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4 June 2016

双补选后《公民宣言》何去何从?

双补选后《公民宣言》何去何从?

作者/来源:朱进佳(社会主义党副秘书长)/《当今大马》

林吉祥大力支持马哈迪为推翻纳吉而倡议发动的《公民宣言》

[《人民之友》编者按语]《当今大马》在双补选尘埃落定,国阵以更高多数票守土,在野势力陷入低潮当儿,推出了选后分析的特辑,以期厘清当前政局与未来路向。本文是特辑文章之一,作者朱进佳是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副秘书长,曾因反对内安法令而被停学,也担任过人民之声协调员。

作者对那些在野政党和民间社运领袖紧紧跟着主张只要打到纳吉而不反对巫统霸权的马哈迪进行联合斗争的行为,做了直接而又明确的批判。他说,“跟马哈迪合作推翻纳吉并非不是不可行的政治策略,但是在野党和民间社运组织领袖像“久旱逢甘露”般涌去拥抱马哈迪,及仓促推出《公民宣言》的做法引人诟病。”

以下是朱进佳6月20日发表在《当今大马》专栏的全文内容——

大港和江沙两场补选,国阵候选人以更高的多数票保住两个国会议席,给丑闻缠身的首相纳吉打了一剂强心针,在野党势力陷入了第13届大选以来的最低潮。

两场补选的成绩,或多或少反映着来届大选可能出现的形势,尤其是在伊斯兰党和诚信党可能碰头出现三角战的选区。国阵在两场补选中的得票率有所增加,并非选民已经恢复对纳吉政府的信心,而是国阵一直以来挟着执政中央优势进行利诱威迫的竞选策略仍然奏效,还有另一重要的关键因素——就是在野党力量的不济与分崩离析。

伊党和从其分裂出来的诚信党,不仅将反国阵的选票分散开来,但就算是两党的选票加起来却仍然少于国阵的得票。伊党和诚信党各在其中一场补选中超越对方获得第二多选票,不过两者差距不大,只能说明两党在选举中的支持率各占反国阵票的一半。


目前由哈迪阿旺(见上图)领导的伊党,其票源应该几乎清一色是忠诚于伊党及伊党意识形态,且不会支持国阵的马来穆斯林选民。至于诚信党,也许从伊党的原本票源中获得部分选票,但是还得依靠大部分反国阵的非马来人选票,才能跟伊党分庭抗礼。

如此的情况,让诚信党、公正党和行动党组成的“希望联盟”在来届大选中面对着极为不利的形势。希望联盟是公正党、行动党和伊党的“人民联盟”(民联)分裂解散后成立的缩小版民联,也就是少了半个伊斯兰党(或更少)的民联。

公民宣言何去何从?

这次补选中反映的一个事实就是,希望联盟试图通过跟前首相马哈迪合作,去削弱巫统支持及争取更多选票的幻想破灭。曾竖立威权统治“典范”的马哈迪,为推翻纳吉而倡议发动的《公民宣言》,得到了在野党领袖和部分民间社运人士的支持。

但是,由于《公民宣言》跟马哈迪直接挂钩,导致不少人对《公民宣言》存有疑虑或抱着观望的态度。马哈迪之心,路人皆知,如果他的儿子一天没当上首相以及其朋党的利益没有得到保障,他都还是会“不默而生”的(至于“宁鸣而死”,马哈迪还没到那个境地)。

跟马哈迪合作推翻纳吉并非不是不可行的政治策略,但是在野党和民间社运组织领袖像“久旱逢甘露”般涌去拥抱马哈迪,及仓促推出《公民宣言》的做法引人诟病。


在野党公民社会分歧

资深社运人士希山幕丁莱斯(见上图右3,带帽蓄胡须者)为了给《公民宣言》背书而搬出“联合战线”的理论,结果反国阵统治霸权的社会力量还没联合起来,在野党和公民社会内部已经因马哈迪而出现严重的分歧,到最后联合到什么,阵线在哪里?

支持跟马哈迪合作的另一论据,是可以利用马哈迪在马来社会的影响力,进入之前无法进入的地方,赢取更多(原本支持巫统的)马来选票支持。江沙和大港补选,正好否定了这个论点。

《公民宣言》运动迄今为止,尽管收到了上百万的签名,但是仍然是个跟马哈迪扯上太多关系的个人名义结盟,也没有进一步的社会动员,最后何去何从,问马哈迪也没有用。

诚信党能取代伊党吗?

伊党在冥顽不灵的哈迪领导下,会继续祭出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去巩固本身的支持力量,而巫统国阵也会乐此不疲地协助伊党去炒作伊刑法课题去分化人民。诚信党若要真的取代伊党并争取更多马来穆斯林支持,并不能单单指望非穆斯林选民的支持,也更不可能靠马哈迪的影响力。

争取乡区马来选民的支持,就必须在乡区有扎实的地区服务与组织工作,并且提出具体解决乡区贫困的政治替代主张。同样的,城市选民也不一定会仅仅因不满贪腐霸权而买在野党的账,也是需要提出去替代国阵后,如何解决人民问题的具体方案及社会改革大方向。

诚信党甚至要准备在来届大选中,跟伊党的多角战厮杀中一席都赢不到,还能继续作为一个政党运作下去,才有可能赢得其在马来选民心目中的地位。


希盟是时候检讨错误

经历了砂拉越州选及两场补选的惨败,希望联盟是时候认真检讨本身的错误。第13届大选时“换政府”的口号喊得很响亮,而大选成绩其实比第12届大选更上一层楼,可惜第13届大选后完全暴露了民联的疲态及内部问题。

公正党的党内权力斗争不断、安华入狱、行动党愈来愈狂妄自大、哈迪领导的伊党沉迷于落实伊刑法的争议去模糊其本身的施政缺点等,最后民联分崩离析,至今仍然无法整合反对力量,去动摇腐败至极的纳吉政权。

显然,摆在向往真正民主与社会正义的人们面前的,是极为险峻的形势,及艰巨的挑战。我们没有时间去失望和沮丧,因为还很多日常的抗争必须进行。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努力去继续组织进步的人民力量,提出明确的社会改革方向与目标,坚持对抗巫统国阵持续不断窃取国家财富的勾当及压榨人民的攻势。






0 comments:

通告 Notification




Malaysia Time (GMT+8)