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photo 2017.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7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Friday, 30 December 2016

联合阵线与第14届大选以及对它的幻想 / UNITED FRONT, PRU 14 DAN ILUSINYA

联合阵线与第14届大选以及对它的幻想


作者:阿鲁哲文(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中委)
译者:徐袖珉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本文是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中委阿鲁哲文(S.Arutchelvan)应邀在今年9月25日人民之友15周年纪念举办的“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论坛上,按照提纲发表演讲之后,用马来文撰写并改了标题的文稿的华文译稿。这篇论文提及马哈迪最近在希望联盟的代表大会上提出以一个政党、一个旗帜及一对一的方式对抗巫统国阵的建议是论坛时未发生的事。

因阿鲁事务繁忙以至这篇文稿延迟至今(12月2日)方送达人民之友秘书处。《人民之友》编辑部随即于12月4日把马来文原稿全文刊出。

尽管这篇文稿姗姗来迟,人民之友还是欣赏和赞扬阿鲁在事务繁忙的情况下努力践行其作为论坛主讲人提呈论文的承诺的负责任精神。

这篇译稿的文辞含义跟马来文原文含义若有不符或有抵触之处,则以原文含义为准。


一、前言

此简短论文是为于2016年9月25日在新山晶冠酒店举行的“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论坛而撰写。

感谢主办方邀请我参与此论坛,同时向大家致歉。由于我遭遇了场摩托车小车祸,之后忙着筹办于2016年10月2日在怡保举行的“一千名战士集会”,过后又在10月8日至15日之间出访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导致我来不及在论坛举行时完成此论文。

在出席论坛之前,我已经阅读了来自主办方人民之友的文件和他们的分析。我对于人民之友抛出的想法,即马来人至上霸权主义已经延伸至伊斯兰至上霸权主义,而这些都是巫统为继续掌握政权的议程,没有太大分歧。对于我来说,这两者在我们国内已经合二而一,“马来(文化)”这词与“伊斯兰”这词可随意切换使用,仿佛伊斯兰即是马来(文化),而马来(文化)即是伊斯兰。那么,伊斯兰化议程其实并不是什么新的议程,它就是巫统为了紧握政权而利用种族政策的统治者意识形态的一部分。

就我们应当如何解决巫统种族主义政策,如何应对种族主义的战术问题,则有所区别——我们应当直接对抗,还是采取阶段战略(不同阶段采用不同战术),以解决这非常根本的课题。

我们立场是,直接对抗种族主义课题是几方,包括行动党、兴权会和此论坛主办方所采取的途径。这的确没有原则性的错误,但是将引来如土权会和红衣贾马,那些处心积虑想要引发种族纷争的右翼份子的回应。

然而,此论文将聚焦讨论扳倒巫统国阵是多么的困难,接着阐述需要建立一个全面的、广大的联合阵线。此新联合阵线不可以是暂时性的、短时期的,还必须解决冲击这个国家人民的各种根本课题。

二、我对第十四届全国大选的预想

I、巫统国阵集团将继续执政
II、希望联盟与伊斯兰党将在雪兰莪与吉兰丹败北
III、巫统国阵集团将重新取得国会三分之二多数议席

我的预想的原因根据

I、反对党内部的分裂

反对党或人民联盟的分裂直接影响来临的全国大选,所有的议席预料将面临三角或多角战。我们在大港和江沙补选时已经看到这(现象)。这两场补选均出现三角战。大港补选,国阵以1191张多数票胜选,而在江沙,巫统候选人以6969张多数票胜选。这两个议席除了巫统也同时由诚信党和伊斯兰党进行三角争夺。

同样的情况可以在砂拉越州选举中见到。那么在没有合作的情势下,这个趋势看来将延续至第十四届全国大选。

一些人尝试制造这样的印象,表示三角战只是暂时性的,所有政党将会在来临的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同意一对一参选。这是一种非常幼稚的想法。伊斯兰党怎么可能让路给诚信党,一个由该党分离出去的政党在其议席上参选?这部分是不可能妥协的。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诚信党将被牺牲,又或者其他政党如行动党和公正党愿意让诚信党在他们的选区竞选?这个问题如果在希联内投票表决,行动党和诚信党必定站在同一方,而公正党将持对立立场。那么,我认为这件事没有机会妥协,我们也需要理解公正党内接纳伊斯兰党的派系即阿兹敏派系目前在党内比较有影响力。

虽然马哈迪、慕尤丁等人一直在讨论着一对一竞选,但是这些看起来将不会发生。在刚刚举行的砂拉越州选举中,希望联盟内的成员行动党和公正党自己都不能够完全达成协议,最终在七个议席中互伐。如果连希盟之间都无法团结,那么联盟以外的政党如团结党和伊斯兰党会是什么情况呢?这些还尚未将其他政党如社会主义党、人民党和沙砂两州的其他政党计算在内。

II、低投票率

在过去两届的全国大选反对党取得了卓越的胜利,因为出来投票的选民总数非常之高。 那么反对党分裂的因素将会导致人民感到厌倦不愿在这一届大选出来投票。在上一次的大选随着口号“五零五 换政府”,许多选民从外国回来投票。他们如此地笃信该次大选将带来改变,可是最后改变不成,而引发黑色505示威。

在当今的政治氛围中,我们多多少少可以从上述提及的两场补选中看出相关趋向,出来投票的人数已经减少。这个趋势看来将持续至第十四届大选,只要人民还没有对政治气候恢复信心。如果选民看到反对党因为三角战等问题没有机会赢得大选,那么他们将不会积极出来投票。这情况将会给来届大选成绩一记棒喝。当(反对党)赢得国会的机会变得渺茫,把选票投给国阵或许更好,可能可以多少得到一些甜头。

III、选举委员会将选区重新划分

我之前一直以为不公平的选区划分(gerrymandering)只能够在国阵取得三分之二国会议席的情况下进行。如今,我才惊觉他们的精明远超我的想象。选举委员会最近重划选区边界,非常明显地操弄选举制度。它确保了原来是(种族)混合比例的选区变成单一种族选区,以便巫统可以赢得更多议席并持续执政。

虽然各方包括国阵成员党反对选区边界重划,这些表现只不过是个把戏,耍着老旧的花招以确保巫统国阵集团凭着后门胜选。

这次全没有如往常般依照选区边界重划标准和原则。随着选区边界的改变,预料行动党可以持续赢得议席,但是将为公正党、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竞选的混合选区带来影响。

IV、全国大选前后将撤换纳吉?

这只是一项并非不可能的揣测。眼看所有对巫统的攻击集中在纳吉身上,那巫统在全国大选前撤换纳吉并不是不可能的。巫统最高理事会可以在与纳吉磋商,以纳吉不会在下台后遭到法律制裁为条件,议决撤换纳吉。如果可以提供这份保证并获得纳吉的信任,纳吉就可以辞职下台,这将削弱巫统敌人,因为他们一直以来只是攻击纳吉。这也将导致部分马来西亚人民因相信新的巫统领导将会更好而重投巫统怀抱。

纳吉的头号反对者马哈迪也可能重归巫统,对马哈迪来说他的敌人是纳吉而并不是巫统。那么,土著团结党和其他反对纳吉但不反对巫统的集团将继续站在没有纳吉的巫统背后。这也将延长巫统国阵集团的寿命,导致希望联盟再次溃败。只注重短期胜利的希盟将成为反对阵线长期的弱点。

三、第十四届大选的三个情况

我预测下一届大选将出现三个情况
A、国阵与反对党一对一对决
B、取决于各州属情况——雪兰莪、吉兰丹、中央与州属
C、全面开打

如果我们考虑情况A,它就如马哈迪在刚刚举行的希盟大会上发表的讲话,马哈迪呼吁反对党以一位候选人、一个政党用一个竞选标志一对一竞选。这需要所有反对党在统一标志下竞选,但是这看起来非常不可能。目前慕尤丁还是不愿意加盟希望联盟,这看起来和新巫统过后的情景相似。当时东姑拉沙理的四六精神党同时成立了两个联盟即人民阵线和穆斯林团结阵线。但是诚信党对伊斯兰党,以及伊斯兰党对行动党的因素,这也不能保证完全的一对一竞选。那么,这项合作看起来只能减少三角战但三角选战仍旧会发生。

除此之外,只要半岛的政党还是不尊重沙巴砂拉越政党的独立性和自主性,那一对一竞选就不可能实现。

情况B——这取决于他们在哪一个州属合作,比如伊斯兰党依然与希联在雪兰莪与吉兰丹合作。这种情况只是为了挽救州政权,但是依旧困难重重。这将显示反对党之间的合作极度脆弱,他们其实不能精诚合作。这将导致反对党的竞选宣言和竞选活动依据区域而有所差别。

所有的情况最终指向“全体自由”即情况C,政党间出现各种竞选、各个多角战的情况。这个情况看起来较可能发生。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民将感到厌倦。他们可能不愿意出来投票,或者把选票投给比较稳定的国阵。也许也会看到人民如发生在印尼的情况,投人不投党。这种情形对受欢迎的独立候选人和小政党较为有利。

四、牢固的阵线需要有紧密的合作

所有的反对党都在讨论“扩大阵线”,可是看来他们只是关注其中三到四个政党的联合。他们还是纠缠在选举的席次中,没有更大的视野。

如果我们回顾过往的反对党政治联盟,我们可以简单归纳为以下列表:

时代
联合阵线
共通点
成就
瓦解的各中原因
1945-1948
人民力量中心-泛马联合行动理事会”联盟
(超过上百组织的联盟)

