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6 November 2016

最近中国的几场外交, 让美国很“上火”

最近中国的几场外交,
让美国很“上火”

作者 / 来源:侠客岛 / 《环球视野》


这已经是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第七次来华了。(這也是納吉布2009年出任马来西亚總理以來,第三次訪問中國——《人民之友》编者注。)

这一次的停留时间也足够长,从10月31日到11月6日,足足七天。在此前十几天,是杜特尔特访华。如此紧密的时间内两位重量级东南亚邻居接踵而来,不免引起了西方的一阵“紧张”与“猜疑”。毕竟这两个国家都是号称美国围堵中国岛链上的重要节点。按美国的设想,这条“统一战线”上,北起日本,南至马来西亚,从东海到南海,刚好把中国死死箍在里面。


杜特尔特首先访华破冰,看来给这个链条打开了一道豁口,而这次,老纳又紧跟着访华,一来还来一礼拜。美国为重返亚太精心构筑的“遏华岛链”会就此断裂?

中马防务合作的升级

西方的紧张并不是没来由的。这次老纳来中国访问,一个重要的成果就是中国与马来西亚防务合作的升级。

《中马联合新闻声明》提到,两国重新签署了《防务谅解备忘录》;同时,马来西亚第一次从中国购买军舰,其中两艘在中国制造,两艘在中国支持下在马来西亚制造。要知道,之前马来西亚的军备来源都是美国和俄罗斯,从中国采购军备,还是破天荒。这明显意味着两国军事合作的升级。

看到这样的动作,《华尔街日报》11月1日刊文发问:东南亚的多米诺骨牌是不是有一次晃动了?“当菲律宾突然倒向北京后,美国及其坚定的太平洋盟友的不安情绪正在日益加深……吉隆坡首次从中国大规模采购国防装备的做法在南海争端的背景下具有特殊的象征意义。”英国媒体则称,这是“继菲律宾之后又一个偏离美国倒向中国的东南亚国家”。

《纽约时报》也有类似的笔触:“在对付中国日益扩张的海上主权要求上,曾经有一个从日本到马来西亚的相当统一的战线,如今,这条战线在东南角、也就是菲律宾所在的位置上出了一个缺口。不久,战线在西南端也会出缺口,在那个位置上的马来西亚正在就改变结盟发出声音。

但其实,中国和马来西亚的防务与安全合作有着自己的逻辑。


比如去年,两国就举行了“和平友谊-2015”中马联合实兵演习。这是中马两军的首次实兵演练,也是中国迄今与东盟国家举行的规模最大的双边军事演习——派出了海陆空三军,投入的总兵力达到1160人。

而在此前,中马两国也有过防务合作,诸如联合巡航、联合搜救和解救被劫持船只与开展人道主义救援等,虽属低敏感安全领域的功能性合作,但这无疑有益于中国与马来西亚及东盟国家开展更频繁的防务交流合作。

当然,首次从中国买军舰这件事,也足够称得上里程碑意义。

一般认为,武器采购是两国安全互信关系的重要象征。以往,美日在东南亚大肆宣扬“中国威胁论”,引发东南亚国家程度不一的对华忧虑,结果是地区大部分国家都向西方及俄罗斯采购军备,美日也时常向菲律宾赠予或兜售不少二手货。

如今,马来西亚向中国采购武器,不仅价格可以比西方便宜3-4成,也在某种意义上象征着马来西亚务实的平衡政策及发展对华防务、安全合作的意愿。毕竟,中国的诚意还是很明显的——不仅便宜,而且两艘在马来西亚制造,也可以带动马在此领域的发展水平。用老纳自己的话说,就是“有助于提升马来西亚的造船业和国防工业”。

中马经贸合作的扩展

更大的格局,自然是经贸。

在中国提倡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构想中,东南亚是枢纽之一。而马来西亚,则是枢纽中的枢纽。


从地理上看,马来西亚北接泰国、南望新加坡、东临南海、西面马六甲海峡和苏门答腊岛,与菲律宾、文莱等国为邻,是坐落在东南亚地区中心位置的海洋国家;目前,马来西亚各界对参与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总体来说也是相当积极。

比如,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纳吉布就表示过对“海上丝路”战略构想表示欢迎,认为这既体现了中国强大的领导力和肩负的对亚太地区繁荣发展的责任,又将为马中两国带来巨大商机,推动中马经贸关系持续升级。

