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9 July 2016

马来西亚在南海课题上 坚持“安全地玩”路线

马来西亚在南海课题上
坚持“安全地玩”路线

原标题:马来西亚如何在南海闷声发大财?
作者 / 来源:边驿卒 / 《凤凰资讯》“凤凰聚焦”

2015年8月,中国外长王毅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同马来西亚外长阿尼法举行会谈。

图中红框处为巴生港
3日,马来西亚交通部长廖中莱表示,马方计划与中国合资建设巴生第三港口,他说:“由于70%至80%航经马六甲海峡的船只的目的地是中国,所以马国交通部希望中国参与该港口计划。”

目前两国正在就项目可行性进行商讨。

值得注意的是,马来西亚也是南海主权的声索国,但是长期以来,一直坚持“安全地玩”路线,即综合运用外交、法律、安全和经济措施保证对南海领土主张的同时,确保维持与中国的安全关系。基于这一路线,马来西亚通过联合开发协议,实现了自己的经济利益。

1978年马来西亚派一支小型舰队到南沙群岛南端的部分岛礁来活动,并树立“主权碑”。1979年马来西亚出版新地图,将12个岛礁和南沙27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划入其版图。

它们分别是柏礁、安波沙洲、南海礁、司令礁、光星仔礁、弹丸礁、皇路礁、光星礁、南通礁、榆亚暗沙、簸箕礁、北康暗沙、南康暗沙。

北康暗沙、南康暗沙、曾母暗沙都位于九段线内
1980年马来西亚政府宣布200海里专属经济区。马来西亚政府认为,南沙群岛位于马来西亚的大陆架上,其主权符合1958年《日内瓦公约》和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我国(指中国——《人民之友》编者注)最南端的曾母暗沙被马来西亚划入专属经济区内。

马来西亚的南海利益:石油、航道、中国

作为东盟的第二大油气生产国兼世界第三大天然气出口国,马来西亚的大部分油气资源来自南海。油气产业构成马来西亚政府年收入的1/3,而其中有多个油田和平台就位于中国的九段线内。

此外,南海是一条贸易、航运的重要通道,世界贸易总量的1/3从这里通过。由此导致自由贸易、安全和海上交通线以及整体区域秩序对于马来西亚一类的贸易和航海国家具有重要意义。大马贸易相对于国民生产总值的比率超过150%,其中95%属于海上贸易。

通行南海的货船
另外,与中国维持强大的双边关系也是马来西亚重大利益之一。目前,中国也是马来西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兼东盟以外最大的旅游者来源地市场。这意味着,马来西亚将与中国的关系放在国家的中心议题之中。

基于以上逻辑,马来西亚始终强调所有的南海主权要求国必须和平解决争议,避免武力,因此奉行一条务实的路线,被学者形容为“安全地玩”。

马来西亚如何在南海“安全地玩”?

在外交方面,马来西亚从2009年以来就试图通过积极管控马中双边关系,同时运用区域组织和机制确保利益的外交工作方式。一方面,马来西亚严格控制南海上涉及中国的事件,同时期待与北京沟通。

马方相信,刺激民族主义将限制政府的策略选项,并且损害双边关系。

马来西亚学者埃利娜•努尔谈到:这是政府刻意的政策,也是因为外交和国防课题在马来西亚常常被视为精英课题,普通人并不关心这些高层战略级问题。大马政府对南海问题非常低调的原因是,媒体报道此事、民族主义情绪被煽动对外交关系没有好处,因为原本不知道这一争端的人们可能会因此而过于情绪化,以致不能好好了解。

另外,马方也在私下与其他东盟国家缩小分歧,并呼吁加速制定具有约束力的南海行为准则。

在法律方面,马来西亚谨慎选择进行领土主张的方法,拒绝刺激中国。虽然美国和菲律宾一再劝说,马来西亚仍然无意公开支持菲律宾提起的仲裁。

在主权争议的背景下,中马两国在争议水域的相遇就显得非常微妙。

一方面,马来西亚加强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并推动与美国的情报合作,但同时又避免采取攻击性举动,马来西亚还建立了旨在阻止升级的各种机制,包括在舰船接触时,部署数量比中国少一艘,所谓“少一艘路线”。马来西亚还继续通过增加防务磋商和信心建设措施,改善与中国的安全关系。

