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5 September 2016

希望联盟,希望在哪里? (9月27日更新链接及照片)

 希望联盟,希望在哪里?


作者:邹宇晖
《火箭报》总编辑、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美律区州议员

Dimanakah harapan Pakatan Harapan?

本文是邹宇晖应邀在人民之友纪念成立15周年而举办的主 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论坛上发表的论文。作者申明,此文是以他本人发表于《当今大马》读者来函栏目上的《希望联盟需要的不是马来票,是希望之票》一文的基本观点来延伸阐述的见解。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邹宇晖(左图)接受人民之友邀请作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论坛主讲人,竟然发送了两篇论文给论坛筹委会,其一是《希望联盟,希望在哪里?》,其二是《谁是敌 谁是友?》。 

论坛筹委会基于一名主讲人提供一篇论文的惯例,恳请邹氏自行决定其中一篇作为他提交给论坛的论文。邹氏随即来邮通知,他选择第一篇即本文,作为他提交给论坛的论文。 


论坛筹委会理所当然尊重邹氏的选择和决定,并且相信邹氏做出这项选择和决定,一定有着他本身的考虑和理由。为此,论坛筹委会和邹氏双方同意,将其第二篇论文即《谁是敌 谁是友?》,另外同时张贴在《人民之友》部落格上供人阅览参考。 以下是邹氏的《希望联盟,希望在哪里?》的全文内容——




邹宇辉因在当天已经安排了其他活动,
未克亲临现场发表演讲,其论文由论
坛筹委会委派朱信健代读,

并以马来语简述论文要点。

505大选,在野党获得52%的选票,却因为选举不干净,选区划分不公平而无法入主布城。选后第二天,纳吉发表“华人海啸”论,民联众领袖马上反击,说这是“城市海啸”,但随后三党却潜移默化,慢慢一致认为无法获得足够马来票是505失败的关键所在,更在后来纳吉民意走低时,期盼“马来海啸”的发生,直接否定之前的否定,默认505是一场“华人海啸”。

于是,伊党认为留在民联流失了马来票;为了找回纯伊斯兰斗争认同,用伊刑法自绝于民联的斗争,公正党认为行动党过度强大吓走马来票;行动党则开始认为自己不够全民化。

在野力量不约而同为下届大选定下总路线,就是要赢得马来票,想当然的以为有了马来票,就能改朝换代,因此在这几年,首要处理的就是要安抚马来人的不安,尽量不要提马来社会种族和宗教敏感的议题,结果演变出许多荒腔走板的闹剧,这包括:

  • 公正党为了马来票抱住一个背叛原则、背后插刀和与巫统眉来眼去的伊党,即使在大港和江沙补选,伊党坚持打三角战,公正党也依然选择在雪州采取包容态度,让伊党留在雪州政府,让雪州政府成了一个怪胎政府,总秘书要求非马来社会谅解马来社会的焦虑。

  • 行动党可以为了马来票去缅怀敦拉萨、在面对皇权干政时保持沉默(公正党,诚信党一样),对于马来特权和伊斯兰霸权问题,行动党也不再像过去一样站在最前线反对,新成立的诚信党虽然标榜是开明派成立的政党,但依然无法逃出马来人不安的迷思,党主席去告诉国人,大马不可能由华人统治,然后基层要求行动党不要在州席置放马来候选人,只因为担心行动党置放马来候选人会让马来社群觉得行动党要做大臣,吓走马来选票。

  • 最让人乍舌的是,三党组成的希望联盟更在今年1月19日召开记者会,竟然特地去强调“希盟会正视和解决马来人不安”,然后再次举出希望联盟的协议内容,一再保证希盟会捍卫马来人权益,只用“不会忽略”来忽悠其他族群。

希盟希望模糊不清


为什么一个声称要摆脱种族和宗教政治主宰的政治联盟,一个自诩比国阵进步、开明的替代执政联盟,竟然会一直把某个族群的不安放在嘴边,合理化“马来人不安”,优先解决“马来人不安”?难道就真的因为马来选票占了选民最大结构,因此马来选民就是希盟的首要服务目标吗?那希望联盟还有什么道德制高点,去说服非穆斯林和非马来人,在执政中央后,不会像国阵一样,凡是马来人至上?

