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photo 2017.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7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Wednesday, 30 November 2016

巫统兴建70层楼新大厦, 行动党质问钱从哪里来?

巫统兴建70层楼新大厦,
行动党质问钱从哪里来?

来源:《当今大马》malaysiakini.com/news/364675

发表于2016年11月30日 下午3点57分   更新于2016年11月30日 下午4点36分 


  • 陈国伟问:巫统需要如此奢侈地兴建一座高聳入云的新大厦吗?其造价多少?引发公众的疑问是,当中有否涉及政治献金?巫统是否应该公布其党产? 
  • 倪可敏问:根据巫统向社团注册局提呈的账目,截至2014年12月31日,巫统的收入高达1亿7153万令吉,可是开销却高达2亿300万令吉,不敷数目高达3100万令吉。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巫统如何筹措数十亿令吉去发展该党总部(新大厦)?全国人民都希望知道其资金来源。
首相兼巫统主席纳吉昨日为70层楼高的巫统新总部大厦主持动土礼,行动党质问纳吉,巫统是以什么方式或程序获得这片土地。

行动党代全国主席陈国伟今日发文告说,巫统新总部大厦将在布特拉停车场兴建,但这片土地的原地主并非巫统。

“如今,这片土地却即将动工,兴建一座新的巫统大厦。这不禁令人怀疑,巫统是通过什么管道获得这片土地来发展,而当中有否涉及政商勾结丶朋党主义丶官方施压和‘强征公地’?”

“此外,巫统需要如此奢侈地兴建一座高聳入云的新大厦吗?其造价多少?引发公众的疑问是,当中有否涉及政治献金?巫统是否应该公布其党产?”


纳吉应说明如何获得该地段

陈国伟也是蕉赖国会议员。他呼吁纳吉公开说明,巫统究竟是以什么方式或程序获得有关地段,而买价又是多少?

陈国伟表示,正当政府要落实《政治献金与开支法》之际,巫统更应身先士卒响应该法案宗旨,先行公开兴建巫统新大厦的总耗费和资金来源,以示透明。

他指出,事实上,由首相署部长刘胜权所领导的“国家政治献金咨询委员会”提出管制政治献金32项建议之一的《政治献金与开支法》已延搁,最新的进展是有关法案进程尚需在今年底与各政党完成磋商。

他说,这让人质疑立法管制政治献金最终会否“只闻楼梯响”?

陈国伟说,纳吉在从去年起就涉及26亿令吉(7亿3100万美元)政治献金丑闻,随后美国司法部展开充公行动,更详细说明了这笔资金如何从一马公司被挪用,最终汇入所谓一号大马官员的私人户头。


“纳吉宣称要以一套全新的法律来管制政治献金,但他本身却是被政治献金丑闻缠身者。我国因为一马公司丑闻而在世界上被称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纳吉却对此污名视而不见,这要叫人民如何信服这样的一位国家领导人?”

陈国伟表示,虽然巫统有权利和自由兴建新大厦,但关键是不能牺性公众利益,毕竟该土地是一座有逾千个泊车位的公共停车场,被“动用”和施工期间,肯定会对市民寻找泊车位带来困扰。

“如果是为了人民利益征用土地和进行发展,那是无可厚非,否则,集综合6星級酒店和商场于一身的新世贸中心和巫统新总部,将不过是巫统炫耀财富和和滥用权力的象征吧了!”


巫统应公开党产及资金来源

另一方面,行动党副总财政倪可敏也发文告说,为了避免利益冲突及外国干政,身为执政党的巫统应该公开党产及资金来源,以给予广大人民一个交代。

倪可敏要求社团注册局,马上调查巫统的资金来源,确保没有发生国库通党库,党库通私库,秘密利益输送甚至外国人干政的亊件。

他说,巫统是最大的执政党,掌握政府所有的权力与资源,必须接受民众监督,更有必要向人民交代其资金来源与党产数额,以展示透明。

倪可敏指出,保守估计,巫统新总部大厦的建费至少都要30亿令吉以上。

他续说,基于首相兼巫統主席纳吉曾招认收取来自中东地区的“26亿令吉捐款”,每个选民有权力要知道巫统的资金来源。

倪可敏指出,根据《马来西亚内幕者》针对2015年巫统大会的报导,巫统在2014年共收取了8200万令吉的“捐款”,然而这与纳吉本身声称的“26亿令吉捐款”相差太多。

他说,根据巫统向社团注册局提呈的账目,截至2014年12月31日,巫统的收入高达1亿7153万令吉,可是开销却高达2亿300万令吉,不敷数目高达3100万令吉。

新大厦建在布特拉车站路段

因此,他说,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巫统如何筹措数十亿令吉去发展该党总部(新大厦),全国人民都希望知道其资金来源。

“首相署成立的委员会建议任何人捐款给政党超过3000令吉就须公开捐款人身份,可是巫统却沒有以身作则,这如何叫人信服?”

倪可敏指出,巫统庞大的党产70年来是一个谜,巫统一日不公开党产及其庞大资金来源,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倡议的政治献金法将沦为一个笑柄,完全是隔鞍搔痒、虚有其表及糊弄人民的技俩而巳。

根据英文《星报》,纳吉昨日为70层楼高的巫统新总部大厦主持动土礼。这项计划名为“吉隆坡太子世界贸易中心”(KL PWTC),涵盖70层楼的办公室、酒店、商场、会展中心、全新的敦拉萨礼堂,乃至可容纳5000人的清真寺。

这栋70层楼高的大厦,将位于现有巫统总部大厦对面的布特拉车站与停车场路段。

在这项计划下,现有的默迪卡礼堂与拿督翁大厦也将翻新。

新加坡 外交部长维文 声称: “和台湾有特殊安排,不是秘密” “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中关系” / 香港海关扣查新加坡装甲车 且听中国军事专家房兵说法 [视频]

新加坡 外交部长维文 声称:
“和台湾有特殊安排,不是秘密”
“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中关系”

来源:观察者网

上图右为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左上为目前扣留在香港海关的引发外交风波的装甲车,左下为新加坡军方正在国内使用的疑是同类型的装甲车。
[ 观察者网综合联合早报、台湾“中央社”、BBC等报道 ]

9辆新加坡装甲车在香港码头被扣事件仍在海峡两岸和新加坡持续发酵,昨天,中国外交部表示已经提出交涉,要求新方严格遵守香港特区有关法律,并切实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今天(11月29日),新加坡外长,,维文表示“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但他同时辩称“包括中国在内,大家都知道我们和台湾有这种特殊安排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们做的事情不是秘密”。新加坡防长黄永宏则表示,调查结束后会索回装甲车,同时表示会继续进行海外训练。

据《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今天在出席《海峡时报》论坛时被问到新加坡军队装甲车在香港海关被扣一事。维文称,新加坡和中国最高领导人都非常重视新中建立已久、涵盖领域广泛的双边关系,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

维文说,此次事件关乎严格按法律条规办事,并非“战略性事件”。“我不会对此反应过度……我们要求商业服务供应商严格遵守法律。”

“包括中国(大陆)在内,大家都知道我们和台湾有这种特殊安排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们做的事情不是秘密,”他说,新加坡不能遗忘曾协助新加坡建立武装部队的老朋友。

新加坡1965年独立,一直保持着与台湾当局所谓的“外交关系”,直到1990年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但早在1970年代就与逃台的国民党政权低调合作开展“星光计划”,让新加坡士兵到台湾受训。

香港海关在本月23日查获一艘从台湾高雄出发航向新加坡的货轮,上面载有9辆装甲车,由商业船运公司APL负责运载,事件引发猜测。

新加坡国防部随后在24日认领这一事件,并承认装甲车及配件“因为香港海关要进行例常检查”而被“延误”,但强调,以商船将军车运回新加坡是“依循往常做法”。

在回应最近新加坡和中国大陆的摩擦时,维文说,即使是好朋友,在部分议题上,随着时间也将不可避免地会有意见分歧。但他强调两国之间有着长久互惠的关系。他重申新加坡没有改变支持一个中国的原则,“立场从未改变”。

维文说,“新加坡无论幸或不幸,我们非常透明坦率,我们据实以告,但并不意味我们改变立场或故意伤害别人”。

中国《环球时报》今天发表一篇题为《装甲车自投罗网,新加坡应当反省》的社论,文章称称,中国反对外界与台湾有任何军事合作与军贸往来……新加坡作为中国的邦交国,有必要在这方面谨慎行事。

《环球时报》社论还指责对此事作出强硬表态的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称“那位巡回大使此时公开秀强硬,简直是脑袋被驴踢了”。这位大使前一天就装甲车被扣表示,中国已经意识到新加坡政府不会被吓倒,所以现在试图恐吓新加坡人民,让新加坡人民向政府施压。

关于南海问题,维文表示,南海的和平稳定与航海自由会影响国际贸易,这继而影响新加坡的利益;而作为一个小国,新加坡赖以生存的就是国际法,这两大元素是新加坡南海观点的基础。

他说:“我们是通过一叠签了名的文件取得独立自主的。对我们而言,国际法、协定的不可侵犯性,以及拥有和平解决纠纷的管道,是我们之所以存在的关键要素。”

新防长黄永宏:将索回装甲车  会继续海外训练 

此外,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今天透露,负责运载被扣留香港的新加坡军队装甲车的商业船运公司,今天将与香港海关会见商讨扣留事件。在确定事件的细节后,新加坡武装部队会再进行索回装甲车的程序。

