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0 May 2017

《联合早报》韩咏红的谬论

《联合早报》韩咏红的谬论

作者/来源:商丘羊/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nandazhan.com/zb/hanyonghong2.htm

(插图和按语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韩咏红与《联合早报》的方形标志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联合早报》是新加坡主要的华文日报,由新加坡报业控股出版,可以说是代表新加坡政府说话的媒体。

韩咏红是《联合早报》中国新闻兼早报网(中国)主任。2000年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毕业后即加入《联合早报》做记者直到2005年。在2005-2012的7年期间担任《联合早报》驻北京(中国)记者。2012年回返新加坡,担任《联合早报》中国新闻的编辑。

韩咏红大姐韩咏梅,目前是《联合早报》副总编辑之一,也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她俩的父亲韩山元生前早年服务于反殖进步新闻工作,后来服务于《联合晚报》和《联合早报》,备受权贵宠爱,最终成为一名以服务权贵为乐事的“文史工作者”,2016年逝世。

韩咏红针对新加坡国内外目前纷至沓来的新加坡与中国关系“触礁”的议论,5月26日在联合早报网发表了一篇题为《没完没了的“谬论” 》的专栏文章。5月28日,一名非常关注新加坡国家动态、署名“商丘羊”的评论人在南大校友业余网站迅速作出回应,发表了一篇题为《<联合早报>韩咏红的谬论》,全文如下——

“文史工作者”的后代韩咏红终于忍不住站出来讲话,称媒体批评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为“谬论”。这位坐在高位,拿着高薪的副主任,不出来说些话,很难向主子交待,况且她自诩是在“严肃媒体”工作,“对传言一一回击可能会把它们看重了,但听之任之也有‘不作为’之嫌,一些说明因此是有必要。”先搞清楚韩咏红说的“传言”是什么?由于他的报馆是“严肃媒体”,不甘愿“看重”“传言”,但由于负有向主子交待的责任,所以不能“不作为”的“必要”。 

她所说的“传言”集中在中国和新加坡关系“触礁”上,包括李显龙2016年亲美反华的南海事件。此事早有定论,李显龙秉承李光耀遗志,公然支持美国“亚洲再平衡”、“重返亚洲”政策,企图借助 TPP 与奥巴马和安倍势力抱团对付中国。李显龙忘乎所以,奔忙于华盛顿和东京之间,对此中国与海外媒体予以谴责、鞑伐,历历昭昭,其间仅差中国领导人没有出来指名道姓指责。韩咏红对此却轻描淡写地说:“别忘了新加坡不是主权争议方,新加坡只是表达了意见,南中国海问题的争议也已告一段落。”新加坡“只是表达了意见”,然而却公然为奥巴马、安倍晋三、阿基诺三世站台,表现出不是“主权争议方”所应该表现的表现,当时李显龙得意忘形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事后却死不认账,视天下人都是白痴! 

从李光耀开始,新加坡练就了一种本领,那就是死不认错,做了任何事情错了,绝对不会承认,反而用各种似是而非的理由为自己搪塞。南海事件,从驻华大使罗家明、外长维文、国防部长黄永宏、以及一些打边鼓的人物,有哪个承认李显龙做得过火呢?而李显龙在出事之后躲在幕后玩自拍,扮小孩,似乎这一切与己无关。 

韩咏红认为媒体对新加坡的批评是先找一个“主题故事”,然后就进入“自由创作时期”,她别忘了,她所负责的版位《中国》彻头彻尾就是天天寻找“主题故事”,借着“故事”抹黑中国,而且这种“自由创作”还是集体进行,甚且是长年累月进行。她认为:“马来西亚的皇京港被形容为中国投资以围堵新加坡的部署。”是人们有意为之。皇京港第三个货运港口将在2019年完成,全体完成将在2025年。货运港完成后,即可投入运作,很明显的,在它完成建设后,将是新加坡港的一大威胁,新加坡将不再是东南亚最大港口。至于皇京港是否为了围堵新加坡而建,应该说是为了突破新加坡和美国围堵马六甲海峡而建。众所周知,新加坡与美国合作,让美国海军与空军驻扎本岛,其目的就是准备与中国发生冲突时封锁马六甲海峡,不让中国的运油船与货轮经过。新加坡在此问题上,站在什么立场,一目了然,无须多加解释。皇京港、瓜达尔港、皎漂港,都是为了突破马六甲困境而建,如果新加坡认为这是对它的围堵,那是它做贼心虚,恶人先告状。韩咏红的同行《海峡时报》不是刊登过指称皇京港是为了军事战略而建吗?由此可以证明,新加坡各语文报章,都是操控在政府手中,所谓“严肃媒体”,是没有立场的传声筒吧了。 

