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nniversary.PNG

人民之友16周年纪念,针对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发表专题文章,供给我国民间组织和民主人士参考,并接受我国各族人民民主改革实践检验。

 photo 2017.png

人民之友恭祝各界2017新年进步、万事如意!

 photo 2014-03-08KajangByElectionPC.jpg

2014年加影州议席补选诉求 / Tuntutan-tuntutan Pilihan Raya Kecil Kajang 2014

 photo ForumKrisisPerkataanAllah.jpg

“阿拉风波•宪法权利•宗教自由”论坛 / Forum "Krisis perkataan Allah • Hak berperlembagaan • Kebebasan beragama"

 photo LimChinSiongampArticle.jpg

林清祥《答问》遗稿片段

 photo 513StudentMovement.jpg

新加坡“5•13学生运动” 有/没有马共领导的争论【之一】与【之二】

 photo the-new-phase-of-democratic-reform-reject-state-islamization.jpg

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 / The New Phase of Democratic Reform in Malaysia / Fasa Baru Reformasi Demokratik di Malaysia

 photo Bannerv2blue_small.jpg

 photo Banner%2BForum.jpg

 photo Banner_WorkReport2016.jpg

人民之友为庆祝15周年(2001—2016)纪念,在2016年9月上旬发表了最近5年(2011—2016)工作报告(华、巫、英3种语文),并在9月25日在新山举办一场主题为“认清斗争敌友,埋葬巫统霸权”的论坛。

Friday, 29 July 2016

美国新加坡海军联演 宙斯盾舰在南海开火

美国新加坡海军联演
宙斯盾舰在南海开火

来源:观察者网 综合新华社、联合早报等消息

美国海军DDG-63史塔森号驱逐舰演习中在南海开火

7月19日,美国与新加坡海军开始大规模联合军演,代号“联合备战与训练”(Cooperation Afloat Readiness and Training Exercise,下简称CARAT演习)。演习将持续约两周时间。

7月24日,美国海军DDG-63史塔森号驱逐舰在演习中使用舰炮攻击水面目标,该舰属阿利·伯克级,当时正在中国南海航行。

美国海军DDG-63史塔森号驱逐舰属阿利·伯克级,是至今世界上顶尖的驱逐舰之一,配备了神盾战斗系统,主要任务要求为协同战斗作战群的防空作战。

DDG-63长期在太平洋活动。2014年,曾与DDG-56、DDG-100在中国南海海域挂“海盗旗”编队航行。2015年,该舰曾访问青岛。

7月22日,美国海军DDG-85麦坎贝尔号导弹驱逐舰在中国南海举行登舰搜索演习,一架海鹰直升机正准备在该舰甲板上降落。

美国、新加坡海军“CARAT演习”已第22年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7月19日报道,CARAT演习系美国和新加坡海军双边年度例行军事演习,迈入第22年的CARAT军演将首次展开名为“舰艇反潜战 备战 /  效率评估”( Ship Anti-submarine Warfare Readiness and Effectiveness Measurement,简称SHAREM)的高难度演习。这项演习将考验军舰与军机侦测与追踪潜水艇的能力,并在过程中促进两国海军战术交流。此外, 美、新海军也将展开军事法、宇航和医疗等方面的交流。

新加坡海军舰队司令柳俊泓准将同美国西太平洋后勤群指挥部/第73特遣队指挥官赫尔利(Brian Hurley)少将19日上午在樟宜海军基地主持演习开幕仪式。

美国海军赫尔利少将与新加坡海军舰队司令柳俊泓准将

柳俊泓说:“深入持久的防务关系须持续不断地培养和加强。CARAT新加坡军演对新加坡和美国仍具专业益处。” 

赫尔利将新美军事关系形容为“持久伙伴关系”,并指出:“经历时间考验的伙伴关系是重要的,因为当紧急或意外事故发生时,我们都希望同我们熟悉并赢得我们的信任的人在海上共同展开行动。” 

专家:美国海军在南海频繁军演,搅动不安局势

另据新华社7月19日报道,中国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当天表示,美国等国家近期以维护“航行自由”为借口在南海频繁举行军事演习,事实上却是在搅动不安局势,南海不存在“航行自由”问题。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主办的“南海问题与区域合作发展高端智库学术研讨会”18日在新加坡举行。张军社在19日举行的记者会上回答外国记者提问 时说,美国和日本近期以维护所谓“航行自由”为借口,频繁在南海举行军演。但实际上,每年大约有10万艘船舶通过南海,从来没有国家申诉商船航行受到影 响,所谓“航行自由”从来不是问题。

张军社表示,美国和日本以及其他国家的军事演习具有极大挑衅性,对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没有积极意义,反而会搅乱局势,希望这些国家停止此类军演。

张军社还说,南海问题是中国与菲律宾等相关方之间的问题,不是美国、日本等域外国家的问题。“美国多次表示,在南海问题上不选边、不站队,我们希望美国能信守承诺,不要继续搅动不安局势。” 

他指出,英国近期发布报告,披露伊拉克并不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揭穿美、英发动伊拉克战争的自私目的。部分西方国家对叙利亚、伊拉克等中东国家的动乱局势负有责任,这些事实表明跟随西方国家起哄、闹事的严重后果。

“从近期的南海仲裁案可以看出,域外国家幕后操纵,根本目的是打乱中国和相关国家的发展进程,他们的做法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张军社说,“南海动乱不符合中国和其他相关方的利益。域外国家可以拍屁股走人,但后果将由域内国家承担。”

(观察者网综合新华社、联合早报、美国海军科技网等消息) 

Monday, 25 July 2016

《砂拉越报告》全球独家新闻: 涉嫌比尔卡勇谋杀案 种植集团老板被通缉 / Plantation Boss Wanted Over Bill Kayong Murder - WORLD EXCLUSIVE By SARAWAK REPORT

《砂拉越报告》全球独家新闻 –
涉嫌比尔卡勇谋杀案
种植集团老板被通缉

作者 / 来源:《砂拉越报告》7月16日报道
华文译者: 朱信健、陈添平

命案主谋嫌犯李志坚                     命案死者比尔卡勇

通缉拿督李志坚(Dato’ Lee Chee Kiang,译音)

在马来西亚,极少有人敢直呼拿督李志坚(Dato’ Lee Chee Kiang,译音)的名字,因为他与政治(人物)有良好关系。

但是,我们可以发现一张控状指名李志坚涉嫌唆使谋杀一名维护原住民土地权的英雄 ——比尔卡勇(Bill Kayong)。在同一张控状底下执行夺命枪杀任务的其他嫌犯已经遭到逮捕。

比尔卡勇被发现死于自己的汽车内,地点就在美里的一处交通灯处。相信大约在发生枪杀案的时候,李志坚已经逃离砂拉越远赴澳洲。一项通缉李志坚的红色警报已经发出,当局至今仍然没有发布公告。我们要问澳洲警方是否知道,一名被通缉涉嫌枪杀案的马来西亚人仍在潜逃,相信是(匿藏)在澳洲境内?

上星期枪杀比尔卡勇的被告和李昌隆(Lie Chang Loon,译音)一起被带上法庭。起诉李昌隆的控状书这么写道:

“.......你和李志坚(身份证号码:710816-13-5079)以及正在潜逃的其他人.......唆使一名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 Pauzi).......执行谋杀比尔卡勇(Bill Kayong)的行动.......”

上图所示,提呈法庭的控状上,李昌隆(Lie Chang Loon,译音)被指名为谋杀比尔卡勇的教唆犯。

对同发种植有限公司(Tung Huat Plantation)的斗争

这宗砂拉越一位最著名维护原住民土地权的人物被谋杀案立即引起广泛怀疑,是跟州内木业黑帮政治有关。

公司注册资料显示,天猛公父亲(李旭同)与儿子(李志坚)是公司原始的董事 —— 注意:上图椭圆形红圈内的身份证号码与控状书内的相同。

李志坚是同发种植有限公司的董事和主要股东。事实上,同发种植有限公司的事件清楚反映征用土地的伐木或种植公司和高层政治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犯罪关系。这些高层政治人物对政府执行法律拥有不适当的影响力。

生活在该原住民习俗地的居民多年来多次入禀法庭,跟同发种植有限公司展开法律斗争。这些原住民得到维护原住民土地权的律师阿本瑞(Abun Sui)以及社运人士比尔卡勇的支持。他们两人都跟在野的人民公正党有联系,其中比尔卡勇曾是砂州议会选举的一名候选人。

在枪杀案发生不久前,天猛公李旭同(左)从人联党副主席李景胜手中接受延长他的天猛公的委任状。

另一方面,李志坚和国阵人联党有着密切的关系。纳吉在砂州选举时签署百万令吉的支票资助该党。

李志坚的父亲,同时也是公司董事之一的李旭同,即美里现任天猛公,众所周知和人联党关系密切。

人联党副主席、砂州旅游部(助理)部长李景胜在6月1日正式颁发天猛公任期延长委任状给李旭同,并公开祝贺天猛公,说他“为国阵政府取得社区的支持扮演关键角色”。

天猛公和他儿子都不仅是同发种植公司的董事,他们也都是公司的大股东。

公司注册资料显示,两父子是同发种植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他们也是美里政治界的权势人物。

