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5 December 2016

比尔卡勇命案主谋嫌犯 李志坚 被控教唆谋杀罪,倘罪成判死刑

比尔卡勇命案主谋嫌犯 李志坚
被控教唆谋杀罪,倘罪成判死刑

来源:综合诗华日报、联合日报等报道

涉嫌枪杀砂拉越政治人物比尔卡勇的主谋李志坚逃亡到中国福建莆田,12月12日被中国公安局逮捕,13日由马来西亚警方派出的特别团队从中国押送回马。
上图:李志坚身穿蓝色T型衫、黑色外套和长裤,14日上午被砂警方从吉隆坡押抵美里机场,之后被关押在美里中央警署扣留室。
下图:李志坚已穿上整套橙色囚衣,下午1时50分左右被带到美里法庭正式被提控谋杀罪。
警方对李志坚的押送过程全由携带机枪的特选刑警执行,戒备森严。

[ 美里2016-12-14讯 ]  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109条文(教唆/串谋)与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在美里地方法庭提控涉嫌枪杀比尔加勇(Bill Kayong)的主谋拿督李志坚。在上述刑法条文下,若罪名成立,唯一刑罚是死刑!

美里地方法庭推事朱莱妮今日在庭上宣布将此案件订在本月30日再次过堂,并等候砂州检控官依据177a刑事法典条文把案件带上高等法庭审讯。

根据警方公开的讯息,被控教唆与谋杀罪的嫌犯李志坚在6月23日(比尔卡勇命案发生后两天)从美里飞往新加坡;7月3日从新加坡飞往澳洲墨尔本,之后躲藏起来;8月11日警方发出通缉令之后便一直逃亡在国外;12月12日在福建莆田被中国公安局逮捕;12月13日前往中国的马来西亚特派刑警队伍将李志坚押回吉隆坡国际机场;砂拉越警方在今日(14日)上午约11时将李志坚押抵美里机场。

跨国潜逃约172天后的李志坚,在今日被押上命案发生地点的美里地方法庭面对上述控状。

李志坚回应明白控状内容

法庭在下午2时开庭。当翻译官宣读对李志坚的控状之后,李志坚表示他明白控状内容。

翻译官宣读的控状内容,提及李志坚在2016年6月21日早上8时20分,与李昌隆(Lie Chang Loon)、陈伟忠(Chin Wui Chung)及和枪手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 Pauzi),干下了枪杀比尔加勇案件,触犯了刑事法典第109条文(教唆/串谋)与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罪名。

这个案件是由警方副检控官诺法兹依莎负责提控。

比尔加勇是在2016年6月21日,驾车在杜当路通往美里市大道接近Emart购物中心的交通灯处停驶时被枪杀。之后,警方迅速追捕涉案的嫌犯,并寻求国际刑警协助逮捕逃亡国外的李志坚。李志坚终于在12月13日被逮捕归案。

这个案还有另外3名被告

这个案件的另外3名被告,分别是29岁的莫哈末费德里,37岁李昌隆和50岁的陈伟忠。

首名被告莫哈末费德里是这宗枪杀案件的枪手。他被控于今年6月21日早上8时20分左右,在柏迈再也Emart购物中心旁交通灯前路段,枪杀比尔加勇,而抵触刑事法典第302条文。

次名被告李昌隆和第三被告陈伟忠,被控在上述同一时间、地点,与李志坚和另一名仍在潜逃的男子,与首名被告串谋杀害比尔加勇,而抵触刑事法典第109条文,并在第302条文谋杀罪名下同读。

若上述控状罪名成立,唯一刑罚是死刑。

以下是警方押送李志坚从吉隆坡国际机场抵达美里机场准备再押上法庭的视频——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