反对1948马来亚联邦计划

1974年全马总罢市
巫来由公民权
1.紧急状态
2.出生地原则争议
1957-1964
人民社会主义阵线(社阵)
人民党+劳工党
建立一个公平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
赢得多个地方议会执政权和数个国会议席
1.马印对抗与大逮捕
2. 官方语文争议

1990年代
人民阵线
(四六精神党+行动党+人民党+印裔前进阵线+沙巴团结党
穆斯林团结阵线
(回教党+四六精神党+伊斯兰阵线+伊斯兰真义党)

巫统内部危机+经济危机
伊斯兰党取得吉兰丹州政权


1.四六精神党回归巫统
2. 方言学校和独大议题

1999
替代阵线
伊斯兰党+行动党+人民党+国民公正党

马哈迪与安华的烈火莫熄斗争
巫统在吉兰丹与丁加奴败北
回教国课题
2008-
2015
人民联盟
伊斯兰党+行动党+公正党
第十二届大选人民的意愿
执政五州
国阵丢失三分之二国会议席

(回教)断肢议题

如果我们检视所有的联盟无论是左倾阵线如“人民力量中心-泛马联合行动理事会”联盟(各民族大联盟)、社阵,或者右倾反对党结盟如人民阵线与穆斯林团结阵线、替阵直到民联,有着一个非常明显的共通点,所有的联盟均无法解决民族与种族主义课题;也许这些政党自己也操弄着种族主义议程以便在各自的影响范围争取支持。

历史告诉我们反对党联盟因为语文、方言学校、伊斯兰神谕法和伊斯兰国议题而分裂。

我们以马来亚人民社会主义主义阵线(社阵)为其中一个例子。在初始的时期社阵是一个由人民党和劳工党组成非常强大的阵线。他们也有着非常有力的活动纲领。社阵其中重要的斗争纲领包括将人民根据种族来分开都是错误的,只有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之分。他们还提出了以一种语言来团结工人,通过与广大群众和人民有直接联系的文化、艺术和文学打造一个马来亚民族。

虽然如此,社阵还是面对着各种相关语文与文化的争议。1965年,人民党与劳工党因为文化和语文立场矛盾激化。四个造成两党矛盾的议题是:一、语文与文化议题,国语和母语之间。人民党认同达立报告书,可是劳工党表示反对;二、各民族权益平等课题;三、马来人特殊权利和马来文作为国家语文;四、国家经济所有权课题。由于两党没有办法调和这些分歧,导致社阵最终在1966年瓦解。

虽然在513事件和新经济政策落实后,新冒起的政党也继续成立不同形式的联盟,可是这些联盟终究因宗教和语文的分歧分裂瓦解。更甚的是,在新经济政策之后的政治联盟并不如独立之前或一九六十年代那样,以阶级斗争为基础。

人民阵线与穆斯林团结阵线、还有之后的替阵和现在的民联,不能解决的课题都围绕在伊斯兰国和伊斯兰神谕法上。

那么,最近各方大谈扩大联盟时,他们更应该认真严肃地解决这些根源的议题。如果我们探讨民联瓦解之前的主要分歧,那就是下列的三个议题:

一、伊斯兰神谕法
二、地方议会选举
三、首相人选

伊斯兰神谕法课题非常明显的是宗教上的矛盾。而关于地方议会选举其实是伊斯兰党不同意举行,因为地方议会选举大部分集中在城市地区,许多非马来人/非伊斯兰教徒将会胜选。这个本质上就是个种族问题,导致他们无法支持。第三个问题则因为道德问题而反对安华成为替代首相人选,这其实与宗教问题有着密切关联。

所以虽然说反对党面对着各型各样的课题无法团结,但其实问题的核心均围绕在宗教与种族上。这些矛盾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吗,或者没有精诚努力去寻找解决方案,眼看反对党内部也牵涉操弄种族和宗教问题以便维持他们的力量。也许我们可以从我国史上最广泛与全面的阵线,PUTERA-AMCJA统战联盟之间的关系得到启发。

“人民力量中心-泛马联合行动理事会”(PUTERA–AMCJA)联盟的特点

虽然在现今的情境里安华和希联老是说新的联合阵线是政治党团和非政府组织的联盟,一些非政府组织如净选盟、大马伊斯兰革新理事会、大马穆斯林青年运动等常被提到;可是至今并没有任何的讨论或提出共同文件。所有的表述相当模糊,似乎只是为了赢得大选的的伎俩。一些人士如安美嘉和玛利亚陈因为被政党利用,而他们的其他建议不被采纳而感到生气。

因此,我们更应当向“人民力量中心-泛马联合行动理事会”联盟运动学习,他们也是由政党与民间组织组成的联盟。不同的是,他们花费了许久的时间,在不同层级、乡区以及城市进行讨论,并最终形成一份名为《人民宪法》的文件。除此之外,他们也成功在1947年10月20日进行了全马总罢市。这次人民力量的展现我们至今无可匹比。虽然净选盟集会成功动员数以万计的人民参与,但始终比较集中在巴生谷和城市区域。

“人民力量中心-泛马联合行动理事会”联盟成功以一个可以应对种族主义和宗教议题的纲领,广泛团结各派别包括激进、民族主义与伊斯兰的政治运动。他们得到了城市与乡镇居民的强大支持。泛马联合行动理事会的成员包括文员职工会、印裔商联会、拥有全国三分之二工人加入会员的泛马职工总会,而现今马来西亚职工总会(MTUC)只得到6%工人的支持;人民力量中心则由觉醒青年团(API)、醒觉妇女团(AWAS)、泛马农民阵线(BATAS)、马来亚穆斯林党(HIZBUL MUSLIMIN)和行动青年党(GERAM)组成。

其中他们的成就包括就他们出版的十点人民原则取得共识。更让人不理解的是,泛马联合行动理事会虽然大多数由非马来人组成,他们提呈的原则包括:伊斯兰教和马来风俗事物,完全由马来人管制;以及应特别关注马来人的进展。其中由人民力量中心提呈并得到泛马联合行动理事会接受的原则包括:马来文应成为国家的官方语文;以及马来亚国籍应该称为“巫来由”

回顾当时,他们面对两项主要分歧,一是公民权(原生地原则)课题,泛马联合行动理事会支持可是人民力量中心对此事迟疑。另一个分歧点关乎马来亚国籍的称呼,人民力量中心称呼为“巫来由”,而泛马联合行动理事会则建议“马来亚人”。凭着卜哈努汀·赫尔米医生、陈祯禄和阿末·布斯达曼的智慧,他们成功达成折中协议,公民权将开放给所有(在地出生的)人,而公民必须接受“巫来由”的称呼。凭着折中与谦让,他们非常聪明地成功解决了一项种族课题。他们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是将社会分裂成两个群体,而是寻找可以统合的共通点。

如果“人民力量中心-泛马联合行动理事会”联盟没有被英国殖民政府通过1948年紧急状态捣毁,以扶植巫统上台执政,我们奉行的便是《人民宪法》,只有一个共同的国族身份,不分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和其他种族。

那么,我们今天需要的,是认认真真地讨论主要的、核心的议题,别让这些问题重复再重复再重复地冲击我们。

联合阵线

最近时常听得各方款款讨论“联合阵线”这词组,但却没有理解其真正的涵义和历史背景。联合阵线这个理论原本是由列宁提出的,作为统合革命部队和其他非革命的左倾力量。然而,托洛茨基却主张如果紧握原则的政党没有成为联盟的主干,那么斗争目标将不能有效执行。大部分我们现今所说的联合阵线,根据托洛茨基该称为“人民阵线”,或是在单一课题上因共同利益而结成的联盟。

人民阵线的定义是凑合任何的政党,包括没有同一阶级立场的右倾政党以达到一次的胜利。斯大林(1930年代)曾与右翼运动进行各种人民阵线联合。在中国历史上,这样的人民阵线曾经发生在1924-27年,当时共产党和国民党第一次合作,以及1937-43年联合起来对抗日本。

可悲的是近日常常被希山慕丁莱益斯和其他人提起的联合阵线,完全不符合任何相关内涵,也完全没有坚定或者纪律来结盟成联合阵线。今天所谓的联合阵线不过是那些愿意和只有一个非常狭隘,而且没有明文列出、没有签署严肃协议的议程的马哈迪联合的人们罢了。

在我们国家吹嘘的联合阵线有着下列特征:
  1. 记者会联盟,但是没有建立以原则为基础的强大同盟的方针
  2. 没有清晰的盟友还是敌人的界限——举例伊斯兰党可以在雪兰莪成为同盟,可是在槟城却是敌人。
  3. 不认真,没有周全的讨论就突然对外宣布
  4. 对几项核心议题没有明确的立场,如伊斯兰神谕法、大选和替代首相人选或则影子内阁
  5. 由上而下,即没有经过由下至上的民主程序,只有几位高层领导决策
这与“人民力量中心-泛马联合行动理事会”联盟时代大相径庭,当时的特征是:
  1. 结合了各方各面包括民间团体、职工会、商联会等等的广大的联盟
  2. 可以坐在一起就重大的议题,如公民权、“巫来由族”等取得共识
  3. 广泛联系人民进行政治活动和思想的宣教——1974年大罢市就得到所有州属、城市和乡镇、民族的群众共同支持
五、两个主要课题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认为当下有两个主要课题应该首要解决,第一项是资本主义制度——我们应该如何解决人民的痛苦;和第二项是在我们国家非常重要的民族问题——那些牵涉语文、文化和宗教的课题。

其实社会主义党把以上两个课题归纳成主要课题;在资本主义制度底下的议题,我们可以举例比如医疗卫生服务、税务政策如消费税、教育、贫穷、薪金政策、失业、住房和安全;而在民族或种族范畴包括歧视问题、母语、就业机会、相互敌意、土族和非土族问题、伊斯兰刑法和离婚法等等。

可是,第一类问题,即解决人民(生活)痛苦的问题与我们国家奉行的新自由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有着直接关系,而且国阵和民联都相信这个体系。这个体系注重资本家、推崇私营化政策、推广累退式税务制度如消费税、边缘化环境问题,而且时常认同国际(贸易)协议如跨太平洋伴关系协定。

然而人民对这个制度的斗争,因为脆弱的团结而弱化了,我们时常陷入种族问题如伊斯兰神谕法、伊斯兰国、母语问题、改教问题等的争端。

时而人们互相争论哪一项才是我们的核心问题——资本主义问题还是民族问题如种族主义。其实这两者有着辩证关系,资本主义体制推广种族主义以便维持其统治。

在许多议题上,尤其是在核心议题上,民联有着严重的矛盾。例如在跨太平洋伴关系协定课题上,民联的立场比较倾向要求透明,可是并不采取完全反对该协定,他们还是想要归顺美国和国际的资本家。在最低薪金议题上,举例林冠英要求把外国劳工排除在最低薪金制外,而这个立场却和公正党的立场有冲突。还有民联州属推广着医疗旅游,虽然那样的举措将会弱化公共医疗体系。环境政策又怎么样呢?