尽管这父子俩扮演了如此显要的的公共角色,他们的同发种植有限公司所发生的以暴力对付原住民利益的捍卫者的事件,成为砂拉越近年来以暴力欺压胁迫社区的许多案件中最为恶劣的实例。自由砂拉越电台(Radio Free Sarawak)从2011年起就报导了这些事件,维护民权工作者也在此期间持续地表达了关注和忧虑。

村长在他的车子里被人用巴冷刀攻击(这事件发生在美里市中心)。

据知情人士透露,比尔卡勇和其他社运人士都收到过李志坚本人和据称他所雇用的黑帮人物所作的冷酷无情的口头威胁,经常在一天里收到近20通恐吓电话。

与此同时,同发尼亚种植公司针对其公司在双溪柏格立(Sungai Bekelit)的发展计划下受影响的当地伊班社区发动了一系列骇人听闻的暴力攻击。

在去年杪发生一宗几个黑帮人物在公路上以巴冷刀砍伤一名村长而后坐上一辆注册在同发种植公司的名下的车子逃逸的事件。

其他的一连串暴力事件,包括汽车被烧毁、房屋被掷燃烧弹,以及据报道黑帮人物多次到村里去恐吓设置路障的当地人。据报有的时候黑帮人物还特意驾车撞倒他们,导致他们因伤入院。

上图是自由砂拉越电台在去年11月27日星期五的报导

肆意犯罪却免受法律制裁?

地方领袖和社运人士申诉,尽管村民持续受到暴力对待,警方却依然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来保护他们(村民)的安全。

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 Pauzi)昨日被带上法庭

相反地,村民的代表律师发现同发种植有限公司竟然开始不断引发事端对付村民,并入禀法庭指控村民煽情滋事。

当地人民在有关当局长年累月没有执法,没有维持公共秩序的情况下被迫站稳立场。社运人士相信,这样过了多年后,同发种植有限公司的老板总结出他们可以任意犯罪而不受到惩罚。

至于逃亡嫌犯拿督李志坚,目前的控状显示,他认为他有办法恐吓这名反对其种植园的主要的政治鼓吹者,之后便发出指示执行那些恐吓行动。

共犯 ——根据控状,李昌隆雇用费德里行凶

据知情人士向《砂拉越报告》透露,由于警方之前未采取任何行动对付那些做出暴行并且和李志坚的公司有关的人士,李志坚已经开始到处物色当地的雇佣兵。

李志坚被指控通过李昌隆(遭扣留的二人的其中一人)枪杀比尔卡勇,而李昌隆则将此工作转包给莫哈末费德里(现在也遭逮捕及提控)

然而,当李昌隆和莫哈末费德里昨天被带上法庭及在这些罪名指控下还押候审时,得意洋洋的警方完全没有提到他们正在追捕的其他嫌犯的姓名。尽管地方性报章都有办法获得控状内的所有信息,他们却没有报道涉嫌这宗命案的主谋人物的姓名。

《婆罗洲邮报》仅敢以暗示的语言“一名拿督级的主谋人物正在潜逃”作出报道。 该报只以一句“李昌隆与仍在潜逃的Lee CK以及另外两人,被控唆使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进行谋杀社运分子”含糊地交代“神秘拿督”的身份。

与人联党的关系

快乐的日子不复再!在一次国阵的竞选活动中,人联党前主席陈华贵(Peter Chin)与嫌疑枪手莫哈末费德里(Mohd Fitri Pauzi)手臂与手臂相靠合照 !

更令人震惊的是,此案的嫌疑人 —— 李志坚与人联党及国阵的政治关系,让他在砂劳越境内继续得到庇护。有关当局甚至没将他列为涉及此凶杀案的主要嫌疑人。

与此同时,砂劳越报告取得了上述照片。照片里能清楚看到被指涉及此案的枪手,当时和人联党前任主席陈华贵在一个国阵举办的竞选活动里肩并肩站在一起。健壮魁梧的莫哈末费德里(Mohamad Fitri Pauzi),熟络的将手搭在这位政治领袖的肩上,显示他们之间关系匪浅。

比尔卡勇 ——一名著名的社运人士破坏了拥有密切政治关系的同发种植有限公司的经济利益。

这年轻的莫哈末费德里是否知晓,他协助铲除了一名有魅力且杰出,不过却挺身阻止人联党相关人士获取经济利益的反对派政治领袖,而这也许是砂劳越某种政治图谋的一环?

公司老板与政治人物有密切关系,警方不会对这个公司所犯罪行采取行动。是时候由砂拉越政府打破沉默,站出来对这个令人震惊的案件做出回应:指控这个跟政治人物有关联的公司所犯的罪行。

陈华贵也应该出面澄清人联党和同发种植有限公司的关系,特别是他本人或是其他人联党领袖是否持有该公司股份(或其代理人的股权和利益)?如果他们和该公司之间没任何关系,而当地居民是由人联党所代表,为何警方多年来对那些黑帮人物攻击或骚扰当地居民的活动束手无策?

最后,也别忘了深受迫害的砂拉越原住民。这些贪婪公司仗着当权者全力撑腰,肆意暴力恐吓砂拉越原住民和强硬夺取他们的土地。是时候让这一切都划下句点。

砂拉越首长阿德南曾声称他要求更多自主权。但事实上,这个州政府一直纵容这种不平的社会事件在这片土地上不断发生。试问,砂拉越原住民怎么可能期望他们的权益会得到这样一个更强的州政府更好的保护?

发生在美里此交通灯处的谋杀案结束了一场遭受暴力打击的社运,而有强大势力的主谋正在潜逃中!


Plantation Boss Wanted
Over Bill Kayong Murder
WORLD EXCLUSIVE
By SARAWAK REPORT
So politically well-connected is Dato’ Lee Chee Kiang that it seems that no one has so far dared to name him in Malaysia.

However, we can reveal that he is squarely cited in the charge sheets against others arrested over the fatal shooting of the land rights hero Bill Kayong, where he is named for having abetted the murder.

Lee is believed to have fled Sarawak for Australia at about the time Kayong was shot dead in his car at a traffic light in Miri, yet there has been no public notification so far that a Red Notice Alert has been issued for his arrest and we ask if the Australian police are aware that a wanted Malaysian suspected killer is at large and believed to be in their territory?

After all, the charge sheet against Lie Chang Loon who appeared in court last week together with the man accused of shooting Kayong plainly reads:

“..you together with Lee Chee Kiang (I.C. No.: 710816-13-5079) and other persons at large.. abetted one Mohamad Fitri Pauzi ..in the commission of murder of Bill Anak Kayong."

Named as an abettor in the murder of Bill Kayong in the charges laid against Lie Chang Loon.

Tung Huat Plantation Battle

The murder of one of Sarawak’s best known land rights figures was immediately widely suspected as being linked to the gangster timber politics of the state.

Temenggong father and son were the original Directors of the company – note the ID number matches the charge sheet above.

Indeed, the criminal nexus between land grabbing timber/plantation companies and top politicians, who hold undue influence over the forces of the law, has been perfectly illustrated in the case of Tung Huat Plantation, where Lee Chee Kiang is a Director and key shareholder.

For years native landowners have been locked in legal battles against the company, supported by land rights lawyer Abun Sui and campaigner Bill Kayong, who are both linked to the opposition PKR party – Kayong was a candidate at the state election.

Temenggong Lee (left) received his extension from SUPP Vice President just before the murder.

Lee Chee Kiang, on the other hand, is very closely linked to BN’s SUPP party, whose local election battles have been heavily financed by Najib personally (as million ringgit cheques signed by him at the general election bear testimony).

Lee’s father and fellow director, Lee Sie Tong, is none other than the present Temenggong of Miri, known to have close ties to the SUPP.

On June 1st that post was extended in a ceremony officiated by an SUPP Vice President, the Tourism Minister Lee Kim Shin, who openly congratulated Temenggong Lee for having “been instrumental in getting the community to support the Barisan Nasional (BN) government“.

Together with his son, the Temenggong is not only a Director of Tung Huat Plantation they are the major shareholders also.

Father and son – Major shareholders and directors of Tung Huat plantation, as well as movers and shakers in Miri politics.

Despite this prominent communal role the struggle involving Tung Huat has been one of the worst examples of violence and bullying towards local communities in recent years in Sarawak. Radio Free Sarawak has reported on the issue since 2011 and civil rights campaigners have raised ongoing major concerns throughout this period.

Tua Rumah (headman) was attacked with parangs in his car Central Miri.

Bill Kayong himself and other campaigners had received unrelenting verbal threats from Lee himself and gangsters allegedly paid by him for months, often receiving up to 20 phone calls a day, according to people close to the case.

Meanwhile, a series of appalling violent attacks had been launched against the local Iban community affected by the Tung Huat Niah Plantation in Sungai Bekelit.

