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July 2016

南方大学学院辞职潮第N波 多位教职员继陈定远后离职

南方大学学院辞职潮第N波
多位教职员继陈定远后离职

作者:童美伦

南方大学学院不能留住老师和职员已经是大家知道的事实,“只要奴才,不要人才”,路人皆知。根据《人民之友》网站报导,10年前(即2006年)一群关爱南方学院教职员联名向南方学院董事会提诉求的文件里,就有“请爱惜人才”的沉痛诉求。文件说:“祝家华院长上台后,人事便开始失调,离职率居高不下。离开的上至资深的主任职员,下至那些尚未正式投入岗位的新血。我们希望董事会能正视这事件,教职员的离职不是因为承受不了工作压力,也不是因为计较薪酬的多寡,而是在执行决策时,受到干扰,以及不合理的对待。”南院离职率偏高的弊端维持了十年,2015年前副校长何启良指责祝家华9大恶行里,其中一项即是“对高级学术与行政人员离职毫无感觉。”随后陈定远教授在他那篇《南方大学学院必须公布调查报告》(也在《人民之友》网站刊登)文章里也侃然正色写道:“祝家华博士长校已超过十年,任期已经够长。这些年来,许多有志之士,在南院怀才不遇,发挥不出才干,相继离去,尤以这一年来为甚。师资缺乏,阵容衰败,南院已开始走下坡,主要是南院治校弊端诸多,董事会无为所致。”

南院教职员薪酬固然比不上公立学府,也比不上其它私人学院,但是不计薪酬而愿意投身服务的人才大有人在。张一龄《南方大学学院的改革与沉沦》一文就举例了蔡志礼(离职)、陈鹏翔(离职)、黄梅贵(离职)、何启良(离职)、陈定远(离职)、王润华、黄良日几人。但是,就如陈定远指出,南院薪金制度的缺失、不合理性、不规范性、随意性实在是超乎一般想像,我们没有理由要求一般的教职员没有条件去接受弊端极多的薪金制,于是许多中层的管理人员和老师都失望而去。除了薪酬,还有什么原因呢?参照以上的指控,答案只有一个:祝家华。

又传几位重量级教职员辞职

陈定远之后(2016年4月呈辞),最近又传来几位重量级的教职员辞职的消息。他们是Stephen Haxell、庄宴萍、余德林、陈金辉。

Stephen Charles Haxell是位来自英国的外籍全职老师,也是南院极为少数的洋老师。2009年来到南院担任会计与金融讲师。学校网站说:“他被委任为英国Teesside大学 3+0双连课程的主导与协调,负责与英国伙伴 的联系工作。这些年来在 他的细心主导下,英国Teesside3+0大学课程也成为了南方大学的旗舰课程之一。”他任职这么多年为什么会离开?据了解,他对管理层以及他本身看不到前景极度失望所致,如今他的离去,也留下了行政与教学真空。据知,南院已经停止了Teesside课程,招生人数也遭受到负面的影响。

差不多同时,企业与管理学院的庄宴萍老师也辞去了教学职位。庄老师是2015年“教学卓越奖”的得奖老师之一,教学投入,深受学生们爱戴。一位有经验、有爱心的好老师不能留住,是一间以教学为主的学院的极大损失,现在庄老师的课程是用临时老师(part-time)代替的。临时老师当然也有好老师,但是就投入服务程度来说,是远远不足的。另外两位年青、也是刚来不久的讲师黄集彬、Siti Suraya也辞职了。现在南院part-time老师和full-time老师差不多一样多,也常听到学生不满的投诉。其实老师辞职潮(从黄梅贵院长和简玉如副院长辞职后)对企业与管理学院(最大学院)影响最为严重。现在请来了一位据说有双博士学位的“代院长”,在学校网站阅读到他的履历,一篇学术论文也没有,也不知他的专长是什么,履历所写的全都是广告词。