黄永宏对此事件解释说,考虑到成本效益,通过商业运输运载“不含弹药以及非敏感性”军备是相当普遍的做法,全球许多国家的军队都如此。

他也说,新加坡部队在海外进行军训时,一直以来都以商业运输运载一般军备,并未曾出现任何状况,此次军备遭扣留是首例。

从高处眺望香港八号货柜码头内被扣押的新加坡军方九辆装甲车
中国外交部前天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已针对香港海关查扣我国装甲运兵车一事,向新加坡提出交涉,并要求新加坡恪守一个中国原则。

黄永宏就此回应称,新加坡一直以来都支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他也说,新加坡军队在海外受训的地点都不是秘密,而海外军训是项双边协议。他说,会继续根据现有的协议,继续进行海外训练。

黄永宏也强调,在此次事件没有调查结果前,外界不应有任何毫无根据的猜测与评论。

新加坡陆军总长王赐吉少将今早也接受媒体采访,他指出武装部队在运输军备方面有严格的程序,例如在运载弹药或敏感设备时,武装部队会严格规定运输船的路线,也会限制船只可停靠的港口。但在运输一般军备时,运输公司可按需求决定是否在途中要在任何港口停靠。


香港海关扣查新加坡装甲车
且听中国军事专家房兵说法

[视频]


2016年11月29日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4“海峡两岸”栏目,播出关于香港扣查新加坡装甲车事件的访谈节目,主播是桑晨,访谈对象是中国军事专家房兵。房兵为国防大学军事教官、教授、军事学博士、大校军衔。



Tuesday, 29 November 2016

《环球时报》11月29日社评:装甲车自投罗网,新加坡应当反省

《环球时报》11月29日社评:

装甲车自投罗网,新加坡应当反省



"装甲车事件说到底是中新关系的一个插曲,希望这个插曲带来启迪,促进新视角的出现,而不是刺激更多误解和怨恨结成疙瘩。所有事情都有来龙去脉和原因背景,试图理解、把握它们,永远都是一种智慧。"

9辆新加坡装甲车在香港码头被扣的事件仍在舆论中发酵,这9辆装甲车何时能允许新加坡方面重新装船拉走尚不得而知,新加坡媒体上出现大量猜测,有些评论相当可笑。

这件事完全是新加坡方面的错。首先,新加坡的大型军械出现在台湾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就不应该。中国反对外界与台湾有任何军事合作和军贸往来,这一立场举世皆知。新加坡作为中国的邦交国,有必要在这方面谨慎行事。虽然过去一直有新加坡军队在台湾训练的“历史遗留问题”,但对这个问题进行控制,主动避免相关做法产生负面现实影响,显然是新加坡应有的姿态。

除此之外,新加坡的装甲车不仅装到了从台湾驶出的货船上,而且由于他们自己的阴差阳错,把装有这些装甲车的货柜卸到了香港码头上,直接激活了香港必须扣留、调查这批武器的法律。这仅仅是新加坡方面的一个偶然差错吗?这样的解释难以服人。

新加坡方面如此疏忽、马大哈,反映了它并未足够重视中国不欢迎其与台湾开展军事训练合作,没想尽量低调、再低调,也没有对有可能产生恶劣影响的情况做万无一失的防备。

如今新加坡官方没有就这次事件公开表达歉意,新加坡媒体还搞出一些荒诞的报道,说中国想借这次机会了解“新加坡先进装甲车”的军事机密,等等。那些新加坡媒体真可谓夜郎自大,因为美国买过几辆此类装甲车当“陪练”,它们就敝帚自珍把那些装甲车当成了“世界先进军事装备”。

28日的最新消息说,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考斯甘就装甲车被扣表示,中国已经意识到新加坡政府不会被吓倒,所以现在试图恐吓新加坡人民,让新加坡人民向政府施压。这位巡回大使说这番不靠谱的话,是不是想“吓倒”中国政府和人民呀?

无论于情于理于法,新加坡这次都负咎在身。它如果派两人来,随随便便就把被扣的装甲车带走了,那才是让人惊讶的。那完全不是事情应有的逻辑。新加坡作为“很善于扮演大外交角色的小国”,对此应该心中有数。

几辆“破装甲车”,扣留它们不仅生不了财,而且挺占地方。但是它们离开香港,又需要满足法律的条件,同时还要对公众解释得过去。现在新加坡在中国社会的形象太糟了,按照中国老百姓的意思,最好把那些“自投罗网”的装甲车“没收了”,送到钢铁厂去回炉。

所以解决这件事,必须认真走外交和法律程序。这当中新加坡政府应当有良好态度,媒体也应识趣。新方如果一口一个“快点、快点”,大概只会欲速不达。而那位巡回大使此时公开秀强硬,简直是脑袋被驴踢了。

我们倒是觉得,新加坡需要做些反思了。与李光耀时期的新加坡相比,它从平衡路线转向了剑走偏锋,定力被狂躁取代。9辆装甲车居然卸错地点,摆到了香港码头上,这很像是这个国家“找不着北”的一个象征。

装甲车事件说到底是中新关系的一个插曲,希望这个插曲带来启迪,促进新视角的出现,而不是刺激更多误解和怨恨结成疙瘩。所有事情都有来龙去脉和原因背景,试图理解、把握它们,永远都是一种智慧。


Monday, 28 November 2016

新加坡装甲车运入香港被扣留 引起疯狂猜测或演变外交风波

新加坡装甲车运入香港被扣留
引起疯狂猜测或演变外交风波

来源: 中国青年网 / 环球时报

(图片说明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图①:在香港葵涌货柜码头发现9辆装甲车。
中新网11月24日电 据香港电台报道,香港葵涌货柜码头发现9辆装甲车,海关正展开调查。 据了解,海关人员23日下午在码头检查货柜箱时,发现9辆装甲车,同一批货物中也有其他爆炸品,怀疑有人走私军火,于是将该批物品扣留调查。

据了解,该9辆装甲车在一艘由台湾开往新加坡,途经香港的货柜船上,抵达香港货柜码头时,原本不打算卸货作转运或出口,属于过境性质,但不知何故将货柜卸下,海关收到线报,调查时被发现。

图②:香港海关正在调查的装甲车的外貌。

消息指,海关正调查装甲车出口地,货主的身份和报关内容,以及这些军用物品的最终目的地。 

图③:香港海关调查九辆装甲车是否“走私军火”。
根据香港《进出口(战略物品)规例》,装甲车、坦克车等被列为战略物品,无论是进口、出口,抑或属过境物品,必须领有由香港贸易署署长所发出的许可证。任何人违反或没有遵从条件即属犯罪,可判处罚款50万港元及监禁2年。

图④为新加坡装备的TERREX装甲车资料图。从图②可以看出,正受香港海关扣留调查的九辆装甲车疑似TERREX装甲车。
图⑤为新加坡武装部队正在国内使用TERREX装甲车的另一张资料图。


新媒疯狂猜测装甲车被扣
臆测中方窥探尖端技术

【环球时报驻新加坡特约记者 辛斌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凌德】“中国军方可能趁机窥探新加坡的尖端军事技术”——随着“香港海关扣留新加坡AV-81运兵装甲车”事件进入第五天,新加坡方面的焦虑越来越明显,《联合早报》27日提出这样的“担心”。26日,一则真假莫辨的消息在媒体中传开:新成立的香港“传真社”引述海关消息人士的话称,香港海关此次查扣新加坡装甲车,是因为得到中国内地执法机构的举报。“中国此举想传达何种信息?”这引发媒体疯狂猜测。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27日报道,新加坡国防部26日晚发表声明称,负责此次运送任务的APL商船打开供检查的集装箱已被香港海关密封,9辆装甲车及装备已移至香港海关在内河码头的仓库,这是个安全、出入受控制的地方。新加坡武装部队人员已抵达香港,他们26日与APL航运公司代表会面以检视相关情况,确保装甲运兵车及其装备放置在安全地方。

《联合早报》:新加坡军事机密或因此泄露

新加坡官方的声明显然不能平息媒体的猜疑。《联合早报》27日称,香港媒体日前发布的照片显示,香港海关人员不但近距离拍照,更亲自入车内检查,这令人担心新加坡军事机密或因此泄露。该媒体臆测,香港政府很明显不想让这批装甲车尽快运回新加坡,这批装甲车“很有可能被解放军驻港人员以检查为理由,获取内部参数”。报道称,AV-81是新加坡自主研发的王牌装备,性能良好,得到美国海军陆战队青睐,今年3月才取得价值1亿多美元的合约,向美方提供13辆战车作测试用途。“以中国军方对美国尖端军事技术的高度兴趣,AV-81的技术细节肯定是解放军高层想要知道的。不少新加坡和台湾军方的军事通讯参数,也是中国极希望得到的情报资料。”文章还称,“如果中国军方接触过这批装甲车的内部,不但有可能损害新加坡的国防工业,亦会大大损害台湾、美国,甚至英国、澳大利亚等对新加坡军备的信任,这对新加坡的后果极为严重。”

“内地特工举报导致新加坡装甲车被扣”,香港“传真社”26日发文称,运载新加坡装甲车的货船抵港前,其实曾在中国厦门海天码头停靠,当时中国港口人员已发现船上载有军事车辆,香港海关在收到内地执法部门的线报后采取行动。该消息人士还称,“新加坡如果想拿回这批装备,需要联系中国外交部,此事已经被上报至北京,是否放行,香港当局已没有决定权。”《联合早报》27日称,香港海关23日扣押新加坡装甲车后曾称是在例行巡查时发现的,香港媒体新的爆料“引发外界揣测北京与这起事件的关联”。英国广播公司称,在香港《基本法》规定下,中国政府负责香港特区的国防与外交事务。不过目前各方声明均未提及北京是否参与处理此事。新加坡1965年独立后,直到1990年才与北京建交,但早在1970年代就与台北国民党政权低调合作开展“星光计划”,让新加坡士兵到台湾训练。

