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November 2016

特朗普未必完全放弃TPP

特朗普未必完全放弃TPP

作者 / 来源:刘志勤 / 环球网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

最近国际国内舆论界对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将在上任第一天宣布美国退出TPP,引起世界各国关注。中国有句老话:出水才看得到两腿泥。意思是说,没有见到真相之前,一切都是不真实的。由此可见,不到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出TPP这个时刻,一切都在不确定之中。

没有人在思考,特朗普完全可能有另外一种选择:即采用改良过的TPP,來取代原来的TPP。这种改变完全符合特朗普的特质,也有可能成为特朗普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头把火。

自从2009年以来,世界经济发展没有出现人们期待的见底回升的迹象,来自各国的经济数据表现不佳,给人们的情绪带来负面影响。仔细分折各国为应对危机出台的,各类政策,基本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美欧为主的发达经济体,采取了“被动增长”政策;而另外一类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坚持倡导的“主动增长”政策。在过去的七年中,这两大政策效应已经得到充分的展示,结果截然不同。

欧美国家采取“被动增长”政策导致国内矛盾激化

“被动增长”政策的特点是在围绕财税领域做文章,胆小怕事,谨小慎微,企图在紧缩财政支出方面和利率杠杆等工具方面刺激出现增长奇迹,但是事实证明这些传统的手段对付这次危机不灵了。

所以出现了欧洲不少国家,财政支出越“紧”,整体经济增长越“缩”的奇怪现象。欧洲国家不少陷入“紧缩”怪圈。政府压力空前,民众情绪不安。笔者近期到欧洲的几个国家了解到当地的经济金融界及企业家们对前景的不确定充满忧虑,有的甚至超过美国人自己。

在应对危机问题上,欧洲国家普遍存在“等,靠,要”的习惯,就是“等”美国出台新的利好政策,“靠”美国的技术创新,“要”美国的购买力提升。当美国自顾不暇时,欧洲则变得一愁莫展,束手无策。因为欧洲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中,经济发展完全依赖美国的荣衰,其依赖程度超出人们的想象。由于欧美采取“被动增长”政策过于消极,不仅未能减轻金融危机带来的冲击,相反还加剧了国内矛盾的激化演变。美欧目前面临的不再单纯是经济发展问题,而且扩展到广泛的社会和民生矛盾,而后者似乎更难以解决。这成为欧洲更加焦虑的主要原因。在这种情况下,是关闭市场,坚持保护性增长,还是鼓励开放性增长,将决定美欧能否成功摆脱眼前困境的关键。

中国带动新兴国家采取“主动增长”的积极政策

相比之下,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依然可圈可点。它们坚持开放,坚持包容,坚持创新,坚持一条“主动增长”的积极政策,化被动为主动,变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成功减轻了由于发达国家产生的经济危机所传导的负能量。中国在发展经济中有一种特别的精神力量:越是困难越有干劲。“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发展战略获得世界上普遍的认同,认为这是挽救世界经济持续下滑的唯一有效的措施。它所提倡的包容,互联互通的发展理念被证明是真正为世界谋繁荣,为民众谋福利的济世之策。当中国的政策如此成功并充满活力的时候,美国是否会彻底放弃TPP,的确值得期待。

其实TPP的本质具有排它性,特别是把中国排除在外,使TPP成为具有“阴谋”特质,势必导致新型的“贸易冷战”。这对世界贸易的公平与稳定伤害极大。所以,要么“改造”TPP,要么放弃,特朗普还是有时间进行选择的。

特朗普跟奥巴马一样:一定会阻止中国的快速增长

中国在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同时,应该做好另一手准备:特朗普有可能在进行市场“反应堆测试”,他需要时间和专家企业家们的共识才能做出最后抉择。一位美国企业界人士对笔者说:能否把美国企业引回美国本土,是企业老板说了算,美国总统无权干涉。除非美国总统给老板支付高额费用,否则企业还是会选择留在成本低、政治环境稳定的地方生存。这是企业生存发展的基本准则。

如何实现“美国优先”的政策,最终还是“资本”和“成本”这两个亲兄弟说了算。现在不少人把TPP和RCEP说成“世界领䄂”之争,未免有点小看中国了。因为中国只是一个在世界经济迷路时,当一个好的“导航”而己。正如习主席在杭州G20峰会上所说,要做改革的“弄潮儿”。中国的志向不是当世界经济的“引领者”,正如不少专家所说:中国尚且年轻,实力不足以担当此项大任。中国只做自己能承担而且乐意承担的角色:“助推器”,至于主动力还是让那些有志于此又具实力者去承担为好。

在应对“美国优先”的政策时,不仿采取“中国为中”的对策,即以我为主,以已为中,推动幅条式发展效应,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均可受益获利,真正享受互助经济增长的效果。

其实,无论是奥巴马的TPP还是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其核心都是保证美国的发展优势和领先地位,不同的是一个是用“右手”打中国,另一个则是用“左手”扯中国。本质一个样。即使特朗普放弃TPP,他也一定会用其它方式阻止中国的快速增长。两者不同的是奥巴马拉了一伙人要和中国打群架,以多欺少,不讲国际道德。而特朗普则倾向和中国一对一单挑,颇讲江湖规则。但是无论哪种方式,中国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