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May 2017

倒纳吉旨在:夺回政权 马哈迪之心,路人皆知

倒纳吉旨在:夺回政权
马哈迪之心,路人皆知

作者:陈成兴(人民之友工委)


上图:人民公正党2017年5月21日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在党主席旺阿兹莎发表政策演词后,在台上的希盟三党领袖[莫哈末沙布(左2)稍后]跟着全体党代表举起“ANWAR PM KE-7”(安华是第7任首相)的标语牌,唯独土著团结党总裁马哈迪(右3)、主席慕尤丁((左1)例外。
——团片来源:《当今大马》视频截图

下图:虽然土著团结党总裁马哈迪、主席慕尤丁在大会上没有配合公正党代表们举起支持安华出任首相的标语牌,但是,他们两人偕同署理主席慕克里兹,在大会开幕之后莅临现场之时,马哈迪率先、慕尤丁和慕克里兹两人继后也签署了释放安华的请愿书。
——图片来源:《当今大马》华文网页


以下是人民之友工委陈成兴针对马哈迪在公正党这次的全国代表大会上的饶有趣味而又饱含政治意义的“出人意表”的表现,发表的评论文章——

在刚过去一周的5月 21日当天,人民公正党在吉隆坡召开常年代表大会,由党主席旺阿兹莎发表政策演讲。希盟的其他3党(即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领袖都以嘉宾身份,特别受邀坐在台上,聆听旺阿兹莎的演讲。他们包括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和土著团结党的总裁马哈迪及主席慕尤丁等。在当天的活动中引起传媒聚焦和突出报道的,不是旺阿兹莎的政策演讲,而是马哈迪对待人民公正党这次的代表大会的饶有趣味而又出人意表的表现。

马哈迪当日两个出人意表的表现

国内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普遍报道和广泛传播,而引起了国内各族人民尤其是热衷推动民主改革运动人士的特别关注和热烈议论的新闻焦点是马哈迪在当日大会的两个出人意表的表现:

其一是不举牌支持安华任首相——当旺阿兹莎结束她的演讲,大会随即播放了关于安华的影片,而影片结束之后,台下的全体代表起身高举“安华是第7任首相”的标语牌之时,坐在台上的3党(即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以及人民公正党领袖也都起身手举同样的标语牌,包括林吉祥、莫哈末沙布、旺阿兹莎及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和总秘书赛夫丁,只有土著团结党的马哈迪和慕尤丁虽然也跟着站立起来,却不举牌。马哈迪反而手拿相机拍摄台下举牌情景,慕尤丁则独自鼓掌微笑。

马哈迪在5月21日人民公正党全国代表大会期间最终还是在《释放安华请愿书》上签上了他的大名。上图所示第3个签名,就是马哈迪亲笔所写Mahathir和他的签名式样。
——图片来源:《海峡时报》相关报道

其二是签署了释放安华请愿书——虽然在台上马哈迪、慕尤丁不举牌支持安华任首相,但是,在开幕仪式后,马哈迪、慕尤丁和团结党署理主席慕克里兹却先后走到会场后方的临时柜台,相继签署了《释放安华请愿书》。现场还有一个用硬皮纸制成的象征关押安华的模拟牢房。他们三人在请愿书签名后,也在模拟牢房的铁窗上签名。马哈迪在开幕仪式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说,“我当初送安华入狱,那已是往事如烟随风而逝,如今安华仍然坐牢,不是我,而是现在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把他送进去的。"多么巧妙的说辞呀!

