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8 March 2017

金正男被毒杀一案, 考验马国外交平衡

金正男被毒杀一案, 考验马国外交平衡

作者 / 来源:唐南发 /《端传媒》(香港)

首相納吉布 (Najib Razak) 曾发言提醒平壤需尊重馬国的「法治」。
(摄影:Imagine China)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根据国内媒体报道,2月13日,一名手持朝鲜外交护照姓名为“金哲”的男子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离境大厅准备前往澳门时被人毒杀。死者被怀疑为朝鲜总理金正恩(Kim Jong Un)的同父异母的兄长金正男(Kim Jong Nam),而朝鲜媒体的报道却说“金哲因心脏病猝死”“此人不是金正男”。这宗命案及其引起的风波成为轰动世界的新闻和引人追踪的事件。

这宗命案导致马来西亚和朝鲜两国的外交关系恶化。马来西亚外交部2月20日传驻朝6大使莫哈末尼占(Mohamad Nizan Mohamad)回国,3月4日驱逐朝鲜驻马大使姜哲(Kang Chol),而朝鲜政府随即要求马来西亚驻朝大使在3月5日算起的48小时内离开朝鲜,并以“确保它在马来西亚的使节人员和公民的安全”为理由,宣布暂时禁止旅居韩国的马来西亚人离境。3月7日,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也宣布“内政部已发出即时生效的指令,朝鲜大使馆没有任何官员或职员能够允准离境”、“我也指示全国总警长(卡立)阻止所有旅居大马的朝鲜公民离境,直到我们确保所有在朝鲜的大马人安全为止。”马朝两国几乎走到了断交的边沿!

鲜见马来西亚政治学者对金正男被毒杀及其引起的马朝关系恶化问题发表评论。以下是我国政治评论人唐南发在3月3日(马朝关系恶化之前)在香港的《端传媒》发表的一篇题为《金正男毒杀案,考验马来西亚外交平衡》的文章——


曾经被视为北韩领导接班人的金正男,据报于2月13日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离境大厅遭人毒杀。继2014年马航MH370 与MH17 空难事件之后,马来西亚再度登上全球头条。 

金正男虽是北韩前领导人金正日庶出,却是长子。其同父异母的弟弟。金正恩于2012年继位后,其政权就将金正男视为潜在的威胁。因这起毒杀事件事态严重而敏感,原本马国政府除了副总理兼内政部长阿迈德扎希(Ahmad Zahid Hamidi,阿末扎希)以外,上下皆三缄其口;而警察方面的用词始终是“谋杀“(murder)而非“刺杀/暗杀“(assassination)。

尽管如此,具有官方背景的马国英文报章《新海峡时报》( New Straits Times )和《星报》( The Star ),一反过往在敏感政治议题上的保守作风,在许多报导采用assassination一词;这或多或少反映了马国政府对此事件愤怒的态度。 

马国当局一直不答应北韩提出的领尸要求,惹来北韩驻马大使姜哲(Kang Chol) 罕见而措辞强烈的批判 。直到2月20日下午,因姜哲再度公开声明不信任马国警方的调查,总理纳吉布(纳吉)才发言提醒:平壤需尊重马国的“法治”。 

对北韩强硬,马国有何代价?

原本是英国殖民地的马来西亚于1957年独立;之后与南中国海以东的沙巴和砂拉越在1963年共同组成马来西亚联邦。鉴于国内共产主义的威胁,第一任总理东姑阿卜杜勒拉赫曼(Tunku Abdul Rahman)在冷战期间与英美主导的西方阵营交好,与共产╱社会主义国家关系疏离甚至敌对。 1970年,拉扎克(Abdul Razak Hussein,即现任总理纳吉布的父亲,台译拉萨)接任之后,采取中立的不结盟路线,主张与国际两大阵营和平相处,方积极开拓与共产╱社会主义国家的外交关系,马国与北韩遂于1973年建交。 

往后的三十年,马国与北韩双边贸易不大,但外交关系素来融洽。 2003年,即将卸任的总理马哈迪(Tun Mahathir bin Mohamad)极力促成了一次朝核六方会谈的筹备会议——他向来主张马国必须协助北韩融入国际社会,同时也向美国宣示马国奉行独立外交路线。 

虽然2005年以后,北韩把马国定位为进入东南亚市场的通道,在吉隆坡设立了国家旅游局,也积极拓展两国经贸联系,但台面上的年度贸易总额至今仍不超过1000万美元。相对地,中国、南韩、日本和美国都是马国关键的贸易伙伴,重要性与日俱增。马国必要时与北韩外交降级,其经济损失也不大。而且,吉隆坡也并非处处维护平壤,例如2016年3月,马国在轮值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时,针对制裁北韩的2270决议也投下赞成票。

马国与北韩的融洽关系,亦可见于两国的免签措施。马国护照拥有154个免签或落地签国家 ,也是全球唯一获得北韩免签访问的国家。同时,北韩也得到对等礼遇,即其公民可免签入境马国。 

然而,所谓免签其实形式大于实际意义。想到北韩旅游的马国公民,必须参加其中一个北韩认可的旅行社所提供的配套,申请旅游准证(travel permit)耗、时可达数星期甚至数月。另一方面,北韩公民虽然名义上可免签入境,实际上北韩并不允许其国民自由出国。 

