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5 July 2016

发表“南海属中国”遭挞伐 名嘴丘光耀宣布退出行动党

发表“南海属中国”遭挞伐
名嘴丘光耀宣布退出行动党

7月14日宣布退出民主行动党的丘光耀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昨日(7月14日)《当今大马》在下午2时左右爆出消息:民主行动党名嘴丘光耀在其面子书上,评论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周二(7月12日)关于南中国海争端的仲裁结果,发表了“南海是中国的!不要因为反共而反华。”的见解,因此遭受许多人(从报导上看,主要是党领袖)的挞伐和批评。

同日晚上10时左右,《当今大马》爆出消息:丘光耀在其面子书上,宣布退出民主行动党。他写道:“为了民主行动党的big picture(大局),我决定从即日起,退党。” 、“政敌不断放大及扭曲他的言论,为行动党及支持者带来困扰。” 、“这让林吉祥困扰,让一些不认同我演讲风格和某些政治观点的领袖困扰 ……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些困扰,我相信退党是最好的选择。”

丘光耀1970年出生于霹雳安顺。他早在19岁那年(也就是他在尊孔中学毕业之后1年的1989年)就加入民主行动党并积极活动,从受委为社会主义青年团全国社会与文化秘书开始,担任过林吉祥政治秘书,直到1999年至2002年期间担任社会主义青年团总秘书,兼任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和党机关报——《火箭报》华文版主编。2005年考获香港中文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历史学专业)。他是一名具有政治和社会运动经验的历史学博士。

丘光耀对南海课题的立场和观点是毫不掩饰的,也是清楚明白的。他回答《当今大马》询问,这么说:“我作为历史学博士,我有自己的史观来看待南海问题。我个人的观点,不代表行动党观点。我从地缘政治学的角度来理解美国鹰派和日本极右翼在菲律宾幕后的角色。”他还说:“历史学者不能狭隘地单从爱国主义出发来看待问题,我们应该从维护全球和区域和平的高度来看理解和解决争议。”

我们相信:丘光耀对南海课题的立场和观点,不仅会得到国内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的认同和支持,也一定会得到维护全球和区域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赞许和欣赏;民主行动党如何对待南海课题,以及如何处理丘光耀和党领袖在南海课题上的意见分歧包括丘光耀宣布退党的行动,将是国内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以及维护全球和区域和平的国家和人民所密切关注的问题。

以下是《当今大马》昨日刊出的两篇相关报导(首篇的第二行标题和林吉祥照片为《人民之友》所添加)和丘光耀宣布退党的面子书全文——



丘光耀宣布退出行动党
以免为行动党带来困扰

作者 / 来源:《当今大马》

【发表于 2016年7月14日 晚上9点45分 更新于 2016年7月14日 晚上10点32分】


行动党“名嘴”丘光耀近来因南海课题再惹争议(见以下另一篇报导),他今晚在面子书宣布退出行动党,以免为行动党带来困扰。

丘光耀今晚9点在其面子书发文,宣布退党。

“为了民主行动党的big picture(大局),我决定从即日起,退党。”

政敌放大言论

丘光耀指出,政敌不断放大及扭曲他的言论,为行动党及支持者带来困扰。

现年76岁的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
“我的政敌,一直以来不断放大、扭曲我的言论和影响力,并将我个人的政治观点,说成是行动党的官方立场,这给予我的党、同志们以及支持者带来困扰。

“政敌不断叫嚣要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对付我,要行动党开除我,施压行动党各个支部不再请我演讲,要行动党和我切割……”

“这让林吉祥困扰,让一些不认同我演讲风格和某些政治观点的领袖困扰,这些,我都知道……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些困扰,我相信退党是最好的选择。”

没人施压退党

他也强调,没人施压他退党,他也感谢行动党多年来的支持,指荣耀皆归行动党,耻辱归于他。

“没有行动党,我什么都不是。如果大家认为我曾经为行动党的选战发挥过积极作用,这些荣耀一律归行动党。如果大家认为我为行动党带来什么消极作用,这些耻辱,一律归丘光耀。”

“你们记得我超人也好,忘记我超人也罢,这一切都不再重要,若行动党认为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联系我,不然,也没有关系!

“我捍卫我的言论自由,我也维护行动党的选举利益。我不会将自己说过的话,用“被骇客”或Palsu(虚假)来狡辩,这就是我。”

19岁入行动党

丘光耀指出,他于19岁就加入行动党,即1989年。从在总部当剪报员开始,在2010年取得历史学博士归国后,积极参与行动党助选工作,但对竞选国州议席皆没有兴趣。

“自从2010年回到行动党参与助选工作以来,我未曾考虑过个人的仕途,也一再公开表示对竞选国州议席没有兴趣。”

“从505到安顺补选,我都一直推辞不当候选人,我认为我以巡回全国ceramah的方式,来协助党同志(候选人)拉抬选情,掀起“改朝换代”的海啸,才是我奉献给大马民主改革运动的最有效方式。”

“在党内选举也一样,我从不参加支部活动,支部的常年会议我也缺席,以免让有心人过度揣测我的政治动向。”



   高呼“南海是中国的”
丘光耀 再次卷入争议

作者 / 来源:《当今大马》

【发表于 2016年7月14日 下午1点36分 更新于 2016年7月14日 下午2点3分】


行动党“名嘴”丘光耀再惹争议,这一回他因为高呼“南海是中国的”,而引起许多人挞伐与批评。

这起争议源于丘光耀昨日在面子书上,评论国际仲裁庭周二对南中国海争端的仲裁结果。

他写道:“南海是中国的!不要因为反共而反华。”


赛沙迪斥“超级笨”