首先,希望联盟必须搞清楚,马来人不安在哪里?无可否认,经过巫统长期在主流媒体的议程设置和污蔑抹黑,马来人对于行动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认为行动党是要抢马来人的“政权”,因此马来社群的不安更大体现在行动党过去强力提出的平权诉求,如废除土著非土著的权利差异、废除新经济政策、追求多源流学校平等对待、要求政府实行绩效制选贤与能。

种种的平权诉求都直刺马来社群在巫统领导下所灌输的“马来主权”,即使上届大选,民联里有公正党和伊党两个巫基政党,也依然无法一解马来人对于失去权力的焦虑。

概括来说,作为替代执政联盟的希望联盟(或前身民联),所提出的种种进步诉求以打造大马新政其实与马来人不安有着本质上的冲突,希盟现在看来比较倾向安抚马来人为主,对于一些涉及族群和宗教“敏感”的议题,尽量避而不谈,以免踩中地雷,被巫统追击,流失更多马来选票。

问题是,这种看似务实的做法真的一定能确保拿到马来选票吗?事实上2008年大选后,民联组军后三党就有签下协议,尊重马来语为国语、尊重伊斯兰教为官方宗教、以及尊重宪法153土著特殊权利。然而505大选,民联的马来选票还是流失,如果以为安抚马来人不安就能拿到选票,那希盟要退守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获得马来选票呢?是要去支持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吗?还是直接宣布放弃争取在马来州属由非马来人出任大臣的机会?


非马来人同样不安


如果下届大选,希盟真的凭着避谈平权诉求,只谈贪腐而改朝换代,领导层就会认为这是成功安抚了马来人不安,那新政府为了不只做一届政府,之前国阵政府所拟定的种族宗教不平等政策也会得到延续,就如雪州和槟城2008民联执政后,也没有做出有效废除土著购买房屋的固打政策。

即使能在一些层面做出相对公平的修改,如恢复地方政府选举,但若有天马来社会再对新政府出现焦虑,担心地方政府选举会让马来社群失去权力,认为大学预科班依然必须有90%固打予土著、新政府将马上右转,以讨好和迎合来解决马来社群所谓的“不安”。

只要巫统一天还在,抹黑就会一直存在,难道希盟不管有没有执政,都必须以马来人的感受为最大考量,即使该感受不符合普世价值,不利于多元社会的马来西亚?马来人不安可说是一个无底洞,希盟必须谨慎看待,切莫走回国阵的老路。

希盟必须了解到,马来社群固然对失去权力感到不安,但非马来社群何其不是对越来越失控的种族宗教冲突感到不安?在一个施政无能、贪污腐败、政经崩坏、种族宗教极端主义充斥的国度,除了既得利益者,又有哪个国民会感觉到自己在这片土地是安居乐业,未来充满希望的呢?

当越来越多非马来人含泪移民,越来越多非马来人越堤讨生活时,非马来社群的不安难道不需要优先获得处理吗?还是因为上届大选非马来人给予民联全面支持,所以希盟下届大选就把非马来选票当成理所当然呢?


限制未来愿景刻画


特意强调马来人不安以换取选票这种做法,限制了希盟对未来愿景的刻画空间,此举也间接助攻巫统,让它继续肆无忌惮玩弄种族宗教政治,因为巫统看死希盟始终要顾及马来选票,反抗力度有限,这可从916红衫军与刘蝶暴动事件可见一斑,现在就连净选盟大游行也因为Bersih 4时华人参与者多过马来人而感到不安,似乎少了马来人的集会就缺少了正当性。

希盟在种族和族群议题上的追究和逼问显得步步为营,欲振乏力,因为巫统塑造了一种马来/伊斯兰霸权不能被质疑的白色恐怖氛围,本来扮演拨乱反正角色的反对党,竟然被牵着鼻子走,无法创立新局。

505大选民联可以获得52%的选票,是因为人民看到民联的决心,感受到有希望,那是一个要为全体马来西亚人奉献的政治联盟,当时的民联也没有口口声声说要解决“马来人不安”,反而以打造一个新马来西亚为己任,而希盟目前看起来根本没有这样的方向和坚持。

如今的希盟却在巫统设计的种族宗教漩涡里打转,缺乏打破旧政治的决心,幻想非马来选票依然稳如泰山,然后迎合安抚马来社群所谓的“不安”后,改朝换代就能水到渠成,这不是一时权宜,这是堕落执迷,忘记了改朝换代只是手段,政党的终极目标是推动人民醒觉,就算再怎么接近权力,也不能本末倒置。

希望联盟是这个国家救赎的最后希望,不能成为失望联盟,面对巫统操弄的马来/伊斯兰霸权,希盟要坚定地冲击与引领,不是被动地回应和辩护;希盟要解决的不是马来人不安,而是全民的不安;要争取的不是马来票,而是全民的希望之票。

[作者原注 :此文是此前发表的《希望联盟最需要的不是马来票,是希望之票》文章的延伸,意见论点未尽完善,还请见谅。]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