拉地语(属印欧语系印度语族),和以梵文天城体字母为基础的文字: 


如今,当至少50万彪悍的马拉塔人“占领”孟买(组织者称200万,媒体估计为60万-100万),像这样打出他们民族英雄希瓦吉头像的旗帜,向政府表达诉求,不知莫迪作何感想。



当年有农民骑兵,如今有摩托骑士: 



而且,这样的大规模抗议,自去年8月9日起,已经持续整整一年,这一场是第58场,也是规模最大的一场:

【视频/刘楚楚】

不过,有点奇怪的是,尽管一年来马拉塔人举行了58场大规模抗议,却几乎悄无声息,知者寥寥,在媒体上也没有什么曝光率。总的来说,马拉塔人这次的抗议可说十分和平,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可查到的零星“暴力”行为仅限于一些抗议者阻拦打砸不愿参加抗议的人的运菜车辆;以及一些抗议者围绕能否杀牛与其他人发生过一些暴力冲突。 

在这些抗议中,能看到更多的是许多奇装异服的人装扮成希瓦吉的形象,连许多孩子也经常出现在游行队伍里。使街头运动更像一场“嘉年华”派对,而非争取权益的抗争。




在游行队伍中,甚至还有许多这样的黑衣人,自发地吹着哨子帮助警察维持秩序。


抗议者的言论虽然听起来激烈,实际上也十分现实,更多是祈求政府关注。在10日的抗议活动中,一名抗议者引用希瓦吉的名言说道,“只有善待马拉塔人的政府,才能统治马哈拉施特拉”,这是我们要传达给政府的信息。 

但他接着说,我们也希望成为医生、工程师、律师,但是我们得到的能够进入大学的名额非常有限,即使我们可以读大学,高昂的费用也使学生负担不起。政府高喊着“帮助女孩,让女孩受教育”(Beti Bachao Beti Padhao),但你们为我们做了什么呢?


一名马拉塔女学生在游行演讲中说道,我想要质问马哈拉施特拉邦首席部长德文德拉·法德纳维斯,为什么我们的学生没有保障,我们的农民得不到保护。为什么我们的姐妹被强奸没有人主持公道,如果你们自己的姐妹被如此对待,你们还能淡定安坐吗? 

另一名抗议者唱起抗议歌曲“Ek Maratha, lakh Maratha(千万个马拉塔人)”,然后说道,金融危机使得没有人愿意嫁给农民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无法受高等教育,无法找到工作,谁应该为这些事情负责? 

那么,这些马拉塔农民是真的抗议,还是无病呻吟呢?他们真正的生活到底如何呢? 

据微信公众号“暴财经”数据,目前,印度农民家庭平均月收入是6426卢比(约合人民币670元),以一家三口计,人均每月收入水平仅在200元人民币左右(实际印度三口之家的比例可能较小)。 

从收入结构看,在这670元人民币中,种植、养牲畜占了6成,工资占3成。非农业收入仅仅为8%。 


而在支出方面,印度家庭每个月均支出达到了6223卢比(约合人民币646元),每月首支基本相抵。 

如果继续细分,农民收入与拥有土地的多少密切相关,如果要确保每月都有盈余,至少要拥有2公顷以上土地,这在已经算得上是大地主。 

根据土地拥有量划分,印度农民盈亏平衡水平: 


如果要确保每月有显著盈余,则需要拥有土地4公顷以上的,这样的地主在印度农民中不足20%。

因此,可以说大多数印度农民,包括马拉塔人,是在赤贫线上挣扎。

希望千千万万马拉塔人能真正靠自己的双手,争取更好的生活。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