In one incident late last year the headman was run off the road by gangsters, who were in a vehicle registered to the plantation company and slashed with a parang.

In a string of other incidents cars have been burnt out, houses firebombed and gangsters have been reported numerous times arriving at the village to intimidate locals who had mounted blockades. In some cases they were reported for deliberately running people over in their vehicles, landing them in hospital.

How Radio Free Sarawak reported the issue on Friday 27th November.

Impunity?

Yet, despite the unrelenting violence against villagers, local leaders and campaigners have complained that the police did precisely nothing to protect their safety.

Brought to court yesterday – Mohamad Fitri Pauzi.

To the contrary the villagers’ legal representatives found that instead the company had started mounting cases against them, denouncing them in the courts for incitement.

After months and years, during which local people were forced to stand their ground without the support of the forces of law and order, campaigners believe that the owners of Tung Huat Plantations ca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they could act with impunity.

And in the case of the fugitive Dato’ Lee Chee Kiang it appears from the present charges that he decided that he could threaten the main political campaigner against his plantation and then order that those threats be carried out.

Accomplice – Lie hired Fitri according to the charges.

Sarawak Report has been told by those with knowledge of the case that Lee Chee Kiang had started asking around for local mercenaries in the absence of any police action against the earlier outrages, which had plainly been carried out by those associated with his company.

It is alleged that Lee approached Lie Chang Loon (one of the two in custody), who in turn sub-contracted the shooting to Mohamad Fitri Pauzi (also now apprehended and charged).

Yet, when the two men were brought to court yesterday and remanded on these charges there was no mention by the jubilant police force of the names of the other suspects they are hunting. Nor did the local papers name the key suspect for commissioning the crime, although they too have had access to the charge sheet information.

All the Borneo Post dared hint was that “A Dato’ ‘Mastermind’ is on the run“!

“Lie was charged together with one Lee CK and two others still at large for abetting Mohamad Fitri in the commission of the murder of the activist”

was the only coy reference to the identity of the “mystery Dato’ from Borneo Post.

SUPP Connection

Happier days! Ex- SUPP Chief Peter Chin stands arm in arm together with the alleged shooter Mohd Fitri Pauzi (centre) on the BN campaign trail!

The shocking extent to which the SUPP/BN political connections of this suspected gangster, Lee Chee Kiang, continues to protect him in Sarawak could not be clearer than the failure to even name him as the prime suspect in this murder.

Meanwhile, Sarawak Report has obtained the above picture of the very man accused of pulling the trigger, earlier standing side by side with the former SUPP boss Peter Chin on the BN campaign trail. The tall and muscular hit man, Mohamad Fitri Pauzi, has his arm draped over the shoulder of his political leader in a gesture of close affection.

Bill Kayong – a popular campaigner who got in the way of financial interests of politically connected Tung Huat Plantations.

Had the young man seen his contract to eliminate a charismatic opposition figure, who was getting in the way of the financial interests of SUPP-connected figures, as somehow part of a political mission in Sarawak?

It is time that the rulers of the state end their deafening silence over the shocking circumstances of this case and denounce the politically connected company, which benefited from the failure of the police to stand up to their criminal behaviour.

It is also time that Peter Chin spoke out to clarify SUPP’s position with relation to the Tung Huat Plantation company – in particular does he or any other SUPP politician hold shares or interests (or nominee shares or interests) in this company and, if not, why does he believe the police have for years failed to address its gangster activities against the locals whom SUPP are supposed to represent?

Finally, it is high time that the violent intimidation of the natives of Sarawak by greedy companies, who have raped their lands with the full support and backing of the political establishment, was ended.

Chief Minister Adenan Satem has claimed he wants more autonomy, but what hope is there for natives that their interests will be any better protected by a stronger state government, which has allowed such a state of affairs to develop?

A violent campaign which ended in murder at this traffic light in Miri – and with the powerful main suspect on the run.



Sunday, 24 July 2016

中国在南海最应该小心的是新加坡

中国在南海最应该小心的是新加坡

作者 / 来源:水木然 /《战略网》(中国)

停靠在新加坡的美国军舰
谁是亚洲真正仇视中国的国家?为什么开挖泰国的运河对中国有如此重要的意义?上海自贸区为何会乘势崛起?又为什么是对新加坡和美国的“致命一击”?那为什么开挖泰国的运河,会对中国有如此重要的意义?

现在,中国、日本、韩国、朝鲜、港澳台与欧洲、非洲的的大宗货物都必须绕道新加坡控制的马六甲海峡。

而新加坡是美国在亚洲最大的海空基地,尤其是根据美新协议,新加坡机场的一半归美国空军单独使用,新加坡的所有港口美军舰艇都可以无须事前告知地停泊。

目前,美国在新加坡部署了其所有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包括濒海战斗舰、五代战斗机F35)。

国际上一旦发生意外,比如中日开战、朝韩战争、台湾危机、日韩摩擦、越柬冲突,美国只要封锁马六甲海峡,这些危机几乎都可以按照美国的意图“化解”。

十二年前我在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工作,才知道我们的战略石油储备只够7天。所以如果我们贸然去“解放台湾”,美国不用直接参战,只要不让你的石油过(我们大部分石油要经油马六甲),你就坚持不了几天。因为现在的时代,老百姓长期没有油用是容易造反的。
  
马六甲海峡示意图
那美国有没有权利封锁马六甲海峡呢?当然是没有这个权利的,问题是马六甲海峡的深水航道在新加坡一侧,有美国撑腰,新加坡宣布不让你过,你就过不了。

不仅中国,日本、韩国、朝鲜,连港澳台都存在这个问题。所以,新加坡一直是我们的“心头之痛”。

因为新加坡为了自身安全利益,它只是信上帝的城市,却与世界上最大的二个伊斯兰国家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为邻。所以,新加坡自然要选择同样信上帝的美国做靠山。而且这还不是狐假虎威,因为那只美国老虎在亚洲的利益与马六甲休戚相关。

甚至,对美国而言,新加坡的利益受到侵犯比日本韩国受到侵犯还严重,他比新加坡还清楚必须保护新加坡的道理。新加坡也正因为有美国的撑腰才在东盟有话语权。

可以这么说,东盟做出的种种对中国不利的举动,多数与新加坡在背后的小动作有关。因为从利害关系上,新加坡一直将中国视为最大的威胁。

那么为什么新加坡会视中国为最强的对手呢,这是因为新加坡的经济根本不是新加坡人自夸的来自他们的勤劳,百分之百是依靠马六甲海峡的港口。

十几年前,新加坡因为地处马六甲海峡的特殊地理位置,成为世界第一大港,集装箱的年吞吐量超过1千万标准集装箱。

新加坡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第一大港是因为中国大陆、日本、韩国、朝鲜、台湾、香港和澳门甚至俄罗斯的远东地区从非洲和欧洲来的货物都要经过马六甲海峡。

众所周知,物流的中心一定是资金流的中心;资金流的中心一定是金融的中心;金融中心又一定会派生出贸易中心、商业中心、生活中心、服务中心……统计部门的人也知道,物流GDP每增加1元可以拉动其它行业的4元GDP。新加坡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

尤其是中国期交所挂牌的大宗货物的交货地(比如小麦大豆等)多数都在新加坡。十年前,新加坡仅仅每年的期货交割的金额就超过中国全年的GDP。

所以,新加坡不仅是世界最大的物流中心,也是世界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因为为了处理自己的货物,世界各国的银行都需要在新加坡设立分行。一个人口不足500万的国度,外资银行就有几百家,在银行就业的员工就是几十万,为银行服务的行业则需要更多的人。新加坡想不发达都做不到。

所以,新加坡的发达,根本不是新加坡人所说的他们勤劳。说的实在点,就是它是抢了上海的饭碗。因为亚洲过去的物流、金融、贸易的中心是中国的上海。上海解放前就是整个亚洲的金融中心和物流中心。

后来船越造越大,上海的大陆架地形导致大船进不了港,再加之毛主席的计划经济导致上海失去了自由贸易港的身份,于是上海就失去了物流中心和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新加坡就拣了个大便宜。

但是,在所有事关中国的重大国际问题上,新加坡从来都是站在美国一边对付中国的,从来没有替中国说过一句话,更没有力挺过中国。譬如当年中国发生非典的时候,反应最过度的、唯一对中国落井下石的就是新加坡。

美国利用新加坡扼守马六甲海峡的出口,占据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有利地形,对中国的国家安全形成了巨大的威胁。新加坡就是美国扎在中国眼皮底下的一根钉子。中国要稳住南海,维护在南海的海洋权益,保住中国最重要的能源通道,就必须要拔掉这颗钉子,让美国在南海无立足之地。

中国其实早就注意到新加坡的这些伎俩。我们扩建洋山港、在上海建设金融中心,就是要抢新加坡转口贸易的生意。但上海的地理优势毕竟不如新加坡,虽然洋山港的吞吐量超过新加坡变成亚洲第一,新加坡的港口生意也因此有相当大的滑落,但难以使其伤筋动骨。中国建设洋山港和上海金融中心的举动,反而使新加坡更加紧密地投向美国的怀抱。

