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4 June 2017

卡塔尔为何引起波斯湾动荡? ——美国两党的不同策略与中东分裂

卡塔尔为何引起波斯湾动荡?
——美国两党的不同策略与中东分裂

作者/ 来源: 俞力工 /《察网》(中国)
cwzg.cn/politics/201706/36512.html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卡塔尔从来不参与反恐,而是始终不渝地支恐。但是到了埃及发生变革,导致极端的兄弟会(与瓦哈比极为接近)执政,便造成了如下结果:沙特继续支持埃及军阀集团,而卡塔尔支持兄弟会。本来,对美国而言,无论是伊斯兰势力上台,或军事官僚,都没太大差别。 问题在于,美国最终支持了军方的政变,因此使得卡塔尔两面不讨好。如今,待共和党特朗普上任,逐步显露出重拾“单边主义”、“反恐战争”的老路,自然又使卡塔尔多了一个让人指控为“一贯支持恐怖主义”的小辫子。于是乎,便突然间导致以沙特为首的九个国家的“断绝外交关系”。

特朗普重拾“单边主义 ”、“反恐战争”老路

冷战结束以来,共和党便奉行单边主义 : 摆脱联合国,取消国际法与条约义务 ; 单方面撕毁国际条约,如反弹道导弹条约(ABM);不顾盟国意见,独断独行,尤其在 2003 年为侵略伊拉克一事,与德、法关系陷入低谷; 不计己方伤亡,亲自出兵对敌对国进行军事干预;否定主权不容干涉原则 ; 推动“反恐战争 ”。

2008年初,该政策导致人民反对,由是产生了推行多边主义的民主党奥巴马政府。奥巴马传承的是九十年代的克林顿总统所执行的“多边主义”,发动盟军配合干预行动,尽量避免单独的军事活动; 终止反恐战争,以“以夷制夷”策略取而代之; 重启部分裁军谈判 ; 恢复安理会的作用。

如今,共和党透过特朗普再次主政,无论在国际贸易领域,或环保领域,或军事领域,重新拾起新保守主义力挺的 “ 单边主义 ” 应当是理所当然。

除了环保问题之外,他在德国宣布将加强打击恐怖分子,于是乎相当程度地影响到目前波斯湾的动荡。

这一切,多少反映出小布什主导的“反恐战争”的死灰复燃。

美国两党关于“反恐战争”的两种不同策略

就恐怖主义问题而言,美国内部明显出现两种主张:

  • 一是民主党推行的 “ 以夷制夷 ”,也就是扶持伊斯兰逊尼派、瓦哈比宗的恐怖主义力量,借以打击目标国家,诸如俄罗斯,中国,前南斯拉夫,什叶派的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也包括所有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世俗国家与推行社会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国家。
这种策略的优点是章法清晰明确,敌我分明。 缺点则是,一眼让人看透美英集团即是恐怖主义的幕后策划人。

  • 一是自 2001 年,共和党新保守主义派以 911 事件为借口,所推动的“ 反恐战争 ”。
这个政策一方面继续支持恐怖主义组织,对目标国家进行颠覆,同时又亲自动手,对不顺从,不听命的伊斯兰教国家与恐怖主义组织进行妖魔化与军事围剿。

该政策的优点在于,一方面可堂而皇之地高举“反恐”旗帜进行征服与扩张;二方面可巧妙地转移视线,让人以为美英集团具有剿灭恐怖主义的意向。

然而该政策一经执行,在伊斯兰世界便会引起严重动荡与混乱。

这是因为,部分美英集团的伊斯兰世界的死党,为配合“反恐战争”,必须对先后遭到打击的阿富汗、本拉登集团、埃及兄弟会、伊斯兰国(ISIS)见死不救;而同时间,却继续持以积极的态度,配合美英集团,打击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等世俗国家。

如果我们暂时忽略“反恐”的口号,仔细地观察“反恐战争”的实际进展情况,应当不难得出结论,“反恐战争”其实只是个幌子,更具欺骗性与侵略性。

言及此,就涉及到美国两党的不同策略如何对伊斯兰世界内部产生影响和造成分裂。 这当然一方面追溯到各个国家与美国利益集团的不同关系,也反映出每个国家的自身利益考虑。

2001年后反对美国“反恐战争”的3个伊斯兰国家

由于有些国家早从八、九十年代开始,已习惯于配合美国民主党的“以夷制夷”政策,对2001年之后推动“反恐战争”非但无法理解,甚至于公开反对。 这些国家,首先可提出讨论就是巴基斯坦

该国在八、九十年代曾协助美英集团与本拉登一道,大规模地培训恐怖分子(包括上千名中国的东突分裂分子)与民兵。

然而到了911之后,突然受命打击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与本拉登为首的基地组织,意味着必将引起国内的动荡。