对于“传真社”的报道,香港《明报》27日引述香港军事评论员梁国梁的话表示,内地部门未必知道新加坡该批军备是否正式向港方申报,也不知货轮会否临时更改航线不停香港,如果内地方面有心指示香港执法,风险也很大。

香港《东方日报》:事件演变成外交风波

“装甲风云,华星角力,港成磨心”香港《东方日报》27日以此为题报道称,这次事件可能涉及复杂的外交角力。新加坡与台湾关系密切,新加坡发展经验又获大陆推崇,因此新加坡长期在两岸之间扮演桥梁角色。大陆对星台军事交流密切,虽然不高兴,但由于未将统一台湾放上议事日程,因此一直采取只眼开只眼闭的态度。时移势易,大陆国力崛起,而台湾蔡英文政府拒绝承认“九二共识”,新加坡又在南海争议中站在美日一边,于是北京过去能容忍的,现在恐怕已不能容忍。所以,装载星光部队军备的货轮以前可以在香港顺利通过,这次则被扣查。“新加坡方面低调处理,台湾则讳莫如深,相信必有把柄被抓住,好戏还在后头。”报道引用军事评论员马鼎盛的话称,事件已演变成外交风波,香港陷于两难局面,“接了一个烫手山芋”,但由于事件已曝光,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依法处理。

新加坡《海峡时报》26日认为,鉴于新中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年度会议将于下月初举行,这批装甲车将很快放行。新加坡隆道研究院研究员李气虹27日告诉《联合早报》,查扣事件发生在香港,而不是中国内地港口,显示中国政府欲保留“回旋和缓冲的余地”,可避免新中直接对冲,却也能让新加坡难堪。他认为,中国政府其实希望新中关系这个大局不被动摇,但还是要给新加坡一个警告,以表达不满。香格里拉论坛高级研究员钟伟伦说,目前不能排除船运公司出现行政疏忽的可能性,但“也可能是中国隐约向新加坡发出一些外交信号”。他认为,从近期菲律宾和马来西亚领导人先后访华来看,北京在处理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上愈发自信,加上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的亚太政策尚不明朗,现在正是中国发挥区域影响力的绝佳时机。钟伟伦提醒,“新加坡接下来必须非常小心谨慎处理新中关系”。

香港海关扣押新加坡装甲车 中国有关部门尚未发表评论

香港海关扣押新加坡装甲车
中国有关部门尚未发表评论
原标题:从台湾运返 香港扣押新加坡军方装甲车

来源:BBC中文网
被扣押的新加坡装甲车被帆布包裹,停放码头内一块空地。
新加坡国防部证实一批用作海外训练用途的装甲车在香港被扣押。此前香港海关对BBC中文网称截获一艘货轮,上有12个集装箱怀疑载有受管制物品。


香港媒体星期四(11月24日)上午传出消息,一艘从台湾高雄开往新加坡的集装箱轮停靠香港葵涌货柜码头期间被查出载有装甲车,遭海关以涉嫌走私军火为由扣押。

新加坡国防部向BBC等媒体发送声明,承认装甲车及配件“因为香港海关要进行例常检查”而被“延误”。声明强调,以商船将军车运回新加坡是“依循往常做法”。

香港与台湾媒体怀疑这是新加坡军方“星光部队”在台湾训练后运返该国的军车。对此,新加坡与台湾国防部均未予置评。  

台湾国防部星期四接受BBC记者查询时说,有关装甲车“确定非中华民国军品,其他细节与内容,国防部不作评论”。  

新加坡1965年独立后,直到1990年以前才与北京中共政权建交,但早于1970年代就与台北国民党政权低调合作开展“星光计划”,让新加坡士兵到台湾受训。  


在香港《基本法》规定下,中国政府负责香港特区的国防与外交事务。然而,香港海关与新加坡国防部的声明均未提及北京有否参与处理此事。  

中国外交、国防、港澳事务与台湾事务部门目前也没有就这起事件发表评论。  

“怀疑无照”

新加坡国防部承认被香港扣押的是该国泰莱斯轮式装甲运兵车。
(“码头的辛酸”网站提供图片)
新加坡军车在港被扣的消息最先是在星期三(23日)晚间由Facebook专页“码头的辛酸”披露,该网页是由一群葵涌货柜码头工人于2013年罢工前建立,以分享工作见闻。  

独立通讯社传真社继而在星期四上午发布无人机航拍照片和视频,发现码头内有九辆盖上帆布的装甲车被独立停放在一处空地,周边有看来是故意堆放的集装箱围封。  

香港海关在发予BBC中文网的声明中称,海关人员星期三晚间例行搜查葵涌货柜码头内船只期间,在一艘从台湾入境的货轮上发现涉案集装箱,但并未说明箱内物品细节。  

声明说:“一般而言,如禁运货品途经香港而不移离进口运载的运输工具,则可获豁免领取进口或出口许可证。  

“不过,就若干战略物品如一些军需用品、核子物料及设施、与核子、化学或生物武器有关的器具及物品等,即使只属过境,仍须具备进口及出口许可证。就过境的此类战略物品,须具备有效的出口授权书或转运证明书。” 

新加坡国防部承认被扣的是该国泰莱斯轮式装甲运兵车(Terrex ICVs)及相关配件,并说:“新加坡当局正对香港海关提供相关援助,并预计这批装甲车将尽快送返新加坡。” 

但新加坡的声明并未回应有否取得香港许可准照的问题。 


土地面积比香港更小的新加坡一直有在台湾等境外地区进行军事训练。
关系微妙

自今年7月南海仲裁案宣判以来,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呈复杂状态。 

8月中旬 ,中国与东盟国家会议在内蒙古满洲里举行,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要求新加坡远离南海争议。 

到9月,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称,新加坡在委内瑞拉举行的不结盟运动峰会中,于制定大会最终文件期间“执意要求塞入”在南海仲裁案上支持菲律宾的内容,“企图强化成果文件涉南海内容”。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公开指责《环球时报》捏造报道,引发他与《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之间长达一个月的笔战。

香港军事评论员黄东星期四向香港无线电视(TVB)评论扣查装甲车事件时说:“新加坡跟大陆关系不好的情况下,新加坡到台湾距离不远,是否需要停留香港是一个问题,而且是最先进的武器,这个做法不像是新加坡如此谨慎国家的作为。”

黄东接受香港电台采访时进一步指出,这次被扣装甲车数量多,要是并未向香港当局申报,装甲车被扣可能使其保密通讯系统外泄,对新加坡国防将构成严重打击。”

不过,新加坡同一时间透过批评香港媒体,向北京摆出友好态度。”

传真社 于7月发表新加坡地铁公司(SMRT)向中国中车青岛四方公司退回地铁列车修复裂纹问题的消息。新加坡基础设施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对当地媒体称:“我们摊上了一场交火(遭受池鱼之殃),香港有些派系试图找中国大陆麻烦。”

“我没有内幕消息去证明这是否真的,但那是有可能的。很不幸我们成为了人家的暗箭,受到株连。”

传真社其后发表声明称,对许文远的言论感到遗憾。


Sunday, 27 November 2016

新加坡装甲车香港被扣 隐藏着什么秘密?

新加坡装甲车香港被扣
隐藏着什么秘密?

《马来邮报在线》综合报导

香港海关人员日前扣押了9辆新加坡的装甲车,这些装甲车由一艘由台湾高雄开往新加坡、并途经香港的货柜船运送。(路透社、M中文网制图)

(北京26日讯)中新关系最近因为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而日趋紧张,在此敏感时刻,香港海关扣押了曾到台湾军事交流的新加坡军用装甲车。事件显示,新台之间仍秘密进行军事训练合作,势将引起中国方面不满,新加坡当局此刻可谓忧心忡忡。

9辆新加坡陆军“特雷克斯”(Terrex)AV-81装甲车,以及3货柜军需用品,在台湾由货船经香港运往新加坡途中,疑因未有申报而于本周三遭香港海关扣押。新加坡方面已证实这些装甲车属于他们。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5日)周五表示,外国人员与货物进出香港应遵循香港特区相关法律,又强调中国政府一贯坚决反对中国建交国与台湾地区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包括军事交流与合作。

新加坡国防部周四晚声明中曾指,香港海关只是对装甲车作例行检查,又指相信装甲车很快可运返新加坡。但9辆装甲车随后却被送往海关的屯门仓库,香港海关强调仍在调查,无意“放车”。

新加坡军方派员赴港跟进事件

新加坡国防部周五发表第二次声明,态度疑软化,先强调货柜内无任何弹药或敏感设备,又指受军方托运装甲车的APL公司在途经任何港口时,均有责任符合当地法例。声明又指,军方正派出一队人赴港跟进,并会检讨此次事件。同时强调新加坡军方多年来,一直以同样方式运送物资并申领相关许可证,但“从未发生遗失、盗窃及干预事件”。

对于中国想借香港当局扣押装甲车而窥探别国军事技术的揣测,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宋忠平指出,中国军方现在拥有的一些装甲车已很先进,对被扣押的新加坡装甲车不见得看得上眼,不构成“窃取”机密的问题。

但宋忠平认为,这次事件反而衍生出一个政治问题。他说,早年新加坡和台湾有“星光计划”,派遣士兵赴台受训,但后来新加坡宣布中止有关计划。但这次事件却显示,新台之间仍秘密地进行军事训练合作,这可能会引起中国方面不满。