马哈迪签署《释放安华请愿书》之后,毫无羞愧地在象征关押安华的模拟牢房铁窗上签上他的大名,妄想让人相信他所表达的“安华坐牢,与我无关”的狡猾、奸险、邪恶的图谋。
——图片来源:《当今大马》华文网页

马哈迪的两个表现饱含政治意义

几乎把一生精力倾注在他的政治事业、当了22年(1982-2003)我国首相而在他退休后的晚年力图推举他的爱儿慕克里兹上位以维护、巩固乃至扩大他本人及其家族与朋党派系长期搜刮得来的巨大财富,而与当权的纳吉及其家族和朋党派系之间的矛盾激化到不可调和,最终被纳吉当权派彻底排斥、全面收拾的马哈迪,在面对巫统霸权统治集团内部斗争孤立无援而深陷困境的情况下,唯有退出巫统、率领被巫统开除的慕尤丁和慕克里兹,在去年(2016)另组一个新党——全名是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有人简称它为“土团党”)来实现他重建马哈迪家族王朝的美梦。

这样一个曾经长期掌握政权对马来西亚各族人民实行霸权统治,把“马来人至上“和“马来人特权”的种族主义制度化、把马来西亚固有的世俗国家体制伊斯兰化,把统治集团迅速带上贪污腐败滥权的道路上的祸国殃民的代表人物,竟然被一些一直梦想早日”改朝换代,入主布城“的反对党领袖和他们身边的智囊团和吹鼓手捧为”拯救马来西亚“的救世主和”掀起马来政治海啸“的大英雄。老谋深算的马哈迪在我国第14届全国大选和州选就要到来之际,怎么会不抓住这个可以摇身变为”救世主“和”大英雄“的绝处逢生的难得机会呢?他赶快带领土著团结党在今年(2017)3月20日加入原先由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组成希望联盟,希望通过联合反对党的力量,打倒纳吉,夺回政权。

基于上述马哈迪创立土著团结党和加入希望联盟的背景,就不难理解马哈迪在人民公正党这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两个出人意表的表现是饱含政治意义的。其主要的政治意义是——

(一) 首先,作为一个曾经当过22年国家首相而又自诩治国外交功绩彪炳的政治强人,马哈迪本身非常明白,当时面对着人民公正党全国党代表大会所表达的“安华是第7任首相”的立场和态度,只有采取毫不含糊、决不妥协的”针锋相对”的立场和态度,才能显示他马哈迪所固有的本色和气概。否则,只能落得为国人以至世人所嗤笑的下场。

在1982年初任首相时,便招募了当时担任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主席的安华加入巫统,并迅速提携、最后安排他担任副首相。到了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后,两人由于各自所代表的利益和集团不同,在应对灾难的策略上出现严重的意见分歧而演变成权力争夺。在马哈迪看来,安华当时的表现正是觊觎首相的高位,马哈迪于是在1998年9月2日革除了安华的副首相和财政部长的职位。

马哈迪当然不会忘记上述历史教训,他如今作为一个以“打倒纳吉、夺回政权”为目的的政党的最高领袖,面对安华领导的政党的党代表大会的挑战,毫不顾忌地显示“不同意、不支持安华出任首相”的立场和态度,就是他的唯一选择了。

(二) 其次,马哈迪除了不举牌支持安华任首相之外,还向希望联盟中其他3党的领袖透露“第7任首相人选,必须是我(马哈迪)所属望的人才行”的讯息。巫统的喉舌《马来前锋报》5月22日就有一篇署名祖基菲里(Zulkifli Jalil)的评论指出:马哈迪倒纳吉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其子慕克里兹成为首相,因此他当然不会支持安华为第7任首相。国内关心政治人士也普遍认为:马哈迪一直都在为慕克里兹上位当马来西亚国家首相而操心。

马哈迪眼下由于慕克里兹无法直接上位,或许可以暂且勉为其难接受慕尤丁成为一个为慕克里兹上位而铺路的过渡时期的首相。如果希望联盟的其他3党领袖不支持慕尤丁成为第7任首相,形势逼迫马哈迪本身必须以92岁高龄之身再披战袍出来拼搏而争夺首相权位,亲自为慕克里兹继位成为首相而铺路,也不是一件没有可能发生的事。

政治界已有传言,马哈迪所拥有的隐蔽的巨大财富,可能就因为他本身已经下台而慕克里兹无法上位(父子两人都失去国家最高权位)而无可监控、大量流失。

(三) 马哈迪不举牌支持安华当第7任首相,却签署《释放安华请愿书》,并毫无羞愧地在象征关押安华的模拟牢房铁窗上签上他的大名,妄想让人相信他所表达的“安华坐牢,与我无关”的狡猾、奸险、邪恶的图谋。《马来前锋报》5月22日的一则报道:我国副首相扎昔(Zahid Hamidi)表示,马哈迪任首相时对其副手安华进行迫害,现在失势以后就想要通过签署《释放安华请愿书》来洗清他的政治罪孽。 这是符合历史事实的尖锐批判!不是吗?