原因在于,许多恐怖分子来自境内的少数民族普什图人,一旦出尔反尔的举措引起该族群的造反,很可能就会造成巴基斯坦的灭亡。

其次就是土耳其,此国素有恢复奥斯曼帝国辉煌版图的冲动,它之全面配合美国的“以夷制夷”策略,既可抬高自己在欧洲与伊斯兰教世界的战略地位,甚至于实现“重建从中国长城到巴尔干的伊斯兰大突厥”的美梦,同时又可通过摆布石油与天然气管道的铺设,改善其贫油国的不利处境。

这就是它为何一度积极投入于颠覆前南斯拉夫,在欧洲基督教文化圈的范围内,建立两个伊斯兰教国家的原因(波黑与科索沃),同时又是长期以来暗中支持东突恐怖分子,并把本国转变为继巴基斯坦与阿富汗之后,全球最大的恐怖分子军事培训场所的主要动机。(注一)

以下,还要说明土耳其反对 “ 反恐战争 ” 的考虑:小布什的突然改弦易辙,转积极支持恐怖分子为 “反恐战争 ”,意味着将抬高库尔德族群(土耳其原住民)的地位。

其原因在于,恐怖分子多为逊尼派瓦哈比原教旨主义者,而库尔德族非但相当世俗化,又坚决排斥阿拉伯人、土耳其人的统治,因此向为阿拉伯瓦哈比恐怖分子的死敌。

如今散布在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的库尔德族突然有了西方靠山,积极加入反恐行列,则土耳其境内最大的隐患,即东部库尔德独立运动,便可能与伊拉克、叙利亚的库尔德兄弟联合起来结为一股强大势力,并促成他们的独立。

除此之外,土耳其执政党早已是个伊斯兰教党,突如其来的路线转变,也会造成信任危机。

面对如此尴尬的局面,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一度破口大骂,“西方的目标在于不让人活”。

另外一个对 “反恐战争” 毫无兴趣的国家便是如今波斯湾动荡的焦点,卡塔尔

其实,就历史背景而言,该国与目前闹别扭的邻国沙特阿拉伯并无太大区别,即两者都是二十世纪之初,英国最先扶持的伊斯兰逊尼派瓦哈比宗的难兄难弟。

他们与穆罕默德毫无血缘关系,非但不属望族,甚至是最落后、最保守、最无地位可言的部族之后。

英国之扶持他们,目的无非是让一个最落后、依赖性最强的势力抬头,而同期间却把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协助英国功劳最大,地方上最具声望、且与穆罕默德有血缘关系的哈希姆的王朝给赶出阿拉伯半岛。

卡、沙两国财大气粗而在中东各自指点江山

离奇的是,该两国又先后发现了大量石油与天然气资源,于是乎一步登天开始对中东地区指点江山起来。

最为令人感到唏嘘的是,他们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还将计就计,试图趁美英扩张之际,顺势瓦解该地区所有的世俗、社会主义、民族主义势力。

另外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即便这两个国家都是恐怖分子的最大资助国(资金,军火),但却由于不同的地缘因素走向了反目的境地。

大体说来,直到 2014 年,该两国的分歧并不太大。 沙特比较倾向于美国共和党的政策,卡塔尔则热衷于一如既往的“以夷制夷”。

换言之,卡塔尔从来不参与反恐,而是始终不渝地支恐。

但是到了埃及发生变革,导致极端的兄弟会(与瓦哈比极为接近)执政,便造成了如下结果:沙特继续支持埃及军阀集团,而卡塔尔支持兄弟会。

本来,对美国而言,无论是伊斯兰势力上台,或军事官僚,都没太大差别。 问题在于,美国最终支持了军方的政变,因此使得卡塔尔两面不讨好。

如今,待共和党特朗普上任,逐步显露出重拾“单边主义”、“反恐战争”的老路,自然又使卡塔尔多了一个让人指控为“一贯支持恐怖主义”的小辫子。

于是乎,便突然间导致以沙特为首的九个国家的“断绝外交关系”。(注二)

美国无法接受卡塔尔加强与俄罗斯、伊朗合作

最后,可能还是最关键的是,卡塔尔其实在颠覆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上,所下的功夫绝不在沙特之下,然而,由于俄罗斯的作梗,清楚地让卡塔尔意识到,油气管通过沙特既然是如此地靠不住,叙利亚又久久占领不下来,基于自身经济利益考虑,便只有加强与俄罗斯、伊朗的合作,以促成其巨大天然气取道伊朗与俄罗斯出口至欧洲的计划。这一点,可能是最最不能取得美国政府谅解之处。

然而,毕竟卡达尔境内建有美国在中东最大的军事基地,又是美国中央指挥部的所在地,往后究竟是像利比亚一样地将卡塔尔加以肢解,还是让其最高领导人埃米尔哈迈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走马换将,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注释]

(注一):科索沃如今不但建有美国在欧洲范围内最大的军事基地Bondsteel, 同时也已成为恐怖分子的培训中心之一。

(注二):沙特阿拉伯,埃及,巴林,阿拉伯联合王国,毛里塔尼亚,毛里求斯,也门,利比亚,马尔代夫。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草野思想库”)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