关注东南亚的岛友或许会留意到,近来老纳治下的马来西亚经济并不景气,政治上也面临着诸如一马公司(1MDB)等多方面挑战。而美国正在拿此公司做文章,称纳吉布的亲属、朋友和同伙从马来西亚政府贪污了逾10亿美元的资金。这也让老纳对美国甚为光火。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马来西亚的经济增长率为4.0%,符合业界的总体预期值;但这已经是连续五个季度经济增长呈下降趋势。

没有适度的经济增速,对外贸易也势必受挫。原本,马来西亚是中国在东盟成员国内的最大贸易伙伴,但今年上半年,这一位置已经被越南超越。在此背景下,老纳2013年和习总在吉隆坡定下的“小目标”——到2017年中马贸易额达到1600亿美元(2015年双边贸易总额约1000亿美元)——能不能实现,也不得不打上一个问号了。

因此,纳吉布此行的重中之重,自然是为中马经贸关系升级寻找新的突破点。在《联合新闻声明》中就可以看到,包括马来南部铁路项目、农产品、旅游、空中运输等,虽然没有透露具体合作数额,但合作范围非常广泛


中马在南海议题务实合作

南海还是中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的“疙瘩”。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也从南海入手,不断给中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的关系打楔子。

比如前不久,澳大利亚就怂恿着印尼总统佐科跟澳一起搞南海巡逻,在南海仲裁的闹剧已近尾声的时候,美日澳等国还是不断在各种国际场合提仲裁案,恶心中国。

上次杜特尔特来华,再次发表了“远离美国、靠近中国”的言论。如今老纳来了,还向中国购买多艘军舰,这都向外界明确发出了一个信号:“远离美国,靠近中国”。

其实,马来西亚在南海议题上是一个“低调务实者”。

曾经担任纳吉布政治秘书的胡逸山博士道出了其中缘由。他说,南海议题向来在马来西亚国内不是很大、很重要的议题,没有人愿意把这个议题用来影响国内政治或社会发展,更没有人愿意因为南海纷争发起街头示威。这就意味着,从政界人物,到普通民众,并不对南海议题太过感冒。

在南海问题上,马来西亚的利益关切重点有三。
一、南海相关岛礁的“主权”;
二、这些岛礁附近的海洋权益,说的更直白一些,马来西亚更加关注在南海的油气资源开采事项。相关数据显示,目前马来西亚在南海共开采油田18个、气田40个,更是已在南通礁至曾母暗沙之间建成了油气开发设施,而这些油气板块提供了马来西亚政府收入的比例多达30%以上,马来西亚出口石油的70%也来源于此;
三、马来西亚的国家安全与整个南海地区的稳定。
受这些因素影响,作为南海议题上的一个“低调务实者”,马来西亚并不把南海议题置于中马对话与合作的优先议程,而注重中马在更多领域的务实合作;也并不把南海议题视为中国-东盟关系的全部,更加注重推进中国-东盟务实对话与合作的开展。

马来西亚对中国的态势也会有所担忧

因而,在中国-东盟达成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过程中,马来西亚不仅是东盟方面的核心驱动力量,也是该宣言能够达成的积极推动者。

不过,近些年马来西亚的“低调务实”也呈现出动态性的变化。特别是中国加强南海维权力度与开展大规模岛礁建设后,马来西亚和东南亚其他南海争端方在对华方面也有着类似的忧虑。用胡逸山博士的话来讲,马来西亚也会对中国在南海的行为感到奇怪,不明白中国为什么会比以往更加“assertive”(主张坚决)及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出的“咄咄逼人”态势

因而,正是因为马来西亚,中国和东盟外长们今年6月初在云南云溪的特别会议上闹出了戏剧性的一幕。不仅如此,老纳在寻求向中国采购军舰方面是不是权宜之计,仍值得持续观察。毕竟,如同越南的金兰湾一样,马来西亚位于沙巴的军舰港口对中美两国军舰都持有欢迎态度。

中国抓住了三国态度转向的契机

众所周知,越南、菲律宾与马来西亚是东南亚南海争端方中与中国争议最大的三个国家。如今,在“南海仲裁”闹剧结束后的几个月内,这三个国家的领导人先后来华访问,都表达了与中国开展积极对话与开展务实合作的意愿。毋庸置疑,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东南亚南海争端国态度的转向,这些国家并不愿意因南海争端与中国产生对抗,它们更愿意和中国开展积极的对话与务实的合作。

中国也明显抓住了这个转变的契机。趁美国大选新老总统交接的空窗期,让南海局势出现了难得的和缓转机。在这种合作对话的大趋势下,如果美日澳还不死心来搅局,倒是可以让全世界看看,谁才是南海的“麻烦制造者”。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