环球网刊文揭露新台特殊军事关系

中共党媒环球网刊登题为〈一批装甲车被非法运进香港 隐藏着多大的秘密?〉的文章,揭露了新加坡和台湾这种特殊的军事关系。

文章表示,可以确定这批装甲车是新加坡技术动力公司和土耳其奥托卡公司共同生产的“特雷克斯”8 x 8轮式装甲车。虽然新加坡技术动力公司成立于1967年,也生产过多款矿业重型车辆,但它自身却不具备设计高性能装甲车的能力。因此新加坡方面在上世纪末便开始与爱尔兰“蒂莫内”高机动车辆公司接洽,共同研制“特雷克斯”。

2001年“特雷克斯”原型车在爱尔兰问世,然后在英国土地上完成了5000公里耐力试验。2006年“特雷克斯”正式投入量产。

文章称,既然“特雷克斯”是一款新加坡装甲车,那么它为什么会出现在由台湾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呢?首先,很可能是台湾方面对“特雷克斯”本身有所兴趣。

有人会问,台湾不是有自己的CM-32“云豹”轮式装甲车吗?实际上,“特雷克斯”和“云豹”算是“兄弟”,两款装甲车都是由爱尔兰蒂莫内所设计。最初新加坡曾一度要求在“特雷克斯”装备105毫米低膛压炮,后来这个设计最终在“云豹”上实现。不过,考虑到新加坡正在要求“蒂莫奈”设计“特雷克斯”2型,虽然“云豹”的可靠性比“特雷克斯”更差,但台湾方面更可能会直接要求私下研究最新型“特雷克斯”的。

文章认为,更有可能是“特雷克斯”从台湾出发,与“星光部队”有关。

星光计划:台湾军方代训新加坡军队

1976年,新加坡与台湾合作,开始执行由台湾军方代训新加坡军队的“星光计划”。实际上,从1965年新加坡独立之后,在美国的撮合下,台湾先后派遣海空军军官赴新加坡担任顾问。

但由于新加坡的国土面积比较狭小,无法有效开展训练和演习。因此在1975年,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与时任台湾行政院长的蒋经国签署了星光计划备忘录,利用台南环境与马来半岛类似的特点,由台湾方面为新加坡训练军队。这样一来,相当数量的新加坡步坦炮部队开始在台湾的湖口等地进行训练。

直到2001年,即便此时新加坡已经与中国正式建交11年,新加坡仍然依照新台协议将包括主战坦克等装备送往台湾。因而“云豹”装甲车研制项目台湾与爱尔兰最初的接洽背后也有新加坡军方的影子。

文章指出,由于星光计划对于中新关系乃至整个东南亚的和平稳定有所影响,因此在30年多年中,新加坡和台湾方面均对这一计划讳莫如深。

进入21世纪之后,台湾媒体开始揭露新加坡军方进入台湾的真相。例如新加坡军方屡次以全装全员旅级规模,参与台湾方面举行的“顶峰/正午”实兵对抗演习。台湾媒体和民众发现大批无法熟练使用汉语、且留有胡须,肤色酷似马来人的军人混在“顶峰”参演部队中,很快明白这些人实际上来自新加坡。

2007年5月11日一架参与汉光演习的台湾F-5E战机坠入新竹湖口的军营,当场砸死了在此基地秘密驻训的两名新加坡士兵,同时还导致9名新加坡军人受伤。

2012年,因为时任台湾国防部长的高华柱秘密访问新加坡的消息被曝露,新加坡方面迫于压力,派出星光部队指挥官向台湾方面进行抗议,随后新加坡宣布中断两方军事交流管道、暂停合作项目。

新台在军事装备领域更密切合作?

文章表示,但从这次“特雷克斯”从台湾出发,运回新加坡来看,台湾与新加坡的军事交流和合作很可能在秘密中继续进行。考虑到以往星光部队主要依靠借用台湾军方装备进行训练和演习的情况来看,“特雷克斯”出现在台湾,是否说明新加坡与台湾在装备领域的合作有更为密切的倾向呢?

Saturday, 26 November 2016

特朗普未必完全放弃TPP

特朗普未必完全放弃TPP

作者 / 来源:刘志勤 / 环球网 

(文内小标题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

最近国际国内舆论界对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将在上任第一天宣布美国退出TPP,引起世界各国关注。中国有句老话:出水才看得到两腿泥。意思是说,没有见到真相之前,一切都是不真实的。由此可见,不到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出TPP这个时刻,一切都在不确定之中。

没有人在思考,特朗普完全可能有另外一种选择:即采用改良过的TPP,來取代原来的TPP。这种改变完全符合特朗普的特质,也有可能成为特朗普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头把火。

自从2009年以来,世界经济发展没有出现人们期待的见底回升的迹象,来自各国的经济数据表现不佳,给人们的情绪带来负面影响。仔细分折各国为应对危机出台的,各类政策,基本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美欧为主的发达经济体,采取了“被动增长”政策;而另外一类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坚持倡导的“主动增长”政策。在过去的七年中,这两大政策效应已经得到充分的展示,结果截然不同。

欧美国家采取“被动增长”政策导致国内矛盾激化

“被动增长”政策的特点是在围绕财税领域做文章,胆小怕事,谨小慎微,企图在紧缩财政支出方面和利率杠杆等工具方面刺激出现增长奇迹,但是事实证明这些传统的手段对付这次危机不灵了。

所以出现了欧洲不少国家,财政支出越“紧”,整体经济增长越“缩”的奇怪现象。欧洲国家不少陷入“紧缩”怪圈。政府压力空前,民众情绪不安。笔者近期到欧洲的几个国家了解到当地的经济金融界及企业家们对前景的不确定充满忧虑,有的甚至超过美国人自己。

在应对危机问题上,欧洲国家普遍存在“等,靠,要”的习惯,就是“等”美国出台新的利好政策,“靠”美国的技术创新,“要”美国的购买力提升。当美国自顾不暇时,欧洲则变得一愁莫展,束手无策。因为欧洲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中,经济发展完全依赖美国的荣衰,其依赖程度超出人们的想象。由于欧美采取“被动增长”政策过于消极,不仅未能减轻金融危机带来的冲击,相反还加剧了国内矛盾的激化演变。美欧目前面临的不再单纯是经济发展问题,而且扩展到广泛的社会和民生矛盾,而后者似乎更难以解决。这成为欧洲更加焦虑的主要原因。在这种情况下,是关闭市场,坚持保护性增长,还是鼓励开放性增长,将决定美欧能否成功摆脱眼前困境的关键。

中国带动新兴国家采取“主动增长”的积极政策

相比之下,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依然可圈可点。它们坚持开放,坚持包容,坚持创新,坚持一条“主动增长”的积极政策,化被动为主动,变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成功减轻了由于发达国家产生的经济危机所传导的负能量。中国在发展经济中有一种特别的精神力量:越是困难越有干劲。“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发展战略获得世界上普遍的认同,认为这是挽救世界经济持续下滑的唯一有效的措施。它所提倡的包容,互联互通的发展理念被证明是真正为世界谋繁荣,为民众谋福利的济世之策。当中国的政策如此成功并充满活力的时候,美国是否会彻底放弃TPP,的确值得期待。

其实TPP的本质具有排它性,特别是把中国排除在外,使TPP成为具有“阴谋”特质,势必导致新型的“贸易冷战”。这对世界贸易的公平与稳定伤害极大。所以,要么“改造”TPP,要么放弃,特朗普还是有时间进行选择的。

特朗普跟奥巴马一样:一定会阻止中国的快速增长

中国在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同时,应该做好另一手准备:特朗普有可能在进行市场“反应堆测试”,他需要时间和专家企业家们的共识才能做出最后抉择。一位美国企业界人士对笔者说:能否把美国企业引回美国本土,是企业老板说了算,美国总统无权干涉。除非美国总统给老板支付高额费用,否则企业还是会选择留在成本低、政治环境稳定的地方生存。这是企业生存发展的基本准则。

如何实现“美国优先”的政策,最终还是“资本”和“成本”这两个亲兄弟说了算。现在不少人把TPP和RCEP说成“世界领䄂”之争,未免有点小看中国了。因为中国只是一个在世界经济迷路时,当一个好的“导航”而己。正如习主席在杭州G20峰会上所说,要做改革的“弄潮儿”。中国的志向不是当世界经济的“引领者”,正如不少专家所说:中国尚且年轻,实力不足以担当此项大任。中国只做自己能承担而且乐意承担的角色:“助推器”,至于主动力还是让那些有志于此又具实力者去承担为好。

在应对“美国优先”的政策时,不仿采取“中国为中”的对策,即以我为主,以已为中,推动幅条式发展效应,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均可受益获利,真正享受互助经济增长的效果。

其实,无论是奥巴马的TPP还是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其核心都是保证美国的发展优势和领先地位,不同的是一个是用“右手”打中国,另一个则是用“左手”扯中国。本质一个样。即使特朗普放弃TPP,他也一定会用其它方式阻止中国的快速增长。两者不同的是奥巴马拉了一伙人要和中国打群架,以多欺少,不讲国际道德。而特朗普则倾向和中国一对一单挑,颇讲江湖规则。但是无论哪种方式,中国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美国人开始怀疑自己的民主了?

美国人开始怀疑自己的民主了?

