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9 April 2017

知名学者张永庆、何启良撰文评论 国内华文学府近日发生的两大事件

知名学者张永庆、何启良撰文评论
国内华文学府近日发生的两大事件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不久前,我国(主要在柔佛州)发生了两件令热爱华文教育、关心华教前途的专业人士以至广大群众非常忧心的大事:其一是柔佛州华校董事联合会接受了“张健珠宝”的捐款,之后还振振有词说出他们接受这类受人诟病的所谓“捐款“的道理;其二是身居柔佛州最高华文学府——南方大学学院的一名高职位人士,竟然跟搞金钱游戏骗局的“解救普通人”(JJPTR)有关。

以下是知名学者张永庆、何启良分别在《星洲日报》花城内外与学者观点栏目,对上述两件大事发表的评论文章——

张健的钱可以拿吗?

作者/来源:张永庆/《星洲网》

在教育现场,学生难免受社会上的大人、网络的影响,会涉入不当的金钱活动、金钱游戏,有些学生因而得到一笔收入,“暴富”起来,或因为向人借钱而闹出事情,搞到鸡犬不宁。

老师天天与学生在一起,必然有所听闻学生的行径,经明查暗访,了解了情况,会先向校长报告,一般上,校长会召集相关老师,进一步了解牵涉不当活动的班级和人数,以决定要采取何种方法,是进行“机会教育”,还是纪律遏止,或双管齐下,以保护同学,恢复校园秩序。

当学校老师要对学生分析不当的金钱活动、金钱游戏,如目前在报章上掀起热门新闻的“解救普通人”(JJPTR)崩盘的消息,以及“张健珠宝”的剃光头煽情的宴会和独中捐款争议,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立足点,帮助学生建立是非感、价值观。

当独中接受了张健的捐款,学生会怎么想?老师还有什么教育立场去面对学生?

事情已经发生了,一些独中已经收取了张健珠宝的捐款,我希望学生能原谅我们大人会犯错,我个人的价值观是犯错,并警戒自己,我没有谴责他人的意思。

我说犯错,是因为我以及与我有同样想法的人,曾经在事发之前,很努力地对某些重要的决策人再三提出劝诫,但可惜我们人微言轻,而对方也无法理解,教育是要占据“道德制高点”的碉堡。

当对方接受捐款,我祈祷,不要发生事情。

“道德制高点”的教育的目的,是要求自己,不是谴责别人,当大部份的心中都有一把尺的时候,不当的金钱活动会减少,受害者会降低,减少付出社会成本。

当学校接受不当的捐款的时候,会损害学校的教育立场和原则,以及面对社会观感,而老师会陷入两难困境。

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独中不慎接受了捐款,我觉得很难过。

这几天的舆论,会让我独中同道心中不好过,但请不要再有伤害,以后,我们互相提醒,不要接受不当的捐款,因为,我们要把教育的事情做好,教导光明正大的下一代。

目前张健珠宝捐款的行动,已经在多个地方展开,有些人对此缺乏足够的警惕性,但大家多讨论、分析,考虑学校的教育目标,想想学生要如何教好,自能逐渐看清是非。




学府领款以伦理为原则

作者 / 来源:何启良 / 星洲日报

金钱游戏的“解救普通人”(JJPTR)疑已崩盘,至今华人舆论(评论者、报章社论、专家)一致认为此乃邪道,不是投资、更不是投机,而是骗局。其实快速致富之类的金钱游戏在马来西亚风行已久,以不同的面目和形式出现,被控洗黑钱和非法收款活动时有所闻,却没有被政府取缔,只能说明政府执法之无能,而华人社会对此道乐此不疲,甚至趋之若鹜,只能说明市民文化的败落。此事急速发展,如今牵涉到这些组织捐款给独中而华教领款是否得当的议题。

金钱游戏组织(如张健珠宝、JJPTR等)有策略地把部份“盈余”捐献做慈善,首先对象是华校,独中首当其冲。这些捐款华教该不该接受就成了议题了。既然断定基金乃来自不义之财,柔佛独中校长与董事会居然还理直气壮说是“正常拨款”,“名正言顺”,令人错愕。又说,只要不附带条件,但拿无妨,全然不自觉到金钱交易背后的伦理,全无格局可言。我不相信林连玉、沈慕羽、林晃升或胡万铎会说类似的话。华文教育办学理想至此完全消失于银弹之间,为华教一叹。

上世纪50年代英殖民政府欲改制华校,采用的就是银弹政策。接受政府津贴者纷纷改制,不接受津贴条件的,坚持华教堡垒,留下的是与日月同光的气节,教育几代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道德意义。林连玉批骂汪永年,就是因为后者接受政府银弹政策而导致钟灵中学在1956年成为全国首间改制的华文中学。后来陈修信也不断以政府津贴为诱惑鼓吹华校改制。此历史事件值得重提,因为里面隐含了许多教训:钱不能乱拿,因为牵涉到千秋大业。

