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4 January 2017

剖析维文的四个国家利益 与新加坡现实困境

剖析维文的四个国家利益
与新加坡现实困境

作者/来源:商丘羊 /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插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新加坡外长维文在2017年1月1日接受专访,这是为了补充李显龙的新年献词骨鲠在喉不便表达的不足。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专访内容也就是新加坡的“外交咨文”。其四个利益如下:

       1.保持国家的独立和自主权。
  2.结交周边的朋友和伙伴。
  3.追随国际标准和国际法。
  4.贸易是维持生存的元素。

新加坡由美军驻扎,何来国家独立自主?

新加坡与美国签订了安全条约,让美国空军和海军驻扎国内,造成本地区局势向着美国有利的方面倾斜,也构成美军在本区域的潜在威胁。这种局面,不但大国如中国、俄罗斯不愿意看见,即使亚细安的印尼、马来西亚也不愿意见到,然而新加坡以此作为自己的护身符、挡箭牌,而且沾沾自喜,以为靠山牢固,任谁也不放在眼里,可以在本地区呼风唤雨。因为将自己绑在美国的利益上,唯有听任美国指挥,渐而不知自己轻重,敢于挑战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以致在外交上吃了亏。新加坡的亲美反华是李光耀时代已经定下的政策,李显龙严格遵守李光耀的遗教,一成不变的照搬照套,在美、日的唆使下,一马当先,充当打手。从美军驻扎新加坡开始,该国已经没有独立和自主权,李显龙父子一味主动迎合美国的需要,丧失了主权国家的尊严。

靠着美国对付中国,是极大的愚蠢外交

新加坡对于周边国家是采取高度防范的态度,在亚细安国家里,印尼和马来西亚是被它长期注意的国家,新加坡武装部队派遣情报人员到这两国侦察几乎是公开消息。而最近几年,更暗中吸收马来西亚华籍青年到新加坡武装部队服役,并提供住屋与役后工作。这些动作说明它与亚细安国家关系并不和好,至少它本身与邻相处就不厚道。然而,自新加坡建国以来,除了苏卡诺时代曾经昙花一现的对抗外,其余时间都是相安无事,原因是这两个国家的内部局势不稳定,还没有出现强而有力的领导人。从历史以及从长远的关系上看,新加坡的真正威胁是来自这两个国家,尤其是印尼,而新加坡跟在美国背后针对中国闻风起舞,是极大的愚蠢外交。可以想见,当印尼真正强大时,新加坡的空中航线,领海界线,以及马六甲海峡的控制权,都会成为冲突的触媒剂。美国人是否会永远驻扎在新加坡?这答案并非李显龙和维文等人的智慧所能回答的。此次新加坡与中国为难,是采取“远攻近交”方法,借着美国人势力“攻打”中国,而对于亚细安国家,尽量保持和好。这种愚蠢的外交政策,一个明显的败笔就是亚细安国家对于新加坡的作为毫无反应,几乎是麻木不仁作壁上观,只有美国和日本为它齐声叫好。

南海课题幼稚举措,丢人现眼不堪一击

自从卷入南海风波中,新加坡的一个特点是,口口声声,滔滔不绝的提起国际标准和国际法。这原因是它明白在南海问题上,不是声索国的自己发出声音,在别人眼里,如果不是为了打圆场就是另有所图,而它恰恰是为了给美国以及底下的日本和菲律宾张目,由于师出无名,因此假借国际标准和国际法就可以大做文章,振振有词地说自己也是国际一份子。新加坡这种幼稚的举动,在中国不承认与主权无关的海洋公约,甚至所谓的仲裁案的结果,都是不堪一击的。中国在南海划出了九段线,标示出领海范围,这在1949年以前早已划定,九段线内的飞行与航行自由并无改变,新加坡不断声称影响它的航线自由,这明显地是寻找藉口,与美国统一口径,挑起事端。中国在接近大陆陆地的范围内设有空防识别区,这是为了保护国家安全而设的防范措施,虽然与九段线重叠,但也没有妨碍国际航空自由飞行。

