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1 November 2016

新华社剖析特朗普获胜原因

新华社剖析特朗普获胜原因

原标题:特朗普何以制造美版“黑天鹅”

作者/来源:徐剑梅、 周效政、 颜亮 / 新华社

特朗普(资料图)
本文是新华社记者徐剑梅、周效政、颜亮11月9日自华盛顿发出的对美国大选的观察,原题为特朗普何以制造美版“黑天鹅”——

美国媒体9日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击败民主党对手希拉里•克林顿,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希拉里已致电特朗普承认失败,共和党同时还维持了国会参众两院多数党地位。

大选尘埃落定,留下一个蒙受创伤和分裂的美国。分析人士指出,这是一个影响远超英国“脱欧”公投的美版“黑天鹅”事件,不仅给美国和世界带来震动,也留下很多悬念,背后原因值得深思。

民调集体误判

此次美国总统选举出现了与英国“脱欧”公投相似的一幕——绝大多数选前民调预测失败。

即便是力挺特朗普的福克斯电视台的选前民调,也一直显示希拉里在全国和多数摇摆州全面领先。《纽约时报》一度认为特朗普获胜概率仅5%。就在8日投票站开门之时,号称“民调之王”的538网站还认为希拉里有大约72%的胜率。

对此,有美国媒体评论说:“每个人都错了。”

美媒认为,白人,尤其是白人蓝领超乎寻常的高投票率为特朗普胜选立下汗马功劳。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报道的初步出口民调结果显示,特朗普在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中支持率高达65%,而希拉里在这一群体中的支持率只有29%。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许多支持特朗普的白人不愿表露自己真正的投票倾向,直到选举日才投下沉默的“抗议票”。而希拉里团队及其支持者对选情过于自信,再加上美国政界、学界、商界和主流媒体几乎一边倒地反对特朗普,这可能是造成美国选前民调集体误判的重要原因。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认为,选举结果证明,特朗普的白人蓝领攻略是“非常成功的竞选战略”。这些生活在美国中西部的白人蓝领认为全球化使他们失去工作,怨恨奥巴马执政八年“过于照顾”非洲裔和拉美裔等少数族裔,强烈支持特朗普重新谈判自贸协定等主张。

另有分析人士认为,奥巴马政府的少数族裔政策也导致不同少数族裔之间的矛盾,不少亚裔中产精英因此成为特朗普的忠实拥趸。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人口结构变迁趋势显示,21世纪中叶后,美国可能将不再是白人占多数的国家。而特朗普反对非法移民、加强法律和秩序等强硬主张,正呼应了整个白人群体的这种“身份焦虑”。特朗普胜选后,有美媒认为,他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一个单一族裔(白人)的胜利。

多种因素“助攻”

有观察人士指出,除了族裔问题外,特朗普的获胜还有其他多方面的因素。

首先,在某种程度上,特朗普的胜利有网络黑客和“维基揭秘”的很大功劳。他们可以说是几乎单枪匹马进行选战的特朗普最得力的“神助攻”。

在此次大选进程中,“维基揭秘”坚持不懈地曝光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希拉里竞选团队的内部邮件,其内容犹如美剧《纸牌屋》现实版,充满各种能够被精英“理解”却令草根选民厌恶的政治潜规则操作,使希拉里“不诚信政客”的形象一再被板上钉钉。从这一点来看,这也可以算是网络黑客首次成功干预美国大选。

其次,希拉里自身弱点不少。虽然她一直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努力经营“非洲裔+拉美裔+其他少数族裔+千禧一代+郊区白人女性+大学以上教育程度白人”的票仓联盟,但其支持者投票积极性远不及特朗普支持者。

与此同时,希拉里始终无法摆脱对她的诚信质疑,也始终没有摆脱“奥巴马第三任期”的定位,没能提供可以激发选民投票热情的变革愿景。她主打“特朗普不靠谱”战略,但她所承诺的“可预期的美国”受到全球市场和西方世界欢迎,却被失望的美国民众拒绝。而她的传统精英意识也导致她难以真正理解支持特朗普的草根群体的诉求。

再次,10月底,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在距投票日不足两周时突然宣布,对新发现的希拉里邮件展开调查,这成为特朗普选情的关键转折点。此前,希拉里在摇摆州支持率大幅领先,多数媒体和专家认为其获胜已无悬念。但在联邦调查局重启调查后,特朗普支持率大涨。民调显示,有很多人是为了反对希拉里而投特朗普一票。

最终,在各方巨大压力下,科米赶在投票日到来前两天为希拉里“脱罪”,但这却惹恼了很多本就质疑希拉里诚信的选民。由于这一事件距离大选投票日太近,因此造成的冲击难以消化。从这一点来看,与“维基揭秘”一样,联邦调查局也在今年大选的选情转折中扮演了令人意外的重要角色。

民众渴望变革

这次美国大选结果至少印证了这样一项选前民调结果:美国选民在选择国家领导人时,主要按族裔、性别、收入水平、教育程度乃至对政府的信任程度等“选边站队”。

可以说,投票站里,浓缩着一个分裂、焦虑、渴望变革的美国。

从深层原因看,特朗普赢在白人面对美国少数族裔人口不断增加而产生的身份焦虑危机,赢在美国贫富差距过大、中产阶级实际收入下降的严酷社会现实,赢在草根民众反金钱政治、反政治“作弊制度”的普遍不满情绪,也赢在充分利用影响力激增的社交媒体的竞选策略。在此背景下,他把“政治不正确”的言论作为激发与他有相似价值观的白人和其他族裔选民投票激情的重要法宝。

经过一场漫长的选战,特朗普最终赢了,但也让世人看到了美国民众中四处弥漫的焦虑感。

数据显示,近一半美国成年人称自己拿不出400美元临时应急。孩子读大学的费用更是让美国许多家庭普遍感到焦虑。随着人均寿命的延长,美国民众对如何保障可能长达几十年的退休生活缺乏安全感。这些焦虑,对美国民众手中选票的取向产生很大影响。

更深层的焦虑则来自机会不平等和收入不平等的不断加剧。如今,占人口0.1%的最富有家庭的财富与90%美国人所拥有的财富不相上下。贫富差距的扩大直接加剧了教育和工作机会的起点不平等,构成“赢者通吃”的恶性循环。

许多分析人士认为,今年大选中,不论号召“民主社会主义革命”的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伯尼•桑德斯,还是以反非法移民、反自贸协定主张迎合白人蓝领的特朗普,他们的异军突起都体现了美国草根阶层因受到挤压而感到不安全,并因此对精英阶层和建制派的漠然无为感到愤恨。

分析人士认为,这次大选,见证了美国草根民众反建制、反精英的大潮,以及民粹主义、排外主义的高涨。他们中很多人所关注的政策议题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他们反感精英阶层和建制派,渴望美国变革。

大选尘埃落定,留下一个蒙受创伤的美国。《华尔街日报》7日公布的投票前最后一次民调结果显示,接近三分之二的选民说,这场选战使他们“对国家的自豪感减弱”;近六成选民说,他们对两名候选人都不满意;大约半数选民说,不管谁赢得大选,他们都没有做好准备支持新总统。

面对“没有准备好”的美国选民,特朗普准备怎么办?他无疑给美国带来了新的变革可能,但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悬念。(完)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