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 November 2016

新加坡缘何在此时“炮轰”美国?

新加坡缘何在此时“炮轰”美国?

作者 / 来源: 李勇 / 海疆在线(中国)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继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大骂奥巴马之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近日也突然对美国进行“炮轰”,并声称,美国如果不批准TPP,将减弱其在亚洲盟友的声望。

作为一直充当着美国亚太在平衡战略的“马前卒”,新加坡长期以来,亦步亦趋地跟随着美国的步伐。

今年还是美国与新加坡建交50周年,作为庆祝活动,在今年8月初(注意时间点,就在中国今年的南海危机刚刚解除之际),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对美国进行了长达6天的国事访问。对于李显龙的“主动献媚”,美国总统奥巴马予以了高规格的接待,在白宫设国宴“款待”李显龙。

在今年南海仲裁事件前后,美国企图通过拉拢东盟各国对中国形成强大压力,然而,事与愿违。在7月12日前后的中美南海对峙过程中,在东盟国家里面,只有新加坡表现出了“誓死相随”的决心。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誓死相随”的小弟,如今,在美国大选在即之际,却居然对自己的老大哥“炮轰”了起来呢?

笔者认为,新加坡在此时对美国发难,理由有如下几个方面:

一方面,对美国在亚太战略经济领域所表现出的举棋不定表示出的担忧和无所适从。美国实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在经济领域,表现为计划实行有着“经济北约”之称的TPP协议,而此前TPP协议的谈判结束,使得美国在亚太地区实施的再平衡战略在经济领域取得了一系列重大进展。

美国实行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其背后所体现的是美国企图主导全球霸权的美国路线图,其本质是要维护美国在全球的霸权和既得利益。而美国路线图与解决全球经济发展瓶颈问题的中国路线图,在根本上是针锋相对的。不仅如此,中国路线图在展开过程当中,其所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直接从地缘上削弱了马六甲海峡的“十字路口”地位,自然而然地使得毗邻马六甲海峡的新加坡作为国际海路交通枢纽地位的极大下降。加之新加坡的历史问题,因此,新加坡必然坚定地在中美大国博弈当中选择站到美国一边。

可是,如今美国大选在即,虽然奥巴马坚定地支持TPP协议,可是,奥巴马即将到来的接班人,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都表示出了对TPP协议的反对。照这样看来,美国在亚太再平衡战略当中的经济领域,很可能会因为领导人的变更而表现出举棋不定,对此,作为“弹丸小国”的新加坡,内心可谓忧心忡忡,同时,也是无所适从。

另一方面,对美国退出TPP协议给新加坡造成经济损失的担忧。面积狭小的新加坡,在经济上对外贸易的依赖性非常强,事实上,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已经给新加坡的经济带来了一些不利的影响,在此背景之下,新加坡更是无比期望能够从TPP协议中获利。

正如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科学副教授Chong Ja Ian所说,TPP涉及一个核心经济利益,与那些拥有更大国内市场的大型经济体比起来尤为如此,新加坡需要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顺利通过来从外部贸易的增加上实现经济增长。

然而,大选在即,奥巴马的接班人不支持TPP协议的表态,让新加坡坐卧不安。

其实,对于地理位置特殊的新加坡而言,他们最希望看到的局面是这样的:一方面,美国及其亚太盟友加大对中国的军事“围堵”,另一方面,在经济领域通过TPP协议对中国进行釜底抽薪式的压制,使得新加坡能够在不爆发军事冲突的前提下,还能够从中美两国的博弈中享受两国的经济利益。而这种局面,正是前段时间所表现出的趋势,然而,随着美国即将到来的新领导人在TPP协议上的一些表态,使得新加坡一厢情愿的期望有可能化为乌有,从而出现心理落差,以至于出现不满情绪。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9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