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7 June 2017

雪隆董联会改选全面开打, 整合团队挑战叶邹当权派

雪隆董联会改选全面开打
整合团队挑战叶邹当权派

来源:综合《东方日报》报道

雪隆董联会改选的当权派领军人叶新田和挑战派领军人蔡庆文

雪隆华校董事会联合会将在6月17日举行代表大会,并选出45名初选理事,随后再由当选的初选理事进行复选而组成理事会。雪隆董联会原本两年进行一次改选,不过在2013年代表大会上,议决將原本两年一届的改选修改为4年一届,以致雪隆董联会自2013年的改选后,直到今年再进行改选。

这次改选,是两个团队对垒:一个是由雪隆董联会主席叶新田领军的“捍卫华教团队”,另一个是由循人中学署理董事长蔡庆文领军的“整合团队”。两个阵线分明的团队將展开一场硬战。

88名候选人,分两团队角逐45个职位

根据雪隆董联会选举委员会公布,在这场6月17日的改选中,共有88名候选人(见下表),角逐45个职位。 两个团队各推出45名候选人,应是90人的候选名单,但有2名候选人同时出现在”捍卫华教团队”及整合团队”,因此候选人名单上是88人。

两派共同推举的两名候选人是蒲种汉民华小董事长罗文森(上表第25号)和蒲种新明华小董事长蔡沄洴(上表第33号)。

此前,“整合团队”曾率先公布了35名候选人的名单,由于其中有20名代表资格被雪隆董联会选举委员会取消,而作出相应调整并在5月31日提交了全部45名候选人的新名单。

来自“整合团队”的消息向《东方日报》指出,“整合团队”是基於担心又出现“技术问题”,而以不同的提名人和附议人提交了3份45名候选人名单;虽然交了3份,但都是同样候选人的名单。

共有628名代表有资格出席当天会员代表大会

雪隆董联会今届选举委员会主席邹寿汉表示,选委会共收到131所学校董事会提呈的687名代表名单,其中有125所学校董事会,共628名代表已確认有资格出席6月17日举行的会员大会。

他在5月30日出席雪隆董联会针对尊孔独中校地主权的新闻发布会后,受询时说,雪隆共有152所华校(华小和独中)是雪隆董联会的会员,因此有27所学校不能派代表出席。

他说,这些不能派代表出席的学校有种种原因,包括没缴交年捐,或所提呈的表格有问题,因此被取消出席大会的资格;一些学校则是没派出代表。

20名被取消参选资格, 39名被取消代表资格

他解释,选委会取消了6所学校董事会的20名代表,是因为有2名代表逾期缴交年捐、12名代表拖欠年捐以及6名代表逾期提呈会员代表名单表格正本。

他说,这20名代表得列席大会,惟无选举权、被选权及表决权。

而其余12所学校董事会的39名代表被取消出席大会的资格,因为其中11所学校董事会的33名代表,填写非董事会担任之职务,另1所学校董事会的6名代表则因提呈副本而被取消资格。

”整合团队”竞爭可说是歷年来最严峻的挑战

自2015年爆发董总风波以来,一些州董联会出现短暂脱队现象,惟在2015年8月23日特大尘埃落定后,各州董联会均已纷纷回归,仅沙巴董联会和雪隆董联会尚未归队。

日前沙巴董联会鬆口表示在改选后考虑归队,因此雪隆董联会可说是叶派最后堡垒,这次改选出现的挑战,格外受到各方关注。

叶新田在逾20年前开始领导雪隆董联会,多年来与邹寿汉组成的团队未曾面对太大的挑战,此次受到”整合团队”的竞争可说是歷年来最严峻的一次挑战。

消息说,当权派面对很多不利因素,加上叶邹已担任雪隆董联会的领导太久,包袱太多,因此此次的选情確实对叶邹不利。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