这篇贴文引来许多网民留言批评。亲马哈迪青年组织“挑战者”发言人赛沙迪(Syed Saddiq Abdul Rahman)也发文告狠批,丘光耀“超级笨”。

“行动党应该马上对付这个超级笨的‘超人’。他这番没有根据、不爱国与失败主义的言论,损害马来西亚在这些争议岛屿的主权。”

赛沙迪(左图)说,丘光耀的言论,已破坏马来西亚军人、外交官、律师与官员维护我国主权的努力。

他也趁机挑起丘光耀2个月前的“干马来人论”争议。

“作为一名关心我国主权的马来西亚人,这番没有根据与毫不爱国的言论,深深激怒我,而发言者正是两个月前声称要‘干马来人’的人。”

丘光耀在砂州选举期间疑似发表种族论述,引起议论纷纷。不过,丘光耀当时声称,其言论遭到国阵网路枪手断章取义。

丘强调仅是个人观点

针对最新的争议,丘光耀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捍卫自己的看法。但他强调,这只是他的个人意见,并不代表行动党的立场。

“我作为历史学博士,我有自己的史观来看待南海问题。我个人的观点,不代表行动党观点。我从地缘政治学的角度来理解美国鹰派和日本极右翼在菲律宾幕后的角色。”

“历史学者不能狭隘地单从爱国主义出发来看待问题,我们应该从维护全球和区域和平的高度来看理解和解决争议。”

郭素沁反对纪律对付

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受询时说,丘光耀的言论让她深感意外。不过,她维护丘光耀发表意见的权利,并认为行动党无需纪律对付丘光耀。

“如果赛沙迪提倡言论自由,那么现在大家有主见的时候,为何他要行动党对付普通党员?丘光耀是以个人身份发言,我们没有授权他出任外交事务发言人,所以他在面子书讲些什么,由得他。”

“难道党员讲任何一句话,党都要对党员采取行动?那这个党岂不是成为一言堂?”

郭素沁补充,不同的看法应该要尊重,而不需要纪律行动对付。

她说,任何人提出看法,都有其立场与空间。

刘镇东不苟同丘光耀

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左图)则在面子书专页贴文不点名回应。他阐明,无法苟同“南海属中国”的说法。

“……不管我们用中文还是其他语文表达,我们都要以马来西亚的角度,以社会正义与进步的普世价值看待各种问题。”

“南中国海(中国称为‘南海’),就像其他国防、外交议题,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煽情地处理。翻看中文报章,看到许多直接照搬中国报章的文章,对提升我们的社会的认识没有助益。马来西亚中文媒体,需要更多以马来西亚和东南亚的角度提出见解的讨论。”

“我们需要更多像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和REFSA高级研究员蓝中华这样,不尽然同意马来西亚政府的角度,但是代表着针对南中国海问题进步的马来西亚视角。”

“至少我们要清楚,南中国海是分隔西马和东马的海域,也是许多讨海吃饭的马来西亚人重要的生活依据,马来西亚也是重要的声索国之一。”

刘镇东说,很多华裔受到中国媒体的影响,容易陷入从中国角度看问题。

不过他强调,身为进步的政治领袖的责任,是带领华裔从马来西亚公民的角度看世界,以普世价值作为批判的理据和基础。

“也因此,我们不能苟同‘南海属中国’的说法,这样的言论,在1993年不恰当,2016年也不恰当。”



丘光耀宣布“退出民主行动党”
7月14日张贴的面子书全文


以下是丘光耀7月14日晚宣布从即日起退出民主行动党的面子书全文——

为了民主行动党的big picture,我决定从即日起,退党。

我认为这是一个解脱!

自从2010年回到行动党参与助选工作以来,我未曾考虑过个人的仕途,也一再公开表示对竞选国州议席没有兴趣。

从505到安顺补选,我都一直推辞不当候选人,我认为我以巡回全国ceramah的方式,来协助党同志(候选人)拉抬选情,掀起“改朝换代”的海啸,才是我奉献给大马民主改革运动的最有效方式。

在党内选举也一样,我从不参加支部活动,支部的常年会议我也缺席,以免让有心人过度揣测我的政治动向。

我今年开始到槟城负责筹办和管理亚洲漫画文化馆,也三番四次公开或私下表达我对槟城行动党政治没有兴趣。我的兴趣是漫画,我只想要搞好一间专业的漫画博物馆。

但我的政敌,一直以来不断放大、扭曲我的言论和影响力,并将我个人的政治观点,说成是行动党的官方立场,这给予我的党、同志们以及支持者带来困扰。

政敌不断叫嚣要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对付我,要行动党开除我,施压行动党各个支部不再请我演讲,要行动党和我切割......这让林吉祥困扰,让一些不认同我演讲风格和某些政治观点的领袖困扰,这些,我都知道。

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些困扰,我相信退党是最好的选择。

我捍卫我的言论自由,我也维护行动党的选举利益。我不会将自己说过的话,用“被骇客”或Palsu来狡辩,这就是我。

最后,我要感谢行动党一直给予我的栽培和包容,尤其是林吉祥,我从19岁参加行动党,在总部当剪报员,画漫画,学写文告,练习演讲,到成为历史学博士和所谓的“超人”,这一切都是行动党给予我的机会。

没有行动党,我什么都不是。如果大家认为我曾经为行动党的选战发挥过积极作用,这些荣耀一律归行动党。如果大家认为我为行动党带来什么消极作用,这些耻辱,一律归丘光耀。

行动党没有任何人施压要我退党,一切都是我个人的选择,谢谢行动党,谢谢大家的理解!

你们记得我超人也好,忘记我超人也罢,这一切都不再重要,若行动党认为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联系我,不然,也没有关系!

最后再说一句,同志们,加油!国阵尚未断气,斗争不要放弃!

有缘再会!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