李显龙没有受邀出席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颜面全失,紧接着与同样没有出席论坛的印度在南中国海举行海军演习七天。两个自绝于论坛外的国家,相互依偎,上演赌气在海上示威闹剧,似乎要展示可以封锁南中国海的力量。韩咏红对于李显龙未被邀请心怀芥蒂,却也无可奈何地说:“‘一带一路’峰会新加坡领导人未受邀之谜,或许说明的正是两国之间默契与相互理解已大不如前。”既然看出“大不如前”,不被邀请就是事实,并非是“谜”。李显龙继承了李光耀仇视中国崛起的立场,对中国采取阳奉阴违的两面派手法,一般是嘴上称赞,骨子里憎恶。这由来已久的仇华心理无可避免时常会表露出来而产生对抗,如今它却全盘移植到李显龙心里,而李显龙又没有李光耀那种耐骂自嘲的赖皮相,唯有采取鸵鸟政策,埋头沙堆躲避锋头,却让一班部长、学者、报人出面抵挡应对。 

韩咏红有了一个新的发现,她认为人们批评新加坡是一种“阴谋论”。这是她的发现,也可以说是她的发明。她说:“最近,‘阴谋论’的说法正在一些新加坡民间话语中开始出现,有的新加坡人警觉到自己处于一轮一轮‘心理战’的目标位置。”空穴来风,捕风捉影,是韩咏红急于替主子解忧的无中生有。她故意制造“阴谋论”,想以此堵住人们对新加坡政府的批评,奴才的担心,胜过主子忧虑万分。过去李光耀制造了多少阴谋论,韩咏红应该仔细去报馆档案室翻翻旧报纸,看看李光耀怎样诬蔑星系报业的胡仙女士领取美国 CIA 津贴;怎样诬陷一群富有正义感的青年男女为马克思阴谋集团;怎样诬告华文报章为大汉沙文主义;怎样诬陷左翼人士为共产党……举不胜举,罄竹难书。现在韩咏红把新加坡亲美反华的事实抛开,甚至认为没有这回事,同时认为人们批评新加坡的言论存在“阴谋论”,这是否符合“严肃媒体”的立场? 

韩咏红批评2015年新加坡与中国确定的“与时俱进的全方位伙伴关系”,她认为随着中国越来越强大,对于“与时俱进”有自己的解释。她说:“但中国的新要求,未必是新加坡能妥协而‘与时俱进’的。”这句话彻底说明了新加坡一路来的心态,与人交而无诚信,通俗地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也就是为什么新加坡一直无法与中国恢复正常关系的主因。 

韩咏红把新加坡的核心利益笼统的归纳为:和平、经济发展、国家安全,这些都是任何国家的一般性要求,与重大的核心利益没有实际性的关联。新加坡触犯中国的核心利益例如涉台军训损害“一个中国”;南海问题的领海主权,都是极为重大的问题。过去李光耀曾经说中国领导人对他说新加坡做了使十三亿人民不高兴的事情,那时还没有触犯核心利益,从李光耀的口中说出来,完全可以证明新加坡早在李光耀时期就对中国进行试探和挑衅。 

关于新加坡的外交,韩咏红说:“有一个新加坡十分在意的,就是能保障新加坡利益的独立自主外交选择,需要有众多的朋友。作为弹丸小国,独立性尤其脆弱,也更加是不可妥协的底线。”任何国家都需要朋友,任何国家都争取独立自主的外交,新加坡是弹丸小国,但是它在南海问题上已经超越小国的底线,更何况它并非声索国,从头到尾忙进忙出,为美国和日本张目。这种外交已经没有独立性,事到如今,它还像煮熟的鸭子—嘴硬,死不承认。请看韩咏红怎样看待这种现状,她说:“我不知道,新加坡的这点难处与坚持,强大的中国能理解吗?”这话令人感觉似乎是台湾民进党的悲情情结翻版,意思是,我小国,我可怜,你理解吗?也就是说,我至今还不肯认错,看在我可怜的份上,能放过我吗?我说这话是有依据的,因为韩咏红说:“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新中关系承受的舆论冲击已经两三轮,还能承受多少轮这样的冲击吗?”谁是“舆论冲击”的始作俑者,已经不言而喻,不思过而改,“冲击”还会出现。 

一带一路已经展开,李显龙的不置可否态度,与黄循财、张志贤信誓旦旦的支持言谈,形成强烈对比。新加坡能够在此跨世纪工程中扮演什么角色,绝不能像淡马锡控股和 GIC 那样存有买旧翻新,投机取巧的心理,必须拿出诚意。让人相信自己已经洗心革面,让人认为可以接受。我们相信,那些与政府一鼻孔出气的报纸,能够具有独到的见解,更不要如韩咏红一样,随意制造“阴谋论”!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