历史事实显示,马哈迪在1999年提控安华触犯鸡奸与渎职罪案,并判入狱5年,跟纳吉在2014年提控安华触犯肛交罪案,并判坐牢5年,这两个事件都是巫统霸权统治集团为了杜绝安华上位当首相,用刑事罪名对安华采取政治谋害,以剥夺他参与大选的权利和机会。马哈迪丧心病狂地把前后两案相同的政治谋害的动机和罪行掩盖起来,并把两个互相关联的事件分割开来,说什么“我当初送安华入狱,那已是往事如烟随风而逝,如今安华仍然坐牢,不是我,而是现在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把他送进去的。"真可笑!今日的马哈迪竟然还想把全体国人乃至全世界人都当作傻瓜来唬弄。

马哈迪近日还在喋喋不休,不忘提醒希望联盟中的其他领袖:安华触犯了刑事罪还在坐牢,如果希望联盟尊重国家法律,安华是无缘出任第7任首相的——马哈迪一直明里暗里都在不断进行排除安华出任第7任首相的舆论工作。其目的就是告知希望联盟领袖:如果入住布城,慕尤丁和慕克里兹就是首相和财政部长的最佳人选,你们看着办吧!马哈迪正在对希望联盟的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以及国家诚信党的领袖和广大党员提出一个严重的挑战和无情的考验了。广大人民都在拭目以待。

有人对马哈迪言行作出奇怪论断

最近,可能是由于全国大选和州选将要来临,一名拥有历史学博士学位、精于竞选宣传、在民主社会主义理论下过功夫的丘光耀,根据他近年来所经历的竞选活动,提出了他的观察和判断,概括要点如下:(1) 在马来西亚要推翻国阵,必须先在乡村区重挫巫统、拿下伊斯兰党;(2) 挑战马来反动势力,民主行动党的斗争理论和斗争手段,无法直击巫统的心脏要害;(3) 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由于组织和动员能力薄弱,资源有限,要掀起“马来政治海啸”,相对困难; (4) 土著团结党是巫统分裂出来的派生物,由马哈迪领导驾轻就熟,因此在战略战术上有其独特优势。更重要的是,丘氏作出了这样的论断:
  • (Ⅰ)乡村区是攸关改朝换代成与败的主战场,马哈迪是第一号战将;
  • (Ⅱ)马哈迪在乡村区美言一句,好过民主行动党自我宣传一万句;
  • (Ⅲ)不能要求民主行动党乃至希望联盟跟马来人特权“一刀切”;
  • (Ⅳ)只有等到马来人开明、进步了,才谈“民族平等”不迟。
我之所以引出丘氏的上述见解,是因为其见解之中有关对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的评价跟本文所要论述的主题有直接关联,两种对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的不同见解之间却是根本对立的关系。我无意跟丘氏展开冗长争论,我个人期望,异议各自表述、大家互相尊重,让读者来判断,让实践来检验。

要如何衡量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

继一些民主党团领袖把马哈迪捧为”拯救马来西亚的救世主”和”掀起马来政治海啸的大英雄”之后,丘氏如今又把马哈迪誉为“马来西亚改朝换代成与败的主战场的第一号战将”。我个人在这方面有着不同的意见,我认为,(1)马哈迪从来就是我国马来霸权统治集团其中一个掌握政权长达22年的代表人物,他从来就是我国被压迫的各族人民(包括马来劳动人民)的主要斗争对象;(2)马哈迪所组织的土著团结党是他从巫统主席和国家首相的权位退下之后,在巫统霸权统治集团派系斗争中遭遇打击和排斥,为了打倒纳吉夺回政权,被迫另外创设的政治组织;(3)今日的马哈迪充其量只能说是他一手扶植起来的马来资产阶级和这个阶级中的对他忠心耿耿的朋党集团的代表人物;(4)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是无法获得广大马来群众的拥护和支持。他唯一能够做的是,像纳吉一样玩弄金钱政治、进行欺骗宣传。