据马国有关官员私下向我表示,所有造访的北韩公民,必须出示其政府的出国证明书方能入境,而马国政府也会监督其行动。这或许解释了为何在金正男刺杀案后,马国警方数天之内,就能掌握其中一个北韩公民于吉隆坡的住处,并将之拘留协助调查。 

因此,所谓免签只是说明两国关系良好,在运作层面上完全是另一回事。如同新加坡的撤销北韩公民免签入境 ,不过是顺应美国主导的联合国制裁议程;3月2日马国宣布将对北韩实施签证措施,也纯粹只是一种政治表态,实质对两国国民出入境影响不大。马国借此以表达对自命案发生之后,平壤一再干预并高调批判马国调查的强烈不满。 

国际形象与国内因素

因此,马国决定对北韩强硬与否,主要考量不是北韩想法,而是国际和国内局势。金正男的死,背后牵涉到南韩、俄罗斯、中国与美国的外交角力,因此各方皆想从马国取得一手情报资料——例如整个犯案的过程和动机,以及北韩在马国或明或暗的活跃程度等等。 

过去几十年,北韩政权屡涉在他国境内的暗杀和绑架,加上一意孤行发展核武,国际形象素来不佳。马国一旦确认,金正男之死是金正恩政权于幕后策划,道义上就必须在外交上有所表示,否则将被视为姑息跨国暗杀,可能连带在国际社会赔上马国自身形象。如今初步证实金正男死于VX神经毒剂,加强了国际社会对北韩“生产化武”的负面印象;美国提出或将北韩重新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也加重了马国的压力,迫使其需进一步对平壤强硬,以换取西方国家信任。加上马国总理纳吉布本身在西方国家形象低落;他肯定知道,纵容北韩的流氓行径,可能会有外交代价。 

在国内方面,因为此事攸关马国情报失误和国家安全,万一纳吉布处理不当,予人软弱印象,其领导的执政党巫统内部亦必然会有异议。纳吉布自2009年上台以来,就面临接连不断的丑闻和弊案,全赖金钱政治和党内外制衡机制的不足,方能执政至今。金正男命案如果不能妥善落幕,党内精英可能会集结寻找替代领袖。前总理马哈迪为首的在野党肯定也要大肆炒作,为来届大选增加政治筹码。 

马中关系基本不变

至于马国与中国的关系,目前仍固若金汤,基本上不会有变化。一般来说,除非关乎中国国家主权,否则北京采取大动作的可能性很小。而且,马国只是个中度开发的国家,但对中国来说,其更大的价值在于作为通往东南亚各国的桥头堡,当中的战略利益大于一切。三年前发生的马航MH370坠机悲剧,受害者大部分是中国公民,北京也碍于战略考量,顶住民间压力,对马国政府始终多番体恤。

事实上,2月18日中国宣布暂停从北韩进口所有煤炭,也算是对平壤摆出脸色;如此局势下,马国亦可解读为有放手彻查金正男命案的空间。尽管如此,中国有对边境稳定的考量,加上一旦平壤政权垮台,极可能扩大美国在东亚的影响,因此中国即使对金正恩政权不满,也不至于全然弃之不顾;北京更关心的是:如何能够改变北韩而不损害自身的战略利益。因此,金正男遭刺杀一案,假若调查结果证实乃平壤所为,马国固然要就此强烈表态谴责,但也必须同时照顾北京的颜面,以免给予国际社会“马国靠向西方,孤立中国”的印象。

如今,迹象显示,纳吉布为了挽救本身低落的国际形象,不惜牺牲与平壤的良好关系;其也肯定已经取得北京的“谅解”。金正男之死若证实为北韩所为,对长期被视为支持平壤的中国政府,多少会造成一定冲击。另外事发至今,北京方面始终谨慎发言。马国政府如果要对北韩采取更强烈的外交行动,中国政府应该能够理解。 

对美关系的考量

不过过去十年,马国一直试图在中美两国的博弈间左右逢源。在这个案件的处理上,马国亦必须同时顾及与美国的关系。事实上,刺杀金正男发生在2月13日上午,相关新闻迟至隔天傍晚才出现,而且是由南韩的新闻社率先发布——不可排除,马国一早就知会了首尔当局,这是一种不满于平壤,且向美国阵营示好的举动。

自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以后,美国在东南亚投资乏力,中国资金趁虚而入,马国成了主要受惠国之一,让马国更靠拢中国。近两年纳吉布《一马公司》弊案缠身,甚至要依赖北京出手救援才得以勉强过关。纳吉布因为与中国“过从甚密”,加上弊案所造成的国际金融冲击,与华盛顿关系陷入僵局。

然而,执政的巫统和曾经在对抗共产主义威胁上与英美紧密合作的马国军方,传统上依然亲西方,极不愿意看到马国受到美国冷落。另一方面,中国不仅仅是崛起中的大国,还是俄罗斯以外,足以挑战美国全球霸权的强国。马国与中国关系日益密切,也意味着马国日渐深涉国际强权间复杂的战略斗争。这些都说明了,一个东南亚国家要在国际强权间游走,实属不易。

2014年MH370 和MH17 事件所引发的国际效应只是个开始,加上这次的金正男事件,未来数年绝对是马国外交的多事之秋。 

(唐南发,联合国独立顾问,自由撰稿人)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