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8 May 2017

委内瑞拉国内危机引发全球关注

委内瑞拉国内危机引发全球关注
作者 / 来源:张峻榕 / 文汇报


委内瑞拉一场反政府示威造成数百人死伤
——此插图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5月1日,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正式启动重新制定宪法的程序,以“解决政治危机、维护国家和平”。2日起,卡拉沃沃州巴伦西亚市多个地区发生不同规模骚乱哄抢事件,至少60家华侨华人店铺受到冲击。中国驻委内瑞拉大使馆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机制,开展紧急护侨工作,目前暂无中国公民伤亡报告。

马杜罗2日在电视讲话中表示,制宪大会总统委员会目前已就新宪法内容展开讨论,称这将创造国家“伟大的历史”。新宪法内容将包括完善经济体系、强化国家社会安全、提升司法部门效率、捍卫国家主权、改善社会民生等等。马杜罗在讲话中同时指出,制宪大会将由500名工人、农民、学生、企业家、退休老人和土著人等来自社会各界的代表组成。

这一目标看似宏大高远,甚至有些“唱高调、喊口号”的意味,却是委内瑞拉真真切切面临的问题,实际上,委内瑞拉的政治危机已经走到了“不解决不行”的边缘。

自3月底以来,委内瑞拉反对党在全国发起持续的反政府示威活动,要求提前举行总统选举,导致当地治安形势迅速恶化。4月19日,大量民众聚集在加拉加斯街头抗议政府失败的经济政策。为平息动乱,警方出动了大量武装部队,将装甲车开上街道,并与示威群众发生直接冲突。对抗中,警方动用了大量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而示威人群则投掷石块和自制的燃烧弹进行反击。这场动乱也使得当地治安问题更加严峻,在每日的凌晨和黄昏前后,偷窃、抢劫及各类暴力事件在街头巷尾频繁发生。时至今日,加上周边城市圣克里斯托瓦尔、马拉开波和瓦伦西亚等地规模不一的游行冲突,由反对党组织的反政府游行已持续一个多月,共造成了35人死亡、700多人受伤,另有上千人被捕。

委内瑞拉当前游行活动的另一个突出特点,是队伍中不仅有生活状况艰难的底层群众,大量富人同样上街抗议,要求政府对当前恶劣的政治经济状况负责。这一特点凸显了委内瑞拉的经济状况已然到了波及全民的程度。4月30日,马杜罗在电视讲话中宣布,5月1日起将全国最低工资标准再提升60%。提升后的最低月工资为20万玻利瓦尔,但按照黑市实际汇率,这一数额已不足50美元。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测算,目前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率保守估计已接近720%。经济专家预计,照此情形发展,委国内通胀率今年将超过1600%。

这场危机已在全球范围内引发高度关注。4月20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声明,对委内瑞拉形势表示严重关切,并敦促政府及反对派及早开展对话,降低紧张局势,防止进一步的冲突。

在重要区域集团“美洲国家组织”内,阿根廷、智利等十数个国家已于4月底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委内瑞拉政府按时举行总统选举,及早解决政治危机。另外两个地位重要的区域性组织“南方共同市场”和“南美洲国家联盟”早前也曾提出委内瑞拉目前已无法履行成员国义务,要求委政府尽快作出反应,否则将取消其成员国资格。

对于外界的种种呼声,马杜罗似乎常能“以不变应万变”:他曾一度将恶劣的经济状况归结为“帝国主义对委发动的经济战”,将各拉美邻国的敦促称为“右翼国家对委内政的干涉”,将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指责为“反动势力对查韦斯主义的攻击”。而眼下马杜罗宣布重制宪法,显然是一种对国际国内压力的回应,至于这一举措是否真将如其所言“为国家带来历史性变革”,还需在日后的实际操作中观测其政策诚意和推进日程。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