作者 / 来源:吴幼珉 / 环球时报

美国加州奥克兰,有人在街头焚烧垃圾抗议特朗普当选

2016年美国大选結束已经6天,美国抗议者的游行示威活动也随之进入第6天。在美国东西海岸的诸多大城市,希拉里的支持者或是特朗普的反对者纷纷走上街头,批评特朗普是“性别歧视者和种族歧视者”,呼吁抵制特朗普当选总统。这些抗议示威大体是平和正常的,但在有些城市,抗议已经演变成暴力骚乱。

在网络上,有人在美国知名请愿网站“改变”(change.org) 发起联署,要求“选举人团”在12 月19 日投票时,顺应“一人一票”的大多数民意,投票给希拉里,使希拉里当选为总统。媒体称,在希拉里领先的加利福尼亚州还有大量票数没有清点完成,如果全部清点完,希拉里会超过特朗普100多万张选票。因此,目前已有400多万人在线上签名请愿,且人数持续增加中。与此同时,那些在选举前就近乎一边倒地支持希拉里的美国主流媒体也在刊登文章,讨论在希拉里普选票数超过特朗普时,美国是否应该改变“选举人投票”及“赢者通吃”的制度,体现“一人一票”的大多数人的意愿。

事实上,尽管特朗普已经与奥巴马商讨交接,希拉里也已经承认败选,但大选仍存在理论上的“翻盘”可能。因为按照美国的选举制度,12月19日,各州选举人将投票选举总统和副总统。通常选举人都要宣誓保证将票投给所属党派推出的候选人,但极少数情况下,会有选举人因为个人感情等原因没有这样做,成为失信选举人。

按道理说,既然热火朝天地搞民主选举,就得遵守民主的“规矩”。美国总统大选采取选举人团制度,这种制度的初衷就是为了防止“多数人的暴政”,防止“一人一票”导致民粹主义的出现。按照这一规则,不管最后希拉里比特朗普多出多少选民票数,谁获得超过270票的选举人票即胜选。另一方面,由于各州早已纷纷立法,规定选举人必须按照本州的多数票进行投票,鼓动选举人违反“赢者通吃”的既定规则,同样不合“规矩”。不论是上街抗议还是网站请愿,显然都是缺乏“愿赌服输”的契约精神,这无异于在打美国民主的脸。

这么多人对当前制度产生怀疑,最大的可能就是美国的民主出现了问题。从美国政治制度的设计而言,希望精英能够代表普通民众的利益,以自己的智慧和知识,让国家走得更好,走得更远。防止普通民众的盲动、短视和不理性。但是,民主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在过去40多年的全球化过程中,美国政商精英忽略了国内的财富均衡分配;自2000年以来,美国为维持经济增长,长年处于低息环境,加深了精英与普通民众之间的贫富分裂。美国的资本与劳动力间、地区间、族群间的差异不断恶化,权力差异也在扩大,形成了尖锐的社会矛盾,民众对精英阶层失去信心。精英阶层与普通民众的脱离,导致民众不再相信精英。在大选中,特朗普能意外获得胜选是源于这个原因,后续希拉里的部分支持者对结果的不接受,也表现出对美国当前民主制度的不信任和怀疑。

此外,在竞选期间,两名候选人都曾经极力詆毁对方,双方的人格或政治诚信缺陷在较大程度上暴露在公众面前,也严重地削弱了美国社会的凝聚力,民众对政治人物的信任也下降到最低点。

民主的原则是按多数人的意愿来管理社会,但是如何才能代表多数人的意愿,如何才能让民意导向正轨,都不是“一人一票”那么简单。长时间以来美国被当做世界民主的范本,然而反特朗普抗议和骚乱反映的社会撕裂既不符合美国利益,也对美式民主和美国这个标榜成熟民主社会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是这场选举留下的又一种尴尬。

民主的目的应该是让社会更进步、更稳定、更和谐、更有效地管理。它是一部精密的机器,它的运行要符合本国的历史、文化、国情,在这些方面各国都不尽相同,因此没有一种民主形式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模板。连美国人都开始对自己的民主产生怀疑,如果美国政界和媒体精英还要对各国立足本国实际的民主探索说三道四,不知是否会有一些羞愧,至少也应该觉得底气不足吧。

(作者是中国香港资深评论员)

Friday, 25 November 2016

释放玛丽亚陈,废除《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 / Bebaskan Maria Chin Abdullah, Mansuhkan SOSMA! / Free Maria Chin, Abolish SOSMA!


80民间组织联合声明 要求释放玛丽亚陈,
废除 《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

80民间组织于2016年11月24日在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发表以下声明,要求释放玛丽亚陈,废除《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
左起:Ireza(Pertubuhan Pembangunan Kebajikan Dan Persekitaran Positif Malaysia (SEED)代表)、Cheng Su Chean(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代表)、Nalini(英国伦敦Article 19代表)、Dasan(Malaysian Indians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MIPAS)代表)、Ahmad Muziru(伊斯兰复兴前线代表)、Christopher Chong(国民醒觉运动代表)、Ho Yock Lin(妇女行动协会代表)、Noor Farida Ariffin(G25代表)、R.S. McCoy(Malaysian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MPSR)代表)、Ryan Chua(社区传播中心代表);
坐着左起:Cynthia Chin(玛丽亚陈的妹妹)、Zaid Kamaruddin(马来西亚行动方略主席兼马来西亚伊斯兰教革新组织副主席)、Shahrul Aman(净选盟2.0代主席)
On 24 November 2016, 80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launched the joint statement below at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From left, Ireza [Pertubuhan Pembangunan Kebajikan Dan Persekitaran Positif Malaysia (SEED)], Cheng Su Chean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Nalini (Article 19, London), Dasan [Malaysian Indians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MIPAS)], Ahmad Muziru [Islamic Renaissance Front (IRF)], Christopher Chong [Persatuan Aliran Kesedaran Negara (Aliran)], Ho Yock Lin [All Women’s Action Society (AWAM)], Noor Farida Ariffin (G25), R.S. McCoy [Malaysian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MPSR)], and Ryan Chua (Pusat KOMAS)
Sitting from left, Cynthia Chin (Maria Chin's sister), Zaid Kamaruddin [Gabungan Bertindak Malaysia chair and Deputy President of Pertubuhan IKRAM Malaysia (IKRAM)] and Shahrul Aman (Acting Chair of Bersih 2.0)

我们,以下联署的公民社会组织,强烈谴责凈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于2016年11月18日在新的《内部安全法令》-  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以下简称国安法)下被扣留长达28天。

我们重申,人民集会自由及言论自由是联邦宪法下被保障的权利。凈选盟5集会以和平形式进行,即使在集会前不断地面对红衣人的暴力及挑衅,但整个集会的进行并没有发生任何冲突事件。警方在公民社会组织及反对党领袖行使他们的宪赋权力前把他们逮捕,不但意图不良,而且是明目张胆地地滥用权力、违反联邦宪法。

我们对玛丽亚陈于国安法下的拘留表示愤慨。当国安法于2012年被通过以取代恶名昭彰、被人民大力反对而被废除的内部安全法令之时,政府向人民保证这项让警方享有庞大权力的法令将被只用于恐怖份子而“没有任何人将因其政治理念及活动被逮捕及扣留”。当时那些不听公民社会批评及通过该恶法的国会议员,现在必须负起责任。

明显的,玛丽亚陈不是恐怖份子。把国安法用于玛丽亚陈身上以阻止她领导凈选盟5集会,及之前用于凯鲁丁及郑文杰身上以阻止他们在海外针对一马公司丑闻报案,证明了当政府立法以让自身握有庞大的权力之时,他们是不会犹豫把它用来掩盖政府的贪污与滥权。

我们重申我们对于国安法下28天的长时期扣留,以及扣留者会见律师及家人的高度限制,感到忧心,并认为这明显违反国际人权法。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阐明,没有任何人应该被任意逮捕及扣留,任何人若因涉嫌刑事罪而被逮捕或扣留则应被即时带去会见法官或司法官员及应该享有在合理时限下的审讯或被释放。

没有司法审查及扣留者无法会见律师及家人的长达28天的扣留,只会促成扣留者面对肉体及精神酷刑的发生。

我们谴责警方拘留玛丽亚陈所用的秘密拘留所方式。秘密拘留所在任何文明社会里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所有拘留所应该公布给公众以方便审查,以确保它们的管理根据法律规定及拘留者的权利被尊重。

因此,对于玛丽亚陈被单独囚禁在一间没有窗口及灯光24小时都在亮着牢房里,我们对她的精神及身体状况感到极度忧心。如此的扣留环境是不人道,而且在国际人权法下是一种酷刑。

我们要求马上无条件释放玛丽亚陈。

我们要求玛丽亚陈在拘留之时,会见律师及家人的权利不受限制。

我们要求政府确保玛丽亚陈被扣留时的精神及身体状况得到良好照顾,并允许玛丽亚陈在需要的时候可获得即时的医疗。

我们呼吁大马人权委员会定时到秘密拘留所探视玛丽亚陈以确保她的权利及健康受到保障。

我们呼吁总警长马上辞职以便对他的滥权行为负责,同时要求政府废除万恶的国安法。


Kenyataan Media Bersama Pertubuhan-Pertubuhan Masyarakat Madani
24 November 2016

Bebaskan Maria Chin Abdullah, Mansuhkan SOSMA!

Kami, pertubuhan-pertubuhan masyarakat madani yang berikut, mengutuk sekeras-kerasnya penahanan Pengerusi Berish 2.0, Maria Chin Abdullah, pada 18 November 2016 untuk 28 hari dibawah Akta Keselamatan Dalam Negeri (ISA) yang baru – Akta Kesalahan Keselamatan (Langkah-Langkah Khas) (SOSMA) 2012 yang zalim. 

Kami menegaskan hak untuk berhimpun dengan aman dan hak bersuara adalah dijamin di dalam Perlembagaan Persekutuan. Perhimpunan Bersih 5 telah dijalankan secara aman tanpa sebarang kejadian yang tidak diingini walaupun menghadapi keganasan and provokasi yang berulangkali dari penyokong-penyokong baju merah sebelum perhimpunan. Tindakan polis menahan pemimpin-pemimpin masyarakat madani dan parti pembangkang sebelum mereka dapat menggunakan hak Perlembagaan mereka bukan sahaja berniat jahat, tetapi juga satu penyalahgunaan kuasa yang jelas yang bertentangan dengan Perlembagaan Persekutuan. 