六、应对宪法153条文——社会主义党的途径

关于宪法153条文是一个常常闹僵的课题,因为它质疑马来人和土著的特别权利。马来人把这个权利视为绝对的权利,如果没有这个权利保护,“外来者”将夺走国家的经济;而已经在这国家定居很久的或在此出生的非土著则认为这条文是一项歧视,他们被否定了公正和平等的权益。

许多组织时常就宪法153条文争论,有些人认为那只是个暂时性的条文;另一些人则认为那是给予土著的绝对权利。

我们看见有两种解决这样的敏感问题的方法。其中一种选择针对性的直接正面对抗;第二种是谨慎地处理。以正面对抗的方式直接冲击153条文,被视作直接解除巫统最狠毒的武装。这种斗争方式曾经被华裔教育团体和兴权会采纳。这两个运动在各自的族群中很受欢迎,他们宣扬平等和反抗歧视。可是这两个组织也招来巫统和马来组织的反应,他们认为这些诉求挑战马来文和伊斯兰教的权威。

第二种方法是谨慎和有技巧地与宪法153条文斗争。谨慎地处理极度重要,以便不会被外人利用来触发种族矛盾。这种矛盾只会对确实想要人民依据各自种族分裂的右翼党团有利。

社会主义党认为重中之重是建立一个各种族各宗教共同参与的,以阶级团结为基础的运动,聚焦于可以动员全民的议题比如反抗消费税、工人薪金、住屋等等。只有在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运动形成后,这股力量才能够有力的对抗歧视性政策。

宪法第153条文是指马来人和沙巴砂拉越原住民的“特殊情况”,赋予最高元首保护该群体和其他群体合法权益的责任。它并不表示这个“特殊情况”是由于特别的身份地位。我们也可以根据大马之子建议的版本诠释宪法第153条款,保护所有族群的利益包括非马来人和他们的利益,是最高元首的责任。

根据英迪亚兹,一位宪法专家表示,马来西亚的缔造者并没有在任何时刻思考过我们之中一些人认为的,要建立一个两个等级的社会。他们所考量的是由于历史因素也许有需要设立一些步骤,以确保某些特定社群不会掉队或被忽略。这并不包含抬高特定族群以贬低其他族群的目的。由于这个缘故,宪法153条款也认可其他族群的合法权益。

该条款清楚地说明了这些事项:
(1) 保留的固打必须是合理的,给予马来人和原住民的准证与执照保留必需有合理的比例。
(2) 固打的特别规定不可以影响到其他族群的权益。
除了在153条款下赋予的事项,所有的马来西亚人民必须受到平等对待。联邦宪法第八条款清楚列明了这些。

宪法第八条
第一款 人人在法律下皆平等,并在法律下受平等保护。
第二款 除了本宪法所明确允许之外,不得以宗教、种族、血统、出生地或性别等理由,而在任何法律上,或在政府当局的任职与工作上,或在有关财产之获得、拥有与剥夺相关的法律行政上、或在有关交易、商业、专业、事业与职业的建立与运作上,对公民加以歧视。

是以,社会主义党看到了成熟地解决这些争议的办法,就是运用宪法的论点。

社会主义党的方式是,只有一个有多元种族和宗教的运动,而不是任何单一种族发起的运动才得以抗衡种族主义霸权。在这样的景况下,我们相信“两个阶段”的途径。

第一阶段是建立所有种族和宗教群体共同面对的问题的运动,以便促成以阶级为基础的团结,然后第二阶段才利用这个运动解决种族和歧视问题。

与此一致,社会主义党在竞选宣言里支持由大马之子倡议的《社会融合法案》,社会主义党的国会议员再也古玛医生也在国会下议院提呈一项私人法案,可是被驳回了。

这法案规定必须拨款制定和执行一个可以解决马来西亚社会内严重的边缘化问题的综合性行动蓝图。

一个包容的社会,是所有社会成员的基本需求都得到满足,并能够安宁的生活的社会;

事实上,大部分马来西亚国民因受到边沿化而无法充分参与到社会里,导致这一群体在就业机会、教育、社会关系网和社会的各方面越来越隔绝;

这些人远离权力和决策机构,无从就将会影响他们的决定或政策施加影响力,并且提高自身生活水平的机会渺茫。

这种不足已经存在了几个世代,并使到不平等的现象周而复始的循环。

因此,为了国家可以持续进步和发展,制定和执行一个可以解决边缘化问题的综合性行动蓝图是极为重要的。

社会主义党的策略包括

(一)重新诠释宪法第153条文,并与好像大马之子,哈里斯依布拉欣、英迪亚兹等团体或个人结盟,以便用可以团结人民而不是分裂人民的方式反抗歧视。

(二)反抗歧视政策,提倡援助必须依据人民的需要而分配。

除此之外,社会主义党也认为,大多是巫裔面对的乡区贫穷问题应该解决,这是反对党的一个弱点,他们没有明确的协助这个群体,包括垦殖区马来社群的政策。

社会主义党也认为,我们应该优化和改革国阵政府给予这个群体的资助,而不是持100%反对的立场。最近社会主义党已经成立了新的委员会——东海岸委员会,社会主义党已经进入新的目标地区比如农民、稻农和渔夫地区。

我们也已经和其他的反对党,包括诚信党,展开对话讨论关于上述事项,这对赢取贫穷人士和低收入群体青睐至关重要。对我们来说,相关的工作比起如人民宣言和宣扬前独裁者马哈迪为英雄的一些其他工作,更为重要和有意义。

对于人民之友带出的伊斯兰至上霸权主义问题,我们的立场是它不可以被忽略掉,我们必须面对伊斯兰政治。在此情景下,社会主义党已经出版了相关伊斯兰教和社会主义的文件和书籍,给予更进步和广义的诠释。除此之外,社会主义党国会议员已经建议好几系列相关改教问题的对话,也包括私人法案。关于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修正)法案(355法令),我们认为应该举办一个健康和开放的对话,而不是好像现在这样任由人民被种族情绪分裂的方式。

七、结论

此论文的四个概要:
  1. 我们支持一个根据具体的最低纲领建立的大联盟
  2. 联合阵线应该要处理核心议题,例如伊斯兰神谕法等而不是取巧地留到以后再谈。需要达成共识而不只停留在“接受彼此的不同意见” (agree to disagree)。
  3. 马来族群面对的贫穷问题还有伊斯兰教政治应该得到处理,不只是好勇斗狠(militan)的提出绩效制度
  4. 建立一个以阶级为基础的,各民族参与的运动,以对抗右翼份子和种族主义
只有一个方法,即回到基层建立从下而上的运动。只有由劳工、农民、青年等草根组织组成的人民运动能过重新建立人民力量。没有认真推动这些团体的努力,纳吉和巫统国阵集团将继续利用种族课题和统治机器取得胜利。

人民因为长久的经济危机、桎梏的新自由主义而久遭折磨,已经厌倦了从上而下的政治。只有当他们成为改变的一部分而不是旁观者时,他们才会重新积极参与政治。如果我们希望带来彻底的变革,我们需要思考一个更民主的,从下而上的新政治运动。

Saturday, 24 December 2016

馬來西亞可以谈转型正义了吗? 為何必須要在這個時候談?

馬來西亞可以谈转型正义了吗?
為何必須要在這個時候談?

