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7 November 2016

行动党或成就马哈迪重归巫统

行动党或成就马哈迪重归巫统

作者 / 来源:神山派掌门  /《当今大马》

发表于 2016年11月16日 下午5点38分     更新于 2016年11月16日 下午5点39分

以上插图,也是“马哈迪主张‘倒纳吉,留国阵’”视频。《当今大马》贴出此“读者来函”时并无视频,这是《人民之友》编者所添加的。

古有春秋时代的楚国令尹(宰相)斗子文三仕三已,即三次仕官又三次遭罢免,现有前首相马哈迪三出巫统,前者楚国名相子文三仕无喜色;三已无愠(怒)色,而曾为一国之相的马哈迪,则三出巫统皆好勇斗狠、逞强好胜,非威逼将他罢免或逼他退党的党魁知难而退黯然下台不可。

马哈迪首出巫统是于1969年513事件发生后,因公开促请时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下台,而遭开除党籍,后在1972年获时任首相敦阿都拉萨接纳重归巫统,此后官运亨通,于1981年走马上任当首相长达22年。

在2008年发生政治海啸致使国阵在国会失去三分之二议席优势后,卸任已久的马哈迪频频评击其钦点的接班人首相阿都拉巴达维,并以自行退党的行动来向阿都拉施压,逼使后者于2009年辞首相职,由也是马哈迪所钦点的现任首相纳吉接任后,才以风光之势第二度重归巫统。

如今,马哈迪又与纳吉交恶,而第三度闹退党,可是这回却比上回闹得更僵,由于纳吉非省油之灯,不像阿都拉般让马哈迪得逞,还反将马哈迪一把,强硬出击地将其子慕克里兹及爱将慕尤丁、沙菲益阿达这些州务大臣及内阁部长级领袖逐出巫统,逼使不甘示弱的马哈迪与被逐出的巫统B队人马成立土著团结党与纳吉对着干。

为了加强可抗衡纳吉的势力,马哈迪与其在野党政敌,前首相兼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等人冰释前嫌携手迎敌,并宣布土团党欲加入希盟的意愿,可是该党主席慕尤丁却在希盟首次会议,欲签署协约之际勒马收缰,而后马哈迪又呼吁巫统党员别再盲目支持纳吉,以停止背叛巫统、马来人以及马来西亚,大有只为对抗纳吉却与巫统留一线的留后路之意。

笔者纵观马哈迪和慕尤丁对欲加入希盟却又与巫统保持暧昧关系的言行举止,以及以马哈迪曾三出巫统的事故借镜作推测,马哈迪和其土团党仅是为纳吉下台之私人议程而斗争,将来如果纳吉真的如他们所愿下台后,马哈迪、慕克里兹、慕尤丁等人重归巫统也是有迹可循的,毕竟马哈迪曾两度重归巫统,而因1987年与马哈迪闹党争的姑里,也在不获准入籍新巫统,而成立46精神党与马哈迪对着干,随后也在1996年解散政党重归巫统,这些都是巫统失意领袖身在野而心在巫统的本性。

因此,希盟特别是行动党的林吉祥,如今与心在巫统的马哈迪及土团党合作,根本就是重蹈覆辙其前身民联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同床异梦的权宜之盟,土团党加入希盟的最终目的仅是凝集力量推翻纳吉,绝对与行动党所秉持的推翻国阵和巫统以实现改朝换代告别腐败的斗争背道而驰。

假如纳吉被推翻,马哈迪像以往般再风光重归巫统,慕克里兹、慕尤丁以及沙菲益尾随其后。巫统仍继续主导我国政权,如此连汤药都没有换的情形,为马哈迪作嫁衣裳的希盟路在何方?继续对抗腐败的国阵巫统?还是大家同流合污,展示大团结之局面,共组联合政府,林吉祥将如愿入阁?

另外,以沙菲益阿达为主,所谓多元种族的民兴党,虽高呼沙巴人的沙巴,但笔者认为这仅是他借尸还魂要延续政治生涯的权宜之计,毕竟纳吉被推翻后,笔者预计他和赵占山巴贡也步姑里46精神党的后尘,追随马哈迪重归巫统,届时两头不到岸的德雷尔、泰伦斯和王鸿俊将情何以堪?路在何方?重归公正党或行动党?接管民行党?难道沙巴人不对青蛙政客嗤之以鼻吗?

无论大选前后,假如纳吉相位稳如泰山,则马哈迪将像前首相东姑及胡先翁般临老不再重归巫统,万一纳吉被推翻,先与伊党同床异梦成就了伊党在国会提呈伊刑法法案,再与土团党貌合神离成就了马哈迪重归巫统的行动党,将成了欺骗欲告别腐败的选民票投希盟,结果促成马哈迪以私人议程进行投机的千古罪人,笔者只知届时的大输家,就是票投希盟特别是行动党的选民。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