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August 2016

再思南方大学董事会运作

再思南方大学董事会运作

作者 / 来源:白莫杰 /《东方日报》言论版

上图为位于马来西亚柔佛州士姑来的南方大学学院行政楼外观与现任董事长张文强。

2016年6月25日南方大学学院常年会员大会,选择闭门进行,耐人寻味。南院事端颇多,有的不为一般人所知,有的则闹得沸沸扬扬。综看此次会员大会,用心似乎在于隱秘。

笔者是南院会员,然而事前却没有收到会员大会通告信函,同时也只在一家报章看到南院董事部刊登的会员大会通告,甚至连一家平常与校方保持良好关係的大报,也没见到有关的通告刊登。

其实南院董事会要面对的尷尬问题也真多。第一就是“校长失责”风波。儘管校长祝家华宣佈董事会的调查报告已经“还他清白”,但依然还有爭议声音。其中陈定远教授对此提出质疑,一而再、再而三呼吁公开调查报告,然而董事会就是充耳不闻。

据说,会员大会上有会员提出提案,要求公开调查校长报告。但是否因为被董事会拦住,就不得而知了。还有颇受关注的教职员薪金制问题,副董事长陈洺臣向记者表示,董事会会谨慎看待这个课题,又一次敷衍了事。

常年大会上也有一项董事会的提案,“根据公司法令129(6)─即70岁以上的董事……重委下列董事而其任期直至下一届常年大会为止:张文强、符传曙、张春胜,梁德海、张瑞发、张宝文。”查2015年常年大会记录,也有一样的提案,只是今年却多了一位张宝文。

这样的提案说明了一个现象,南院领导层的老化,到了一个令人担忧的程度。上述年龄70岁以上的6位人士之中,有4位是常务董事,占常务董事人数(9位)45%。

国际教育感恩大楼的完成一拖再拖,然而大楼將立即成为芸芸学子的宿舍,其安全设施就必须关注了。6月14日张瑞发声明大楼“因建筑材料与员工不足等因素”,再次展延至9月启用。但是7月2日祝家华则向外宣佈,“提前”8月28日开放宿舍让新旧生入住。两人都没有提及新建筑的安全设施情况。任何人都知道,新建筑的迁入,都必须拥有所谓可居住准证(CCC)。

这里牵涉到复杂的消防、电源、逃生系统等等。以过去南院管理层对保安系统的忽视,以及校园內蚊子疟疾、电源常中断之弊端来看,父母亲对大楼的安全是否有信心?大楼安检是否合格?校方必须公开保证。

其实,南院董事会还必须面对民眾的诸多疑问:为何海南籍的董事如此之多?张文强父子、莫泽浩、符传曙、黄循积、都是海南籍,再加上祝家华,难免令人怀疑是否如此巧合。

南院的董事名单里,有“永久名誉董事长”一栏。其中有两位“已故”的人物,实为笑谈。“永久”到千秋万代?当然还有更迫切的议题,如董事会里是否有马华评论界不断批判的假博士存在?过去一年教职员的辞职潮,为什么一直没有停歇?这些问题,南院董事部必须向全体华社做一个交代。


其他相关文章链接:
1、南院事件没有“落幕” 一名学者透露“消息”
2、何启良陈定远两博士撰文 谈假博士、假教授有所指
3、南院校长掌校不当由来已久 近来风波非源于祝、何恩怨 ——10年前一群南院教职员呈給董事会函件揭露的事实
4、南院隐瞒薪金级别表引起不满 陈定远呈辞三个月前撰文批评
5、何启良对祝家华作出的9项指责 南方大学学院必须公布调查报告
6、南方大学学院的改革与沉沦
7、何启良不获南院续约 与其批马华言论有关
8、我国华社必须严正对待何启良对祝家华的指控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