作者 / 来源:黄振峰 / 《当今大马》

发表于 2016年9月4日下午3点18分  更新于同日下午3点23分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本文是发表于《当今大马》的一篇我国知识人论政的文章,题为“马哈迪道歉:可以谈转型正义了吗?”作者黄振峰在其脸书上自我介绍,出身马来西亚彭亨而连突,目前就读于台湾东吴大学政治研究所。

针对当前阶段马哈迪及其新成立的“土著团结党”加入在野联盟的发展态势,作者从“转型正义”必要性的角度,提出了“单只要马哈迪公开向被迫害者道歉,还是不足够的”。他认为,“而且,要(马哈迪)以新成立的政党“土著团结党”的名义,承诺成为执政党之后力推成立转型正义委员会。”我们尊重作者所表达的这个见解。

作者在此文中提及人民之友8月13日针对马哈迪发起《公民宣言》和筹组新政党而发表的声明,我们对作者所作的回应感到欣慰。我们愿意重申人民之友在上述声明所表达的“要看马哈迪是否首先做到3件事情,才决定是否支持马哈迪和他的政党参加全国大选”的立场和观点,并与全国民主党团、民主人士和各族人民共勉。

第14届全国大选即将来临,全国人民都有机会、有权利对马哈迪和他所领导的土著团结党作出本身的判断和决定。

以下是黄振峰在其脸书上的留言和《当今大马》刊出的他的文章的全文内容——


什么是转型正义?依照“台湾民间真相与和解促进会”的解释,那是一个社会在民主转型之后,对过去威权独裁体制的政治压迫,以及因压迫而导致的社会(政治的、族群的或种族的)分裂,所做的善后工作。

实际的转型正义行动包括:第一,还给遭遇政治迫害的民众一个正义或是在迫害当中被没收的财产必须归还;遭受肉体、自由和生命损失的人或家属必须加以赔偿。第二,从事政治迫害者,必须在法律或道德上给予追究。第三,对于过去政治迫害的真相与历史,必须完整呈现出来。

身边的朋友都会质疑,马来西亚还没经过政党轮替,现在谈转型正义是否过于理想化?然而,谈转型正义是不是应该要等到政党轮替之后才谈呢?转型正义并非一两年就能完成的使命,必须透过有关领域学者多年的研究,重新调查历史档案和采访有关历史人物,才能进行转型正义。

目前,在马来西亚谈转型正义是否有点天马行空?或许是。但日前,前首相马哈迪为自己在1994年修宪削弱君权而道歉,这是否能成为转型正义的契机?

马哈迪必须公开道歉

早前,马哈迪再次退出巫统,并且与被巫统开除的领袖成立新政党“土著团结党”,欲与在野联盟一起对抗国阵,更希望在下一届大选能以一对一方式与国阵抗衡。人民之友(Sahabat Rakyat Malaysia)在8月13号发表一篇文告,指选民会否支持团结党的主要动力,还是希望马哈迪能为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负责任。简单来说,就是要马哈迪道歉。

但道歉了又怎样?看看马来西亚的政客心态,要他们道歉的确有点难度。仿佛只要道了歉,就代表当初做错决定,不只自己会被别人看不起,甚至家人也会被牵涉在内。

回到转型正义,为何需要马哈迪道歉?

马哈迪若针对自己所做的错事道歉,意味着他承认当初担任首相时滥用法令对付在野党和华教人士,以及被革职的前副首相安华。安华在之后不断面对政治迫害与被控鸡奸罪,使他多次错失选举及投票资格。

马哈迪的道歉除了还给被迫害者一个清白,更是能够让下一代作为警惕,尤其马哈迪与巫统B队等人组成的新政党,将来或有机会成为执政党。

承诺设转型正义委员会

马哈迪很喜欢写部落格,更喜欢在半夜写部落格。但是,如果真正要道歉,并非在部落格就能解决的事。以德国为例,他们进行了两次转型正义,和其他国家比较起来,德国的转型正义也较成功。德国政府在第一次的转型正义就公开大屠杀的真相、开放档案、审判加害者、赔偿及道歉,到最后达成和解。而第二次转型正义则是解聘独裁时期的所有司法人员,并重新招聘。

如果马来西亚要进行转型正义,应该怎么做?以现在的局势观察,马哈迪要以曾是首相的身份,公开向被迫害者道歉,并且邀请曾在其担任首相期间被逮捕的政治迫害者前来,在他们面前一一道歉。而且,要以新成立的政党“土著团结党”的名义,承诺成为执政党之后力推成立转型正义委员会。

其中,委员会需要在立法上指定的期间翻阅有关的历史档案,并且收集所有历史背景及收集资料,对于这段期间违反人权的案件一一列明,并且提出有关改革方案及解决方案,所调查的报告必须发表让民众了解。

除了整理资料,还需要拟定有关的赔偿和道歉。尤其是在历史争议的方面,必须要解释清楚并纳入在马来西亚的历史教科书。而且还需要设立纪念馆还原当时的历史脉络和情况,让民众更了解当时的历史背景。

直面谈论历史的黑暗

很多民众都不敢谈历史,似乎只要谈到历史就会碰到某些族群的伤痛。难道,就要一直逃避下去?唯有认真讨论,根据历史资料诉说历史,让民众更了解历史,才能让各族群彼此了解。

转型正义并不是要分化各族群,而是希望通过这样的管道让民众有一定的认识及了解。马来西亚现面对最大的问题是,政客不断利用种族课题挑起种族仇恨。唯有通过转型正义,让民众一起走过伤痛,一起建造属于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转型正义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即使做错了事,不肯道歉不断将责任推给其他人。道歉,是让大家好过一些,也还给迫害者一个迟来的公道及清白。

特朗普钦点鹰派任要职 观点偏激鼓吹对华战争

特朗普钦点鹰派任要职
观点偏激鼓吹对华战争

作者/来源:肖岩、蓝雅歌、青木等/《环球时报》

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67岁,是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经济学教授,在竞选期间担任特朗普的顾问,近日被当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任命为新成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的一项任命昨天震动世界舆论场,许多人担心这可能预示着全球贸易战难以避免。被置于国际聚光灯下的是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经济学教授彼得•纳瓦罗,他将执掌特朗普专设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凸显两人之间的密切关系。纳瓦罗被美国媒体称为“鹰派中的鹰派”,他主张遏制俄罗斯、打击墨西哥对美国的出口,他对中国的一些观点尤其偏激而危险,鼓吹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征收43%的高额关税、武装台湾,甚至渲染“中美战争”。

“贸易沙皇”的危险信号?

“几年前我读过彼得关于美国贸易问题的一本书,他那清晰的论点、周密的研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很有远见地记述了全球主义对美国工人造成的伤害,并为复兴我们的中产阶级指明了一条路。”21日,特朗普过渡团队发表声明,公布对纳瓦罗的任命,声明引述特朗普的溢美之词为其背书。

英国《金融时报》22日强调,纳瓦罗是一个“对华鹰派人物、民粹主义经济信息的制造者”。报道称,纳瓦罗著有《被中国杀死》《卧虎:中国军国主义对世界意味着什么》等书,多年来不断警告美国正在与中国进行一场经济战争,应该采取更强硬的态度——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向全美选民兜售同样的信息。《纽约时报》认为,纳瓦罗以严厉批评中国著称,此举是特朗普打算重塑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关系的最新迹象。

国家贸易委员会是一个浸透着特朗普色彩的新机构,用以推动他的战略构想和计划。该机构的主要任务是就贸易谈判的创新战略向总统提供建议,负责一个“买美国产品、雇美国人”的计划,促进基础设施和国防等领域的就业。英国《卫报》说,纳瓦罗就是特朗普的“贸易沙皇”。

“特朗普眉头紧锁、紧闭双唇,罕见地露出冷峻神情,背后是黑漆漆的夜色,远处昏红的灯光像怪兽的一双巨眼。”美国《财政时报》21日特意在网站刊登这样一幅图片,声称“看上去特朗普是在认真考虑开启与中国的贸易战”。文章写道,评估贸易政策被提升到堪比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级别,这表明特朗普是认真的。《福布斯》杂志21日称,任命纳瓦罗发出对华“交战信号”,这个名字隐含的意思是可能与中国有一战,就如他的专著《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所描述的那样。纳瓦罗不仅在对华贸易上是鹰派,军事上也是如此。一句话,只要涉及中国,他就是主战派。

中国官方和美、德、日媒体的反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2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密切关注特朗普当选总统过渡团队及其今后可能的政策走向。我想强调的是,中美作为两个大国,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选择。

美国媒体鲜有为纳瓦罗任命叫好,大都在质疑贸易保护主义、担心贸易战爆发。《财富》杂志21日预测,特朗普甚至可能做出“核选择”——让美国退出WTO,因为他早就称WTO 是一个“灾难”。

德国《明镜》周刊22日称,美国如果推行贸易保护主义,不仅中国和墨西哥,对出口型经济的德国也将带来巨大损害。奥地利《维也纳日报》警告说,美国如果筑起贸易保护主义高墙,将损害美国经济及美国在世界秩序中的地位,美国的强大正是来自开放和自由的经济政策,不要让“20世纪30年代的幽灵”再次出现。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韩国早就忧心忡忡。韩国金融研究院常务咨询委员金永郁日前在《中央日报》上撰文称,特朗普当选让他想起19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当时韩国人惶惶不可终日、只能等着国家破产。他说,韩国可能被美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日本媒体小心翼翼地回避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杀伤力,集中在纳瓦罗“对华严厉”上,《日本经济新闻》称,纳瓦罗还强烈批评中国的南海军事战略。《周刊文春》21日发表对纳瓦罗的采访,称特朗普与蔡英文通电话就是在纳瓦罗的建议下进行的,今后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必将反映纳瓦罗的主张”。报道还称,纳瓦罗关于中美战争的书已在日本翻译出版,并被推崇为防卫省职员正在阅读的书籍。 

“纳瓦罗病毒” 会损坏世界经济

“如果你想通过读一个人了解特朗普的中国观点,那就是纳瓦罗”——美国彭博社。

“他是特朗普美中贸易构想的‘缪斯’”——美国《纽约客》。

2006年,纳瓦罗出书告诫美国企业界与中国经济往来的高度风险,次年他在《解构中国价格》中称中国产品价格由“补贴、低估汇率、假冒、盗版”形成。再往后,他陆续出版“中国三书”:《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被中国杀死》和《卧虎:中国军国主义对世界意味着什么》,冲到散布“中国威胁论”的前线。他构筑了一套“逻辑”:世界上人口最多、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正在迅速成为地球上“最高效的杀手”。中国企业不择手段,令世界市场充斥着致命产品。中国的非法重商主义和保护主义,在一步步扼杀美国工业。中国军队也不怕与美国正面对抗,美国的政治家和学者却对逐步逼近的“中国威胁”保持沉默。纳瓦罗鼓吹的解决之道就是,对所有中国进口产品征收43%的高额关税。特朗普一个广为人知的口号是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45%的关税,或许这不是巧合。

