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9 November 2016

TPP生死关头 日本孤军奋战 / 日本新加坡心急火燎,RCEP让美国很担忧!

TPP生死关头 日本孤军奋战

来源:法治周末/中国山东商务网
TPP的签订在许多会员国都引起民怨,图为马来西亚民众在国会辩论前示威。(此图取自网络,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11月11日,美国白宫证实,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命运将交给下任总统特朗普和共和党议员来决定。白宫官员还表示,奥巴马将在秘鲁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向其他11个签署了该协定的国家领导人进行解释。


美国停摆TPP

奥巴马政府对TPP的这番表态也是无奈之举。因为美国国会已经宣布:不会对TPP进行表决;而白宫也宣布放弃了游说活动。美国白宫高级官员表示,奥巴马政府已清楚认识到美国政治局势的变化,TPP的前景将由下届美国总统和国会决定。  

对于奥巴马来说,TPP是最重要的外交遗产之一,在他尚未下台的时候,这些遗产就被候任的特朗普给清理了,提前开启了“特朗普时代”。美国《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评论,TPP未能获得国会批准,对奥巴马来说是一次“惨痛的失败”,将削弱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信誉和影响力。而事实上,TPP不仅仅具有经济层面的含义,更有着确定未来自由贸易规则的制度霸权含义。  

据《纽约时报》11月11日报道,美国国会的领袖们已经承认,随着特朗普当选美国下任总统,被奥巴马视为主要政治遗产的TPP已经没有前景。  

11月10日,纽约州参议员、新晋民主党领袖舒默告诉劳工代表,国会将不会批准TPP。肯塔基州参议员、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11月9日被问及国会是否会在即将召开的会期批准TPP时,直率地回答“不”。  

美国《Politico》网11月10日报道,特朗普过渡团队的一份文件显示,特朗普将会很快践行其在选举期间颇具争议的一系列主张,其中就包括抛弃被他称为“工作杀手”的TPP。  

TPP又被称为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也被称作“经济北约”。是由亚太经济合作会议成员国中的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四国发起,从2002年开始酝酿的一组多边关系的自由贸易协定。美国在2008年2月宣布加入,并且将成员国扩展到12个。  

2015年10月5日,美国、日本和其他10国家达成一致,要在这12个国家中实现“自由贸易”,核心是在这12个国家内实现零关税、货物、服务全部自由流动,所有经济监管制度统一标准,各国之间禁止设立保护主义,操纵、补贴等不利于自由贸易的措施,从经济层面几乎达到“一个国家”的概念。  

这12个参与国加起来所占全球经济的比重达到了40%,因为规模庞大,而且美国人主导,TPP被认为是美国人对建立全球贸易新秩序的新尝试,也被认为是美国阻击中国经济的一个行为。  

TPP为什么被抵制

实际上,TPP这种“多边贸易”的主张不仅在美国,甚至在很多缔约国内部,都受到抵制,高呼将工作机会留在国内的特朗普甚至提出,连北美自由贸易区都要废掉,重新缔结更有利于保护美国利益的“双边”贸易协定。  

有分析认为,从性质上来看,TPP不是一份普通的自贸协定,背后的政治目的明显要大于经济需求。美国高调加入TPP,最主要的目标就是希望利用TPP来主导世界经贸规则的制定。TPP确实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组织,12个成员国占据了世界GDP总额的40%,占据了贸易额的三分之一,正是基于这种能力,美国试图利用TPP来影响这个规则的制定。  

2015年10月,TPP谈判最终结束的时候,奥巴马政府迅速发表了一份声明,声明里说,美国不希望由其他国家来制定全球经贸的规则,而要由美国这样的国家来制定规则,而美国的目标就是要打造一份由它主导的所谓的“高标准”。  

所以TPP实际上是一个工具,另外近些年TPP很明显也是美国亚太战略的重要抓手,利用TPP来影响亚太经贸发展的走向,而这其中不乏影响中国,牵制中国的意味。所以正是由于有这么多政治的目的,近些年,TPP发展并不是非常顺畅,背后经济的动力并不能足以推动这个协议向它所要求的方向来发展。  

而从经贸层面来看,TWO杜哈回合谈判进入停滞后,全球开始不断兴起双边FTA(自由贸易区)或区域FTA。TPP是第一个连结亚太地区的区域贸易协定。但与过去不同的是,TPP已超越传统的降税协定,纳入环保、劳工、专利等新议题。美国总统奥巴马曾直言,TPP可以帮助美国制订21世纪的贸易规则。  