怎样化解新加坡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网上有人提出了在泰国开挖克拉地峡的设想,试图以此另辟蹊径,避开马六甲海峡和新加坡的控制。此方案投资巨大,见效慢,受泰国国内政治变化的影响大,也不是上策。所以中国政府对开挖克拉地峡的建议,一直很不热心。
  
克拉地峡和拟议中的克拉运河位置图
在东南亚国家中,马来西亚与中国关系一向很好。马来西亚有点像是个联邦制的国家,有1个代表整个马来西亚的大国王,还有6个小国王。大国王基本上是由这6个小国王轮流做的(《人民之友》编者注:作者对马来西亚的国体和政体的阐述有谬误。请参阅/zh.wikipedia.org/wiki/马来西亚

据在马来西亚的朋友讲,紧邻新加坡的柔佛州的苏丹(国王)是死心塌地跟着中国的,他曾经表示如果马来西亚政府敢改变对中国友好的政策,他就要闹独立。碧桂园投资2800亿元的“紧靠新加坡”的项目,就是在离新加坡只有1.5公里的柔佛州。相对于泰国来讲,马来西亚的政治局势相对稳定,受政局变化的影响比较小。

前段时间,中国和马来西亚达成了一个很神奇的决策:中国将和马来西亚合作建设马六甲港口【《人民之友》编者注:“建设马六甲港口”这种表述有欠妥当,让人误以为在马六甲(州或市)建设港口。根据传媒报道,马来西亚将与中国合作建设的港口是在马六甲海峡的马来半岛中部西海岸的雪兰莪州巴生港附的的凯利岛(Pulau Carey),作为巴生第三港口计划。

拟议中的巴生第三港地点的凯利岛(Pulau Carey)坐落在雪兰莪州瓜拉冷岳县,位于巴生港南面,隔着鲁木岛(Pulau Lumut)。

马六甲是马来西亚中部沿海的一个城市,离新加坡约3、400公里的距离,有80多公里的岸线可以建设深水港。现在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船舶,有80%是属于中国的。如果中国在马六甲建设港口,投资将远小于开挖克拉地峡,而且不怕没生意。届时,现在在新加坡港口停留的船舶,至少有80%会改在马六甲港口停靠,完成补给或转口贸易。

新加坡主要靠港口、转口贸易(包括货物中转和相应的金融服务)和石化工业(船舶油料补给)赚钱。如果80%以上的船舶不再停靠新加坡,新加坡的港口势必门可罗雀,新加坡的经济也会遭到毁灭性打击。

因此,中国和马来西亚合作建设马六甲港口,对于新加坡来说是致命的。
   

对于中国来说,新加坡如果不趴下,中国寝食难安!

过去中国的军事实力够不着新加坡那里,加上新加坡与美国是军事同盟关系,所以新加坡国家虽小,但在重大国际问题上从来不把中国放在眼里,做出了许多损害中国利益的出格事情。中国为了保住最重要的能源通道,只能对新加坡的恶行忍气吞声。现在中国在南海建了3座机场,整个马六甲海峡已经在中国军机军舰的保护范围之内,中国对新加坡已经可以“忍无可忍,则无须再忍”。建设马六甲港口,就是中国制服新加坡、拔掉美国在东南亚最重要的一颗钉子的杀手锏。

新加坡向来在军事方面与美国保持高度一致。中国抢在南海仲裁案宣判以前,公布了在马六甲海峡建设港口的决定,并高调宣传,现在通行在马六甲海峡的船舶有80%以上是属于中国的,就等于是向新加坡发出了死刑判决。

南海仲裁案结果公布后,作为美国最优秀跟屁虫的新加坡,一反常态对此案一声不吭。

到底是继续抱美国的大腿,还是改换门庭,投靠到中国门下,是新加坡政府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

像新加坡这样在大国博弈时试图以小博大的小国,万一博得不准,就会死得很惨。

Friday, 22 July 2016

《1976 年法律专业法令》的修改建议 是对律师公会独立性的公开攻击 / Pindaan kepada Akta Profesion Undang-Undang 1976: Satu Serangan Terbuka Terhadap Kebebasan Majlis Peguam / Amendments to the 1976 Legal Profession Act: An open attack on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Malaysian Bar

 51非政府组织联合声明:
《1976 年法律专业法令》的修改建议
是对律师公会独立性的公开攻击

2016年7月21日


大马行动方略及以下联署的民间组织,对政府决定提出修改1976年法律专业法的数项建议,感到极度担忧。这些修改是对独立大马律师公会的公开攻击,以及公然违反我国宪法所保障的结社自由。

这些建议将为政府干预独立的法定机构及民间组织,立下非常危险的先例。我们吁请政府立刻收回这些修改建议。

这些即将在10月的国会提呈的修改建议,将允许政府废除律师公会现在会员通过邮寄选票直接选出12名理事的选举制度,而由州际的选举代替;让掌管法律事务的部长有权委任两名代表进入律师公会的理事会;同时律师公常年会员大会的合法人数,将从500名会员提高到2000名会员。

政府宣称这些修改是为了改进律师公会的透明度及代表性,但实际上,其效果恰好相反。

首先,这些修改建议并不来自大马律师公会的会员。再其次,这个修改法案至今并没有公开给大马律师公会或公众人士。因此,所谓的改进透明度及代表性的理由,让人高度质疑。

讽刺的是,总检察长投诉现有的大马律师公会的代表性有问题,但却能够毫无保留的支持政府委任代表的建议 – 一项毫无透明度或代表性可言的措施。

其中要求大马律师公会常年会员大会的合法人数,要提升到会员人数的25%或4000名会员的建议,是存有恶意的。这项建议是不理性以及不实际的,因为大马律师公会约17000会员,但任何会员大会,出席的律师从来就没有超过1910人。此建议无疑意图瘫痪律师公会的操作。

对照拥有大约37000会员的加拿大律师公会,其会员大会的合法人数,只需要100名会员。香港律师公会拥有约1300名会员,但会员大会的合法人数只需要不少于20人。

我们强烈要去联邦政府及总检察长,收回这些修改建议,并尊重大马律师公会自治的原则,以及结社自由的权利。

通过一个民主的选举过程,选出其领袖及代表,是大马律师公会会员的权利。政府绝对不能对这个合法及透明的选举制度,做出干预,抑或设下条件。 

(欲知详情,请联络大马行动方略办公室,infogpoam@gmail.com, 03-2272 3594/017 3985 606)




Kenyataan Bersama 51 NGO:
Pindaan kepada Akta Profesion Undang-Undang 1976:
Satu Serangan Terbuka Terhadap Kebebasan Majlis Peguam

21 Julai 2016

Gabungan Bertindak Malaysia (GBM) dan Pertubuhan-Pertubuhan Badan Masyarakat Sivil yang berikut berasa amat bimbang dengan keputusan kerajaan untuk membuat beberapa pindaan terhadap Akta Profesion Undang-Undang 1976. Pindaan-pindaan ini adalah serangan terbuka terhadap kebebasan Majlis Peguam dan secara terang-terangan melanggar hak untuk berpersatuan yang dijamin di bawah Perlembagaan Persekutuan.

Ia akan menetapkan satu contoh pertama kalinya yang merbahaya dari segi campur tangan kerajaan dalam urusan  badan berkanun yang bebas dan pertubuhan-pertubuhan masyarakat sivil. Kami menuntut kerajaan segera menarik balik cadangan pindaan tersebut. 

Pindaan-pindaan ini yang bakal dibentangkan di parlimen pada bulan Oktober 2016, memberi kuasa kepada kerajaan untuk memansuhkan pemilihan langsung 12 anggota Majlis Peguam menerusi undi pos dan menggantikannya dengan pemilihan di peringkat negeri, perlantikan dua wakil kerajaan oleh menteri yang bertanggungjawab ke atas hal ehwal undang-undang untuk duduk dalam Majlis Peguam, dan menaikkan kuorum Perhimpunan Agung Majlis Peguam dari 500 ke 4000 ahli. 

Kerajaan mendakwa pindaan-pindaan ini dibuat untuk menambahbaik ketelusan dan perwakilan Majlis Peguam, tapi apa yang dilakukan adalah sebaliknya.  

Pertama sekali, cadangan-cadangan ini bukan dicadangkan oleh ahli Majlis Peguam. Tambahan pula, akta pindaan yang dicadangkan ini tidak diberikan sama ada kepada Majlis Peguam atau kepada masyarakat umum. Oleh itu, dakwaan berkenaan menambaik ketelusan dan perwakilan boleh dipersoalkan. 

Adalah ironik sekali bahawa Peguam Negara yang sebelum ini mempersoalkan perwakilan Majlis Peguam, tidak mempunyai apa-apa bantahan terhadap perlantikan wakil kerajaan yang merupakan satu langkah yang bercanggah dengan ketelusan dan perwakilan ahli-ahli Majlis Peguam.