“纳瓦罗,天才还是白痴?”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琼斯妈妈”21日以此为题分析说,纳瓦罗曾是个经济学家,但现在已不关心经济,只沉迷于对中国的狂想,为了在特朗普政府混一个职位愿意说任何话,不管这些话是不是事实。换句话说,他现在只是一个“政治仆从”。

德国洪堡大学学者霍尔特曼22日接受《环球时报》特约记者采访时说,纳瓦罗的经济思想特别反全球化,这显示特朗普欲推行“超级保护主义”。这像一种病毒,会损坏世界经济。特朗普新政府让2017年的世界经济充满未知。这种靠反全球化和贸易战的政策,难让美国再次伟大,反而会让美国变得弱小。

“尽管特朗普阵营里出现多个突出的对华鹰派人物,但他如何处理美中关系的计划仍是一个谜。”英国《卫报》22日援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安德鲁•纳森的分析称,“特朗普与任何人打交道都表现出他的两面性:一是我们成交吧,我们都是生意人;二是你伤害了我的感情,我将把你的屎打出来,因为我永远不会输——我一直在赢”。他表示,不知道特朗普会如何跟中国打交道,事实上都不清楚特朗普是故意为之还是因为对手对待他的方式和态度反过来不断影响他做出新的变化。北京大学学者鲍尔丁认为,尽管纳瓦罗在中国问题上“危言耸听”“煽动”,但上任后不可能依照他最极端的想法行事,“纳瓦罗将很快意识到他所受到的限制。”

美国“石英”网站为“特朗普的中国事务顾问不了解中国”感到忧虑。文章说,特朗普的许多顾问,多是不切实际的中国批评者,过去20年在中国的时间很有限甚至从未到过中国,其间中国已发生巨大变化。这些人不要说说中文了,他们看上去和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就没怎么打过交道,不理解如何与中方协商。文章认为,“由于被冷战时期的顾问包围,特朗普仍被卡在上世纪80年代”。 

美国或将付出9332亿美元的代价

美国《财富》杂志22日的报道流露着悲观。报道称,特朗普的言行已使许多专家认为与中国的贸易战将不可避免,问题是会到什么程度,如果特朗普真要对中国产品征收35%-45%的关税,那将迅速造成完全决裂。

政治家或许可以轻巧地下令打贸易战而无须担心自己的衣食住行,但它实实在在关系着成千上万人的工作、生计和命运。本月初,美国CNBC网站就曾盘点“特朗普的贸易战将如何影响你所在的州”。文章说,中国代表着美国的一大出口市场,仅次于加拿大和墨西哥,2015年大约为1200亿美元,总体而言,不到美国出口的8%,GDP的1%。但中国市场对于西海岸的一些州意义重大,华盛顿州20%的出口,也就是近190亿美元的商品卖到中国。加州出口大约160亿美元的商品到中国,其中计算机等电子产品大概占1/4;得州110亿美元的商品出口到中国,包括化学制品、计算机、机械。报道说,美国的农业州向中国大量出口,中国是美国农产品的最大单一市场,差不多20%的农产品出口中国,2014年总价值约300亿美元,包括大豆、谷物、棉花、牛肉等。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2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纳瓦罗的任命是个非常明确的信号,表明特朗普对外贸易政策的取向,不要再对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抱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他们两人都是坚定的、明确的反全球化主义者。这是对全球释放的信号,不光是中国。杨希雨认为,分析美国、分析国际形势、分析任何事情的时候一定要避免本能性地对号入座,这是一种不自信。任命一个贸易顾问,根本撼动不了中国作为最大贸易国的既定贸易投资政策,更不会影响中国坚定不移的对外开放政策。

德国《世界报》担忧,纳瓦罗上位不是一个好兆头,民粹主义将进一步束缚全球经济政策。自由、开放的世界贸易时代将终结。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应用宏观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麦奇宾受世界银行委托进行贸易战研究,他上月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撰文称,模拟发现,发动贸易战对美国没有好处,如果美国对所有进口商品提高40%关税,美国的GDP将下降1.2个百分点,如果所有国家都展开报复,美国GDP将下降5.2%个百分点(2015年美国GDP总量为179470亿美元,以此计算,美国的损失将高达9332亿美元——编者注),步入深度衰退。澳大利亚GDP在这场贸易战中将下降5.6个百分点,如果中国撤出,不再资助美国的预算赤字,美国遭受的经济地震将更加剧烈。《财富》杂志22日写道,“特朗普正进入未知水域,危险在于他认为对中国说硬话能带来好的效果。不会的,如果华盛顿对中国缺乏适当尊重,中国没办法和它打交道,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不必委曲求全。”

(<环球时报>驻美国、日本、德国特约记者 肖岩 蓝雅歌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高颖 崔杰通 王渠 柳直)

Friday, 23 December 2016

中泰拟合建军工厂:美国又一盟友倒戈? / Thailand seeks to develop military production facilities with China

中泰拟合建军工厂:
美国又一盟友倒戈?

作者、来源:马来邮报中文网综合报道

12月12日下午,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右)在北京八一大楼会见来访的泰国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巴维•翁素万上将(Prawit Wongsuwan)——此插图和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图源:guancha.cn/military-affairs/2016_12_22_385482.shtml

[ 路透社-曼谷21日讯 ] 泰国国防部表示,泰国正与中国讨论合作在泰国建立军工生产设施。这是中国与泰国这个美国在亚洲最长久盟邦之间关系加温的最新迹象。

路透社周三报导,泰国在2014年的军事政变后,与美国的关系趋于冷却。泰国军方当时声称政变是必须行动,以结束泰国数个月的动荡,与对民选政府进行的街头抗争。

美国已经表示,只有泰国恢复民主体制,美泰关系才会回归正常。泰国军政府已承诺在2017年举行大选。

中泰两国国防部长上周在北京会晤

自政变以来,泰国军政府试图发展对中国关系,藉以平衡对美关系。泰国副首相兼国防部长巴维•翁素万上将(Prawit Wongsuwan)上周访问北京期间,曾与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会晤。

泰国国防部发言人孔切普(Kongcheep Tantravanich)周三向路透社表示,“国防部长告诉中国国防部长,我们有兴趣建立设施,来维修保养我们军械库中的中国装备。”

孔切普说:“我们也将借重他们在制造小型武器、以及如无人机等其他安全相关装备上的专长。”

他透露,泰国也曾与俄罗斯讨论建立类似的生产设施,但并未说明细节。

日本《外交学者》对相关课题的报道

日本《外交学者》周二也在专文中提到,中美在南海争锋相对之际,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合作也展开,在美国政权交接期间形成在区域领导力的可能真空,也让中国更有机会加强与东盟国家的合作。

《外交学者》提到,中泰两国空军于2015年首度举行联合军演后,泰国不但首次从中国购买坦克、还将造价数十亿美元的潜舰生产合约给了北京。泰国防长巴维访华期间,曾与中国防长常万全提出在泰国建造军备制造和修理厂。

虽然中方在声明中没有明确提及上述项目,但根据北京说法,中方愿意加强在诸如“联合训练和国防工业”领域的合作。

报导认为,随着中泰两国军事合作范围扩大,包括主战坦克买卖、技术转让和国防工业合作,最终建立这样一个军工厂的逻辑似乎很清楚了。



Thailand seeks to develop military production facilities with China

By Thanarith Satrusayang | BANGKOK

Thailand and China are in talks about building military production facilities in Thailand, a Thai defense ministry spokesman said on Wednesday, the latest sign of warming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America's oldest ally in Asia.

Relations between Thailand and the United States cooled following a May 2014 military coup that the Thai military said was necessary to end months of unrest, including street protests that led to the ouster of an elected government.

The United States has said relations cannot return to normal until democracy is restored. The generals running Thailand have promised an election for 2017.

Since the coup, the military government has sought to counterbalance U.S. ties by developing relations with China and Defense Minister Prawit Wongsuwan met his Chinese counterpart, Chang Wanquan, during a visit to Beijing last week.

"The defense minister told his Chinese counterpart that we are interested in setting up facilities to repair and maintain the Chinese equipment we currently have in our arsenal," ministry spokesman Kongcheep Tantravanich told Reuters.

"We will also look to their expertise in producing small arms and other security-related equipment like drones," he said.

Thailand has also held talks with Russia about setting up similar production facilities, said Kongcheep, without giving details.

Following the 2014 coup, the U.S. froze security and defense aid to Thailand. It has also scaled back annual military exercises citing concern about Thailand's political development.

Donald Trump's election victory has also raised questions about prospects for a U.S. "pivot" towards Asia, a central policy of outgoing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

"If the U.S. is unable to back up its regional role ... the regional states have no other choice but to accommodate Beijing," said Thitinan Pongsudhirak, a political science professor at Bangkok's Chulalongkorn University.

Kongcheep said military relations with the United States were expected to get back on track after Thailand's election.

"The relationship is not yet perfect," he said.

"Once Thailand returns to democracy, I expect the relationship to return to normal."

(Reporting by Thanarith Satrusayang; Editing by Amy Sawitta Lefevre, Robert Birsel)

Wednesday, 21 December 2016

马哈迪祸国殃民, 罄竹难书!