如果占了全体GDP六成的美国真的退出TPP,势必冲击全体会员,遑论第二轮成员加入。就算11国会员国坚持继续走下来,少了原积极主导的美国与美国市场,11个会员国有可能会重新修改规则。无论如何,TPP将再也不会是原本版图雄壮的TPP。  

日本孤军奋战TPP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日本众院在11月10日下午的全体会议上,凭借执政党和日本维新会的多数赞成,TPP批准案及相关法案获得通过。接下来,还要过参议院这一关。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称,日本参议院在11月11日正式审议上述议案。  

对于安倍积极推动TPP,日本各界响起批判之声。分析认为,日本迫不及待地通过TPP,是想给美国做一个示范:不甘心在这场博弈中,被特朗普搁置甚至一夜翻盘。  

从根本上来看,日本试图通过推动TPP的签署和最终的生效,来巩固日美同盟的关系。近一时期,安倍首相有一种焦虑,对于美国的大选他押错了宝,没有预料到特朗普会胜出。而在特朗普胜出之后,日本感觉到可能下一届的美国政府不会再一次重视亚太战略,不会对亚太的盟友进行更多的投入。所以目前安倍非常急切的去接触特朗普,而且试图来说服特朗普,重新重视日本。  

而在这个框架下,日本把TPP当做一个工具,认为TPP是美国亚太战略的重要支柱,而日本希望向美国证明,日本在这个支柱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而安倍晋三所声称的,所谓TPP会促进日本经济,促进安倍经济学等一系列的言论,实际上更多的是一种借口。  

新加坡也非常担心TPP夭折

新加坡的担心不比日本少。据新加坡《商业时报》11月11日称,特朗普当选的效应正逐步显露,新加坡等亚洲开放经济体将大受影响。新加坡华侨银行财政研究和策略主管赛琳娜·林认为:“TPP如果夭折,对新加坡这样的小经济体非常糟糕。我们已经对英国脱欧有诸多担忧,现在TPP有可能未成形就死亡。”  

据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11月10日称,由于特朗普当选,越南已经准备抛弃TPP。有报道称:“越南已经开始寻求替代方式,比如一系列双边自贸协定,包括与澳大利亚、中国、印度、韩国和欧盟等,以维系该国迅速成长的出口型经济。”  

马来西亚《邮报》11月11日称,东南亚地区已经感到,特朗普上台后,TPP注定会夭折。马来西亚已经承诺,2018年批准TPP。该国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达图表示,美国是TPP背后的关键推动力量,如果美国退出,该协定会大大受损。  

谁来填补TPP空白

在TPP剩下的11国中,日本有可能是新的领导地位,不过,这仍然要看11国是否愿意,也是否能继续将TPP走下去。日经新闻认为,此前一直与美国高举贸易自由化大旗的日本政府,今后将在贸易领域面对艰难选择。  

此外,包括日美在内的21个国家和地区参加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希望以TPP等为基础,构建被称为“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巨大自由贸易圈。这本来是美国提出的框架,但如失去核心,有可能瓦解。TPP阵营的美日与中国和俄罗斯等之间的分歧仍巨大,失去美国,日本有可能被迫孤军奋战。  

TPP可能胎死腹中,却可能不是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兴起的唯一牺牲品,区域经贸整合发展面临严峻挑战,这对那些以对外贸易为命脉的国家或地区而言,将是一大警讯。  

欧盟贸易执委马伦斯壮表示,特朗普胜选后,欧盟与美国之间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合作伙伴关系协定”(TTIP)协商可能暂停,进入“冻结”状态很长一段时间。  

假如美国在TPP协议上临阵脱逃了,由中国所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也就是俗称的RCEP以及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就可以填补TPP撤退之后,所留下来的空白。  



日本新加坡心急火燎,

RCEP让美国很担忧!

原标题:这四个字母,让美国很担忧!

作者 / 来源:刘晓博 / 百度百家/span>
(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正当全美国陷入“大选狂热”的时候,奥巴马政府再次提醒美国人:RCEP来了!它将让百万美国人失业,它将让美国边缘化!

RCEP是什么鬼?  

