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9 June 2017

向全世界解释"中国模式", 经济学家要向马云学习!

向全世界解释"中国模式",
经济学家要向马云学习!
——中国学者陈平点评马云与查理•罗斯的对话

作者 / 来源:陈平(中国学者)/《观察者网》

马云与查理•罗斯对话

6月21日,马云在美国底特律举行的“连接世界”美国中小企业论坛上,发表了以“中国的贸易机会”为主题的公开演讲,并在演讲后与美国著名访谈节目主持人查理•罗斯进行了公开对话。

这段演讲和对话(点击此链接看对话视频与全文翻译)不仅在底特律汽车城火了,在国内商界以及社交媒体上也不断传播和发酵,柳传志点赞马云给中国人长脸。刚在美国华府出席《中美经济学家强强对话》的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陈平教授,看到6月21日美国公共电视台(PBS)节目对马云的采访,连连叫好。他说:“马云讲得太精彩了,比中国经济学家还讲的清楚,究竟什么是中国崛起的商业模式,中国模式和西方模式究竟有什么不同”。

“马云的讲话不仅颠覆了西方经济学和西方管理学,颠覆西方经济学家所鼓吹的资本第一、金钱至上,也颠覆了帝国垄断的商业模式。如何向全世界解释中国模式和中国道路,我们经济学家要向马云学习。”

顾客第一,不是股东第一

从那段一个多小时的演讲和访谈中,普通公众往往关注马云作为一个励志Boy 如何一步步成长为巨富的故事。但在陈平眼里,他看到了中美不一样的商业模式。为什么进入中国市场的跨国公司竞争不过中国公司?西方媒体抱怨在中国遇到不公平竞争,马云却指出中国与西方不同的商业模式,导致市场份额竞争出现不同的结果。

美国商业教科书和实践都在宣扬股东第一、消费者第二。中国商界也纷纷效法美国,才会在商界的股权大战中,高呼资本第一、股东第一。然而,马云却反其道而行之,他宣示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是“顾客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他批评美国在中国的公司浪费许多精力讨好老板,而非讨好顾客,才会在中国市场居于下风。

在与查理•罗斯的对话中,马云回忆起当年在美上市时,就有投资者批评说,马云违背了美国的商业伦理:

“Jack,如果我要早知道你将股东排在消费者和员工后面,我才不会买阿里巴巴的股票。”马云也不客气,“那你就把它卖了吧”。马云面对资本说话,如此有底气,因为他相信,“这个世界上钱是很多的,哪里的钱都可以用来募资,但我们只需要那些相信我们使命和前景的人的钱。我相信,一旦顾客开心了,员工开心了,股东一定会开心;但股东开心,员工不一定开心,顾客也不一定开心。 ”

美国投资者要理解马云的商业模式,也走过了曲折的道路。 

阿里巴巴上市第二年,2015年股票跌破发行价,尽管在当年双11创下历史销售记录,然后资本市场并不领情继续跌跌不休。

如今,在美国上市的阿里巴巴经受住了资本市场的磨砺,一直高速增长的业绩不怕股市的波动。今年以来,股价大幅飙升,阿里市值已经达到3500亿美元,成为亚洲第一股。如今又进军美国的公共电视台,直面美国大众,解读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


马云在纽交所为阿里巴巴上市敲钟

亚马逊是帝国,阿里是生态经济

主持人有点质疑阿里模式的优越性,一定要马云比较阿里巴巴和亚马逊的商业模式。马云具体分析了中国企业合作共赢的商业模式,中国企业的高瞻远瞩,让陈平教授击掌叫好。

马云说:亚马逊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但他们是电子商务公司,我们是电子商务平台,我们帮助别人成为电子商务公司。我们用物流公司给小企业助力,通过快递,商品可以实现非常高效的运输;我们用支付宝使得这些小企业能够非常快捷地收到货款,这些都是我们所做的。

陈平解释,亚马逊的商业模式,其实质是一个帝国。帝国的模式就是控制市场、控制资源、控制整个产业链,从而控制定价权,说得直白一点就是消灭竞争者,获得垄断利润。但是,阿里巴巴的平台是一个生态,并不需要控制其他企业,而是扶持中小企业一起成长,这是生态模式和帝国模式的基本差别。 

陈平说,“以前我们理解中国模式,主要指混合经济,就是国有企业、集体企业、民营企业和跨国企业,共存共生。今天我们发现,中国企业的商业模式也和美国不一样。中国企业的做大,不仅是为了赚钱,更是为了富民。不是寻求排他性的垄断利润,而是龙头企业带动中小企业共同发展。中国才没有出现几家独大,而民生萧条的局面。”

通过中美商业模式的比较,“我们经济学家才从实践中发现,什么叫做生态经济、绿色经济,什么叫做帝国经济。不仅是技术要环保绿色,而且经营理念也是共享共生。中国的绿色经济、生态经济和分享经济,在二十一世纪的竞争中必将取代西方模式的帝国经济。” 

关注未来,而非关注竞争对手

主持人追问谁是阿里巴巴的竞争者,这是美国商业电视最常见的问题。马云的答复却出乎所有人的意外。马云认为,发展过程最重要的是关注自己企业的使命和远景,而不是关注身边的竞争对手。创业时最要注意的是保持目标专注,不为眼前的竞争对手干扰而忽视自己的长期战略。

“作为一个企业家,不要认为隔壁的汤姆是你的竞争对手。如果你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周围的竞争者身上,你的格局就太小了。”

