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 April 2017

四大板块三大矛盾主导世界格局

四大板块三大矛盾主导世界格局

作者/来源:郑若麟/环球时报


从冷战到后冷战、从东西方意识形态对峙到伊斯兰与“犹太—基督教”这两大宗教的摩擦,再到今天民族国家之间利益的冲突,世界形势正处在急剧演变之中。以支持或反对全球化为核心标志,世界四大力量板块和三大矛盾正在形成,并主导着世界格局的走向,也在冲击着西方国家目前已经结束(美国)、正在进行(法国)或即将进行(德国)的大选方向。如何理清我们的思路,提出应对策略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全球正形成四大力量板块

“西方”当前依然是全球主导力量。但“西方”内部却已分裂,形成两股对抗的力量。这两大力量板块存在于西方发达工业国家内部:以金融资本为核心的金融、石油、医药等跨国国际财团为一方,和以军工、航天航空、汽车、房地产等实业资本为核心的民族财团为另一方。

这两大力量板块在一系列当今世界最为重大的问题上,都处于尖锐对立状态之中。金融跨国财团支持全球化、支持打破国界的限制(资本需要更为方便地在全球范围内自由流通)、支持移民现象(需要廉价的劳动力)、支持欧盟一体化、反对俄罗斯……而实业资本民族财团则几乎在这些领域都与金融跨国财团持相反的立场。因为两者的利益所在不同,西方发达国家内部中的两大力量板块对峙的标志,就是对全球化的态度。前者支持而后者反对。

由于2008年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造成西方发达国家内部经济增长停滞不前、失业率大增,金融等跨国财团在西方目前舆论中声名狼藉,类似“占领华尔街”、“愤怒者运动”、“黑夜站立”等反金融财团的社会运动在西方国家内部风起云涌。特朗普正是代表着美国实业资本(特别是军工与房产)的利益,与金融财团及其拥有的媒体进行了一场激烈的竞选,在底层白人基督教民众的广泛支持下才胜出的。法国目前大选中也出现了同样的趋势。

另外两大力量板块分别是伊斯兰世界和中国。

伊斯兰世界作为一种以宗教为核心凝聚力的力量板块,目前在全球不少地方处于摩擦和战争状态之中。用美国学者亨廷顿的说法,世界存在着一条“伊斯兰冲突线”。但事实上伊斯兰势力并没有仅仅中止于国界,而是已经深深地渗透到世界各国内部,特别是在欧洲。部分伊斯兰势力在何种背景下会趋于极端化,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可以肯定的是,伊斯兰作为一股强大的力量板块,正在形成与非伊斯兰世界的巨大摩擦,特别是与基督教的西方和犹太教的以色列。

崛起中的中国(以及复兴中的俄罗斯),无论是从文明的角度,还是从意识形态的角度看,与伊斯兰和西方都不同。中国近年来迅猛发展,已经成为世界上一个重要的经济、贸易、政治、军事和科技大国。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今,中国第一次对全世界而言扮演着一个至关重要的发挥全球性作用的角色。但是,中国从主观上而言,几乎不愿意与任何国家为敌。中国历来奉行的都是合作共赢的和平外交。只是,在西方势力的挑唆下,中国周边部分国家正在逐渐形成一条“中国线”。显然,这是被挑唆起来的,这个“锅”不应由中国来背。

三大矛盾冲突带来风险

西方内部两大财团板块力量的争斗最终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今天的世界要比二战前复杂得多。因为今天的世界存在着三大主要风险:上述西方内部两大板块力量发生冲突,西方世界——包括基督教和犹太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的冲突,以及西方与中国之间的冲突。

如果说,在西方内部两大力量板块的冲突属于阶级、种族和宗教相混合的冲突,那么犹太—基督教与伊斯兰之间的冲突则相对单纯。源于宗教的冲突已经延绵千年。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斗争暂时掩盖了这一冲突,在后冷战时期的今天便不可避免地凸显出来。尽管当前伊斯兰力量板块与西方犹太—基督教两大力量板块无论在政治实力还是在军事实力上都无法同日而语,但伊斯兰力量板块有着四大优势:一是其拥有石油(武器);二是其生育能力极强,人口增长极为强劲;三是伊斯兰信仰非常坚定,处于攻势状态;四是伊斯兰教已经渗透到西方犹太—基督教世界的内部。因此,这一冲突从长远来看,谁将会最终胜出还真的很难预料。

西方与中国之间则是属于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混合而成的冲突。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欧美几十个国家因殖民主义和率先工业化,而在军事和工业上领先于世界其他地区,以西方为主导的力量先后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但中国的崛起使这个大局开始出现新的变数。

中国是历史上一个真正的没有征服野心的大国。但由于工业化进展迅速,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事实上很快将成为世界第二大强国,这就引发了西方一些国家的担忧。但是,中美和中国与西方之间的关系还不仅仅取决于不同利益如何协调和处理,更令人焦虑的实际上是源于西方内部的两大力量板块对中国的态度是不同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要处理好与西方的关系,必须了解并学会利用西方内部的这两大力量板块,才能维持自己的长久和平。

美国目前出现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趋势,欧洲由于大选还在进行之中,支持和反对全球化的力量分别代表着跨国和民族财团不同的利益,正在进行着拼争。中国的立场证明:西方两大力量板块中的一支,在全球化问题上与中国利益是趋于一致的。

当然,利益的分野从来不是那么清晰的。中国与西方内部的这两大力量板块都存在着利益重叠和分歧的部分。笔者认为,现在的问题是,西方内部的这两大力量板块目前已经处于政权交替阶段,如果代表着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和实体资本的力量在欧美普遍取得政权的话,世界会不会回到二战前夕的那种“以邻为壑”的危险状态之中?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的是西方内部的两大力量板块找到一个共同的外部冲突点,并成功地将矛头转移出去,从而形成某种合力,那将是更可怕的。但愿这都是杞人忧天。

(作者是中国旅法资深媒体人)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