马哈迪祸国殃民, 罄竹难书!
原标题:老马错怪行动党

作者 / 来源:阿里妈妈新闻网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本文是一篇没有署名,本月上旬刊发于一个名为“阿里妈妈新闻网”的新网站的一篇内容颇有针对性的短评。

作者在文中提出了对马哈迪祸国殃民的“8大指控”,基本上是符合马来西亚的历史事实的。我们认为,如果加上“老马擅自宣布‘马来西亚是伊斯兰国’并极力把原是世俗国的马来西亚伊斯兰化的罪魁祸首”这样一条指控,那就再好不过的了。

作者在文中指责民主行动党领袖们让祸国殃民的马哈迪“摇身一变,变成在野党行动党的斗争领头人,这是行动党政客最卑劣最无耻的叛变”。作者认为,马哈迪出席民主行动党大会,民主行动党党员应该向老马丢臭鸡蛋。

作者对民主行动党领袖们的挞伐,难免让人产生“一竹竿打翻一船人”之嫌。毕竟民主行动党的中央领袖或地方领袖不可能全都是作者所指的“叛徒”,一定会还有许多是不愿屈服于霸权统治的民主斗士。团结马哈迪拯救马来西亚的主张如何践行?有何结果?各族人民都在拭目以待。

我们认为,第14届大选即将到来,各族人民包括民主行动党党员还是有机会送给马哈迪和他派出的候选人臭鸡蛋的。

以下是该文的全文内容——

老马一句话当年错怪行动党,就让党上下欢腾鼓舞?老马出席行动党大会,行动党党员应该向老马丢臭鸡蛋。翻翻老林(曾经形容老马为“骨子里的种族主义”或旧新闻就知道,老马祸国殃民,罄竹难书:

1、 还没有当首相的时候,他以“马来民族主义,马来人之上(应为‘马来人至上’之误——《人民之友》编者注)”的强硬姿态从政。他甚至批评过国父东姑对华人开明一面,认为国父已经背叛了马来人。

2、 老马的书《马来人困境》根本有意打压多元,只让马来西亚认可马来文,马来文化。不单单政权要在马来人手上,经济权也要在马来人手上。

3、 上任首相后贪污滥权丑闻不断,私营化是让老马致富途径,也是让整个国家从此陷入朋党主义,把国库刮干刮净,跌入万劫不复深渊的开端。

4、 对华人的欺压——

  • 1982年9月内政部发函通知由是年十月一日起,除了农历新年外,停止发出准证予所有申请表演舞狮的个人或团体;1983年小学五年级检定考试历史试题以拉惹亚都拉取代叶亚来的地位,1984年政府证实要铲除对华人具有像征意义的三保山,1984年吉隆坡教育部命令华小在集会及其他活动上必须用马来文;1987年马大中文系选修科风波。
  • 白色恐怖,打压言论自由,对人民选举诉求出尔反尔的始作俑者。1987年的茅草行动,《1999华团诉求》先答应,大选赢后反悔污蔑华人为共产党及《奥玛乌纳》(Al-Ma’unah)回教极端份子。
  • 每一次大选都陷害华人和煽动马来人说华人狼子野心,伺机夺权,巫统失权,马来人将万劫不复。你以为今天巫统大会,纳吉说的话,是第一次说吗?他们都是跟老马学的。

5、 破坏法治,1988年将最高法院院长和法官共三人革职。

6、 长期打压效绩政策,巩固种族固打政策,不断借新加坡李光耀的政策污蔑和妖魔化行动党为分裂马来西亚凶手。

7、 以恶法专治的独裁者。你以为纳吉政权现在的恶法是新鲜事?除了“内安法令”,“大专法令”,“官方机密法令”,“印刷与出版法令” 都是老马拿来对抗政敌,压制言论自由的恶法。

8、 推翻了阿都拉扶持了纳吉接任首相。今时今日纳吉横行,也是老马一手造成的。

今天老马出席行动党大会,受到热烈欢迎,行动党一众政棍基本上做了人民尤其华人的叛徒。老马罪状罄竹难书、贪污滥权、祸国殃民、种族分化、污蔑华人超过20年,是马来西亚沉沦祸首、华人受尽欺压歧视元凶第一人。荒唐的是,到今天为止都还没有认错道歉过,也没有打算改变他一直以来的“马来人主权之上“(应为”马来人主权至上“之误——《人民之友》编者注)斗争观念,却摇身一变,变成在野党行动党的斗争领头人,这是行动党政客最卑劣最无耻的叛变。

Monday, 19 December 2016

美国在南海被扣押无人潜航器 到底是个什么“神器”?

美国在南海被扣押无人潜航器
到底是个什么“神器”?

作者/来源:张强(记者)《科技日报》

插图与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五角大楼资料图,美方船只在释放无人潜航器。

有报道称,美国无人潜航器在南海被中方扣押,专家详解——

美国国防部一名官员12月16日表示,中国海军在南海捕获一艘美国的无人潜航器。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防部证实无人潜航器被中方扣押,已要求归还。中国科技日报记者了解到,这已经不是无人潜航器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南海了。早在去年,就有媒体披露“海南渔民南海捞出外国间谍潜航器”事件。那么,什么是无人潜航器?它能执行哪些任务?出现在中国南海海域意欲何为?

无人潜航器是当下先进水下侦察监视设备

中国国防科技大学国家安全与军事战略研究中心张煌博士表示:“无人潜航器体积小,主要发挥水下侦察、监视作用。近年来,世界军事强国高度重视水下武器装备的研制与开发。美国曾经于2013年开展海底预置武器的专项研究,无人潜航器就是其成果之一。从目前来看,无人潜航器有可能成为颠覆未来海战模式的重要因素”。

无人潜航器作为造型轻便、性能先进的水下侦察监视设备,对水下通信、材料以及导航定位等技术领域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只有少数科技发达国家才具备相应的制造能力。

一名美国官员透露,这艘被捕获的无人潜航器是用来监测水的盐度和温度以绘制水文地图,隶属于美国海军,但当时正由平民操作。该官员还说,这个水下潜航器在中国南海海域“合法”进行军事测量,享受主权豁免保护。

美国在南海部署无人潜航器的重要战略意图

对此,张煌指出,美军在南海部署无人潜航器,其重要战略意图在于收集掌握我国的海洋信息资源。依据国际海洋法的相关规定,沿海主权国家拥有在其领海和专属经济区科考活动的管辖权,沿海国可以管理、授权和进行海洋科研活动,其他国家未得到沿海国同意原则上不能进行海洋科学研究。如果沿海国家同意他国在其专属经济区内进行海洋科考活动,那么沿海国拥有参与的权利,并且可以向开展研究活动的外国机构要求提供情报、成果和结论。美国在其政治、经济利益的驱使下,打着民间科考测量的旗号,不断利用无人潜航器获取我国近海潮汐、声场、温度、港区、海上油井以及海岸防护工程等关键信息。它不仅可以搜集民用领域的海洋信息,甚至搜集南海海域的次表层水温、盐度、密度、海流及水下声场等与军事活动密切相关的海洋信息。

“特别是,无人潜航器一旦应用于对我领海的抵近侦查,可能用于获取我海军各种作战平台信息以及潜艇出航的航道信息,进而对我海上军事安全形成严重威胁。”他说。

有媒体透露,美军无人潜航器不仅可用于收集情报,还可用于跟踪“敌方”潜艇,甚至发射导弹和空中无人机。

“因此,部署无人潜航器也反映了美军对中国南海海域昭然若揭的针对性战略意图。”张煌表示。

张煌指出:“部署无人潜航器,是美国制造南海紧张局势的一种尝试,其意图在于以军事手段对中国实施武力威慑,从而为美国继续介入南海问题的外交与军事行动提供信息数据支持。有鉴于此,必须有针对性地发展相关防范与反制手段。”

Friday, 16 December 2016

中国新加坡翻脸?战车滞港事件波及台湾

中国新加坡翻脸?战车滞港事件波及台湾

作者/来源:王如君/亚洲周刊第30卷 49期


新加坡的九部装甲车在从台湾运返新加坡途中,於香港港口遭扣押,引发新加坡与中国之间的外交风波。这批装甲车刚在台湾结束新加坡军人於当地进行的“星光计划”演习,北京的行动被视為一石二鸟,既针对新加坡在南海纠纷中倾向美国,也乘机敲打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台湾蔡英文政府。中国与新加坡是否会渐行渐远,抑或有所转机?“星光计划”会否因中国压力而受影响,都广受瞩目。

中国与新加坡翻脸?这是晴天霹靂的消息。新加坡这个以华人為主的国家,长期与中国关係密切,為何会与北京出现公开的裂痕?

