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8 November 2016

美国大选:两种秩序的较量

美国大选:两种秩序的较量

作者 / 来源:毛寿龙 / FT中文网

(插图和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是希拉里与特朗普之争(图片取自网络)

今天是美国大选日。中国时间和美国时间差不多相差13个小时,也就是说从中国时间11月8日下午1点,到11月9日上午11点,是美国大选日的时间。在这一天,美国人民将投出神圣的一票,决定美国的下届总统是谁。这次大选有六位候选人,其中四位几乎不可能赢,只有特朗普和希拉里有可能取胜。 

目前各种民调表明,希拉里会小胜特朗普,但选举的美妙之处就在于意外频频,在各种不可控因素的作用之下,民调也未必能够精确预测,何况民调有时候会激发一些懒惰的选民,改变其行为,从而改变选举的结局。所以特朗普的总统之路,虽然有些狭窄,但希拉里的道路也未必是康庄大道。 

特朗普与希拉里的对战,如此持平,这是很多人所没有预料到的。很多选举评论指出,按照各种指标,希拉里应该轻轻松松击败特朗普,如果换成其他共和党候选人也是如此,但特朗普从初选开始就不被看好,却一直依靠他自己,以及他的几个儿女为核心的竞选团队,一路坚持战斗到大选日,而且依然有小胜的可能性。很多人都在问,都是谁在反对特朗普?都是谁在支持特朗普? 

精英多支持希拉里 草根多支持特朗普

有人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美国的精英,都不喜欢特朗普,而喜欢希拉里。美国的草根,反而很多都喜欢特朗普,而不喜欢希拉里。精英当然是当权派,草根当然是无权派;精英当然是教育良好,读过很多教科书,他们更容易从教科书的角度来看问题,而草根虽然没有受到良好教育,但在现实的生活中积累了很多经验,从经验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喜欢从自己的切身体验去学习,去看待问题。前者更喜欢教科书的价值观,需要依靠假设而建立起来的理论框架,后者更喜欢生活中的价值观,更多地着眼于行动和实际效果,不需要假设。 

这说明,两种人实际上是属于不同秩序维度的人:“希拉里迷”属于扩展的国家秩序教育出来的人,他们的理念和思路是给定、假设、定义,然后给出政策,并付诸行动和选择。而“特朗普迷”属于原始秩序生活出来的人,他们不需要给定条件,大自然就是条件,他们不需要假设,生活就是约束条件,他们不需要政策,自己就会付诸行动,做出选择。 

在国家权力有限,相安无事的时候,“希拉里迷”会局限于希拉里的生活圈子,也就是美国东部和西部的深蓝州,以及一些大城市;“特朗普迷”会生活在中部和南部的乡下,也就是红色州。美国是自由迁移的国家,这些州中的少数派会选择各自喜欢的生活环境,其结果是深蓝色的州会越来越深蓝,而红色的州会越来越红。当然,一些传统的战斗州,或者“摇摆州”,就没有那么安宁了:人们不得不在捍卫自己的自由和痴迷于利用国家秩序来扩张自己的自由之间进行选择。今年的情况也不例外。 

这“保守的自由派”与“开放的自由派”之争

看起来,这似乎是民主的两个派别,一个是保守的自由派,一个是开放的自由派。保守的自由派看起来冥顽不化,开放的自由派看起来心胸开阔。但实际上,这是民主的两个不同的维度:一个是原始秩序的维度,一个是国家秩序的维度。原始秩序的维度不需要什么高等教育,需要的是多样化的教育,而国家秩序的维度却往往与高等教育息息相关,现代高等教育几乎就是现代国家秩序的产物。 

这两种教育会给人完全不同的思维方法,前者注重方法论个体主义的方法和价值,会关注一个个个人的情况,让美国是一个个个人组成的美国,而不是抽象的整体的美国;后者更关注面板数据,动辄美国怎么样,美国应该怎么样。两帮人都会高呼“美利坚民族伟大复兴”(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但两帮人心中的含义可是大相径庭,一个是个人的美利坚民族的伟大复兴,一个是国家的美利坚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美国将近400位经济学家会联名表态反对特朗普。 

不仅经济学家如此,受过良好高等教育、读过和写过很多教科书的政治学家也是如此,在经济学家签名反对特朗普的时候,美国同样数量的政治学家也联名反对特朗普。政治学家们一般都认为特朗普是美国右翼极端民粹主义的代表,民粹主义对国家的冲击,已经让美国进入了宪政危机,让美国越来越难以治理,让美国的民主蒙羞,让美国的国家声誉在国际上大打折扣。这些人喜欢希拉里,认为美国政治本来就应该是精英政治,草根的价值观、行为规则,不适合国家治理。他们当然不喜欢特朗普,认为特朗普不尊重国家秩序,不尊重以国家权力为核心的国际政治基本规则。

