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 December 2016

星光计划40年, 中国何以今天动怒 ?

星光计划40年, 中国何以今天动怒 ?

作者 / 来源:穆尧 /《多维新闻》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星光部队存在几十年,中国选择此时经香港扣押新加坡装甲车曝光,原因不简单。(图源:香港01)
“包括中国在内,大家都知道我们和台湾有这种特殊安排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们做的事情不是秘密。”正如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在装甲车被扣事件数日后的11月29日所说,台湾与新加坡的军事往来“星光计划”是所有人彼此心照不宣几十年的存在。但是,为什么中国大陆今时却要做出如此异乎寻常的举动,而且表达出相当坚决态度,毫无拖泥带水之感?

我们必须承认,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尽管双方都不肯公开承认这并非简单的孤立事件,大陆也不承认这是一场“蓄意的敲打”,但是事实究竟如何,恐怕不必多言。

李光耀时代,北京“默许”新加坡“出格行为”

新加坡曾经在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以及两岸关系和解方面扮演过重要角色,新加坡国父李光耀与中共历代领导人尤其邓小平的私人关系更是众所周知,加之习近平本人在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前后都曾多次造访新加破,对所谓的新加坡模式颇多赞同。可以说,新加坡之于中国大陆确乎具有特殊“渊源”。 

而在国际场合,当年李光耀凭借长袖善舞,立足东南亚在中美等大国之间折冲樽俎搞平衡外交,扮演着相当智慧的协调者角色。对于中国,新加坡既是中国向西方表达自己的传声筒,也是与西方进行联系的纽带。因此,对于新加坡一直以来的“出格行为”,在很多时候,北京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一种默许。 

曾有评论人士认为,李光耀或者说新加坡之所以能如上文提到的那样,在风云变幻的国际环境的夹缝中游刃有余地生存,得益于新加坡特殊的地缘位置,但更重要的是李光耀明白,不应自不量力挑战大国权威;即使小国或地区获得某一大国支持,此大国对小国或地区的兴趣也并不在其本身,而是与它们相关的另一大国,因此,若小国(或地区)想依仗一个大国来对抗另一大国,往往会自食恶果;大国的安定繁荣对大家都有好处,反之亦然,因此小国应与各大国都保持良好关系。  

后李光耀时代,李显龙不遗余力向中国发难

但是,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新一代当家人显然没有汲取到李光耀的生存智慧。新加坡最近所扮演的角色已经令中国相当不满意。在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中,李显龙政府不断强化与美国自1990年代以来建立的军事合作关系,同时在孤立中国的TPP协议推动中扮演重要角色。而在近年搅动南海的主权争端问题上,新加坡亦不遗余力向中国发难,令中国政府相当不悦。 

不论如何,可能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中国与新加坡官方层面已爆发了多次公开交恶。比如今年7月份南海仲裁案后,李显龙公开要求中国接受海牙法庭否定九段线的裁决,结果遭到中国批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在某场合要求新加坡“少管闲事”。显然,曾经的“交情”已经无法让中国继续容忍新加坡放弃平衡战略,在亲美反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当然,更为现实的是,中国已经成为非洲、中东等产油国的重要市场,中国80%至95%以上的石油进口要通过马六甲海峡,马六甲海峡堪称中国的海上生命线。而新加坡扼守马六甲海峡,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如果美国封锁中国货轮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中国不得不隐忍隐忍再隐忍,以免在经济快速增长而海外力量不足的背景下被人卡住喉咙。

北京政府致力于摆脱对马六甲海峡的依赖

也正是在此背景下,中国政府近十余年来一直在寻求绕过马六甲海峡的替代方案。此前,中国政府曾考虑过至少4个方案:第一个方案出云南瑞丽经缅甸西南部皎漂港的中缅油气管道。中缅油气管道缅甸于2010年6月开工建设;2013年9月30日,中缅天然气管道全线贯通,开始输气;2015年1月30日,中缅石油管道全线贯通,开始输油。但是这条通道因为缅北屡启战端而令人不安。 

克拉地峡运河目前没有进入实质推进阶段(图源:www.kelayunhe.com)
第二个方案横贯马来半岛克拉地峡的运河。2014年3月,中国与东盟合作的克拉运河筹建小组开始运作,规划长100公里,贯通印度洋和泰国湾,建成后将成为亚洲最大的一条人工运河,相对原有的马六甲航线,直线缩短一千多公里的航程。但是,这一方案至今未完成协调。 

第三个方案于马六甲海峡西南与马来西亚共建皇京港深水码头。马六甲皇京港项目(Melaka Gateway)是一个大型的填海综合发展项目,属于马来西亚国家级二号工程,由三个人造岛和一个自然岛屿组成,占地1,366英亩,总投入400亿林吉特(1马来西亚林吉特约合0.2240美元)。10月19日,这一由中国电建集团EPC总承包的深水补给码头举行了奠基仪式,预计2019年完成,将超越新加坡成为马六甲海峡上最大的港口。 
今年11月份,瓜达尔港正式启用(图源:VCG)
而第四个方案,便是出新疆喀什直通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瓜达尔港的通道。11月中旬,由50辆卡车组成的中国商队从新疆喀什出发,沿着中巴经济走廊新建公路抵达瓜达尔港;几乎同时,在巴基斯坦总理纳瓦兹•谢里夫(Nawaz Sharif)以及陆军参谋长拉希勒•谢里夫将军(Gen. Raheel Sharif)等军政代表见证下,一艘中国商船首次自新落成的瓜达尔港启航。自2013年转手到中国公司之下的瓜达尔港终于投入使用。 

如今,这4个方案全线出击,或者已经付诸实施,或者正在积极运作,如果顺利完成,将彻底改变中国对马六甲海峡危险的依赖关系,彻底瓦解新加坡赖以让中国“忌惮”的地缘筹码,使其丧失在地区中独一无二的地缘优势地位。 

中国军事专家房兵认为是对新加坡的严厉警告

在11月29日晚间,中国官方媒体央视引述中国国防大学教授房兵的说法认为,如果新加坡在中美关系之间不再扮演一个促和的角色,而是搅混水的话,那么中国未来是不是要考虑态度的转变。言外之意,如果新加坡认不清自己的位置,那么现在是中国改变态度的时候了,这一警告已相当严厉。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