Kami juga teramat marah dengan pengunaan SOSMA terhadap Maria Chin Adullah. Apabila SOSMA digubalkan pada 2012 untuk menggantikan ISA yang telah dimansuhkan akibat kezalimannya dan ditentang oleh orang ramai, kerajaan member keyakinan kepada rakyat bahawa undang-undang baru ini yang memberi kuasa yang luas kepada polis hanya akan digunakan untuk melawan terroris dan “tiada  seorang  pun  boleh  ditangkap  dan  ditahan semata-mata atas kepercayaan politiknya atau aktiviti politiknya”. Ahli-ahli parlimen yang tidak mendengar kritikan-kritikan masyarakat madani terhadap SOSMA dan meluluskannya dalam parlimen perlu mengambil tanggungjawab terhadap tindakan mereka. 

Sudah jelas Maria Chin Abdullah bukan seorang terroris. Penggunaan SOSMA terhadap Maria Chin Abdullah untuk menghalangnya daripada meminpin Perhimpunan Bersih 5, dan sebelum itu terhadap Khairuddin Abu Hassan dan Matthias Chang untuk menghalang mereka daripada membuat laporan korupsi 1MDB di luar negara, telah membuktikan bahawa apabila kuasa sebegitu besar diberikan kepada kerajaan, mereka tidak akan teragak-agak unutk menggunakannya untuk menutup penyalahgunaan kuasa dan korupsi dalam kerajaan 

Kami menegaskan kerisauan kami bahawa jangkamasa penahanan yang sepangjang 28 hari dibawah SOSMA dengan akses terhad terhadap peguam dan ahli-ahli keluarga adalah satu pelanggaran hak asasi manusia yang jelas dibawah undang-undang hak asasi manusia antarabangsa. Perjanjian Antarabangsa mengenai Hak Sivil dan Politik memperuntukan bahawa tiada seorang pun boleh ditangkap dan ditahan sewenang-wenangnya, dan sesiapa yang ditangkap dan ditahan untuk kesalahan jenayah perlu dibawa dengn segera ke hadapan seorang hakim atau pengawai kehakiman yang diberi kuasa di bawah undang-undang untuk melaksanakan kuasa kehakiman dan mendapat penghakiman dalam satu jangkamsa yang munasabah ataupun dibebaskan. 

Penahanan sepanjang 28 hari tanpa pengawasan kehakiman dan akses kepada peguam dan ahli-ahli keluarga yang amat terhad hanya akan menyumbang kepada berlakunya tindakan penderaan secara mental atau fizika atau kedua-duanya.  

Kami mengutuk penggunaan tempat penahanan rahsia oleh pihak polis dalam penahanan Maria Chin Abdullah/. Penggunaan tempat penahanan rahsia tidak boleh diterima dalam mana-mana masyarakat yang bertamadun. Semua tempat penahanan perlu disenaraikan secara terbuka dan boleh diawasi oleh orang ramai untuk memastikan pengendaliannya mengikut undang-undang dan hak-hak mereka yang ditahan.    

Oleh yang demikian, kami amat risau dengan keadaan mental and fizikal Maria Chin Abdullah yang dikurung secara persendirian dalam satu bilik penahanan tanpa apa-apa tingkap dan lampu sentiasa terbuka secara 24 jam. Keadaan penahanan sebegini adalah tidak berperikemanusiaan dan merupakan satu bentuk penderaan dibawah undang-undang hak asasi manusia antarabangsa. 

Kami menuntut Maria Chin Abdullah dibebaskan dengan segera tanpa sebarang syarat.

Kami menuntut Maria Chin Abdullah diberi akses kepada peguam dan ahli-ahli keluarga tanpa sekatan semasa beliau dibawah penahanan.

Kami menuntut pihak berkuasa untuk mempelihara dan memastikan Maria Chin Abdullah dalam keadaaan mental dan fizikal yang baik semasa dalam penahanan dan beliau diberikan perkhidmatan perubatan dengan segera jikalau keadaan memerlukan. 

Kami meminta Suruhanjaya Hak Asasi Manusia (SUHAKAM) untuk melawat Maria Chin Abdullah di tempat penahanan rahsia secara berkala untuk memastikan hak dan kesihatan beliau dalam keadaan yang baik. 

Kami mendesak Ketua Polis Negara untuk bertindak dengan professional dan telus dalam melaksanakan undang-undang dan menuntut kerajaaan memansuhkan SOSMA.


Civil Society Joint Statement
24 November 2016

Free Maria Chin, Abolish SOSMA!

We, the undersigned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strongly condemn the detention of the chairperson of Bersih 2.0, Maria Chin Abdullah, on 18 November 2016 for 28 days under the new Internal Security Act (ISA) – the draconian Security Offence (Special Measures) Act 2012 (SOSMA). 

We reiterate that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peaceful assembly and freedom of expression of the people are guaranteed by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The Bersih 5 rally had been very peaceful and conducted without any untoward incidents despite repeated violence and provocation from the red shirts before the rally. The act of the police in arresting leaders of civil society movements and opposition parties before they could exercise their constitutional rights is not only mala-fide, but also a blatant abuse of powers in violation of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We are further outraged with the use of the draconian SOSMA against Maria Chin Adullah. When SOSMA was legislated in 2012 to replace the infamous ISA which was abolished after widespread opposition from the people, the government assured the public that the new legislation that gave extensive powers to the police would only be used against terrorists and that “no person shall be arrested and detained for his or her political beliefs and activities.” Those members of parliament that ignored the criticism of the civil society and passed the law should now be held accountable. 

Clearly, Maria Chin Abdullah is no terrorist. The use of SOSMA against Maria Chin Abdullah to stop her from leading the Bersih 5 rally, and previously against Khairuddin Abu Hassan and Matthias Chang to stop them from lodging complaints of corruption in 1MDB overseas, have proven that when such a powerful legislation is given to the government, it will not hesitate to use it to cover-up the abuse of powers and corruption in the government. 

We reiterate our concerns that the prolonged 28 days of detention under the SOSMA with limited access to legal representation and family is a blatant violation of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laws.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provides that no one should be subject to arbitrary arrest and detention and that anyone arrested or detained on a criminal charge shall be brought promptly before a judge or other officer authorized by law to exercise judicial power and shall be entitled to trial within a reasonable time or to be released.

The 28 days of prolonged detention without judicial oversights such as disallowing the detainees to have access to lawyers and family members will only facilitate the practice of torture, either mental or physical or both. 

We condemn the use of a secret detention place by the police in detaining Maria Chin. The use of secret detention center is totally unacceptable in a civilized society. All detention centers must be made public and subject to public scrutiny to ensure that they are operated in accordance to the law and the rights of the detainees. 

We are therefore extremely concerned with the mental and physical wellbeing of Maria Chin Abdullah who is being held in solitary confinement in a cell with no windows and where the lights are kept on for 24 hours. Such detention environment is inhumane and constitutes a form of torture unde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laws. 

We demand the release of Maria Chin Abdullah immediately and unconditionally. 

We demand that Maria Chin Abdullah have unlimited access to lawyers and her family members whilst she is still under detention

We demand that the authorities preserve and ensure the mental and physical wellbeing of Maria Chin Abdullah while in detention and that she is accorded prompt medical treatment when required.

We call on the 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to visit Maria Chin Abdullah regularly at the secret detention place to ensure her rights and wellbeing.

We call upon the Inspector General of Police to be more professional and transparent to uphold the law and demand the government to abolish the draconian SOSMA.

联署的公民社会组织 / Pertubuhan-pertubuhan yang menyokong kenyatan bersama / This statement is endorsed by the following 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

