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8 February 2017

涉及80年代土著金融丑闻,马哈迪也曾炒外汇玩期货?

 涉及80年代土著金融丑闻,
马哈迪也曾炒外汇玩期货?

作者 / 来源:陈定远 / <星洲日报>言路

马哈迪                            索罗斯
“索罗斯经验丰富,老谋深算,若说马哈迪栽在他的手里,也不让人意外,这也许也说明了为甚么马哈迪如此痛恨犹太人,除了宗教因素之外,栽在索罗斯手里也许也是因素之一。” 

1月底,前国家银行高层管理人员,前助理总裁阿都慕勒揭露,马哈迪在其首相任内,曾让国家银行大事炒外汇,最终以亏本国行100亿美元(折合约443亿令吉)结束,但是,国家银行在其常年报告中说,炒外汇亏损只有90亿令吉。

2月15日,首相办公室宣布,将成立一个专案小组,负责调查马哈迪任内,让国行炒汇导致亏损的实情。专案小组成员将由政府机构的领袖及某些行业的德高望重者组成,目的是要获得事情的真相,国行炒汇案如何开始,如何结束,亏损究竟是多少,财务管理程序是否出现弊端,是否有人隐瞒真相等等。也有可能成立一个最高级的皇家委员会,彻查这起案件。

在西方较为完善的财政金融制度下,中央银行的操作及其决策是完全独立于政府的,政府不得过问或干预中央银行的事务,不论关于利率或货币量等重大决定,皆由中央银行独立处理。而在西方国家以外的其他国家,例如马来西亚,中央银行并不是独立于政府的,中央银行隶属于财政部的管辖,而财政部又是政府的一个部门。例如在马来西亚,现任首相纳吉兼任财政部长,分管财政事务,包括国家银行事务。马哈迪在任时,虽然在1998年兼任过一段短期的财政部长,在国家银行炒外汇时并非财政部长,但国家银行的操作与决策,受马哈迪政府百分之百的控制,那是不可否认的。

其实,国家银行在1991-1993年间炒外汇的新闻,报章不是没有报道,只是轻轻带过,很多人早已将它抛到脑后。前华尔街日报新闻从业员,定居在新加坡的澳籍人士巴里韦恩(Barry Wain),在2009年底出版的一本关于马哈迪事迹的著作中,对于国家银行炒外汇这个事件有较为详尽的分析。这本书名叫《马来西亚独行侠:在动荡时期的马哈迪》(Malaysian Maverick: Mahathir Mohamad in Turbulent Times)。这本书在马哈迪卸任后出版,由于暴露马哈迪许多人所未知的内幕,曾经轰动一时,虽然它没有被当局列为禁书,却不能在马来西亚公开出售,一直到若干年后,才准于公开发售。

该书出版时,真的是石破天惊,它透露国家银行因为炒外汇,直接蒙受的损失为500亿令吉,但如果将其他间接或没有记录在案的损失计算在内,总共损失达到1000亿令吉之多。最近的揭露却说,损失只有100亿美元,数额相差之大,是有必要开启调查,找出真相。

当年国家银行炒外汇,陷入投机活动如此之深,难以自拔,一般上是在初期管理外汇风险时,做套期保值的对冲活动时,发现了如果不做对冲的话,会有高额的投机利润可得。投机赚到钱,尝到甜头,他们会以为这是他们的投机策略高明,才会带来如此丰厚的利润,而不觉察到这其实只是偶然侥幸罢了,于是一头钻进去,直到头破血流为止。

后来获知,当年马哈迪,通过国家银行炒英镑豪赌的对手,居然是后来鼎鼎大名的金融大鳄索罗斯,不过索罗斯显然没有把国家银行当做对手。

索罗斯经验丰富,老谋深算,若说马哈迪栽在他的手里,也不让人意外,这也许也说明了为甚么马哈迪如此痛恨犹太人,除了宗教因素之外,栽在索罗斯手里也许也是因素之一。

就在国行押注英镑,看多看好英镑币值会上升的当儿,无独有偶,在美国那边,金融大鳄索罗斯等认为英镑币值必定下跌,已看空做空英镑,开始大量抛售英镑,头寸正好是国行的对立面。

让我们看看索罗斯等人为何会看空英镑。1990年,英国决定加入西欧国家的新货币体系,这个体系称为欧洲汇率体系,它就是现今欧元系统的前身。这个体系以德国马克为中心,英镑和马克的汇率被定在1英镑兑2.95马克,英国有责任维持这个汇率的稳定,最低不能让英镑低过2.7780马克。当时英国正值经济衰退,这个汇率显然是高估了英镑,对英国来说是个沉重的负担。同时,意大利里拉也被高估。

英国为了提振经济,有需要降低利率或让英镑贬值,以提高各方面对英国生产的有效需求。因此索罗斯等人认为,英国要维持欧洲汇率体系下的高汇率是不可能的,很快就会退出欧洲汇率体系。索罗斯等人财雄势大,抛空英镑,排山倒海而来,更造成了英镑非贬值不可的局面。英镑兑马克的汇率不断下跌,一度跌至2.7964,距离下限2.7780已经不远,英格兰银行虽然购入33亿英镑来扶持英镑,仍旧阻挡不住英镑下贬的势头。

当时,单单索罗斯一人,就动用了100亿美元,其中70亿美元用来抛售英镑,其余的用来购买西德马克和英国股票。

在金融大鳄的狙击下,英国政府终于在1992年9月15日宣布退出欧洲汇率体系,英镑于是大贬,索罗斯因此斩获丰厚,计有10亿美元之多。此举让索罗斯一举成名,一时名声大噪。

其实,现在的人容易淡忘历史,很少人知道,马哈迪不仅炒过外汇,他也玩过期货。马哈迪当政时期,在1980年代,也曾豪赌过锡米期货。

根据非正式数据,马哈迪赌期货,结果是让国库亏损了16亿美元。这个豪赌锡米期货的过程,在巴里韦恩的书中,也特辟一章,专门分析马哈迪豪赌期货的全过程。

此外,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于1月间,在网上公开大量解密文件,其中就有关于马哈迪涉及1980年代,马来西亚土著金融公司的贪污丑闻的解密文件。土著金融公司的贪腐案涉及损失的金额,高达25亿令吉。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