Cadangan untuk menaikkan kuorum Perhimpunan Agung kepada 25% daripada keahlian atau sejumlah 4000 ahli, jelas mempunyai niat jahat. Ia adalah tidak munasabah dan tidak realistik, memandangkan jumlah tertinggi kehadiran yang dicatat dalam Perhimpunan Agung sebelumnya tidak lebih dari 1910 orang peguam dari jumlah keahlian seramai 17,000. Ia sengaja dirancang untuk melumpuhkan fungsi Majlis Peguam.  

Untuk perbandingan, Perhimpunan Agung Majlis Peguam Kanada yang seramai 37,000 ahli kuorumnya cuma seramai 100 ahli. Majlis Peguam Hong Kong yang mempunyai 1,300 ahli hanya memerlukan tidak kurang dari 20 ahli sebagai kuorum untuk mengadakan perhimpunan agung. 

Kami menyeru kerajaan persekutuan dan Peguam Negara untuk menarik balik cadangan-cadangan pindaan ini dan menghormati prinsip pengawalseliaan sendiri dan kebebasan berpersatuan Majlis Peguam.

Ahli-ahli Majlis Peguam mempunyai hak untuk memilih pemimpin dan wakil mereka melalui proses pemilihan yang demokratik. Kerajaan tidak patut campur tangan atau mengenakan syarat ke atas proses pemilihan sedia ada yang sah dan telus. 

[Untuk pertanyaan lanjut, sila hubungi pejabat GBM di:infogpoam@gmail.com, 03-2272 3574 / 017 3985 606]




 Joint Statement by 51 NGOs:
Amendments to the 1976 Legal Profession Act: 
An open attack on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Malaysian Bar

21 July 2016

Gabungan Bertindak Malaysia (GBM) and the following 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 are gravely concerned with the decision of the government to make several amendments to the 1976 Legal Profession Act. Such amendments are open attacks on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Malaysian Bar and blatant violations of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association as guaranteed in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It sets a dangerous precedent of government interference in the operations of independent statutory bodies and 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 We urge the government to withdraw such proposals immediately.

The amendments, due to be tabled in parliament in October 2016, empowers the government to abolish the current direct elections of 12 members of the Bar Council through postal votes and replace it with elections at the state level, the appointment of two representatives by the minister in charge of legal affairs to sit in the Bar Council and to increase the quorum of the Annual General Meeting of the Malaysian Bar from 500 to 4000 members.

The government purportedly made the amendments to improve transparency and representation of the Bar Council, when in reality, it does the exact opposite.

First and foremost, these proposals were not mooted by the members of the Malaysian Bar. Furthermore, the proposed bill has not been made available either to the Malaysian Bar or the public. Hence, its claim of improving transparency and representation is highly questionable.

It is ironic that the Attorney General who had complained about the inadequate representation of the current Bar Council had no qualms about government appointees, a measure that is totally devoid of transparency and representation of the members of the Bar.

The proposal to raise the quorum of the Annual General Meeting to 25% of the membership or 4000 members, smacks of ill intent.  It is absolutely unreasonable and unrealistic, since the highest turnout for any of her AGM has not surpassed 1910 lawyers, out of their 17,000 membership. It is designed to paralyze the functions of the Malaysian Bar.

In comparison, the quorum for the AGM of the Canadian Bar Association with 37,000 members, is only 100. The 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 with about 1,300 members, requires not less than 20 members as its quorum to convene a general meeting.

We strongly urge the federal government and the Attorney General, to withdraw the planned amendments and to respect the principle of self-regulation and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association of the Malaysian Bar. 

It is the right of the members of the Malaysian Bar to choose her leaders and representatives, through a democratic electoral process. The government must not interfere nor impose conditions on this legitimate and transparent electoral process.

[For further enquiries, please contact GBM Office at: infogpoam@gmail.com, 03-2272 3594/017 3985 606]


联署的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组织成员:
Senarai badan-badan pertubuhan ahli Gabungan Bertindak Malaysia:
Endorsed by member organizations of Gabungan Bertindak Malaysia:

1. Anak Muda Sarawak (AMS)砂拉越青年之子
2. ENGAGE 愿景工程
3. Islamic Renaissance Front (IRF) 伊斯兰复兴前线
4. Japan Graduates Association Malaysia (JAGAM) 马来西亚留日同学会
5. Kumpulan Aktivis Mahasiswa Independen (KAMI) 独立学生份子组织
6.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7.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LLG) 林连玉基金
8. Majlis Perundingan Malaysia Agama Buddha, Kritisian, Hindu, Sikh dan Tao (MCCBCHST) 马来西亚五大宗教理事会
9. Muslim Professionals Forum (MPF) 穆斯林专业论坛
10. National Indian Rights Action Team (NIAT) 全国印裔权益行动组织
11. Negeri Sembilan Chinese Assembly Hall (NSCAH)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
12. Persatuan Aliran Kesedaran Negara (Aliran) 国民醒觉运动
13. Pusat Komas (KOMAS) 社区传播中心
14. 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 (SABM) 马来西亚之子
15. 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人民之声
16. Tamil Foundation (TF) 淡米尔基金
17. The Association of Graduates from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of China, Malaysia (Liu Hua) 马来西亚留华同学会
18. The Federation & Alumni Associations Taiwan University, Malaysia (FAATUM) 马来西亚留台校友会联合总会
19. Tindak Malaysia 行动大马
20. United Chinese School Alumni Associations of Malaysia (UCSAAM) 马来西亚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总会


联署的其他民间组织:
Senarai badan-badan masyarakat madani lain:
Endorsed by other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1. Angkatan Warga Aman Malaysia (WargaAMAN) 马来西亚和平阵线
2. Center for Orang Asli Concerns (COAC) 原住民关怀中心
3.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Indian Organisation (PRIMA) 马来西亚印裔组织联合会
4. Friends of Kota Damansara 哥打白沙罗之友
5. Green Friends Sabah 沙巴绿色之友
6. Jaringan Orang Asal SeMalaysia (JOAS) 全马原住民网络
7. JIHAD for JUSTICE 圣战于正义组织
8. Kajian Politik untuk Perubahan (KPRU) 政改研究所
9. Komuniti Muslim Universal (KMU) 普世穆斯林社团组织
10. Malaysian Indians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MIPAS) 马来西亚印裔进步协会
11. Malaysian Indians Transformation Action Team (MITRA) 马来西亚印裔转型行动团队
12. Malaysian Youth And Students Democratic Movement (DEMA) 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
13. Malaysian Youth Care Association (PRIHATIN) 马来西亚青年关怀组织
14. Oriental Hearts and Mind Study Institute (OHMSI) 东方思想研究中心
15. Perak Women for Women Society (PWW) 霹雳妇女协会
16. Persatuan Kesedaran Komuniti Selangor (EMPOWER) 雪兰莪社区自强协会
17. Persatuan Komuniti Prihatin Selangor dan Kuala Lumpur雪隆社区关怀协会
18. Persatuan Rapat Malaysia (RAPAT) 马来西亚密切协会
19. Persatuan Sahabat Wanita Selangor (PSWS) 雪兰而妇女之友协会
20. Projek Dialog 对话论坛圈
21. Sabah Women’s Action Resource Group (SAWO) 沙巴妇女行动资源组织
22. Sahabat Rakyat 人民之友
23. Save Open Spaces, KK 拯救公共空间,亚庇
24. SAVE Rivers 拯救砂拉越河流组织
25. Sekolah Pemikiran Asy Syatibi      Asy-syatibi 思想学校研究中心
26. Sisters in Islam (SIS) 伊斯兰姐妹组织
27. Sunflower Electoral Education Movement (SEED) 向日葵选举教育运动
28. WE ARE MALAYSIANS  我们是马来西亚人
29. Writers Alliance for Media Independence (WAMI)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
30. Women’s Centre for Change (WCC) 妇女改变中心
31. Women Development of Malaysia PJ Branch 大马妇女发展机构八打灵分会


Friday, 15 July 2016

发表“南海属中国”遭挞伐 名嘴丘光耀宣布退出行动党

发表“南海属中国”遭挞伐
名嘴丘光耀宣布退出行动党

7月14日宣布退出民主行动党的丘光耀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 昨日(7月14日)《当今大马》在下午2时左右爆出消息:民主行动党名嘴丘光耀在其面子书上,评论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周二(7月12日)关于南中国海争端的仲裁结果,发表了“南海是中国的!不要因为反共而反华。”的见解,因此遭受许多人(从报导上看,主要是党领袖)的挞伐和批评。

同日晚上10时左右,《当今大马》爆出消息:丘光耀在其面子书上,宣布退出民主行动党。他写道:“为了民主行动党的big picture(大局),我决定从即日起,退党。” 、“政敌不断放大及扭曲他的言论,为行动党及支持者带来困扰。” 、“这让林吉祥困扰,让一些不认同我演讲风格和某些政治观点的领袖困扰 ……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些困扰,我相信退党是最好的选择。”