1. Akademi Belia 
2. All Women’s Action Society (AWAM) 妇女行动协会
3. Anak Muda Sarawak (AMS) 砂拉越青年之子
4. Angkatan Warga Aman Malaysia (WargaAMAN)
5. Article 19, London, United Kingdom
6. Association of Women Lawyers (AWL) 妇女律师协会
7. Baramkini当今峇南
8. Bersih Sibu 诗巫凈选盟
9. Center for Orang Asli Concerns (COAC) 原住民关怀中心
10. The Centre to Combat Corruption & Cronyism (C4)
11. Council of Churches of Malaysia (CCM) 
12. ENGAGE 愿景工程
13. G25 
14. Greenfriends Sabah 沙巴绿色之友
15. Institut Kajian Dasar (IKD)
16. Islamic Renaissance Front (IRF) 伊斯兰复兴前线
17. Japan Graduates Association,Malaysia (JAGAM) 马来西亚留日同学会
18. Jaringan Orang Asal SeMalaysia (JOAS)马来西亚原住民网络
19. Jaringan Rakyat Tertindas (JERIT)
20. Jawatankuasa Bertindak Kuala Lumpur Tak Nak Insinerator吉隆坡不要焚化炉行动委员会
21. Jihad for Justice 
22. Johor Yellow Flame (JYF) 柔南黄色行动小组
23.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24. Kuen Cheng Alumni Association 坤成校友会
25. Kumpulan Aktivis Mahasiswa Independen (KAMI) 独立学生份子组织
26.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LLG) 林连玉基金
27. Malaysians Against Death Penalty and Torture (MADPET)
28. Malaysian Indians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MIPAS)
29. Malaysian Indians Transformation Action Team (MITRA)
30. Malaysian Network of Engaged Buddhists马来西亚入世佛教网络
31. Malaysian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MPSR)
32. Malaysia Youth & Students Democratic Movement (DEMA) 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
33. Malaysian Youth Care Association (PRIHATIN)
34. Mama Bersih 凈选盟母亲团
35. Muslim Professionals Forum (MPF)穆斯林专业论坛
36. National Indian Rights Action Team (NIAT) 全国印裔权益行动组织
37. Negeri Sembilan Chinese Assembly Hall (NSCAH)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
38. One Race – Human Race
39. Oriental Hearts and Mind Study Institute (OHMSI) 
40. Partners of Community Organizations in Sabah (PACOS Trust) 沙巴社区伙伴信托组织
41. Pemuda Sosialis 社会主义青年
42. People Welfare And Rights Organisation (POWER)
43. Perak Women for Women Society (PWW)
44. Persatuan Aliran Kesedaran Negara (Aliran) 国民醒觉运动
45. Persatuan Alumni PBTUSM Bahagian Utara北马理华同学会
46. Persatuan Alumni PBTUSM Kuala Lumpur dan Selangor 隆雪理华同学会
47. Persatuan Bekas Siswazah Universiti dan Kolej di China, Malaysia(LiuHua) 马来西亚留华同学会
48. Persatuan Kesedaran Komuniti Selangor (EMPOWER)
49. Persatuan Masyarakat Sel dan Wilayah Persekutuan (PERMAS) 雪隆社区协会
50. Persatuan Meditasi Prajna Kuala Lumpur & Selangor 般若学舍
51. Persatuan Penganut Buddha Bodhi Kuala Lumpur (PPBBKL)  吉隆坡菩提工作坊
52. Persatuan Rapat Malaysia (RAPAT)
53. Persatuan Sahabat Wanita, Selangor (PSWS)
54. Pertubuhan IKRAM Malaysia (IKRAM) 马来西亚伊斯兰教革新组织
55. Pertubuhan Pembangunan Kebajikan Dan Persekitaran Positif Malaysia (SEED)
56. Projek Dialog 
57. Pusat KOMAS社区传播中心
58. Raub Ban Cyanide Action Committee (BCAC) 劳勿反山埃委员会
59. Sabah Women's Action Resource Group (SAWO)
60. Sahabat Rakyat 人民之友
61. Sarawak Access (SACCESS)
62. Save Open Space, Kota Kinabalu, Sabah
63. 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 (SABM) 马来西亚之子
64. The 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Human Rights (PROHAM)
65. Student Progressive Front USM 理大前进阵线
66. Student Progressive Front UUM 北大前进阵线
67. Sunflower Electoral Education Movement (SEED) 向日葵选举教育运动
68. Sisters in Islam (SIS) 伊斯兰姐妹
69. SUARAM Malaysia大马人民之声
70. Tenaganita
71. Teoh Beng Hock Trust for Democracy赵明福民主基金会
72. Tindak Malaysia (TM) 行动大马
73. USM Tionghua Language Society 理科大学华文同学会
74. We Are Malaysians
75. Women’s Aid Organisation (WAO)
76. Women’s Centre for Change (WCC)
77. Women Development Organisation of Malaysia PJ branch
78. Writer Alliance for Media Independence (WAMI)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
79. Vajrayana Buddhist Council of Malaysia 
80. Young Buddhist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YBAM) 马佛青

Wednesday, 23 November 2016

中马继续军事联演展现 两国合作关系前景广阔 / 马来西亚国防长希山慕丁表示:马中军演不影响与他国的外交

中马继续军事联演展现
两国合作关系前景广阔

原标题:中马军演揭幕 房峰辉:没有什么比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更重要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马来西亚武装部队司令祖基费利在“和平友谊--2016”中马联合军事演习开始仪式上致辞。

[ 观察者网综合 ]“我们一贯认为,没有什么比两国两军友好关系全面发展更重要,没有什么比共同维护地区包括南海的和平稳定更重要!”据国防部网站报道,“和平友谊——2016”中马联合军事演习今天(11月22日)在马来西亚雪兰莪州正式拉开帷幕,正在马来西亚访问的中央军委委员、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在致辞时作出如上表示。当天,房峰辉与马武装部队司令祖基费利共同出席演习开始仪式。 

中国中央军委委员、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致辞。
房峰辉在致辞中说,习近平主席对发展中马全面战略伙伴关系高度重视。“和平友谊--2016”中马联合军演,是落实两国领导人共识的重要举措,是拓展两军交流合作的重要机制,是提高两军实战化能力的重要途径,是两军联合应对挑战,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平台。

“和平友谊-2016”中国-马来西亚联合军事演习于11月22日至25日在马来西亚巴耶英达附近地域举行。演习以“人道主义救援联合行动”为课题,区分参谋部演练和实兵演练两部分,双方总兵力约300人,其中中方195人,主要来自军委机关、南部战区和驻香港部队。

中马“和平友谊-2016”联合军事演习标志
演习中方导演由军委联合参谋部战略战役训练局局长李维亚少将担任,马方导演则由马来西亚联合部队总部助理参谋长卢万兹准将担任。中马参演兵力将组成联合特遣部队,进行丛林生存、丛林追踪、室内战斗射击等多科目的联合训练和演练。 

中马“和平友谊”系列军演2014年开始,进行首次联合桌面推演,2015年在马六甲海峡及附近地区举行首次实兵演练。今年演习的目的是深化中马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加强两军务实交流合作,提高双方共同应对现实安全威胁、维护地区安全稳定的能力。 

此前,中方参演人员拟于11月18日乘空军3架伊尔-76运输机抵达马来西亚。今年的演习是中国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后,军委和南部战区机关首次赴马来西亚参演,也是驻香港部队首次走出国门参加联合军演,从中可以观察到两军务实交流合作正在不断深化。 

房峰辉说,中马举行联合军演,展示了我们应对地区安全威胁的共同决心,必将对维护地区安全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希望两军以这次联演为契机,继续携手并进,共同打击恐怖主义,共同应对海上挑战,共同维护海上安全,共同促进地区和平稳定。” 

房峰辉表示,我们一贯认为,没有什么比两国两军友好关系全面发展更重要,没有什么比共同维护地区包括南海的和平稳定更重要。我们一贯主张,用长远的、全面的眼光来看待矛盾分歧,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争议问题。我们一贯反对域外势力干涉破坏南海和平稳定局面,反对采取使地区局势复杂化或紧张升级的行动,不直接相关方介入有关争议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祖基费利表示,联演是双方合作的缩影,展现了两国业已存在的友好关系以及互利合作的广阔前景,是马中双边关系不断加强的又一个里程碑事件。相信此次演习将继续密切两军关系并提升两军友谊,对两国两军关系各个方面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房峰辉与祖基费利及泰军司令部联合演习规划办公室主任西提猜共同观摩了两军参演分队丛林生存联合演练并视察了联演指挥机构。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驻香港部队司令员谭本宏等参加了上述活动。 

中方参演部队

马方参演部队




   马来西亚国防长希山慕丁表示:
马中军演不影响与他国的外交

来源:马新社中文网/马来西亚《东方日报》

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山慕丁  图片来源:Malaysiakini相关报道——:Military training with China won't affect ties with other countries

(雪邦24日讯)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说,大马与中国的联合军事演习,不影响大马的外交关係。

希山慕丁指出,除了中国,大马也与美国、澳洲、英国和纽西兰有联合军演。与中国合作不代表关闭对其他国家的外交大门;大马必须找到连接共同利益的桥樑,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是共同敌人,必须拋开地缘政治来共同解决的问题。

他指出,此次演习不代表大马对其他盟友抱有怀疑態度,並称大马不排除在军事领域与沙地阿拉伯进行合作的可能性。

提议成立最高委员会在国防领域更好合作

希山慕丁今日出席“和平友谊—马来西亚与中国军事演习“后对媒体如是指出。该演习在雪邦巴雅英达湿地公园举行。

他透露,大马提出与中国成立一个最高委员会来进行合作,在构建两国国防领域上更有针对性。这一委员会將由他本人及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共同主持,工作组將由4个工作小组组成,包括武装部队、国防工业组、国防及网络情报工作组、战略防御协商工作组。

他说,成立最高委员会在于加强马中的关係,特別是两国防务方面,这也是国防部努力確保国家安全和人民福利的措施。

武装部队將专注于军事合作,组织“和平友谊—马来西亚与中国军事演习“;国防工业组將会在马中建造军舰方面合作;国防及网络情报工作组將涉及网络防御、情报合作;战略防御协商工作组是一个討论打击恐怖主义威胁战略最佳方案的工作组。

针对“和平友谊“军事演习,希山说,这是“延续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本月1日访华时所签署的谅解备忘录。除了加强国防合作外,谅解备忘录也商定其他事项,包括交换军事知识、交换情报资料等。

他说,马中共有410名军人参加“和平友谊“军事演习,215名是大马军人,195人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另外泰国军方还派出了10名观察员提供諮询和评估,演习主题为人道主义灾难救援,以增加实施行动的能力,並確定人道主义救援的標准作业程序。

新加坡跟中国唱对台戏 若是迷途知返也要趁早【视频与实录】

新加坡跟中国唱对台戏
若是迷途知返也要趁早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凤凰卫视11月20日《新闻今日谈》,主播是李亚蒨,访谈对象是中国第二炮兵退役教官,现为军事评论员、应急救援学者宋忠平。以下是这次访谈的文字实录:

宋忠平:希望新加坡迷途知返配合一带一路

李亚蒨:但是您刚刚也提到,包括像是马来西亚他就很愿意跟中国来一块儿合作,创造互利共赢这样的一个局面,因此我们创造出这样的一个黄金港[应为“皇京港(Melaka Gateway)”之误——《人民之友》编者注],如果说对于新加坡他不接受的结果,他不愿意配合的结果、,就导致他自己落单了,他们没有办法再继续发展到这一块儿的,是不是可以聊一下,到底新加坡在整个战略位置上具有什么样的重要意义,又或者是说他为什么不愿意来配合这一带一路的发展呢?

