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2 September 2016

谁是敌 谁是友?

谁是敌 谁是友?


作者:邹宇晖
《火箭报》总编辑、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美律区州议员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本文是作者邹宇晖(左图)应邀作为人民之友举办的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论坛主讲人,在预定日期内,传送给论坛筹委会的两篇论文的其中之一。 

邹氏自己选择了《希望联盟,希望在哪里?》作为他提呈当天论坛的论文。邹氏和论坛筹委会双方同意,将本文移交《人民之友》部落格,与论坛论文同时发表。

以下是本文的全文内容——

随着马哈迪-慕尤丁开始组军,并且成立新政党准备在来届大选迎头痛击纳吉的巫统,坊间对希盟要不要与马哈迪慕尤丁结盟合作也有分歧。

然而,摆在希望联盟面前更棘手的问题,不是要不要跟土著团结党在大选中合作,至少现在马哈迪和慕尤丁是摆明要跟纳吉一战,这跟希盟的方向是一致,至于对于过去马慕两人的历史过失,希盟的确需要采取更坚定的态度要求他们道歉,以及在大选中如何让他们接受民主政纲,相当确定的是,马哈迪-慕尤丁会是来届大选希盟的“友”,以期他们能够分裂巫统,在选举中把巫统党员的票大幅度转移来反对联盟,促成变天。

希盟最棘手的问题,是要如何处置与伊斯兰党的关系,尤其是在江沙和大港双补选后的惨败。

很多人看到双补选里,伊党依然掌握一定的马来基本盘,因此认为希盟必须与伊党合作,因为伊党依然是“朋友”,必须尽量避开三角战。

首先,选举不是一加一的数学题,纳入伊党后,对希望联盟非马来选票的冲击到底有多大没有人知道;其二,加入伊党,希望联盟如何在伊刑法上取得共识,如何推出共同纲领?就算伊党暂时为了选举利益而搁置,非马来人要对它重建信任也非常困难。

若不结盟,与伊党展开一对一的议席谈判如何,如复制2008年大选模式?如果谈判成功,当然乐以见成,但我持保留态度。毕竟当前局势与2008年有着不同的客观条件,当时没有诚信党从伊党分裂出来,而当年伊党即使没有与行动党直接结盟,也在社运上合作如反大道起价、净选盟1.0等,加上安华居中协调,因此大家都有默契,谈判相对容易。


三角战无法避免


如今伊党不朝不野,既跟巫统眉来眼去,也对诚信党和行动党充满敌意,诚信党现在所持的议席如莎阿南、瓜拉吉赖、雪邦以及所要攻打的议席,像大港、江沙、瓜雪、瓜登等都是伊党过去的传统选区,伊党领袖就算知道三角战会让国阵渔翁得利,也会出战保住面子,要伊党低声下气让出议席几乎不可能。

何况,伊党已经摆明要推动伊刑法到底,假设与伊党谈判成功,选民将会质疑希望联盟胜选后是否会继续与伊党共组联合政府,届时又再次陷入另一个困局。 喜欢与否,只要伊党一天没有放弃伊刑法的坚持,继续跟巫统暗渡陈仓,伊党就是“敌”,不是“友”。因此,我们要为无法避免的三角战而做好准备。


尽快与伊党切割


既然是“敌”,那希望联盟必须破釜沉舟,尽快与伊党做出切割。

诚信党在江沙大港马来区惨败,公正党和行动党难辞其咎,因为无法帮助诚信党在马来区定位成真正的替代伊党的“反对党”。虽然最后有共识推出诚信党候选人以及为其助选,但却依然跟伊党藕断丝连,一定程度会导致马来社群误以为伊党还是“在野党”,或是希望联盟一分子。

尤其是在雪州,因为希望联盟政府没有果断与伊党切割,大港的马来选民也可能产生混淆,而且该名伊党候选人,还是雪州政府的其中一名州议员,因此反国阵的票,或支持雪州政府的票分裂到伊党身上也不出奇,毕竟伊党是历史最悠久的马来反对党。因此,希望联盟领导层必须严正讨论如何与伊党切割政府上的关系,以便能更有效地扶持诚信党,让它名正言顺取代伊党在马来社群的角色。

继续跟哈迪掌控的伊党暧昧不清,也将陷诚信党领袖于不义,他们因为在党选中吃尽苦头而败北,如今好不容易集结所有开明派领袖力量,如果希望联盟还对伊党态度犹豫不决,诚信党领袖将是白白被牺牲。

没有了伊党的铁票,或许来届大选改朝换代难上加难,但政党不能只为了权力而生存,道义也很重要,尤其是诚信党的领袖自308大选后就一直与公正党和行动党并肩作战,岂能弃他们而不顾。


重新定义“改朝换代”


那是否意味着希望联盟应该放弃改朝换代的目标?我想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重新定义“改朝换代”,308过后把改朝换代当成终极目标的做法必须被摒弃,希望联盟三党都要重新认识到,改朝换代不是不重要,但它始终只是手段;启迪民智,开创新政治才是一个政党斗争的目的。

为了改朝换代而选择策略性模糊的“五月五模式”已经随着民联的破局而不复存在。诚信党的出现其实是完整化了后民联的斗争模式,让希望联盟能够抛开伊刑法的包袱,打造一个更加清晰和进步的共同政纲、从巫统的种族政治和伊党的神权政治解放出来,尤其是近几年,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化和种族矛盾问题越来越严重,在野党为了选票考量,往往在处理这些议题时,显得扭扭捏捏,不够果断,令人失望。当然,诚信党现阶段依然偶尔在宗教议题上有失言的时候,因此这需要一些时间让三党磨合,但对比当初与伊党的合作,诚信党在种族和宗教议题上相对中庸,也有较大的包容空间。

如果不再把改朝换代当成现阶段唯一或终极目标,把理念置放在选票之上,把理想置放在利益至上,希望联盟才能回到正轨,做回一个真正的反对党,拨乱反正,走向真正的中庸开明,世俗多元道路。这样的大破大立才更能重燃民间改革热情,届时选票也会不请自来,改朝换代就未必没有机会;反之,本末倒置继续把改朝换代当成最终目的,就算没有三角战,人民也未必买账,安顺补选就是最好的例子,虽然一对一,但人民政治疲劳感涌现,投票率一低,反对党最终也会败选。

因此若希盟要认清敌友,埋葬巫统,就要从与伊党完整切割开始。

(作者原注:此文乃根据此前撰写的《告别五月五模式,希盟不走回头路》文章延伸阐述。)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