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4 March 2017

马来西亚要求复核白礁主权 新加坡将在期限内提出反驳

马来西亚要求复核白礁主权
新加坡将在期限内提出反驳

原标题:马来西亚重提白礁主权纷争 新加坡:证据不达标


上图:白礁岛,新加坡称之为Pedra Branca,马来西亚称之为Pulau Batu Puteh),处于全球最繁忙海上通道的咽喉地带。

下图:白礁(Pedra Branca)、中岩礁(Middle Rocks)、 南礁岛(South Ledge),位于新加坡海峡东面入口的南中国海水域。
(白樵岛位置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观察者网综合】新加坡最近有点忙,一边还在继续:,谈着TPP的烂摊子,指望美国回心转意;一边又派副总理率七名部长访华,打算签署一揽子协议;另一边,还得腾出手来,处理一下马来西亚提出的白樵主权复核事宜

3月2日,新加坡外交部长宣称,他们的法律团队在研究了马方的申请后认定,马方的证据不达标,不足以修改先前的主权判决。

马来西亚申请复核白礁主权的新证据

据观察者网先前报道,马来西亚曾想凭借新加坡殖民地政府官员在1958年发出的书信、一名英国海军军官在1958年提交的事件报告,以及一份属于上世纪60年代的海上作战地图要求复核白礁主权。


证据之一的海上作战地图

马来西亚当局认为这些文件显示,英国殖民地政府和新加坡的最高级别官员都认为,白礁岛不是新加坡的领土。

新外长维文:马方的新证据不达标

但是在3月2日,新加坡“8频道新闻及时事节目”援引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的话称,新加坡的法律团队已经仔细研究了马来西亚上个月向国际法庭提出的申请。他们坚信,马来西亚提交的三份同白礁主权有关的新证据,无法达到修订判决的标准。

维文说:“我国将在6月14日也就是国际法庭设定的期限内,提呈完整和令人信服的观察,来反驳马来西亚的申请。”

白礁本身只是个无人岛,但是位置重要,处于全球最繁忙海上通道的咽喉地带。马新两国外长于2003年签署特别协定,同意把白礁(Pedra Branca)主权争议提交至国际法院审理与裁决。而海牙国际法院于2008年5月23日以12对4票裁决白礁岛主权属新加坡,同时分别以15对1票,裁决中岩礁(Middle Rocks)和南礁岛(South Ledge)将主权归马来西亚。

国际法庭要到明年下半年作出裁定

目前,国际法院必须裁定新发现的证据是否符合六个月的有效发现期。保守估计,这个阶段的司法程序要到明年下半年才结束。如果国际法院裁定“新证据”有效,法院将展开第二阶段工作,裁定新发现是否对判决有决定性作用。

新马舆论界对白礁岛事件的看法

不过,马来西亚为何要在此时提出复核主权,或许是因为别的原因。据新加坡《南洋视界》2月报道,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研究员穆斯塔法•伊兹丁(Mustafa Izzuddin)称,“在马来西亚2013年大选期间,反对党提出了白礁岛事件,以证明巫统(执政党马来民族统一机构)政府的软弱。”

“也许这一次,巫统将利用这个(白礁岛事件)来向马来西亚公众证明,纳吉在外交政策上的领导是强大的,是可以保护马来西亚主权的。在巫统的政策制定者脑中,它可以被当作一种赢取投票的方式。”

马来西亚政治专家魏尔希(Bridget Welsh)认为,马来西亚将在政治层面上充分利用该事件。她说:“人们无法否认,该事件将对国内政治产生影响,并会在选举期间发挥作用。”

但是,也有学者不同意这样的观点。

新加坡“亚洲新闻台”援引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历史学家凯文•布莱克(Kevin Blackburn)的话称:“鉴于马来西亚执政党联盟已面临的政治问题,像这样微小的事件不太可能激起爱国主义,从而使他们从中受益。”

对此观点,穆斯塔法也表示同意。他说:“这可能是一个在最后时刻、最后一搏的尝试。他们想看看(主权判决)是否有漏洞。”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