“我们只是刚刚完成最初的100米,很难说你旁边的人就是真正的竞争对手,再向前跑3000米,你才能发现到底谁是你真正的竞争对手。我们今天发展得不错,可如果我们失去了希望、失去了愿景、失去了公司文化,我们就什么也不是。”

“要关注你的客户,要让你的客户满意。有很多美国公司去中国投资,其中一些失败了,失败的一个原因就在于,他们太注意讨好老板,却没有注意讨好客户。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制定竞争策略,却忽视了长期目标。” 

主持人好奇的是,阿里在互联网的高速路上奔跑了18年,为什么还要转向,比如现在阿里看上了好莱坞的娱乐产业。

马云想的是中国人实现小康以后,什么是下一个发展目标。他认为“10到20年之后,无论一个人多有钱、多成功,快乐(happiness) 和健康(healthy)将是人们普遍追求的的事情“,他称之为“双H战略”。

毛泽东曾说,风物长宜放眼量,马云心有灵犀一点通。“真正重大的事情是看远景,而不是看竞争者。不是看眼下哪里赚钱多,而是看未来社会需要什么。什么问题是未来十年二十年需要解决的问题,他就去做。这样的远见没有社会使命的西方企业家很难想到。”陈平评价道。

马云当年做支付宝,如今做菜鸟物流,都是用商业模式解决社会问题。哪里有抱怨,哪里有问题,哪里就有商机。当年红军打仗,枪声就是命令。如今发展经济,问题就是机遇。马云的布局充满了人民战争的智慧。 

承担公共职能,企业家和政府心连心

马云在阿里巴巴2017投资者日大会上,畅谈未来愿景,发展的目标不是企业五百强,而是世界名列前茅的经济体。现在阿里巴巴的总销售额相当于世界第22大经济体,按GDP算仅次于阿根廷。到了2036年,如果阿里能服务20亿消费者,创造1亿个就业机会,那么阿里将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中国、欧洲、日本。

此次在底特律与查理•罗斯的对话,再次提到,阿里并不是一个公司,而是一个经济体。 

自打去年提出eWTP(全称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电子世界贸易平台)以来,小个子马云特别拼,去年一年飞了800多个小时,去48个国家和地区见首脑政要,今年飞了1000多小时。他试图让更多人参与到eWTP项目中来,让更多的年轻人、女性和中小企业加入。

在全球经济低迷,保护主义开始盛行的背景之下,阿里巴巴搭建的平台,给全世界的中小企业带来了希望。中国的包容式发展和美国的排他性竞争,是中国主导的全球化与美国主导的全球化最大的差异。 

就在美国有人鼓吹和中国打贸易战的时候,马云却在会见特朗普总统时提出要为美国创造100万个工作岗位,这一招超出任何西方经济学家的就业方案。

陈平认为,马云的创新平台开创了民营企业提供公共平台的先例,正如清华大学资深访问教授、美联储圣路易斯分行助理副行长文一所说的,以前只有政府能为市场创造公共平台,为商业公司服务。如今阿里这样的平台,在政府的支持下健康发展,这又是中国的制度创新。不是只靠保护私有产权,而是提供中小企业的发展空间,解决机器人时代的就业问题。 

马云出任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青年创业和小企业特别顾问

留住人才不靠钱,靠信任;治理企业不靠法制、靠文化

困扰西方和中国企业的一个难题,是如何留住优秀人才。我们习惯了高薪挖角的竞争,骨干跳槽和团队分裂使不少优秀企业半途而废。

那么马云靠什么留住人才呢。陈平认为,马云的回答不像是西方人常见的资本家,而是中国人熟悉的革命家。马云的观念和实践,颠覆了西方的公司治理理论和商业文化。

马云说,他自己不懂技术,不懂软件。但是能团结人,靠的是信任,不是靠钱。你给我一百万,或者给我你的信任,我只要你的信任。公司治理,不靠制度和规制,靠文化。这是为什么阿里高速成长,却没有西方企业常见的内斗、分裂、跳槽的现象。

企业的凝聚力和竞争力,不是只靠钱能买来的。中国历来强调以德治国。西学东渐之后,大家又过分强调以法治国。但是,西方以利己主义为中心的法制产生是社会问题越来越多。中国人在实践中重新认识道德和文化的软实力。 

马云的商业智慧,被陈平教授拔了又一个高度,他说,“马云的成功案例,重新振兴了中国道路的信心。”

实践出真知 经济学家要向马云学习

陈平教授从马云的讲话还想到了主流经济学的弊病。他说,马云的企业观念颠覆了西方主流经济学,特别是颠覆了西方经济学产权的资本决定论、竞争的垄断排他模式。管理的科层体制,在实践上和思想上都颠覆了西方经济学的基本观念和商业模式。

他提议说,马云提出的几条治理阿里的经验,值得经济学家学习研究——

第一,企业目标不强调竞争者,强调长远目标。
第二,企业组织不强调领导的权威,强调团队精神。
第三,吸引人才不靠激励机制,靠信任凝聚共识。
第四,公司治理不靠法治规则,而是靠企业文化。
第五,商业模式是分利共享而不是垄断排他,吸引中小企业加入,一起做大做强。阿里的商业模式很像共产党的革命组织,只不过把群众运动变成商业模式。

在陈平眼里,毛泽东思想最早在华为的体现是农村包围城市的营销模式。如今马云的商业模式更接近毛泽东的人民战争。商业战略和革命战略有共通之处。马云的讲演让西方和中国的经济学家耳目一新。

“实践出理论,我们经济学家要放下架子,向马云学习。马云考不进哈佛,北大和复旦应当请马云来讲学,才能创建与时俱进的中国经济学。”陈平教授说。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