美国总统政治的核心,就是掌握战争机器

这些人是对的,因为国家秩序是人为的秩序,美国建立起来,其核心是为了战争取胜,美国总统政治的核心就是掌握战争机器,总统的核心权力,也是战争权力,尤其是核武器的权力,高度集中在总统的手里。如果不集中,那么美国就会在遭到敌人的打击之后而没有任何时间反应。 

不过,需要关注的是,在建立美国的那个时代,美利坚民族和美利坚国家,是分开的,前者自主治理,后者总统独裁。经过一次次战争,一直到现在,美利坚国家越来越强大,不仅可以在世界上同时打两场战争,而且对国内政治进行了国家化的升级。总统的行政命令越来越多,总统政治对国内公共服务的干预也越来越多,非战争状态下还因此而积累了大量的债务,让每一个草根的人都感觉心里不安。尤其是美国的外交力量和军事力量,以及高度危险的核政治,居然依然集中在一个人的手里。一个人的命令,四分钟之内就能够得到执行,而且必须执行,然后对全世界构成毁灭。一个人下令,分分钟就可以出动无人机,对美国之外的任何地方的人,进行精确打击。 

总统权力扩展下,草根开始在政治上起义

这种以国家主权不可分割为基础的权力理论,无论怎么假设其现实的必要性,无论怎么假设其理论的正当性和逻辑性,对于辛辛苦苦生活、创造财富的小民和企业家来说,随时都会因为一个人的决定和命令而遭受灭顶之灾,承受无法接受的结果。这样的总统权力,现在还扩展到了金融和财政领域,不仅发行大量货币,而且债台高筑,还通过各种服务如奥巴马健保计划、气候变化应对计划,分分钟地彻底渗透社会和市场。一个不尊重个人、社会和市场的国家秩序,如何期待一个草民和企业家去尊重它的彻底以权力为核心的基本价值和行为规则?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草根开始在政治上起义,先是从比较容易的众议院政治开始,然后到参议院政治,现在是总统政治。在这种情况下,不按教科书来定义政治、不按教科书来确定政治价值观、不遵守程序、不遵守精英政治约定的企业家特朗普,适应时代的需要,从刚开始的门外汉,一路跌跌撞撞,过五关斩六将,一个人为自由而斗争,逐步走向华盛顿,现在终于走到了总统政治的边缘,而且还可能小胜。 

美国人必须从不靠谱的两个人之中选择其一

所以,在笔者看来,美国的这次总统竞选,是看起来是被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都认为不靠谱的特朗普与大家不见得认为很靠谱的希拉里之间的竞争,实际上是美国民主的原始秩序维度与国家秩序维度的竞争。在这里,希拉里也不一定靠谱,但这是以美国民主国家秩序维度自身标准衡量的不靠谱。而特朗普的不靠谱,更重要的是两种维度冲突对国家秩序构成威胁的不靠谱。 

同样不靠谱的两个人,美国人必须两选其一。 

如果希拉里获胜,可以预料,她将面对两个不靠谱的考验:国家秩序内对她的不靠谱的制衡的考验,以及来自美国草根、尤其是埋伏在众议院的不靠谱的原始秩序力量的考验。如果特朗普继续对她不依不饶,同样会是她的麻烦。 

如果特朗普获胜,他也将面对各种各样的考验:他的很多东西适合原始的秩序,但现在进入了国家秩序的核心,他将很难适应这个秩序内的运作规则;一旦他完全适应了国家秩序的运作规则,他也将因此而在秩序维度背叛他的一些原则,从而让原始维度的力量对其众叛亲离。 

如果特朗普当选,一个自然而然的情况是......

如果特朗普当选,一个自然而然的情况是,特朗普将进入秩序的核心,他不得不遵守核心的规则,而他的变革之路,依然在美国的国家秩序内不得不接受各种制衡的考验,他不得不依靠体制外的力量,来继续支持他的总统之路。即使特朗普上台,美国两个秩序维度的力量,也必将在特朗普的任期内继续较量,而特朗普也将在总统的大位上,继续他的竞选之路。在未来的总统任上,他将依然不受精英的待见,而依然是一个人孤独的战争。 

(注: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财政与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