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0 January 2017

两被告要求更换审理法官 比尔卡勇枪杀案展延审讯

两被告要求更换审理法官
比尔卡勇枪杀案展延审讯

法官指示:4名被告继续关押在美里监狱

来源:综合《诗华日报》《联合日报》报道

比尔卡勇命案原定于今日(9日)最后过堂并随即审讯,由于两名被告要求更换审理法官,此案有待砂沙首席大法官确定新的审理法官之后择日审讯。上图为4名被告[左3身穿西装外套而面戴口罩墨镜者为主谋嫌犯李志坚,左2的嫌犯为李志坚(Lee Chee Kiang)的私人助理陈伟忠(Chin Wui Chung),右3和右4身穿长袖衬衫者为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 Pauzi)和李昌隆(Lie Chang Loon)]在警方人员押送下离开美里法庭大厦、准备步上押送嫌犯的专用卡车之影。
(图源:砂拉越《联合日报》)

[ 美里9日讯 ]  公正党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助理比尔加勇枪杀案,4名被告今日过堂,首、次名被告代表律师本月3日致函砂、沙首席大法官要求更换审理法官,高庭同意展延审讯,直至首席大法官确定新的审理法官后择日审讯。

首名被告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 Pauzi)与次名被告李昌隆(译音Lie Chang Loon)的辩护律师兰比与李晋安已经在本月3日致函砂拉越、沙巴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兰俊(Tan Sri Richard Malanjum)要求更换审案法官,目前是美里高等法庭法官阿尔威阿都瓦哈博士(Dr Alwi Abdul Wahab)审理此案件。

比尔加勇家属、亲友与达雅协会成员拉横幅坚决为死者讨回公道(图源:砂拉越《诗华日报》)

法官此前审理“同发土地纠纷案”

基于高庭法官阿尔威阿都瓦哈博士是此前负责审理李志坚所属的同发种植公司土地纠纷案的法官,辩护律师为了避免此枪杀案在审理过程出现不利于被告的偏见,因此提出要求更换审理法官。

高庭法官阿尔威阿都瓦哈今日在庭上同意辩方律师所提出的要求,案件审讯因此展延。阿尔威阿都瓦哈没有定下新的过堂和审讯日期,此案唯有等到砂沙首席大法官确定新的审理法官之后,才由新的法官择日再行过堂和审讯。

除了45岁的主嫌李志坚,另外三名被告,即29岁的莫哈末费德里(枪杀案枪手)、37岁的李昌隆与50岁的陈伟忠(Chin Wui Chung)今日一起被带上美里高庭过堂。

比尔加勇家属与一名律师(右2)及民主行动党砂州秘书林思健(右1)交流。林氏也是在砂州的执业律师,多年来都关注砂州原住民的遭遇并仗义执言。(图源:砂拉越《诗华日报》)

4名被告继续关押在美里监狱

身为规模巨大的种植公司老板的李志坚被控与李昌隆、陈伟忠,及另外一名尚在潜逃的同党共同雇用莫哈末费德里杀害比尔加勇,因而抵触刑事法典第109条文(教唆/串谋),并在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下同读。一旦罪名成立,被告可被判处死刑。

枪杀案件是在去年6月21日早上8时20分左右,在柏迈再也Emart购物中心旁红绿灯前路段发生。

首名被告莫哈末费德里被控在案发日期、时间、地点,枪杀比尔加勇,因而抵触刑事法典第302条文。一旦罪成,将面对死刑判决。

次名被告李昌隆和第三被告陈伟忠,被控在上述同一日期、时间、地点与李志坚及另一名正在潜逃的男子,与首名被告串谋杀害比尔加勇,而抵触刑事法典第109条文,并在第302条文谋杀罪名下同读。两人一旦罪名成立,在此条文下唯一的判刑亦是死刑。

法官指示将4名被告继续关押在美里监狱,直到接下来的上庭审讯日期。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 将在9月底之前 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将在本月杪之前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
英文译稿也将在9月杪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本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