丘光耀1970年出生于霹雳安顺。他早在19岁那年(也就是他在尊孔中学毕业之后1年的1989年)就加入民主行动党并积极活动,从受委为社会主义青年团全国社会与文化秘书开始,担任过林吉祥政治秘书,直到1999年至2002年期间担任社会主义青年团总秘书,兼任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和党机关报——《火箭报》华文版主编。2005年考获香港中文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历史学专业)。他是一名具有政治和社会运动经验的历史学博士。

丘光耀对南海课题的立场和观点是毫不掩饰的,也是清楚明白的。他回答《当今大马》询问,这么说:“我作为历史学博士,我有自己的史观来看待南海问题。我个人的观点,不代表行动党观点。我从地缘政治学的角度来理解美国鹰派和日本极右翼在菲律宾幕后的角色。”他还说:“历史学者不能狭隘地单从爱国主义出发来看待问题,我们应该从维护全球和区域和平的高度来看理解和解决争议。”

我们相信:丘光耀对南海课题的立场和观点,不仅会得到国内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的认同和支持,也一定会得到维护全球和区域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赞许和欣赏;民主行动党如何对待南海课题,以及如何处理丘光耀和党领袖在南海课题上的意见分歧包括丘光耀宣布退党的行动,将是国内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以及维护全球和区域和平的国家和人民所密切关注的问题。

以下是《当今大马》昨日刊出的两篇相关报导(首篇的第二行标题和林吉祥照片为《人民之友》所添加)和丘光耀宣布退党的面子书全文——



丘光耀宣布退出行动党
以免为行动党带来困扰

作者 / 来源:《当今大马》

【发表于 2016年7月14日 晚上9点45分 更新于 2016年7月14日 晚上10点32分】


行动党“名嘴”丘光耀近来因南海课题再惹争议(见以下另一篇报导),他今晚在面子书宣布退出行动党,以免为行动党带来困扰。

丘光耀今晚9点在其面子书发文,宣布退党。

“为了民主行动党的big picture(大局),我决定从即日起,退党。”

政敌放大言论

丘光耀指出,政敌不断放大及扭曲他的言论,为行动党及支持者带来困扰。

现年76岁的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
“我的政敌,一直以来不断放大、扭曲我的言论和影响力,并将我个人的政治观点,说成是行动党的官方立场,这给予我的党、同志们以及支持者带来困扰。

“政敌不断叫嚣要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对付我,要行动党开除我,施压行动党各个支部不再请我演讲,要行动党和我切割……”

“这让林吉祥困扰,让一些不认同我演讲风格和某些政治观点的领袖困扰,这些,我都知道……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些困扰,我相信退党是最好的选择。”

没人施压退党

他也强调,没人施压他退党,他也感谢行动党多年来的支持,指荣耀皆归行动党,耻辱归于他。

“没有行动党,我什么都不是。如果大家认为我曾经为行动党的选战发挥过积极作用,这些荣耀一律归行动党。如果大家认为我为行动党带来什么消极作用,这些耻辱,一律归丘光耀。”

“你们记得我超人也好,忘记我超人也罢,这一切都不再重要,若行动党认为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联系我,不然,也没有关系!

“我捍卫我的言论自由,我也维护行动党的选举利益。我不会将自己说过的话,用“被骇客”或Palsu(虚假)来狡辩,这就是我。”

19岁入行动党

丘光耀指出,他于19岁就加入行动党,即1989年。从在总部当剪报员开始,在2010年取得历史学博士归国后,积极参与行动党助选工作,但对竞选国州议席皆没有兴趣。

“自从2010年回到行动党参与助选工作以来,我未曾考虑过个人的仕途,也一再公开表示对竞选国州议席没有兴趣。”

“从505到安顺补选,我都一直推辞不当候选人,我认为我以巡回全国ceramah的方式,来协助党同志(候选人)拉抬选情,掀起“改朝换代”的海啸,才是我奉献给大马民主改革运动的最有效方式。”

“在党内选举也一样,我从不参加支部活动,支部的常年会议我也缺席,以免让有心人过度揣测我的政治动向。”



   高呼“南海是中国的”
丘光耀 再次卷入争议

作者 / 来源:《当今大马》

【发表于 2016年7月14日 下午1点36分 更新于 2016年7月14日 下午2点3分】


行动党“名嘴”丘光耀再惹争议,这一回他因为高呼“南海是中国的”,而引起许多人挞伐与批评。

这起争议源于丘光耀昨日在面子书上,评论国际仲裁庭周二对南中国海争端的仲裁结果。

他写道:“南海是中国的!不要因为反共而反华。”


赛沙迪斥“超级笨”

这篇贴文引来许多网民留言批评。亲马哈迪青年组织“挑战者”发言人赛沙迪(Syed Saddiq Abdul Rahman)也发文告狠批,丘光耀“超级笨”。

“行动党应该马上对付这个超级笨的‘超人’。他这番没有根据、不爱国与失败主义的言论,损害马来西亚在这些争议岛屿的主权。”

赛沙迪(左图)说,丘光耀的言论,已破坏马来西亚军人、外交官、律师与官员维护我国主权的努力。

他也趁机挑起丘光耀2个月前的“干马来人论”争议。

“作为一名关心我国主权的马来西亚人,这番没有根据与毫不爱国的言论,深深激怒我,而发言者正是两个月前声称要‘干马来人’的人。”

丘光耀在砂州选举期间疑似发表种族论述,引起议论纷纷。不过,丘光耀当时声称,其言论遭到国阵网路枪手断章取义。

丘强调仅是个人观点

针对最新的争议,丘光耀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捍卫自己的看法。但他强调,这只是他的个人意见,并不代表行动党的立场。

“我作为历史学博士,我有自己的史观来看待南海问题。我个人的观点,不代表行动党观点。我从地缘政治学的角度来理解美国鹰派和日本极右翼在菲律宾幕后的角色。”

“历史学者不能狭隘地单从爱国主义出发来看待问题,我们应该从维护全球和区域和平的高度来看理解和解决争议。”

郭素沁反对纪律对付

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受询时说,丘光耀的言论让她深感意外。不过,她维护丘光耀发表意见的权利,并认为行动党无需纪律对付丘光耀。

“如果赛沙迪提倡言论自由,那么现在大家有主见的时候,为何他要行动党对付普通党员?丘光耀是以个人身份发言,我们没有授权他出任外交事务发言人,所以他在面子书讲些什么,由得他。”

“难道党员讲任何一句话,党都要对党员采取行动?那这个党岂不是成为一言堂?”

郭素沁补充,不同的看法应该要尊重,而不需要纪律行动对付。

她说,任何人提出看法,都有其立场与空间。

刘镇东不苟同丘光耀

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左图)则在面子书专页贴文不点名回应。他阐明,无法苟同“南海属中国”的说法。

“……不管我们用中文还是其他语文表达,我们都要以马来西亚的角度,以社会正义与进步的普世价值看待各种问题。”

“南中国海(中国称为‘南海’),就像其他国防、外交议题,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煽情地处理。翻看中文报章,看到许多直接照搬中国报章的文章,对提升我们的社会的认识没有助益。马来西亚中文媒体,需要更多以马来西亚和东南亚的角度提出见解的讨论。”

“我们需要更多像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和REFSA高级研究员蓝中华这样,不尽然同意马来西亚政府的角度,但是代表着针对南中国海问题进步的马来西亚视角。”

“至少我们要清楚,南中国海是分隔西马和东马的海域,也是许多讨海吃饭的马来西亚人重要的生活依据,马来西亚也是重要的声索国之一。”

刘镇东说,很多华裔受到中国媒体的影响,容易陷入从中国角度看问题。

不过他强调,身为进步的政治领袖的责任,是带领华裔从马来西亚公民的角度看世界,以普世价值作为批判的理据和基础。

“也因此,我们不能苟同‘南海属中国’的说法,这样的言论,在1993年不恰当,2016年也不恰当。”



丘光耀宣布“退出民主行动党”
7月14日张贴的面子书全文


以下是丘光耀7月14日晚宣布从即日起退出民主行动党的面子书全文——

为了民主行动党的big picture,我决定从即日起,退党。

我认为这是一个解脱!

自从2010年回到行动党参与助选工作以来,我未曾考虑过个人的仕途,也一再公开表示对竞选国州议席没有兴趣。

从505到安顺补选,我都一直推辞不当候选人,我认为我以巡回全国ceramah的方式,来协助党同志(候选人)拉抬选情,掀起“改朝换代”的海啸,才是我奉献给大马民主改革运动的最有效方式。

在党内选举也一样,我从不参加支部活动,支部的常年会议我也缺席,以免让有心人过度揣测我的政治动向。

我今年开始到槟城负责筹办和管理亚洲漫画文化馆,也三番四次公开或私下表达我对槟城行动党政治没有兴趣。我的兴趣是漫画,我只想要搞好一间专业的漫画博物馆。

但我的政敌,一直以来不断放大、扭曲我的言论和影响力,并将我个人的政治观点,说成是行动党的官方立场,这给予我的党、同志们以及支持者带来困扰。

政敌不断叫嚣要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对付我,要行动党开除我,施压行动党各个支部不再请我演讲,要行动党和我切割......这让林吉祥困扰,让一些不认同我演讲风格和某些政治观点的领袖困扰,这些,我都知道。

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些困扰,我相信退党是最好的选择。

我捍卫我的言论自由,我也维护行动党的选举利益。我不会将自己说过的话,用“被骇客”或Palsu来狡辩,这就是我。

最后,我要感谢行动党一直给予我的栽培和包容,尤其是林吉祥,我从19岁参加行动党,在总部当剪报员,画漫画,学写文告,练习演讲,到成为历史学博士和所谓的“超人”,这一切都是行动党给予我的机会。

没有行动党,我什么都不是。如果大家认为我曾经为行动党的选战发挥过积极作用,这些荣耀一律归行动党。如果大家认为我为行动党带来什么消极作用,这些耻辱,一律归丘光耀。

行动党没有任何人施压要我退党,一切都是我个人的选择,谢谢行动党,谢谢大家的理解!