要如何衡量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呢?我认为,人民之友在去年8月13日发表的声明9月25日发表的2011-2016工作报告所提出的是行之有效的衡量标准,也是完全符合我国所有民主党团和广大各族人民利益的衡量标准。其内容如下——

我们认为,全国民主党团、民主人士和各族人民是否会支持马哈迪和他的政党参加全国大选,就要看马哈迪是否首先做到以下3件事情:

(1) 公开承认他擅自宣布“马来西亚是伊斯兰国”是一项违反《联邦宪法》的错误行动,并诚心诚意向各族人民道歉。
(2) 公开承认他当年企图毁灭安华的政治前途是一项错误的决定和行动,并向安华家属和全国人民道歉。
(3) 公开宣布他的政党参加国会议席或州议会议席竞选,为了配合反对党阵线以1对1方式对抗巫统国阵,主要攻打巫统占有支配和绝对优势的堡垒区(绝不竞选其他反对党早已攻占或有望胜选的国州议席)。
我国各族人民必定会在每一次反抗巫统霸权统治的斗争实践中吸取教训,认清谁是我们的斗争敌人?谁是我们的斗争盟友?

回到刚才的话题。按照丘氏的说法,失去权位的马哈迪92岁,老了,还是那么能打。那么,我就期待希望联盟领袖向马哈迪提出以下请求——
  •  马哈迪理应义不容辞地以土著团结党最高领袖身份,上阵北根国会选区,挑战纳吉——那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他不愿意挑战纳吉,就上阵硝山国会选区,挑战纳兹里——那是其次的选择;如果他也不愿意挑战纳兹里,就上阵任何一个由巫统部长守土的国会选区——那是最后的选择;如果他不愿意选择上述3项中的任何一项,他要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就由他去吧!
我不自量力斗胆建议:就将我的上述所言,作为衡量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的第4项标准吧!让广大各族人民根据各自的生活经验对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的参选,作出符合各自的利益和愿望的判决吧!

"跟马哈迪共舞"让我想起一段历史

我是已属耄耋之辈的老朽,年轻时期是在新加坡渡过的,上个世纪50-60年代是新加坡(50年代的新加坡乃属马来亚的一个组成部分,是由英国殖民政府统治的)反殖民主义运动开始蓬勃发展的时候,从马来半岛马六甲前往新加坡华文中学求学,60年代中叶完成学业以后也积极参与了民主进步运动,也因自身的经历对遭遇的问题进行过一些深入思考,我对新加坡那个年代的社会运动及其兴衰历史具有一定的认识和体会。

因此,新加坡反殖独立运动(主要是工人运动)发展到50年代末,却由于工人运动本身尚未发展成一股足够强大的组织力量,也在尚未形成谋略正确的核心领导之际,为当时混进反殖斗争阵营的政治枭雄李光耀及其团伙所利用,让李光耀集团骗取了人民的支持而夺取了新加坡政权之后,又露出本来面目扑灭人民的力量,那个年代工人运动的杰出领袖林清祥就是被投入牢狱而后流放国外,受尽各种打击、迫害和摧残。新加坡左派工会组织或被分化瓦解,或被改组变质,工人运动被消灭了!

当我此时此刻,耳闻目睹希望联盟中的一些领袖和他们身边的智囊团或吹鼓手提起”跟马哈迪共舞”(请恕我用这个意义含糊的词语来形容,我因为迟钝,直到今天还不了解希望联盟原3党究竟跟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之间实质上是什么关系)的主张和行动时,我就不免会想起新加坡左派运动在50-60年代的这个历史教训,衷心希望我国现阶段民主改革运动不要重蹈上述50-60年代新加坡左派运动的覆辙!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