九部新加坡的装甲车,经由货轮运输,从台湾高雄港出发,中途停靠厦门港海天码头时,被港口人员发现,随即通知香港海关加以查扣。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不点名表示,坚决反对任何邦交国与台湾进行包括军事交流的官方活动。 

按香港法例,货物若不落地则无需申报,但该批装甲车和相关战略物资抵港后,不知為何被卸至岸上,因而引发后续连串问题。香港法例规定,进出口或转口战略物资必须取得当地工业贸易署署长签发的许可证,否则即属犯罪,可罚款监禁。 

九月下旬新加坡驻华大使与《环球时报》因南中国海课题爆发笔战之后,中国与新加坡近日再度出现引发区域关注的矛盾,不禁令外界揣度两国关係在建国总理李光耀去世一年多之后,是否已陷入一种不易解开的困境。 

新加坡巡迴大使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十一月二十八日指出,这是中国企图恫吓新加坡。这位外交官以前曾经在南海问题上毫不客气批评中国。 

北京在战车事件中一石两鸟

观察家指出,北京在战车事件中,其实是一石二鸟,既针对新加坡在南海纠纷中倾向美国,也乘机敲打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台湾蔡英文政府。 

根据国际航运网站显示,悬掛新加坡国旗、船籍属新加坡的APL QATAR 041号货轮,从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以后就滞留在香港,其原定行程是在二十八日凌晨抵达马来西亚巴生港。 

事件连日来引发各地传媒和舆论大量关注,新加坡军方在事发隔日紧急派出人员前往香港与船务公司商讨,及确认装甲车获得安全妥当的安置。  

APL(美国总统轮船公司)是超过一百五十年歷史的船运公司,一九九七年為新加坡海皇集团公司(NOL)收购,保留品牌。NOL是一九六八年由新加坡政府创立的国营船运集团,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曾在七十年代出任集团负责人。近年来,国际航运业持续不景气,由精英领导政联企业的新加坡也不能例外,在连续亏损下,末代总裁伍逸松承认转型太慢,大股东淡马锡在今年六月将之转手法国船运巨头CMA CGM(达飞轮船)。  

装甲车事件发生后,狮城当地舆论随即联想到没有了国营船运公司,可能是造成军事行程无从掌控的原因之一。  

新加坡与台湾在一九七五年由李光耀与时任行政院长蒋经国签署名為「星光演习」的军事交流计划(又称星光计划),由台湾提供场地与基础设施供新加坡人员训练,人数最多时达上万人,新加坡部队也多次参与当地天灾的救援,双方多年来相处融洽,也不张扬。这一公开的秘密在新加坡与中国一九九零年建交时取得谅解,得以延续。  

此次事件曝光的装甲车泰莱斯轮式装甲运兵车Terrex Infantry Carrier Vehicle(ICV)是由新加坡与爱尔兰公司合作,由土耳其公司授权设计生產,八轮驱动,可装置多种武器系统,总重量二十五至三十吨。作為小国,新加坡拥有不俗的自製武器实力,除了自行研发,也与不同国家合作,吸收各种不同的设计理念,除了自用,也供出口。  

新加坡低调处理

狮城官方事发后一直低调处理,只简短回应传媒询问,一反九月当时由驻华大使罗家良高调回应《环球时报》批评的态度。观察家认為,此事已非当初的口舌之争,而是涉及狮城军事与外交层面,武器落在香港,事情又涉及新台合作,直接的掌控权因此在北京,必须非常谨慎处理。 

新加坡官方沉默了近一星期,才由国防部长黄永宏於二十九日出面表示将啟动程序向香港方面取回军车等军事物资。同一天,外交部长维文则低调却坚定地表示珍惜与中国的长期关係及一个中国原则,指出新台之间的“特殊安排”全世界都知道,他表示“中国文化有一点:不能忘记老朋友,识於微时、患难与共的老朋友。中国文化也欣赏忠於故人的概念”。他强调,新加坡不容单一事件劫持与中国的友好关係。他并强调,新加坡遵守一个中国的立场没有改变。 

陆军总长王赐吉则在同一天表示,军需品利用商务船运载是国际惯例,经由涉事的船务公司取道香港也没有不寻常之处。至截稿為止,新加坡方面仍表示不清楚军品被扣留的原因(是手续问题或其他因素),有待与香港方面澄清。

《联合早报》引述当地学者钟伟伦解读,认為虽然不排除船运公司疏忽,但综合各方来看,“可能是中国隐约向新加坡发出一些外交信号”。新加坡隆道研究院研究员李气虹则相信,事件发生在香港而非厦门,显示中国政府要保留迴旋与缓冲餘地,既让新加坡有些尷尬,也避免双方必须正面对冲。

观察家注意到,这一次中国同样由传媒出面发难,《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以及环球网就针对新台军事交流发表投文指出,那是新加坡对中国制衡的“多种手段之一“。又称中国”不会坐视某些国家採取暗度陈仓挖墙脚行為“,”中国如果想就此作出反应,方式可以是多种多样,……也一定是某些国家会感受到的‘不可承受之重’“。文章不但列举新台之间军事交往的各种”传闻“,还细数新加坡军力超出本国防卫所需的数字。

中方批评新加坡态度

十一月二十九日《环球时报》社评更以《装甲车自投罗网,新加坡应当反省》為题批评新加坡,指新加坡“虽然过去一直有新加坡军队在台湾训练的’歷史遗留问题’,但对这个问题进行控制,主动避免相关做法產生负面现实影响,显然是新加坡应有的姿态“。

《环球时报》还酸了新加坡,指”几辆’破装甲车’,扣留它们不仅生不了财,而且挺佔地方。但是它们离开香港,又需要满足法律的条件,同时还要对公众解释得过去。现在新加坡在中国社会的形象太糟了,按照中国老百姓的意思,最好把那些’自投罗网’的装甲车’没收了’,送到钢铁厂去回炉”。

这些语带威吓的文章与一两个月前《环球时报》的文章如出一辙,观察家认為,那是中国舆论机器的一贯作风。但这次事件有几点值得进一步关注的地方。 

李显龙力推TPP

蔡英文上台以后,北京对台湾始终保持冷处理,但冷处理不是不处理,如果双边关係始终没有改善跡象,处理的关键就是时机。在这背景下,近几个月来,新加坡政府由总理李显龙亲自出马,為各种外交理由风尘僕僕周游列国(八月初访美国、九月底访日本、十月初访印度、十月中访澳洲),但都特别谈到一个重点,就是泛太平洋伙伴关係协定(TPP)。 

中国和一些海外亲中传媒都指其為项庄舞剑,意在拉拢这些大国防范中国,其中TPP便是针对RCEP(东南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此协定由东南亚十国发起,但中国明显扮演领头羊。 

不少政治观察家对李显龙这一连串举动感到费解,因為其鼓吹TPP之用力,似乎远超出一般小国领袖,而TPP成员偏偏不包含中国。这一来,其中的敏感关係如何拿捏,始终不见狮城高层特别说明,然而这期间中国各级舆论已经”杀声震天”。这种情况下,让星光演习尷尬地曝光,新加坡武器被扣押,乃是”中国出手惩罚”的合理怀疑。果真如此,则后续的”惩罚”要到什麼程度,值得观察。 

连美国都意想不到的是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积极转向中国,十月中率领庞大企业家代表团访华,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了涵盖能源、基建和旅游等多方面的合作协议,也缓和了双方渔民捕鱼的处境,使得本来剑拔弩张的南海局势弹指间云淡风轻,跌破许多国际问题专家的眼镜。 

而紧接著菲律宾之后,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在十月底访华,获得习近平亲自设宴款待的最高礼遇,纳吉也显得很满意。南海声索的两个当事国纷纷倒向北京,被外界解读為中国外交的大胜利,这一来,新加坡在东南亚若坚持继续单边倾向美国,势必要变得孤单。 

新加坡更没想到的是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川普)胜出,并且在选后斩钉截铁表示要废除TPP,对首先倡议又极力推动此计划的李显龙情何以堪。然而形势在美国选前已经逐渐清晰,学界和外交界一些人因而不解為何没有更敏感而技巧地去面对处理,以致表现得犹如刻意与中国”对著干”。 

新加坡民间特别是商界,近日都在观察李显龙政府如何因应和改善与中国的关係。而台海两岸关係若不改善,新台军事交流的压力恐怕会持续增加,新台这一既有象徵意义也具实质的交往关係一旦切断,对台湾与新加坡的后续影响值得留意。此外,狮城政府能不能成功说服美国新政府保持在亚太地区尤其是东南亚的实力,也会决定新加坡面对中国反弹的程度,以及有没有化解之道。■ 


Thursday, 15 December 2016

比尔卡勇命案主谋嫌犯 李志坚 被控教唆谋杀罪,倘罪成判死刑

比尔卡勇命案主谋嫌犯 李志坚
被控教唆谋杀罪,倘罪成判死刑

来源:综合诗华日报、联合日报等报道

涉嫌枪杀砂拉越政治人物比尔卡勇的主谋李志坚逃亡到中国福建莆田,12月12日被中国公安局逮捕,13日由马来西亚警方派出的特别团队从中国押送回马。
上图:李志坚身穿蓝色T型衫、黑色外套和长裤,14日上午被砂警方从吉隆坡押抵美里机场,之后被关押在美里中央警署扣留室。
下图:李志坚已穿上整套橙色囚衣,下午1时50分左右被带到美里法庭正式被提控谋杀罪。
警方对李志坚的押送过程全由携带机枪的特选刑警执行,戒备森严。

[ 美里2016-12-14讯 ]  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109条文(教唆/串谋)与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在美里地方法庭提控涉嫌枪杀比尔加勇(Bill Kayong)的主谋拿督李志坚。在上述刑法条文下,若罪名成立,唯一刑罚是死刑!

