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4 July 2016

南海仲裁中被忽略的细节:菲律宾总统的微妙反应

南海仲裁中被忽略的细节
:菲律宾总统的微妙反应

作者/来源:海森崴 (独立评论员)/《东网》(香港)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对南海仲裁结果的微妙反应,揭示了后仲裁时期的南海之争,已由中菲之争变成中美的明刀明枪之争,局面将会更加波谲云诡。
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已由暗走向明,与中国正面交锋,虽然没有菲律宾,但美国正积极拉拢越南、印尼,未来的南海局势只会更加兵凶势危。

位于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於7月12日就菲律宾提出的南海仲裁案作出裁决,传媒均聚焦於早已知道的裁决结果,忽略了一个重要细节,就是菲律宾总统的反应。 菲律宾总统微妙的反应,揭示了后仲裁时期的南海之争,已由中菲之争变成中美的明刀明枪之争,局面将会更加波谲云诡。

仲裁结果公布后,菲律宾官方异常低调,仅外交部长回应事件:”菲律宾强烈表示对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尊重,这个里程碑式的决定能够为解决南中国海争端提供帮助。我们的专家正在慎重、全面地解读有关裁决。与此同时,我们呼吁各方采取克制、清醒的态度”。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两天来还没有回应裁决。如果换作前任总统阿基诺三世,相信早已跳出来大放阙词,举国庆祝。

在对华态度上,杜特尔特与前任总统阿基诺三世明显有著很大差异。

杜特尔特有华人血统,其外祖母是华人,他与菲律宾的华人亦关系密切,在菲律宾南部的华人商界有许多朋友,其身边全权打点事务的重要亲信都是华人。他的搭档、 副总统林丽妮,是在菲律宾政坛颇具声望的前内政部长林炳智的遗孀,林炳智是福建省晋江市金塘乡雁塔林氏第十九世裔孙。晋江乡亲日前才举行大型庆祝活动,祝 贺这位福建媳妇当选菲律宾副总统。

菲律宾新一届领导层有著浓厚的华裔色彩,倾向亲华是可以预见的。据了解,在杜特尔特竞选总统时,中国早已给予不少帮助。当菲律宾大选点票结果出来后,中国外事系统人员亦大为鼓舞,认为中菲之间的关系终可舒一口气。

杜特尔特在竞选时就曾说,只要中国愿替菲律宾修建铁路,他任内就绝口不提南海争议。据悉,6月下旬,杜特尔杜与菲律宾商界人士会面时透露,中国驻菲律宾大使赵鉴华告知,北京愿在两年内替菲律宾修建一条从马尼拉到克拉克的铁路。7月7日,南海仲裁裁决前,赵鉴华前往马拉卡南宫(菲律宾总统府)拜晤杜特尔特。

杜特尔特迄今仍没有回应南海仲裁结果,似乎是遵守了他不提南海争议的承诺。中国为菲律宾兴建的铁路,不妨拭目以待。

面对南海仲裁的结果,中国的反应亦异常温和,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回应有关裁决时,除了重申中国不接受仲裁裁决的一贯立场外,亦表明”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 坚定致力於维护南海和平稳定,致力於同直接有关的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议。”

习近平的温和的回应与杜特尔特的不回应,似乎有着几分默契。

未来中菲两国相信将越走越近,南海问题不再是两国的火头。但是,南海紧张的局势并不会因此而缓和,因为美国已透过其傀儡阿基诺三世领得了干预南海的通行证。 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之仲裁其实不是为菲律宾而作,而是为美国而作。未来美国必然会利用仲裁结果,质疑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声明,不断派出战机、军舰挑衅中方接 近中国声称拥有主权的岛礁,试探中国的底线。

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已由暗走向明,与中国正面交锋,虽然没有菲律宾,但美国正积极拉拢越南、印尼,未来的南海局势只会更加兵凶势危。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发表对国内政局看法
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
英文版已于10月26日贴出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2018年9月9日是人民之友成立17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在这一天发表了一篇题为< 联合起来,坚持真正的民主改革! 丢掉幻想,阻止马哈迪主义复辟!>的文章作为纪念。

我们一如既往选择在这一个对我们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对我国当前阶段(大选后新政府上台)的政治局势发表一些意见,与为推动我国和世界民主人权运动而奋斗的同道们,互相交流。

为了面向国内不谙华文的广大非华裔群体,也为了让我们对当前阶段的政治局势的意见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开去,工委会决定尽快把这篇纪念文章先后翻译成马来文和英文。马来文版已于9月23日刊出。英文版也已于10月26日贴出。点击以下链接即可阅读——



此外,现居新加坡的庄明湖已将他在《人民之友》发表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左派工运问题探索》(正篇)一文的英文译稿传送到编辑部,因原文中所述人物的姓名或者是党团工会组织的全称或简称,在译文中尚未解决或有待查证,需要一些时日来完成——人民之友工委都是自愿挤出时间来进行工作的,因而无法很快完成。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9月30日刊出,为我们的17周年纪念增添光彩!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庄文所述的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工运遭遇问题(除了遭受来自外部的镇压,还要遭遇来自内部的破坏)的见解,或许能为一些读者(特别是不谙华文和不懂新马历史的读者)思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运动在当前阶段面临马哈迪主义复辟的问题,提供一个历史殷鉴,或者是一个新的启示。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