华校改制显然是个政治问题,但是津贴背后的争论却是一个大是大非问题,而不是像现在“接到款项当天才知道捐款人是谁”这样的懵懂无知。50年代的华校岌岌可危,比现在更穷,但是穷得如此不屈,穷得如此受人尊重。林连玉瘦削的形象代表着不接受金钱诱惑而改制的华文教育。他的人格生命型态告诉我们,华教不能完全顺从俗世。“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就是此意。

如今金钱游戏组织捐款给华教,(据说)是没有附带条件的,为什么还是不能接受?尤其是经济低迷的时刻,有人突然说“我捐献百万”给独中,主动送上门,不正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吗?不拿白不拿。诸君且慢。我们必须即时提醒,华教领款必须考虑几方面:第一,基金来源是什么?第二,对方动机是什么?第三,对华教的形象影响是什么?第四,如何向我们的孩子交代?

华教在本邦百年之所以不倒,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乃其群众正义力量与人格道德之竖立。这又与各阶层群众(尤其是经济基层如小贩、理发师、司机等)热心的募款与领导人伦理规范(如林连玉、严元章、沈慕羽、王宓文、林晃升等)有密切关系。如今募捐款项的来源,竟是变相自劳动阶层的血汗钱,难道我们没有责任过问?(不了解为何竟然有华教董事说“难以启齿”询问)其捐献款项动机即使复杂,也离不开“企业社会责任”之类的幌子,甚至有企图“漂白”的作用。移交接领时的仪式就是一种媒体宣传,一种社会肯定,这就是“隐条件”。对华教的形象而言,其道德底线已经沦落到零下40度了,如何教导学生写“羞耻”二字?

华教与华人文化的创造,只是有奶就是娘,就不以教育与文化的价值自身为目的,只是一个工具的价值而已,而且有坠落为利益集团漂白的危险。

一言以蔽之,这类钱不能领,这是伦理问题。“不食周粟”的故事听起来非常荒唐、愚蠢,但是背后显示的却是一种做人的气节,华校年轻学子读这一段沁人心脾的故事,回顾华教人文道德的规范,是会有所感慨的。人性本能有善恶是非,同时还有天理人伦和道德,华文教育领导者有异于文化低落的华人群众,守住“时穷节乃见”的意识才可能冲破层层迷雾,遇事除了拿捏事情的“度”以外,更要明白办教育应该坚持伦理底线。

当前马来西亚华社教育界有一个共同点,即对道德伦理的扭曲与轻视,而其心态与一般民众水平无异。

华教领导层应该是知识人,知识人是有道德自觉的人;众人总是外重而内轻,顺随外面的变化而改变自己,而知识人则可以从内而外,主宰自己的选择。华人教育界还更应该包含一种责任意识,即韦伯所谓“责任伦理”。倘若放弃了这种文化尊严,那么,也正是自轻、自矮,失去了教育知识者的自主与伦理。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New!!)

“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论坛

人民之友走过了15个年头的风雨路程。我们于2011年9月9日举行10周年纪念时,发表了一篇《人民之友10年风雨路程(2001-2011)》的总结性文章。在经历了另一个5年的工作实践之后,工委会在今年(2016年)再作另一次总结,在今年9月陆续以中文、英文和马来文发表了一篇题为《在过去5年的实践中,提高了4点政治认识》的人民之友(2011—2016)工作总结,作为人民之友举行15周年纪念的一份献礼,接受我国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的检阅和批评。

此外,我们也将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详情如下:

日期: 2016年9月25日(星期天)
时间: 下午2点
地点: 柔佛新山晶冠酒店(Crystal Crown Hotel)
受邀主讲人: 林德宜博士、邹宇晖、阿鲁哲文、蔡添强


“Differentiate between enemy and ally, bury UMNO hegemony” forum

Sahabat Rakyat has been through 15 years of wind and rain. On 9 September 2011, we released a work report entitled “Ten storming years of Sahabat Rakyat (2001-2011)” in commemoration of the 10th anniversary of Sahabat Rakyat. After going through another 5 years of practice, in September this year, our working committee released another work report entitled “Deepening 4 points of political understandings through the practice over the past 5 years” in Chinese, English and Malay languages consecutively. This also serves as a gift from Sahabat Rakyat in conjunction with its 15th anniversary. We welcome the inspection and criticism from the democratic parties and organisations and democrats in our country.

Apart from that, we will be holding a forum entitled “Differentiate between enemy and ally, bury UMNO hegemony” in Johore Bahru. Details as below:

Date: 25 September 2016 (Sunday)
Time: 2pm
Venue: Crystal Crown Hotel, JB
Invited speakers: Chow Yu Hui, S. Arutchelvan, Dr. Lim Teck Ghee, Chua Tian Chang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