你们记得我超人也好,忘记我超人也罢,这一切都不再重要,若行动党认为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联系我,不然,也没有关系!

最后再说一句,同志们,加油!国阵尚未断气,斗争不要放弃!

有缘再会!


Thursday, 14 July 2016

南海仲裁中被忽略的细节:菲律宾总统的微妙反应

南海仲裁中被忽略的细节
:菲律宾总统的微妙反应

作者/来源:海森崴 (独立评论员)/《东网》(香港)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对南海仲裁结果的微妙反应,揭示了后仲裁时期的南海之争,已由中菲之争变成中美的明刀明枪之争,局面将会更加波谲云诡。
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已由暗走向明,与中国正面交锋,虽然没有菲律宾,但美国正积极拉拢越南、印尼,未来的南海局势只会更加兵凶势危。

位于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於7月12日就菲律宾提出的南海仲裁案作出裁决,传媒均聚焦於早已知道的裁决结果,忽略了一个重要细节,就是菲律宾总统的反应。 菲律宾总统微妙的反应,揭示了后仲裁时期的南海之争,已由中菲之争变成中美的明刀明枪之争,局面将会更加波谲云诡。

仲裁结果公布后,菲律宾官方异常低调,仅外交部长回应事件:”菲律宾强烈表示对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尊重,这个里程碑式的决定能够为解决南中国海争端提供帮助。我们的专家正在慎重、全面地解读有关裁决。与此同时,我们呼吁各方采取克制、清醒的态度”。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两天来还没有回应裁决。如果换作前任总统阿基诺三世,相信早已跳出来大放阙词,举国庆祝。

在对华态度上,杜特尔特与前任总统阿基诺三世明显有著很大差异。

杜特尔特有华人血统,其外祖母是华人,他与菲律宾的华人亦关系密切,在菲律宾南部的华人商界有许多朋友,其身边全权打点事务的重要亲信都是华人。他的搭档、 副总统林丽妮,是在菲律宾政坛颇具声望的前内政部长林炳智的遗孀,林炳智是福建省晋江市金塘乡雁塔林氏第十九世裔孙。晋江乡亲日前才举行大型庆祝活动,祝 贺这位福建媳妇当选菲律宾副总统。

菲律宾新一届领导层有著浓厚的华裔色彩,倾向亲华是可以预见的。据了解,在杜特尔特竞选总统时,中国早已给予不少帮助。当菲律宾大选点票结果出来后,中国外事系统人员亦大为鼓舞,认为中菲之间的关系终可舒一口气。

杜特尔特在竞选时就曾说,只要中国愿替菲律宾修建铁路,他任内就绝口不提南海争议。据悉,6月下旬,杜特尔杜与菲律宾商界人士会面时透露,中国驻菲律宾大使赵鉴华告知,北京愿在两年内替菲律宾修建一条从马尼拉到克拉克的铁路。7月7日,南海仲裁裁决前,赵鉴华前往马拉卡南宫(菲律宾总统府)拜晤杜特尔特。

杜特尔特迄今仍没有回应南海仲裁结果,似乎是遵守了他不提南海争议的承诺。中国为菲律宾兴建的铁路,不妨拭目以待。

面对南海仲裁的结果,中国的反应亦异常温和,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回应有关裁决时,除了重申中国不接受仲裁裁决的一贯立场外,亦表明”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 坚定致力於维护南海和平稳定,致力於同直接有关的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议。”

习近平的温和的回应与杜特尔特的不回应,似乎有着几分默契。

未来中菲两国相信将越走越近,南海问题不再是两国的火头。但是,南海紧张的局势并不会因此而缓和,因为美国已透过其傀儡阿基诺三世领得了干预南海的通行证。 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之仲裁其实不是为菲律宾而作,而是为美国而作。未来美国必然会利用仲裁结果,质疑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声明,不断派出战机、军舰挑衅中方接 近中国声称拥有主权的岛礁,试探中国的底线。

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已由暗走向明,与中国正面交锋,虽然没有菲律宾,但美国正积极拉拢越南、印尼,未来的南海局势只会更加兵凶势危。

海牙常设仲裁法庭:既不常设,亦非法庭,更无关公正

 海牙常设仲裁法庭:
既不常设,亦非法庭,更无关公正

作者/来源:周思勰 /《国家人文历史》《凤凰资讯》

海牙国际仲裁法院已于本月12日宣布南海仲裁案結果,圖為海牙法庭为此案进行内部审议。
——上图取自《中时电子报》,为《人民之友》编者所加插

仲裁作为一种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在近代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在了1794年。刚刚独立的美国和英国签署的《英国国王陛下与美利坚合众国友好、通商与航海条约》(Treaty of Amity, Commerce, and Navigation, Between His Britannic Majesty 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又称《杰条约》Jay Treaty)建立了一种由混合的委员会处理各方法律争端的方式。这一争端解决方式随后于1872年被成功运用于英美两国间的阿拉巴马号仲裁案中。




常设仲裁法庭的建立

仲裁的成功运用,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重视。在俄罗斯沙皇尼古拉斯二世的提议下,1899年在荷兰海牙召开了第一次海牙和平会议,正是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海牙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公约》(Hague Convention for the Pacific Settlement of International Disputes,下文简称《公约》)。1900年根据此《公约》设立的国际常设仲裁法庭(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正式成立。清政府是于1904年加入了该《公约》,使得中国成为了缔约国。1907年第二次海牙和平会议又通过了该《公约》的修正案,进一步明确了常设仲裁法庭的职能和相关组成。

1899年召开的第一次海牙和平会议
正如在民法中仲裁需要得到仲裁各方同意与认可,1899年《公约》的第15条则将国际仲裁定义为“在尊重法律的基础上,由各国家自行选择的法官管控分歧。” 同时根据《公约》第16条,“在对法律本质有疑问时,尤其是对解释和适用国际条约有疑问时,仲裁是在签约国各方穷尽外交手段后,经过各方认可的最为公正、 最为有效的手段。”国家在没有得到其认可的情况下,并无将争端提交仲裁的义务。以上都充分体现了仲裁需要充分尊重国家意愿,得到各国认可的特质,同时也限定了仲裁为外交手段完全失败之后的救济措施,而非解决国际争端的的一般措施。

实质上,常设仲裁法庭,既非常设,亦非法庭。这一组织只有一个国际局(International Bureau),起到各类仲裁案件的秘书处的作用,而仲裁委员会则是各个仲裁国在其所圈定的国际法专家名单中自主选择的,实质上参与案件仲裁的仲裁委员会 是临时的,是就每个仲裁案的不同而临时设定的,并非常设的。如果仲裁国有要求,还可以成立特别仲裁委员会,而常设仲裁法庭则应当向这一特别委员会提供场所和人员上的便利。

可见仲裁委员会的组成是由国家决定的,常设仲裁法庭服从于国家的安排,其应当根据国家的意愿行事,并不能凌驾于国家之上进行裁决,不具有超主权的特征。

常设仲裁法庭的实践

由于常设仲裁法庭在设立初期只接受主权国家间的争端仲裁,所以于1900年创立到1932年之间,其只仲裁过二十起案件。很长一段时间内,其陷入了无案可理 的窘境,其起到的作用仅仅为向联合国国际法院提供法官候选人名单。常设仲裁法庭为了维持其自身的生存,逐渐将仲裁范围从国家间的争端扩展到了国家与国际组 织之间的争端,国家与私营部门间的争端。

1907年召开的第二次海牙和平会议
常设仲裁法庭并非专注于解决国家间主权争端的机构,其业务范围已经横跨到了调整国家与其他法人的范围中,涉及到了国际私法范围。如常设仲裁法庭于1935年 仲裁了美国无线电公司提起的,与当时中华民国政府所签订的关于无线电通讯协议的争端。又如常设仲裁法庭在2012-17号案件(PCA Case No. 2012-17)对于美国某能源集团提起的针对加拿大政府违反《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仲裁。

由此可见,常设仲裁法庭根本不是调整国家间关系,解决国家领土争端的专门机构。根据其自身的统计,近年以来,其参与的国家间争端的仲裁只有8起,而其参与的私营部门与国家间争端有73起,其参与其他有国家控制的实体(如国有企业)、国家或国际组织涉案的争端有34起。针对国家间争端的仲裁只占其业务量的7%,不由得让人对其仲裁的专业性与仲裁结果的权威性提出质疑。