宋忠平:政治经济两方面考虑,你像我们提出来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之后,专门搞出一个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理论上我们的一带一路战略跟我们的亚投行之间是有密切关联的,比如我们进行马来西亚的港口建设,我们如果再进行一带一路其他国家的港口建设,亚投行可以作为一个投资项目在这儿注入资金,这个是可以做到的,所以他两个之间是配套。但是我们看出来没有,无论是美国日本等等这些国家,对我们的亚投行是嗤之以鼻,说我搞的是TPP,尽管这两天TPP看似有问题了,可能要转投亚投行,在某种程度来看的话,就是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加我们的亚投行战略还是非常不错的,很多国家是认可的,我们来投资解决你基础设施问题的话,这是很多国家想做而做不了的事情,对我们来讲肯定是一个好事。

但从新加坡的角度来看的话,无论是政治的角度,还是经济的角度,他都认为你目前做的这个事情,会危及到我的实际利益,政治的角度怎么考虑,我记得我去新加坡跟相关的官员在聊天的时候,他就告诉我,他说新加坡非常担心南海出问题,南海只要保持一个太平的状态,新加坡将是最大的受益者。因为新加坡是一个进出口的一个国家,很多东西自己不产只能靠进口或者出口,才能够实现这种贸易的转口,实现自己经济的腾飞。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来看,中国可以有更多的选择,未必把新加坡作为我们选择一方,所以昔日所谓的四小龙之一现在已经飞不起来了,他现在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从政治的角度来看的话,他现在是在配合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站错了队,选错了对象。某种程度来看,他愿意把自己的军事基地包括樟宜海军基地,实际上把他当成是美国遏制中国的桥头堡。

包括你看前段时间刚才我们已经提到了,菲律宾在所谓的海牙非法仲裁案上不断的来叫嚣中国,这个时候最积极的除了日本就是新加坡,新加坡说中国你得遵守南海的非法仲裁案的结果,这实际上又是在跟中国唱对台戏,政治上你跟我们在搞对立,经济上我们怎么能跟你去合作呢,某种程度来看的话,你扼守一个海峡,某种情况下你是能够有所收益的。我们大家知道,苏伊士运河以前是英国跟法国两个国家殖民国家在控制,后来在中东战争之后埃及把它给抢回来了,你知道埃及每年从苏伊士运河能拿多少钱,25亿美金,我就是坐在这儿收过路费,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只要我在这儿能够守住这个点,我就能够要钱,所以作为苏伊士运河也好,马六甲海峡也好,同样的道理,如果你这个船不走这儿,我怎么去收钱,如果你走这儿你不在我这儿停靠,我怎么去挣钱。前段时间我记得泰国还传出来一个新闻,说泰国准备挖一条运河,准备从泰国的南部某一个区域大概五十公里一百公里的这么一个宽度的地方挖一个运河,这个时候跳出来说不行的是新加坡,新加坡说如果你在这儿挖一条运河的话,真是把我的财路全都断了。但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如果真是能够在泰国有一条运河过去的话,中国去印度洋我们将会少走1500公里到2000公里的路程,对于我们的经济发展肯定是大有好处,但从经济角度来看的话,新加坡他是接受不了的。包括如果你跟泰国再合作的话,再搞这么一条克拉运河,对我的影响就会更大,某种程度来看的话,他愿意把自己绑在美国的战车上对中国进行遏制,理论上来讲的话中国现在搞的是海洋战略,我们搞的是一带一路战略,这个战略本身来讲的话你新加坡如果跟中国合作的话,大家是互利共赢,但是你非要跟中国唱对台戏,甚至跟美国走,那么特朗普如果哪一天说,我不在南海玩了你怎么办,难道你再转回来再跟中国进行合作吗?包括亚投行美国人说我想进来,你看我们现在已经提出来,你美国想进来我们欢迎,但对不起,我们股份现在剩的不多了,如果你现在来还有点股份,如果你再晚那么几天来,股份都分完了,所以我觉得作为新加坡如果真是能够迷途知返认为自己是南海的域内国家,认为自己是亚太的国家,认为自己应该跟中国交好关系,来发展共同的亚太合作的利益,应该跟中国来合作,来配合中国的一带一路的国家倡议,这个对中国有好处,对新加坡更有好处,为什么要跟中国唱对台戏,这样的话只能让自己在跟中国对立的道路上越来越被动,某种程度来看,我们希望新加坡迷途知返,跟中国搞好关系。

宋忠平:新加坡一味向西看将搬石头砸自己脚

李亚蒨:确实,那么就如同我刚刚也问到宋先生的一个问题,如果美国今天放弃亚太再平衡,对于日本的影响,今天我们换一个对象就是如果对于新加坡来说,美国一旦真的放弃尤其现在特朗普当选,我们不知道他未来会采取什么样的一个行动,到底新加坡是不是真的就像您所说,有可能会迷途知返,或者是再转向看风向的变化,转向自己的态度呢?

宋忠平:新加坡这个国家实际上是特别特殊的一个国家,包括你像我们的汪辜会谈等等这些东西,它是希望能够左右逢源,既向西看又向东看,向东看就是向中国来看,这实际上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地缘政治概念,你如果把这个事情用好,这个桥梁就能够搭的非常好,你新加坡就能够搭一个顺风车,但是如果你要是做不好,一味的向西看甚至漠视东方的话,我相信最后搬起石头来砸的是自己的脚,所以还是希望新加坡这样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多向东看看,对自己、对中国、对周边的沿岸国家都有好处。

李亚蒨:确实,当然大家都希望能够创造互利共赢的一个局面,所以新加坡真的要好好思考自己的下一步了。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 对我国下届大选意见书
(华 巫 英)3种语文已先后贴出

作为坚守“独立自主”和“与民同在”的立场的一个民间组织,人民之友在今年9月24日对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发表了一篇以华文书写的“意见书”,题为: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这篇意见书的英文译稿(标题是: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已于10月22日张贴在本部落格。马来文译稿(标题是:Undilah "calon yang membantah pengislaman nega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Mencegah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也已接着在11月13日在此贴出。

此外,人民之友也将通过电子邮件、微信、WhatsApp等方式,尽可能向全国各民族、各阶层、各行业、各宗教的团体和个人,传送我们的这份“意见书”供参考。我们欢迎跟我们对下届大选的立场和见解一致的团体和个人,将这份“意见书”传送到更多的人手中去!

我们希望,我们在意见书内所表达的对下届大选的立场和观点,能够准确而又广泛地传播到我国各民族、各阶层的人民群众中接受考验,并接受各党派在这次全国大选斗争和今后实践的检验。


Pandangan Sahabat Rakyat terhadap PRU akan datang telah diterbitkan dalam tiga bahasa (Melayu, Cina dan Inggeris)

Sebagai sebuah pertubuhan masyarakat yang berpendirian teguh tentang prinsip "bebas dan berautonomi" dan “sentiasa berdampingan dengan rakyat jelata”, Sahabat Rakyat telah menerbitkan kenyataan tentang pandangan kami terhadap Pilihan Raya Umum ke-14 yang bertajuk "Undilah calon yang menentang Pengislaman Nege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Jangan benarkan puak Mahathir kembali memerintah! "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dalam Bahasa Cina pada 24hb September 2017.

Penterjemahan Bahasa Inggeris kenyataan tersebut yang bertajuk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telah diterbitkan dalam blog kita pada 22hb Oktober 2017 manakala penterjemahan Bahasa Melayu telah diterbitkan pada 13hb November 2017.

Selain daripada itu, Sahabat Rakyat juga akan menyebarkan kenyataan ini seluas mungkin kepada pertubuhan dan individu semua bangsa, strata, profesyen dan agama seluruh Negara melalui email, wechat, whatsApp dan pelbagai saluran lain. Kami amat mengalu-alukan pertubuhan dan individu yang berpendirian dan pandangan sama dengan kami untuk turut menyebarkan kenyataan ini kepada lebih ramai orang!

Kami berharap pendirian dan pandangan kami berkenaan pilihan raya kali ini yang dinyatakan dalam kenyataan tersebut dapat disebarkan dengan tepat dan meluas untuk diuji dalam kalangan rakyat semua bangsa semua strata sosial melalui penglibatan mereka dalam amalan pelbagai parti politik dalam pertempuran pilihan raya umum kali ini mahupun amalan masa depan.


The Chinese, English and Malay renditions of Sahabat Rakyat’s opinions about next election have been published consecutively

As an NGO which upholds “independent and autonomous” position and "always be with the people" principle, on 24 September 2017, Sahabat Rakyat had released a Chinese-written statement of views with regard to the voting in the upcoming 14th General Election,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The English rendition of this statement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and the Malay rendition entitled "Undilah "calon yang membantah pengislaman nega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Mencegah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 had been released on 22 October and 13 November respectively.

Apart from that, Sahabat Rakyat will also make every effort to disseminate this statement as widely as possible to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of all ethnic groups, religions and all walks of life throughout the country via email, WeChat, WhatsApp and other channels. We welcome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with the same position and views to spread this statement to more people!

We hope that our position and views pertaining to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expressed in the statement will be accurately and widely disseminated and also examined by the popular masses of various ethnicity and social strata through their involvement in the struggle of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carried out by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and their practices in all fields in future.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