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 October 2016

李显龙的平衡外交无异于玩火

李显龙的平衡外交无异于玩火
原文标题:新加坡机械主义的平衡外交

作者/来源:赵灵敏/《新京报》、《多维新闻》

李显龙显然没有其父亲李光耀“玩得转”平衡外交(图源:新华社)
【《多维新闻》编者按】中国与新加坡之间在南海问题上近期频繁发生龃龉,新加坡外交秉承的大国平衡原则似乎出现了“问题”,国际关系高手李光耀当年能驾驭得了,而李显龙就未必。伴随着近年来中国实力的增强,外交也越来越强有力,而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不少国家还活在过去,对中国强势维护国家利益的做法感到不适应。作者赵灵敏发表在《新京报》的这篇评论对近期中新关系进行了解读,现转载如下——

9月2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相关提问时指出:“不结盟运动并非讨论南海问题合适场合……事实很清楚,极个别国家坚持要求在成果文件中片面渲染有关涉南海内容,但这并没有得到不结盟运动绝大多数成员国的赞同,有关内容也没有反映包括中方在内的南海问题相关方的共识”。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中新之间在南海问题上的第一次发生龃龉了。2015年,新加坡接棒泰国成为中国-东盟关系的“协调国”,为期三年。外界曾一度认为,因为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密切,将对中国-东盟关系发挥更大建设性作用。然而,近一段时间以来,新加坡却多次在国际场合就南海问题上挑起事端。种种言行,引发了中国朝野的强烈不满。社交媒体上群情汹汹;官方也一改过往对新加坡客气容忍留面子的态度,几次进行点名批评。此次之前,在今年8月于满洲里召开的中国与东盟国家高官会上,中国副外长刘振民直指新加坡不是南海当事方,希望其在不介入南海的情况下推动中国与东盟合作。

新加坡不是南海争端的声索国,南海的归属和新加坡没有任何直接利益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新加坡却冒着得罪中方、损害两国关系的风险,执意要在此问题上出头,甚至比一些声索国还更积极,这让很多人深感莫名其妙。新加坡这样做的逻辑到底是什么呢?

首先,新加坡是一个小国,其独立的过程九死一生,之后又长期和周边国家关系欠佳,其在生存方面的不安全感很强烈,因此特别注重通过国际法来保护自己。在新加坡看来,实力不够的小国的唯一依靠只能是国际法,各国都按国际法和国际规则行事才是对新加坡最有利的。因此,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的几乎所有表态,都离不开“尊重国际法,接受仲裁结果”这样的字眼,却从来不去理会,南海仲裁案本身并不符合国际法,而且是对国际法的破坏。

其次,新加坡外交秉承的是大国平衡原则。李光耀生前一直强调的是“大象打架,脚下的草地必定遭殃。大象做爱,草地会伤得更重”,因此新加坡外交的基本原则是绝对不在大国之间选边站;同时自己先要有实力,成为人人都需要的国家;还要有自己的原则,关键时不怕得罪人。历史上,新加坡因为鞭刑的问题得罪过美国,因为死刑的问题得罪过澳大利亚。从新加坡的立场看,这都是小国立世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新加坡在南海问题的言论虽然让中方不满,但就此得出新加坡已倒向美国的结论仍然为时过早。在今年7月访问美国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对美国不肯签署《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立场表达了不满。应该说,新加坡的大国平衡原则并没有改变。从国家利益出发,新加坡有时会批评中国,有时会批评美国或其他国家,但肯定不会一直批评中国或一直批评美国。但是,大国平衡是一个很危险、对分寸拿捏要求很高的游戏,国际关系高手李光耀能驾驭得了,李显龙就未必。新加坡是否真的愿意承担得罪中国的代价,这需要新加坡细细思量。

第三,新加坡对中国实力的上升缺乏必要的准备。此前多年,无论在意识形态还是治国能力上,新加坡对中国是有优越感的,也习惯了中国的客气和迁就。但伴随着近年来中国实力的增强,外交也越来越强有力,而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一些国家还活在过去,对中国强势维护国家利益的做法感到不适应。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一再惹是生非,大概也是认定最终你还会原谅我。但是,南海问题事关中国主权与核心利益,新加坡如果仍然机械地搞平衡外交,为了平衡而去平衡,恐怕无异于玩火。


相关文章链接:
1、新加坡“亲美遏华” 声势为何突然高涨?
2、新加坡搅局南海 中国民意大反弹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 将在9月底之前 刊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将在本月杪之前刊出。英文版也安排在较后日期刊出。

《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
英文译稿也将在9月杪刊出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无论如何,我们争取在本月底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