新加坡陷孤立困境,危机已经紧逼而来

维文认为贸易是维持新加坡生存的元素,这是众人皆知,无须强调的事实。新加坡居于优异的港口地位,扼着马六甲海峡出口,使它在贸易上占尽先机,其经济基础绝大部分是依靠港口收入。随着“一带一路”的展开,新加坡感觉生存受到威胁,就那么710平方公里的土地,已经没有发展的空间。挖土填海没有泥沙,印尼和马来西亚严禁泥沙出口,只好用拖船到柬埔寨购买,另一方面,尽可能挖掘隧道取用泥沙,然而无论如何填海,面积总是有限。正当新加坡要把海港迁移到大士去,上海港一跃成为亚洲最大海港,而在亚洲十大海港中,中国占了七个,新加坡已经被挤到第二位,其货运箱落后上海超过一千万个。中国海洋货运崛起,对新加坡是一个打击。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开通运作,是第二个打击。接下来的巴生港扩建,马来半岛从巴生港到关丹的铁路已经开建,对新加坡是第三个打击。马六甲皇京港动工建设,又是一个打击。如果不是泰国局势不稳定,克拉运河的开凿或已实现,这个新加坡的噩梦,最近又再议论纷纷,新加坡对此应该早预对策,否则一旦实现,它将像苏伊士运河开凿后的好望角,一夜之间失去地位,这将会是灭顶之灾。眼下局势已经十分明显,对新加坡贸易极为不利的外来压力日益严重,维文说“开放、包容,支持自由贸易,攸关国家的存亡”。李显龙先前忘乎所以地支持美国在南海搅事,一个原因是想乞灵于美国领导的 TPP,然而却被特朗普的中选给搅黄了,突然之间,新加坡陷入孤立状态之中,危机已经紧逼而来。

新加坡死鸭子嘴硬,与中国关系僵持了

2017年1月1日,扣押在香港海关的九辆装甲车不见了,新加坡国防部此前发表了六次声明要求香港归还,均不得要领。如今装甲车消失,去了哪里,新加坡更是无从追踪,香港屯门海关对此的答复是“由于案件仍在调查中,没有进一步资料可提供。”据小道消息,九辆装甲车已经贮藏在仓库之中,倘若消息可靠,则归还的日子恐怕难以立现,还须折腾一段日子,小国无外交,信不诬也。关于此事的处理,维文说“关键就是不使事情恶化,不推高情绪,不使形势更严峻,保持冷静,开放所有沟通渠道……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对方为何有那样的立场。”维文所谓的“要了解对方为何有那样的立场”,是带着责怪别人的语气,装甲车事件发生后,新加坡没有反躬自问,维文甚至说“大家都知道我们和台湾有这种安排已经很长时间了”。这就是死不认错,“烫死的鸭子嘴硬”,可以这么说,这是它自己所造成的局面。一个摆在眼前的事实是,新加坡在台湾进行军事训练,严重违反“一个中国”的诺言,事件发生后,新加坡不但不承认这是违反行为,而且几乎是“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以为在1990年中新建交之前已经进行的军训,是中国无法反对的正当理由。中国外交部已经声明与它建交的国家必须恪守一个中国政策,这不仅针对新加坡而言,此外是不能与台湾有军事上的往来。长久以来,中国对台湾军训保持沉默,是为了让新加坡自动明白而收敛,然而这恰恰给予新加坡一个错误讯号,数十年没有醒悟,以为这是中国默许它继续下去。新加坡口头上承认遵守一个中国政策,但对于建交后数十年还不放弃军事上与台湾往来并不认为是触犯中国的核心利益,甚且自说自是,以为这是孤立事件,无伤大雅。维文说过“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这清楚说明新加坡仍然自以为是,自以为没有做过令十三亿人不高兴的事情。由此可见,新加坡至今仍然企图以颠倒逻辑,偷换概念的方法蒙混过关,不承认其严重性。

李光耀留下的怪圈,仍然牢套住新加坡

维文说“我们可以去了解立场不同的原因,确保这些差异不会干扰长远的战略性关系。第一、不使形势恶化,第二、也不能逆来顺受,否则,我们会失去价值。”新加坡与中国的长远战略关系是经济上的关系,在“一带一路”展开后,中国并没有以此与新加坡深入讨论,其原因就是新加坡摆出亲美反中的姿态,逐渐形成一只拦路虎。可是,中国并没有让新加坡“逆来顺受”,而是新加坡自作自受,在此已经恶化的形势下,陷于困境的新加坡应该如何表态。迫在眉睫而又紧绷的中新外交关系,考验着没有李光耀的一群,而李光耀留下的怪圈,至今仍然紧紧套住新加坡。 抚近追远,清本正源,可以肯定,李显龙应该是在等待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指示。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