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 October 2016

新加坡搅局南海 中国民意大反弹

新加坡搅局南海
中国民意大反弹

作者/来源:《东方日报》(中国香港)






新加坡近期代替菲律宾,成为美国在南海问题的代言人及搅局者,一再就南海仲裁向中国发难。新加坡并非南海当事国却执意选边站,企图浑水摸鱼,触及中国核心利益,中国民间对新加坡的做法非常不满,甚至有人在网上呼吁抵制赴新加坡旅游。新加坡过往在中国民众心目中建立的良好印象,很可能付之东流。


近日,围绕不结盟运动峰会上新加坡炒作南海问题一事,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与中国官方喉舌《环球时报》展开笔战。《环时》指摘新加坡在不结盟运动峰会执意要求加入为菲律宾南海仲裁桉背书的内容,企图强化成果文件涉南海内容。罗家良则认为,这是东盟全体的事情,不能赖到新加坡头上,新加坡只是“全程参与了峰会讨论“。

显然,罗家良用了一些语言伪术迴避究竟新加坡有没有在不结盟运动峰会搅和南海仲裁问题,而是用一些细枝末节的程序问题纠缠不休,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做法,更让中国民众不齿。有网民说,做了就做了,何必遮遮掩掩?这种掩耳盗铃的手法,简直是侮辱中国“人的智慧。

昏招迭出与华为敌

事实上,无论罗家良如何妙笔生花,都无法掩饰新加坡政府亲美远华的立场。今年4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在中美亚洲争霸过程中,亚洲国家心向美国,如果举行秘密投票的话,每一个国家都会赞成美国在亚洲地区有更广泛的介入,不管他们在公开场合怎麽表态”。李显龙8月访美时更指出,”临时仲裁庭的裁决对各国的主权声索做出了强而有力的定义,希望各国尊重国际法,接受仲裁结果”。

新加坡已不是中美争雄的中间人,而是拉偏架说偏话。新加坡从自身利益出发作出如此战略抉择,其实不难理解,毕竟新加坡认为在美国的大树之下好乘凉,能够得到安全保障。事实上,当年美国开展对华围堵的重返亚太战略,也是新加坡向美国建言献策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推进中美在南海博弈,激化两国的矛盾,有利于新加坡的战略地位。

新加坡过去在中美之间左右逢源,一边给美国出主意如何遏制中国,一边向北京建言如何与美国打交道,左手从美国拿到安全保障,右手从中国拿到商业利益。但新加坡今次在南海问题上昏招迭出,公然与华为敌,相当于放弃中间人的地位,在战略抉择上殊为不智。

中国民间过往对新加坡颇有好感,一方面由于新加坡有不少炎黄子孙,另一方面新加坡在华高效率的投资,但这种好感很可能因为南海问题而消失殆尽。一旦中国民意对新加坡产生反弹,新加坡今后要从中国获得经贸利益将阻力重重。



相关文章链接:
1、新加坡“亲美遏华” 声势为何突然高涨?
2、李显龙的平衡外交无异于玩火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