它的中文名称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而它,正是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竞争对手。  

TPP是美国主导的,并将中国、俄罗斯排斥在“发起国”之外。而RCEP是另外一个朋友圈,中国是最大的“发起国”,美国、俄罗斯被排斥在外。

二战之后,美国主导成立了WTO(世界贸易协定)。正是因为协定的有效性,过去数十年没有发生世界大战,国与国的竞争基本上都在规则内进行。但WTO扩容之后,第三世界国家众多,达成新的协议难度越来越大。

所以,美国决定另起炉灶,重建新的贸易规则。北美自贸区就是一个实验品,基本成功之后,美国决定组建两个大的朋友圈: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

组建新朋友圈的时候,就是“做手脚”的时候。

第一,可以重订规则,比如美国人喜欢的“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制度”、“跨国公司优先”等等;

第二,可以党同伐异,比如让越南、菲律宾成为发起国,但不准中国、俄罗斯参加。

天算不如人算,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之后,反对全球化的思潮崛起,并跟民粹主义、极右势力结合,终于在欧洲上演了“英国脱欧”的活剧,在美国推出了特朗普。

特朗普在政治、军事上持孤立主义的倾向,反对美国当世界警察,尤其是“自带干粮”的世界警察。在全球化上,特朗普也持反对观点,他甚至威胁要美国退出WTO。至于TPP和TTIP,他更认为是垃圾。

特朗普代表的思潮有多强大?问问希拉里就知道了。

现在,连希拉里都不敢公开支持TPP和TTIP。因为她看到了前车之鉴:德国总理默克尔因为过于支持全球化,在德国的支持率已经大幅下降,并在家乡遭到选民的抛弃。

所以,奥巴马被“撂旱地儿”了。

TPP和RCEP是竞争对手,也是两个有重叠的朋友圈。
奥巴马的任期只有两个半月了,国会仍然迟迟没有批准TPP。如果在未来2个月里,他不能亲自主导完成这件事,未来几年TPP都将没有进展。如果特朗普上台,TPP和TTIP可能永远“胎死腹中”。

奥巴马为了通过TPP和TTIP,多次在公开讲话中拿中国说事儿,扬言中国在跟美国竞争国际贸易规则的制定权,如果RCEP率先成立,并成功运作,那么“新的美式标准”可能被人抛弃、遗忘。

RCEP源自东盟自由贸易区概念

就如同TPP不是美国率先倡导的,RCEP也不是中国最先倡导的。 RCEP可以追溯到“东盟自贸区”。东盟自由贸易区于1992年提出,2002年成立,包括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文莱、越南、老挝、缅甸、柬埔寨,共10个国家。

“东盟自贸区”为了扩大朋友圈,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等6个国家,形成了“10+6”架构。“6”和“10”之间也陆续签署了自贸协定。2012年8月底召开的东盟十国、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经济部长会议原则上同意组建RCEP。随后,这个“朋友圈”的建设就一直紧锣密鼓地在推进。

若RCEP谈成,将涵盖约35亿人口,GDP占全球总量的1/3,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自贸区。

虽然后来美国、俄罗斯也成为观察员,有“10+8”之说,但美国、俄罗斯跟东盟10国之间,没有签署自贸协定。所以,美俄已经不可能成为发起国。

中国是RCEP的当然核心

在RCEP的16个发起国里,中国人口最多、经济总量最大、地理位置最重要,是当然的核心。所以,奥巴马政府说RCEP是中国主导的。

TPP有被搁置的危险,最急的当然是奥巴马政府,这意味着他最大的政治遗产可能被抛弃。此外,就是日本和新加坡两个小兄弟“心急火燎”。虽然日本、新加坡同时是TPP和RCEP的发起国,但他们更希望跟着美国这个老大混。对于中国,他们心存芥蒂。

最近有新闻报道说:正式成立不到1年的亚投行,成员国将很快扩展到接近70家,超过美日主导、成立多年的亚洲开发银行(67个成员国)。中国的凝聚力、行动力,都让美国及其小伙伴们感到压力。

虽然日本、新加坡、韩国等跟美国关系更好,更希望TPP率先启动,但他们也不可能无限期苦等。毕竟发展经济、赢得选票更重要,所以RCEP对他们也是很难抗拒的诱惑。

而这,正是奥巴马焦虑和无奈的地方!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