到了5月,又传出余德林副教授离开的消息。余德林在南院已经任职约7年之久,曾任英文系主任,为翻译硕士班申请成功做出很大的贡献。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余德林一向与祝家华不和,和祝夫人冯白羽(也任教英文课程)更是水火不容,主要是他认为冯not qualified(没有资格)。他的离去,使到即将开课的翻译硕士班充满了阴影。据说该硕士班也没有学生报名。据报章报导,他已赴吉隆坡尊孔中学履职 (最新消息:余氏走马上任不足一个月即遭董事长革职——《人民之友》编者注)。

6月尾,刚上任只有约5个月的总行政长陈金辉博士也说“再见”。副校长何启良离开后,南院董事会决定不再聘请副校长,聘用陈金辉为“总行政长”(chief operating office),特别帮助校长“行政”(董事会还不断构思如何扶助“阿斗” ——校长室已经设有“策略发展部总监”一职,现在又来一个“总行政长”),2016年2月就任,现在6月就辞职了。其中原因是什么?外人不好猜疑,但是百思莫解之余,与上司似乎有关吧。

这期间,艺术与设计学院也遭遇到讲师辞职事件: 有两位来自中东的讲师不到半年也呈辞了(其中一位是Dr. Mohammad Tirani Asadallah)。

两年来辞职教职员的粗略统计

以下是2014年到现在辞职的南院教职员粗略的统计(只限高级行政人员和讲师):

辞职年份、月份职员职位单位
1.2014年8月林纬毅教授中文系 (任职只3个月)
2.2014年12月陈鹏翔教授社会与人文学院院长
3.2014年12月Ms Gan主任财政部主任
4.2015年8月王华德主任招生处主任
5.2015年8月蔡志礼副教授中文系主任,艺术设计系院长
6.2015年12月Puan Nadia讲师马来文系主任
7.2015年11月简玉如助理教授企业与管理学院副院长
8.2015年12月何启良教授副校长
9.2016年1月黄梅贵教授企业与管理学院院长
10.2016年2月孙彦彬讲师、主任新媒体中心主任,《今日南方》主编
11.2016年3月罗健宏策划主任文物馆策划主任
12.2016年3月Stephen Charles Haxell讲师企业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
13.2016年4月陈定远教授企业与管理学院教授
14.2016年4月Dr. Mohammad Tirani Asadallah讲师艺术与设计学院
15.2016年5月庄宴萍讲师企业与管理学院(曾获2014年最佳老师奖)
16.2016年5月黄集彬、Siti Suraya讲师企业与管理学院
17.2016年6月余德林副教授英文系、翻译硕士班负责人
18.2016年6月陈金辉博士总行政长(只上任三个月)
此份列表只限于笔者所能收集到的资料,也只限于讲师和高级行政人员,至于中级管理人员,如学院秘书、部门行政助理(尤其是校长室秘书),辞职人数也非常严重,如2016年的招生与入学处,人事流动率是83%(现在6位职员,只有一位是旧人)。

小结

十年前一群南院教职员以极为沉痛的心情写了“请为南院疗伤止痛”的投诉信,结果是一个一个被清算。十年后何启良站出来举报祝家华种种恶行,被南院董事会提控。陈定远继续直陈利害,严厉斥责南院的薪金制和窝藏弊端的董事会。《人民之友》刊登平面媒体不敢刊登的言论,揭发包庇,维持正义之声。如今南院教职员辞职潮已经是第N波了。这批以张文强为首而不思改革的南院董事,这位人称“草包”、“惟命是从”的校长,几时才愿意放南院一条生路?



其他相关文章链接:
1、何启良不获南院续约 与其批马华言论有关
2、我国华社必须严正对待何启良对祝家华的指控
3、南院隐瞒薪金级别表引起不满 陈定远呈辞三个月前撰文批评
4、何启良陈定远两博士撰文 谈假博士、假教授有所指
5、南院事件没有“落幕” 一名学者透露“消息”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