美里地方法庭推事朱莱妮今日在庭上宣布将此案件订在本月30日再次过堂,并等候砂州检控官依据177a刑事法典条文把案件带上高等法庭审讯。

根据警方公开的讯息,被控教唆与谋杀罪的嫌犯李志坚在6月23日(比尔卡勇命案发生后两天)从美里飞往新加坡;7月3日从新加坡飞往澳洲墨尔本,之后躲藏起来;8月11日警方发出通缉令之后便一直逃亡在国外;12月12日在福建莆田被中国公安局逮捕;12月13日前往中国的马来西亚特派刑警队伍将李志坚押回吉隆坡国际机场;砂拉越警方在今日(14日)上午约11时将李志坚押抵美里机场。

跨国潜逃约172天后的李志坚,在今日被押上命案发生地点的美里地方法庭面对上述控状。

李志坚回应明白控状内容

法庭在下午2时开庭。当翻译官宣读对李志坚的控状之后,李志坚表示他明白控状内容。

翻译官宣读的控状内容,提及李志坚在2016年6月21日早上8时20分,与李昌隆(Lie Chang Loon)、陈伟忠(Chin Wui Chung)及和枪手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 Pauzi),干下了枪杀比尔加勇案件,触犯了刑事法典第109条文(教唆/串谋)与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罪名。

这个案件是由警方副检控官诺法兹依莎负责提控。

比尔加勇是在2016年6月21日,驾车在杜当路通往美里市大道接近Emart购物中心的交通灯处停驶时被枪杀。之后,警方迅速追捕涉案的嫌犯,并寻求国际刑警协助逮捕逃亡国外的李志坚。李志坚终于在12月13日被逮捕归案。

这个案还有另外3名被告

这个案件的另外3名被告,分别是29岁的莫哈末费德里,37岁李昌隆和50岁的陈伟忠。

首名被告莫哈末费德里是这宗枪杀案件的枪手。他被控于今年6月21日早上8时20分左右,在柏迈再也Emart购物中心旁交通灯前路段,枪杀比尔加勇,而抵触刑事法典第302条文。

次名被告李昌隆和第三被告陈伟忠,被控在上述同一时间、地点,与李志坚和另一名仍在潜逃的男子,与首名被告串谋杀害比尔加勇,而抵触刑事法典第109条文,并在第302条文谋杀罪名下同读。

若上述控状罪名成立,唯一刑罚是死刑。

以下是警方押送李志坚从吉隆坡国际机场抵达美里机场准备再押上法庭的视频——

Wednesday, 14 December 2016

涉嫌 砂州政治人物命案主谋 李志坚逃亡福建莆田被捕 / Main suspect behind Bill Kayong murder caught

涉嫌 砂州政治人物命案主谋
李志坚逃亡福建莆田被捕

作者/来源:Gary Adit and Russell Ting/《婆罗洲邮报》

拿督李志坚(右图)为砂拉越州种植公司大老板,涉嫌今年一宗枪杀砂州一名反对党基层领袖命案幕后主谋逃亡国外近6个月,12月12日在中国福建莆田被中国公安局驱逐而被马来西亚警方递解回国受审。

[  古晋2016-12-13讯  ]:一名涉嫌砂州人民公正党美里支部秘书和柏根努州议席选区候选人比尔卡勇(Bill Kayong)命案的幕后主谋,经过近6个月逃亡后终于落网。他是一名拥有拿督头衔的公司老板。

砂拉越州总警长拿督马兹兰曼苏(Datuk Mazlan Mansor)在一项文告中说,他是被福建莆田的中国公安局驱逐出境而在今日(12月13日)晚上7时45分递解到达吉隆坡国际机场。

拿督马兹兰曼苏说,“拿督李志坚(Dato Stephen Lee)是在12月12日被福建莆田的中国公安局抓捕,随后移交给马来西亚当局。“

”李志坚是由砂州刑事调查主任拿督德威古玛(Datuk Dev Kumar)及其率领的一组特殊队伍前往中国押送回马的。”

“李志坚将在明天(14日)被运送到美里,他在美里法庭被指控为比尔卡勇命案的幕后主谋。”

比尔卡勇(左图)是砂州美里原住民基层领袖,在今年6月21日美里市北部约15公里的瓜拉巴兰县一家超级市场前不远处的交通灯,被人枪杀。

比尔卡勇是在今年6月21日大白天,驾着一辆车在瓜拉巴兰支路的交通灯处停驶而在等候开行时,遭人枪杀而毙命。

从那时以来,警方迫切展开追查这宗谋杀案的嫌疑犯,已在8月将两名嫌疑犯控上法庭。

在此之前,相信李志坚是匿藏在澳洲墨尔本。警方当时收集的情报显示,李志坚在命案发生后两天(即6月23日)飞往新加坡。随后在7月3日再飞往澳洲。

这宗谋杀案,相信是跟李志坚所领导的种植公司与比尔卡勇所代表的原住民土地拥有人之间的长期存在的纠纷有关。

左图为莫哈末费德里被带上法庭之影。右图为莫哈末费德里为人联党领袖陈华贵助选之影。(图片来源:sarawakreport.org/2016/07/plantation-boss-wanted-over-bill-kayong-murder-world-exclusive/

由于涉及命案,29岁的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 Pauzi)被指控为射击手而遭受逮捕,还有两人即39岁的李昌隆(Lie Chang Loon)和50岁的陈伟忠(Chin Wui Chung),被指控是命案的同谋者而遭受逮捕。

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阿布巴卡(Tan Sri Khalid Abu Bakar)也对砂拉越警方追捕命案嫌疑犯的表现,在推特表示他的祝贺:“祝贺砂拉越警方及早在吉隆坡国际机场成功逮捕比尔卡勇命案的幕后主谋”


以下是《婆罗洲邮报》的原文报导——


Main suspect behind 
Bill Kayong murder caught

By  Gary Adit and Russell Ting

KUCHING: The main suspect behind the murder of PKR Miri branch secretary and Bekenu-PKR candidate Bill Kayong has been caught by the police.

Dato Stephen Lee was apprehended at the Kuala Lumpur International Airport (KLIA) at 7.45pm tonight after he was deported from China, said a press release from state Police Commissioner Datuk Mazlan Mansor.

“Lee was caught by th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China in Putian, Fujian Province on Dec 12 and was subsequently handed over to the Malaysian authorities.

“He was escorted back by a special team led by state CID chief Datuk Dev Kumar,” the statement read.

Lee will be transported to Miri tomorrow, where he is accused of being the mastermind behind Bill’s murder.

Bill was shot and killed at the Kuala Baram bypass while waiting at a traffic intersection in broad daylight on June 21.

Since then, police have been hot on the heels of the murder suspects, charging two in August in relation to the murder.

Lee was previously believed to have been in hiding in Melbourne, Australia.

Information gathered by police at the time indicated he had flown to Singapore two days after the murder before departing to Australia on July 3.

The murder was believed to be in relation to a long-standing dispute between the plantation company headed by Lee and native land owners whom Bill had been representing.

Following the killing, police arrested and charged the alleged shooter, Mohamad Fitri Pauzi, 29, along with two other co-conspirators, Lie Chang Loon, 39, and Chin Wui Chung, 50.

Inspector-General of Police Tan Sri Khalid Abu Bakar has also taken to Twitter to congratulate the state police on apprehending the suspec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 对我国下届大选意见书
(华 巫 英)3种语文已先后贴出

作为坚守“独立自主”和“与民同在”的立场的一个民间组织,人民之友在今年9月24日对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发表了一篇以华文书写的“意见书”,题为: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这篇意见书的英文译稿(标题是: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已于10月22日张贴在本部落格。马来文译稿(标题是:Undilah "calon yang membantah pengislaman nega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Mencegah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也已接着在11月13日在此贴出。

此外,人民之友也将通过电子邮件、微信、WhatsApp等方式,尽可能向全国各民族、各阶层、各行业、各宗教的团体和个人,传送我们的这份“意见书”供参考。我们欢迎跟我们对下届大选的立场和见解一致的团体和个人,将这份“意见书”传送到更多的人手中去!

我们希望,我们在意见书内所表达的对下届大选的立场和观点,能够准确而又广泛地传播到我国各民族、各阶层的人民群众中接受考验,并接受各党派在这次全国大选斗争和今后实践的检验。


Pandangan Sahabat Rakyat terhadap PRU akan datang telah diterbitkan dalam tiga bahasa (Melayu, Cina dan Inggeris)

Sebagai sebuah pertubuhan masyarakat yang berpendirian teguh tentang prinsip "bebas dan berautonomi" dan “sentiasa berdampingan dengan rakyat jelata”, Sahabat Rakyat telah menerbitkan kenyataan tentang pandangan kami terhadap Pilihan Raya Umum ke-14 yang bertajuk "Undilah calon yang menentang Pengislaman Nege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Jangan benarkan puak Mahathir kembali memerintah! "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dalam Bahasa Cina pada 24hb September 2017.

Penterjemahan Bahasa Inggeris kenyataan tersebut yang bertajuk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telah diterbitkan dalam blog kita pada 22hb Oktober 2017 manakala penterjemahan Bahasa Melayu telah diterbitkan pada 13hb November 2017.

Selain daripada itu, Sahabat Rakyat juga akan menyebarkan kenyataan ini seluas mungkin kepada pertubuhan dan individu semua bangsa, strata, profesyen dan agama seluruh Negara melalui email, wechat, whatsApp dan pelbagai saluran lain. Kami amat mengalu-alukan pertubuhan dan individu yang berpendirian dan pandangan sama dengan kami untuk turut menyebarkan kenyataan ini kepada lebih ramai orang!

Kami berharap pendirian dan pandangan kami berkenaan pilihan raya kali ini yang dinyatakan dalam kenyataan tersebut dapat disebarkan dengan tepat dan meluas untuk diuji dalam kalangan rakyat semua bangsa semua strata sosial melalui penglibatan mereka dalam amalan pelbagai parti politik dalam pertempuran pilihan raya umum kali ini mahupun amalan masa depan.


The Chinese, English and Malay renditions of Sahabat Rakyat’s opinions about next election have been published consecutively

As an NGO which upholds “independent and autonomous” position and "always be with the people" principle, on 24 September 2017, Sahabat Rakyat had released a Chinese-written statement of views with regard to the voting in the upcoming 14th General Election,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The English rendition of this statement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and the Malay rendition entitled "Undilah "calon yang membantah pengislaman nega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Mencegah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 had been released on 22 October and 13 November respectively.

Apart from that, Sahabat Rakyat will also make every effort to disseminate this statement as widely as possible to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of all ethnic groups, religions and all walks of life throughout the country via email, WeChat, WhatsApp and other channels. We welcome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with the same position and views to spread this statement to more people!

We hope that our position and views pertaining to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expressed in the statement will be accurately and widely disseminated and also examined by the popular masses of various ethnicity and social strata through their involvement in the struggle of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carried out by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and their practices in all fields in future.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