在这样的背景下,双方对于争端的管控一直处在良性的状态。

2015年6月3日,据马来西亚媒体《婆罗洲邮报》报道,中国海警船1123号在琼台礁附近海域(南康暗沙和北康暗沙)与马来西亚海军与海事执法局舰机对峙。

马来西亚方面拍摄的中国海警船1123号
今年2月13日,据马来西亚《东方日报》报道,马来西亚国防部部长希沙姆丁确认中国的一艘巡逻船停靠在沙捞越北部美里海岸84海里的南康暗沙海域外,并称“马国寻求外交途径解决问题”。当然,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南海局势升温,目前马来西亚国内也出现了一些反对声音。

马来西亚在安全上秉持这一态度,一方面与马来西亚海军兵力不足有关,另一方面,马来西亚也要面对诸如海盗、走私、绑架、恐怖主义、违法捕鱼等问题,另外其邻国印尼和菲律宾也常常进入争议海域,实在是捉襟见肘。
总体来说,在这样的政策基调下,马来西亚得以闷声发大财,与菲律宾形成了鲜明对比。南海部分产量最佳的石油地储备位于马来西亚沙巴州和沙捞越州离岸,属于马属婆罗洲。

这些油气板块提供了马来西亚政府收入的1/3。而且作为一个典型的海洋国家,海洋经济在大马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是实现“2020 宏愿”国家工业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出口石油的70%来自南沙海域。

马来西亚油气田分布
在这样的背景下,马来西亚与国际石油公司合作,扩大自己的经济利益。比如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与壳牌、埃克森美孚等国际石油公司一起合作,在南海开采碳氢产品。2014年,这些公司组成的国际能源联盟还获得了重大勘探发现。

2011年,马来西亚提出在争端解决前通过成立特设机构实现共同开发、资源共享的建议。这也是其南海政策和平、务实和积极特点的具体体现。

此外,马来西亚“闷声发大财”还表现在,马来西亚在和文莱于2009年3月曾通过换文谋求解决其海洋和陆地边境争议。双方最终同意在两个地块联合开发石油和天然气。2011年仍存在岛屿主权争议的马来西亚和印尼已经在2011年1月初就合作勘探靠近南沙群岛的婆罗洲西海岸海域油气的计划达成共识,两国运用双方的经济资源,进行互补互利的合作计划。

这一模式是否会应用在中马关系中,不得而知。

马来西亚立场:南海问题引发的争端不应超过外交范畴

作为东盟的创始成员国之一,马来西亚一直努力缩小与其他国家在南海问题的分歧,同时也希呼吁各国保持南海局势稳定。

2009年,美国“重返”东南亚,马来西亚等国对此表示欢迎,但在南海局势日益紧张之后,也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2011年6月,在南海各国频繁举行军事演习以试图巩固各自在南海的权益之时,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哈米迪在东盟国防部长会议上提出了解决南沙争端的四条建议: (1)争端国家需要加强双边会晤以寻求解决方法,避免发生无益于各方的军事危机;(2)举办多边对话;(3)进行联合探测以开发南海海底的油气资源;(4)在需要的时候,涉及南沙争端的东盟成员国以股权参与的形式共同成立一家企业性质的特设机构。

马来西亚认为,虽然南沙争端是一个由主权声索重叠引起的复杂问题,但由此引发的争论或争端都不应该超越外交的范畴,而应该以《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为解决问题的依据,对话和协商则是最好的外交途径。

这种现实的态度,不啻为一种政治智慧的体现。

[参考资料]

  • 普拉善斯·帕拉米斯瓦兰著,随缘 译《安全地玩:马来西亚的南海路线和对美国的预示》
  • 龚晓辉著《2011年马来西亚南海政策分析》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