仲裁的执行

由于国际仲裁是在争端当事国的共识之下提交给仲裁法庭的,那么出于国家在提交仲裁申请时的自愿原则,仲裁结果应当被执行,且仲裁结果应当被视作为最终裁决。但是具体到个案的执行中,则需要仲裁的参与方本着良好的意愿,自觉执行相关的结果。

但根据国际法委员会(the International Law Commission)制定的《仲裁程序示范规则》(The Model Rules on Arbitral Procedure)的第35条,如发生下列三种情况之一,则仲裁结果是无效的:仲裁庭越权、仲裁者的腐败与仲裁严重背离程序正义。当然如果仲裁结果违反了国际强行法和最基本的国际法原则,仲裁结果也是无效的。国际法委员会是于1947年由联合国大会成立以促进国际法的编纂为目的的组织。其意见应当被视作国际社会针对国际法的共识。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仲裁庭的越权行为,知名的案例为美国与加拿大关于东北边界划分案。由美国与加拿大所选定的仲裁委员会在仲裁结果中无视美、加两国提出的边界线,而是自行划定了第三条边界线。这被公认为是一种典型的越权行为,导致了该仲裁结果无效。这一案例充分说明仲裁应当充分尊重国家的意愿,仲裁委员会决不能无视国家的意愿,自行其是。

常设仲裁法庭 与 联合国国际法院不同

经过前文的论述,我们应该已经清楚地发现,常设仲裁法庭并不具有固定的人员构成、并不是法庭,其仲裁和行动均应当遵照国家的意愿,其地位在国家之下而非国家之上。常设仲裁法庭是由1899年《公约》设立的,如同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设立的位于德国汉堡的国际海洋法法庭,根据《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设立的位于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一样,这些由特定公约设立的国际机构并非联合国的下属机构,其只能处理特定范围内,针对特定公约所提出的特定问题,并非普遍的国际司法机构。而仲裁这一第三方解决争端的机制则介乎外交谈判和国际法判决之间,其虽然具有法律效力,但是仲裁远不及国际法院的判决来得庄重正式,仲裁在严格意义上也不是国际法裁决的一个部分,常设仲裁法庭远非国际司法机构的组成部分。

同样是在海牙和平宫办公的联合国国际法院的法律地位就远高于常设仲裁法庭,其司法神圣性也远非常设仲裁法庭可比。联合国国际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是联合国六大主要机构之一,是联合国最主要的司法机构。组成这一法院的15名法官任期九年。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参与国际法院的相关案件,一旦主权国家同意将相关争端交由国际法院裁决,那么国际法院的判决就必须得到执行,根据《联合国宪章》第十四章,安理会被赋予了强制执行国际法院判决的权力,这充分保证了国际法院的执行力及其判决的神圣性。而联合国国际法院的前身为国际联盟下属的常设国际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International Justice),正是由于常设国际法院于1922年的成立使得常设仲裁法庭受理案件大大降低。可见,解决国家间争端的主要司法手段早已成为了国际法院的判决,而非常设仲裁法庭的仲裁。

同时国际法委员会的《仲裁程序示范规则》中,向各国建议,如发生诸如争端是否属于仲裁义务范围发生分歧等,可向联合国国际法院提请协助或请求国际法院的裁决。可见仲裁需要受到国际法司法裁判的约束,常设国际法庭应当服从于国际法院的裁判。

常设仲裁法庭的国际局的人员开支与运转经费由《公约》缔约国承担,但相关仲裁案件的开支及其仲裁委员会人员的工资则有提起仲裁的各方承担。而联合国国际法院的一切开支,包括法官的薪水均由联合国拨付,列入联合国的预算。

综合种种分析,我们发现,常设仲裁法庭至多是一个临时性的,具有一定法律地位的第三方解决争端机制。而这一机制从设立到运行,均需要得到国家的同意,并充分尊重国家的意愿,其国际法地位并不在国家之上,并非是一个能够获得国家所让渡的主权的超国家机构。仲裁其实是一种介于国家间双边谈判和国际司法之间的形 式,其并不具有至高的国际司法地位。而由于联合国国际法院的存在,常设仲裁法庭现在已远非是一个解决国家间争端的一般化的解决机制,其法律地位与裁决的神 圣性也远远不及国际法院。常设仲裁法庭在当今的国际司法实践中,更多地是辅助性地参与了涉及国家和其他国际行为体的国际私法案件中,其解决国际公法问题、 处理国家间领土主权等争端的功能,早在一战后就被替代。常设仲裁法庭也因为其仲裁结果对于国家的执行能力弱,而不被视作为解决国家间争端的良好机制。而联 合国下属的国际法院则具有更强大的国际强行法保障,具有更稳定的人员构成,其裁决范围也更为专业,因此成为了国家间争端的主要解决机制。

通告 Notification

人民之友 对我国下届大选意见书
(华 巫 英)3种语文已先后贴出

作为坚守“独立自主”和“与民同在”的立场的一个民间组织,人民之友在今年9月24日对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发表了一篇以华文书写的“意见书”,题为: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这篇意见书的英文译稿(标题是: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已于10月22日张贴在本部落格。马来文译稿(标题是:Undilah "calon yang membantah pengislaman nega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Mencegah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也已接着在11月13日在此贴出。

此外,人民之友也将通过电子邮件、微信、WhatsApp等方式,尽可能向全国各民族、各阶层、各行业、各宗教的团体和个人,传送我们的这份“意见书”供参考。我们欢迎跟我们对下届大选的立场和见解一致的团体和个人,将这份“意见书”传送到更多的人手中去!

我们希望,我们在意见书内所表达的对下届大选的立场和观点,能够准确而又广泛地传播到我国各民族、各阶层的人民群众中接受考验,并接受各党派在这次全国大选斗争和今后实践的检验。


Pandangan Sahabat Rakyat terhadap PRU akan datang telah diterbitkan dalam tiga bahasa (Melayu, Cina dan Inggeris)

Sebagai sebuah pertubuhan masyarakat yang berpendirian teguh tentang prinsip "bebas dan berautonomi" dan “sentiasa berdampingan dengan rakyat jelata”, Sahabat Rakyat telah menerbitkan kenyataan tentang pandangan kami terhadap Pilihan Raya Umum ke-14 yang bertajuk "Undilah calon yang menentang Pengislaman Nege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Jangan benarkan puak Mahathir kembali memerintah! "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dalam Bahasa Cina pada 24hb September 2017.

Penterjemahan Bahasa Inggeris kenyataan tersebut yang bertajuk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telah diterbitkan dalam blog kita pada 22hb Oktober 2017 manakala penterjemahan Bahasa Melayu telah diterbitkan pada 13hb November 2017.

Selain daripada itu, Sahabat Rakyat juga akan menyebarkan kenyataan ini seluas mungkin kepada pertubuhan dan individu semua bangsa, strata, profesyen dan agama seluruh Negara melalui email, wechat, whatsApp dan pelbagai saluran lain. Kami amat mengalu-alukan pertubuhan dan individu yang berpendirian dan pandangan sama dengan kami untuk turut menyebarkan kenyataan ini kepada lebih ramai orang!

Kami berharap pendirian dan pandangan kami berkenaan pilihan raya kali ini yang dinyatakan dalam kenyataan tersebut dapat disebarkan dengan tepat dan meluas untuk diuji dalam kalangan rakyat semua bangsa semua strata sosial melalui penglibatan mereka dalam amalan pelbagai parti politik dalam pertempuran pilihan raya umum kali ini mahupun amalan masa depan.


The Chinese, English and Malay renditions of Sahabat Rakyat’s opinions about next election have been published consecutively

As an NGO which upholds “independent and autonomous” position and "always be with the people" principle, on 24 September 2017, Sahabat Rakyat had released a Chinese-written statement of views with regard to the voting in the upcoming 14th General Election,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投票支持"反对国家伊斯兰化的候选人": 反对巫统霸权统治!莫让马哈迪帮派"复辟"!)

The English rendition of this statement entitled "Vote for “candidates who are against State Islamisation”: Oppose UMNO hegemonic rule! Prevent “the return to power of Mahathir’s faction”!" and the Malay rendition entitled "Undilah "calon yang membantah pengislaman negara": Menentang pemerintahan hegemoni UMNO! Mencegah puak Mahathir kembali kepada kuasa!" had been released on 22 October and 13 November respectively.

Apart from that, Sahabat Rakyat will also make every effort to disseminate this statement as widely as possible to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of all ethnic groups, religions and all walks of life throughout the country via email, WeChat, WhatsApp and other channels. We welcome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with the same position and views to spread this statement to more people!

We hope that our position and views pertaining to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expressed in the statement will be accurately and widely disseminated and also examined by the popular masses of various ethnicity and social strata through their involvement in the struggle of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carried out by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and their practices in all fields in future.

Malaysia Time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